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77章 自己找虐(上)

陈太忠的电话是打给李强的,在路上他先是联系了隋彪,又联系了区政法委书记祁泰山,就抢救被拐卖孩子一事,达成了共识——必要时,可以开枪击毙绑匪。

当然,他不做协商,也可以击毙绑匪,但是那样的话,多少是要有点手尾,而且有个前提,就是必须要让大家看到,他已经迫不得已了,才合适出枪。

可是陈区长的事多到根本忙不过来,怎么可能为这种小事耽误太多时间?

事实上,他心里有个算计,人贩子实在太可恶了,而且居然胆大到来北崇拍小孩,不杀上一两个,还真是难出心中这口恶气——让你们也知道,北崇没有人贩子生存的土壤。

所以别人想的是如何救人,陈区长想的则是如何借这个机会,合理地杀人——错过这个机会,这三个人十有八九判不了死刑。

有了这个念头,他自然要走一下程序,跟隋彪和祁泰山达成一致之后,他又向市党委书记汇报,这就是最后一道手续了。

李强听说他已经跟别人协商过了,于是就表个态,必要时你是可以开枪的,不过还是先以说服教育为主,能用嘴巴解决的事情,最好别用暴力。

没有明确地反对,这就是默认了,陈太忠也不指望李书记说“你放手去杀”,他将手机揣起,看一看现场,眉头就是微微一皱——这货挺会躲啊。

那一层玻璃真的是很要命的,陈区长想击毙绑匪不难,但那是汽车玻璃,而他口袋里放着的,只是一把六四小砸炮,威力非常地有限。

要是这样都能把人打死,怕是又要有人嚼谷了——你考虑过刘满仓的安全吗?

还是到前面看一看吧,陈区长才待迈步,身后又驶来一辆汽车,在他身边吱儿地急停了下来,接着政法委书记祁泰山跳下车来,“陈区长,现在怎么样了?”

“绑匪不但很凶残,也很狡猾,”陈太忠重重地叹口气,“他们现在躲在面包车里,要求换乘车辆,祁书记你带来神枪手没有?”

祁泰山也顾不得回答,先从司机手里接过个望远镜,举着看了好一阵,然后才叹口气,“唉,这除了把绑匪骗出车,别的还真不保险……我认为应该先做思想工作,你看呢?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然后又轻喟一声,“他们能迷途知返是最好的,但是也要做好谈不成的思想准备,要双管齐下。”

两人站的位置,离面包车大约有七八十米,不过也没办法再近了,毕竟他俩是现场级别最高的两个领导,万一被绑匪注意到,肯定会影响到工作部署。

正说着,朱奋起就走了过来,他皱着眉头发问,“区长、祁书记,对方要求提供逃逸用的车辆,并且拒绝沟通,咱们该怎样回答?”

“你先说出你自己的想法,”陈太忠微微一扬下巴,“毕竟你是专业的,我们会充分考虑你的意见。”

“真要换车的话,一时半会儿也不好做文章,”朱奋起有点犹豫,警察给嫌犯备车,不动手脚才怪,不过以北崇的落后,想找个GPS定位器来装,也得找得到那玩意儿——阳州有没有都是两说呢。

要说调一调油表啥的,让车半路因为没油而熄火,这个倒是可以做到,但是没多少意义,跟丢的话那就是跟丢了,没跟丢……还得再给人家准备辆车。

当然,最关键的还是,“要是动手的话,在他们换车的时候动手最合适,现在的问题是咱们没有狙击手,向市局求助,他们也没有,还要部队找,目前咱能做的就是拖延,万一拖不下去不得不换车……陈区长你在二十米左右的距离,有没有把握一枪令其失去战斗力?”

“这个……我可以试一试,”陈区长神情凝重,犹豫好半天才回答,似乎是经过了激烈的思想斗争,“你不要担心,出了问题是我的责任。”

朱局长一时就语塞了,倒是祁泰山不满意地皱一下眉头,“市局也没有神枪手……这不是胡说八道吗?去年那个车站纵火案,不就是一枪爆头?”

“市局说了,开枪的小钟是当年退下来的,最近一年多没摸枪,手生了,”朱奋起苦笑着回答,堂堂的阳州市局,不可能连个神枪手也找不出。

但是市局的忌惮,朱局长心里同样清楚,今天的事情,杀人是次要的,救人才是主要的,不过,这世界上从来就不缺少意外——神枪手也不是万能的。

这就存在击毙了绑匪,但是同时人质也受伤的情况,万一瞄得不是很准,误伤了人质,或者说绑匪一下没死透,鼓起余勇将人质干掉了,这怎么算?

这些可能性很小,但是再小,也确实客观存在,通常情况下,大家尽量保证人质的安全就行了——天底下没有万无一失的事儿。

然而,令市局挠头的是:事情发生在北崇。

市局的警察都知道,北崇的陈太忠,是个护短而且反脸无情的家伙,找起碴来一点都不手软——万一,万一出了意外的话,怎么办?

朱奋起是市局出来的,在局里也有些朋友,人家将消息传递了出来:别的县区要神枪手,市局能派人,北崇的话……我们真的伺候不起——除非陈太忠明确表态,出了任何意外,都不追究责任。

陈区长怎么可能表这个态?朱局长太明白自家领导了,就说那你们帮着联系部队吧,陈区长迁怒于谁,也不会把气儿撒到部队头上。

事实上,朱局长都不敢把这个因果跟陈区长讲——以后可以讲,但是这个节骨眼上绝对不能说,于是他问一句,“区长,当年你训练的时候,五六半用得怎么样?”

“四百米内,爆头没有任何问题,”陈区长先吹一句,然后才微微一皱眉,“但是你两支五六冲锋枪,我摸都没有摸过,风向什么的也没测,让我用五六?”

这是大实话,再牛皮的神枪手,也是用自己的枪才能打出好成绩来,用别人的枪,就算一样的标准,偏光、后坐力甚至膛线磨损,都是影响命中率的,天底下没有相同的树叶,也没有一模一样的枪支,尤其是距离远的话,差之毫厘谬以千里,风向和风速都要影响瞄准。

而陈区长就算拿上六四小砸炮,也要先试两枪,这才是负责的态度。

“那现在……您拿上枪走,去远处试几枪?”朱局长也知道,区长说的是实情。

“那得走多远?”陈太忠摇摇头,事实上他并不想为此耽误太多时间——干脆利落干掉一两个人,这事儿就算结了,“你准备车吧,换车,其他的我来处理。”

“区长,这个事儿……有点危险,”朱奋起犹豫一下,还是决定劝诫一下领导——不管领导是否知道,多说一句是没有坏处的,“六四手枪的可靠性,不是很高啊。”

“你放心好了,我在国外的时候,玩过很多种枪械,这些常识我知道,”陈区长微微一笑,怪不得干部提拔要强调个任职经历,驻欧办真是个不错的筐——啥都能往里装。

“那我就去安排车了?”朱奋起不是很确定地问一句,见区长没什么反应,于是转身离开。

“陈区长你打算拿六四枪救人?”祁泰山沉默好一阵,只等剩下两人了,才惊讶地发问,“这个枪的威力太小了吧?要不我让人给你送一把五四来。”

没试过的枪,能用吗?陈太忠听得翻一翻眼皮子,不过他也知道,祁泰山是为自己好——没试过的枪可能打得不准,甚至误伤刘满仓,但是威力够大,能有效地保证他这个区长的安全。

至于说他口袋里的六四小砸炮,就算试过枪打得准,歹徒穷途末路之下拼死反扑,也可能给他这个区长带来不必要的伤害。

宁可死了刘满仓,不能伤了陈区长,这是官场的共识——干部的身份就是比老百姓娇贵。

“没必要,我只是想阻止绑匪犯罪,我的身手,你应该相信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又皱着眉头轻叹一声,“六四就够用了,五四可能会出人命……还是尽量以说服教育为主。”

“陈区长你这个胸襟,太了不起了,”祁泰山笑眯眯地伸出一个大拇指来,“宁可自身置于险地,也要给对方悔改的机会,我很少真心实意地佩服人,但是我现在要说两个字:佩服!”

“其实我都恨不得杀了他们,但是……还有个孩子,咱不能伤了孩子,那就给他们一个悔改的机会吧,”陈区长轻叹一声,一脸悲天悯人的表情,看起来颇为无奈。

嘴上这么说,他心里想的是另一回事——六四再是小砸炮,再是没威力,一枪从眼眶子里打进去,也不信丫挺的不死!

“那就往前走一走吧,”祁泰山微微一笑,手向衬衣口袋里一伸,就摸出了一副太阳镜戴到了脸上——他搞政法委工作的,自然也常备这样的道具,免得被人一眼看出。

不过他这个太阳镜是浅色的,边框也厚,旁人看起来,就像是一个近视眼戴了一副变色眼镜一般,中规中矩的,最多也就是大西洋底来的麦克,不像陈区长的眼镜,一看就是时尚青年——甚至有点古惑仔的味道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