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78章 自己找虐(下)

筹备车辆,这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,而朱奋起还有意拖时间,一开始只是给准备了一辆三轮农用车,绑匪见状,直接在刘满仓的手臂上划了一刀,“尼玛,玩我们呢?”

“我们这……北崇就是个穷地方,你当是在洛杉矶呢,要辆车那么方便?”朱奋起悻悻地回答,“美国大片看多了吧?”

一边安排调集车辆,他就一边了解红色面包车的车牌号——在出北崇的时候,这辆面包车挂上了车牌,以应付检查。

但是令人郁闷的是,这车牌居然是乌法省的,要是省里的车牌号,倒也好查得清楚来历,但是跨省的话,查上三五天是很正常的。

大约是中午十一点半,北崇这边终于筹措出了一辆面包车,居然还是张一元四海车行的车,不过也没人去点明这一点——四海车行的车,已经被工行收回去了不少,但是有些警察就是不给,工行也没辙。

绑匪也不是完全没有头脑的,车里就下来一个男人,来检查这辆车,不但检查了是否藏有人,还检查了油表、轮胎,甚至发动机盖都被打开,被细细地查了。

这个时候,陈太忠和祁泰山就来到围观人群的前沿,马上要动手了,陈区长要准备出枪了,祁书记则是要不动声色地安排大家疏散——围观的群众这么多,误伤了谁也不好。

“陈区长来了!”猛然间,有围观的群众发现,那个戴着墨镜的年轻人,居然是陈太忠,一时间欣喜若狂,大声地嚷嚷了起来。

我说老少爷们儿,你们就没想到,我为什么要戴墨镜过来吗?陈区长登时就热泪盈眶了——不带这么欺负区长的。

总算是也有精明人,想到陈区长这副打扮过来,当是有所图,于是就做各种暗示,朱奋起也悄悄地知会下去:你们就当没发现陈区长在。

绑匪是很警醒的,风吹草动都能引起他们的注意,于是多在墨镜年轻人身上扫几眼,不过他们大多的心思还是放在跑路上,更担心这是北崇玩的新花样,所以仅仅是注意到了。

事实上,陈太忠这个装扮,给绑匪的感觉,更像一个噱头,真正有威胁的人,不会这么高调地出场,咬人的狗不叫——他们并没有想到,陈区长也不想出这个风头。

绑匪甲检查过车辆之后,向同伙示意,这个车看起来是没啥问题,然后走了回去。

三人商量一阵,不多时绑匪女下车,来到新车旁,上去就打着了车,蓄势待发——这辆面包车肯定是没有太阳膜的,从外面能看到里面。

“我们要倒车了,再来一个人,省得你们半路截杀,”绑匪乙——就是一直把刀架在男孩儿脖子上的那货发话了,“必须得是干部。”

“那个谁,就她吧,”绑匪甲一指某人,笑眯眯地发话了,“我就喜欢女干部。”

“我是记者,”牛晓睿气得直跳脚,她最近一直在给北崇写软文,很多有趣的事情都不敢抓,今天好不容易听说了一个可以报道的段子,北崇堵住了抓小孩儿的人贩子,于是匆忙地从卢天祥的金属加工厂赶过来。

来到现场,正是僵持状态,她也跑来跑去,采访得不亦乐乎,今天的新闻真的很有卖点啊——人贩子偏僻乡村拐男孩,北崇人天罗地网抓拍花。

这个新闻挺带感,也很正面,还非常吸引眼球,做一篇好文章没有问题。

不成想她上蹿下跳的,就被绑匪甲看到了眼里,心说我就算这次躲不过了,弄一下这样的美女,这辈子也算值了。

听她这么说,他倒是越发地想尝试一下了,于是淫笑一声,“记者算个毛,你给老子过来……干部怕的就是记者,当老子不知道?”

这话一说,牛晓睿难做了,她肯定可以置之不理的,后果也不会很严重,但是她终究是记者,还是要讲口碑的——面对绑匪退缩了,这是一个抹不去的污点。

正经是敢迎难而上,倒还能博个清誉出来,于是她冷冷地看陈太忠一眼,“陈区长……我去救北崇的孩子了。”

我说……这你也要赖到我头上?陈区长欲哭无泪,人家绑匪想多绑一个人,肯定是要找女人,女性战斗力不够强嘛,你这么积极,被人关注到——很正常吧?

不过不管怎么说,目前局面的发展,在他的控制当中,陈某人好歹是曾经的罗天上仙,保得了一个也保得住两个,于是他微微一笑,也不回答,心说你随便配合一下就行。

“慢着,”绑匪乙——就是那个一直拿刀架着小孩的主儿发话了,他冷冷地表示,“六子你不要抓那个女人,把那个男人带过来。”

“你说的是那个男人?”绑匪甲愕然地一指陈太忠,不可置信地发问了,尼玛你有没有搞错,不让我抓个娇滴滴的女人来做人质,去抓那个身高体壮膀大腰圆的男人?

“那个是北崇的区长,明白吗?”绑匪乙冷笑一声,低声回答,“他长得再高再壮,也是干部……现在的干部都是没卵子的,还不如娘们儿,戴个墨镜就牛逼了?你没看见,他都不敢接那女人话茬?”

“我就是见他有点强壮,”绑匪甲讪笑一声。“还是二哥你厉害。”

“叫他过来吧,”绑匪乙轻描淡写地发话,“手上有个区长,就省得小喽啰们骚扰了。”

“你,过来,”绑匪甲冲陈太忠勾一勾手指头,“看什么看,说你呢,你是那个记者的相好,抓她不如不抓你。”

“我根本不认识她,你还是抓她吧,”陈太忠摇摇头,站在那里纹丝不动,这个动作配上他带的墨镜,也显得很有几分桀骜不驯,或者说……冷酷无情。

“你少来了,”绑匪甲本来还是有点怀疑二哥的猜测,但是眼见这货是如此地惜身,甚至不惜躲在女人身后,心里禁不住大乐……这一副大好的身材,你是白长了。

有了如此的认识,他说话也就不再客气了,于是脸一拉,“爷今天就选定你了,你要是不肯过来……老二,在小娃娃脸上划两刀。”

“尼玛,这没大没小的,”绑匪乙轻声嘀咕一句。

尼玛,你这上杆子找虐的陈太忠心里也冷哼一声,很无奈地向前慢慢走去,他真的有点纠结,哥们儿拿枪打死人,那叫被逼无奈,赤手空拳打死人——那是鲁智深!

绑匪甲又找出一把小小的水果刀,走上前就搂住陈区长的脖子,将刀架到他的咽喉处,“小伙子,配合点,当个干部不容易,我这手一抖……你贪污的钱都没地方花了。”

“我才不会贪污,”陈区长义正言辞地回答,那绑匪想也不想,冲着他眼睛就是一拳,直接将墨镜打落在地,“你给老子闭嘴,我说你贪污,你就贪污了。”

“陈区长可不是那种人,”朱奋起大喊一声,这一来是奉承领导,二来也是乱对方的心神,然后他又瞥一眼陈区长的裤子口袋,心里禁不住咯噔一下:怎么看不到手枪轮廓?

他一嚷嚷,别人也跟着嚷嚷了起来,绑匪甲眼见群情激奋,也不敢再说什么,拽着高大的年轻人走上了车,他先上车,将陈太忠挡在车门处,“关门!”

这边关起门,那边一男一女夹着刘满仓走了下来,大家这才看到,小孩的手和脚都被胶带紧紧地捆着,一时间,北崇的老百姓就有点受不了啦,太多的人登时就破口大骂。

就在这一片嘈杂声中,白色面包车里传来一声微弱的呼喊,紧跟着就是“嗵”的一声闷响,绑匪乙才愕然地一怔,紧接着又是一声闷响,他的脸上有什么东西炸开了。

“上!”陈太忠一声大喊,推开车门走了下来,手里的手枪似乎还隐隐冒着烟,他的身后,一个身子正在软绵绵地倒下。

随着这一声喊,旁边围观的闲汉里,有四个人直挺挺地就扑了上去,两个人将绑匪乙扑倒在地,另外两个,一个扑倒了那女人,另一个却是抱起小孩儿就跑。

旁边等待的人动作也不慢,直接一块毛巾就捂住了刘满仓的脸,不让他看到那些血腥的场面——这是避免在孩子幼小的心灵里,留下不该有的阴影。

这个部署还是陈太忠建议的,他在处理杨紫萱一案中,发现通达警方的处置还是很人性化的,他觉得北崇有必要学一学,搁给北崇的老爷们儿,还真没谁有这么细心的,不就是点血吗?男人还怕见这个?

这刘满仓也是个不省心的主儿,被解开手脚之后,听说拍自己的坏蛋被打死了,登时就嚷嚷了起来,“让我看看,让我看看,我不怕……杀猪我都见过呢。”

说是这么说的,当他见到横躺在地面的尸体,眼睛珠子都被炸开了,禁不住一捂眼睛,“哎呀,好恶心……”

“让你再翘课,”下一刻,一记大耳光子狠狠地扇了下来,紧接着,打人的汉子抱着孩子就流下了眼泪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