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75章 天罗地网(上)

“小孩被抢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一皱,然后脸就一沉,“他抓人去就行了,还需要我做指示?”

“抢人的歹徒开着一辆绿色面包车,”廖大宝知道时间紧迫,直截了当地阐述重点,“朱局长已经下令追查了,但是他担心歹徒逃出北崇,希望区政府能联系各个乡镇,不但要堵住对方外逃的路口,还希望利用群众的力量,查到歹徒……”

合着朱奋起接到报案之后,马上就安排了人追击,并且在路口堵截,但是这些手段会有多少效果,那真的很难讲。

想到因为杨紫萱被拐卖的事情,陈区长曾经闹出天大的动静,朱局长不敢隐瞒此事,马上想领导汇报,并且提出了建议,以表示对被拐卖儿童的强烈关注。

“这个要求是合理的,我强烈支持,”陈太忠听说是这么个说辞,马上站起身,“小廖你找几个人,马上通知各乡镇领导,我去跟隋书记打个电话……党委也要发动起来。”

“陈区长,陈村镇交给我通知了,”最先发问的黑瘦汉子站了起来,这家伙抓时机的能力,真是一等一的,“人贩子要是出现在陈村,我保证他无处遁形。”

“小赵乡……是我的,”王媛媛马上跟进表态,都顾不得即将开始的座谈会了,“小赵跟外县区没接触,但也不能排除歹徒藏在小赵乡的可能。”

“双寨和屈刀我包了,”还有更狠的,直接包两个乡镇,不过这也正常,北崇人嫁姑娘娶媳妇,未必一定找本乡镇的,双方家族势力都很大的话,发动两个乡镇并不难。

“大家听我说,”陈区长伸手虚虚地压一下,“看到你们这么嫉恶如仇,我很欣慰,现在问题的关键是,要了解嫌疑人的基本特征、车辆特征以及丢失儿童的特征,既然要发动群众,就要把这些弄得清清楚楚,小廖你先向大家介绍,我给隋书记打电话。”

陈区长也没离开,就坐在那里打电话,廖大宝也给朱奋起打个电话——他也知道领导非常痛恨人贩子,所以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就匆匆来汇报,有些细节还真没弄明白。

他俩在打电话,别人也都没闲着,以陈区长的意思,是有了确切的消息,再联系乡镇的干部,不过现场的众人,都是那种存在感不强的干部,生恐临时打电话联系不上人,就先要联系一下,以确保沟通的顺畅——万一掉链子就惨了。

至于说多打几个电话,会影响乡镇的工作,那真不在大家的考虑范围之内,正经是好不容易可以打着区长的名头,招摇一下了,何乐而不为?

于是,小会议室里,出现了很罕见的一幕:不到二十个人坐在那里,起码有十几个人拿着手机拨打电话,一个个面色焦虑,却又刻意压低了声音。

这种诡异的场景,就算门口啥都不懂的保安过来,也会情不自禁地猜测,这是摊上事儿了,摊上大事了。

隋彪接到陈太忠的电话,也是有点奇怪,区里发生拐卖儿童的事情,重视是一定要重视,但是重视到你这样的程度,那也真是罕见了。

杨伯明家出事,你跑到地北抓回那么多人来,今天你又是如此心急火燎地打电话过来—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现在这个时间,你应该是在跟被借调的干部谈话吧?

你丫对人贩子这么痛恨,莫不成上辈子被拐卖过?

想是这么想,隋书记可没胆子说,太忠你过于兴师动众,而且人家跟他这个班长打招呼,也算是对他的尊重,于是他就表示,人命关天你放手去做,这个事情党委也高度关注——你打你的招呼,我打我的招呼,招呼打重了不要紧,关键是要找回来孩子,抓住嫌疑人。

陈太忠压了这个电话,又信手给林桓拨过去——老林往常总是夸耀人脉,现在就是用到你的时候了。

林主席接了电话起来,问了两句之后,说没问题,我这边一定帮你发动起来。

他这两个电话打完,廖大宝也将情况摸清楚了,说已经找到了被抢小孩的家长,确定了这不是熟人作案——这家人在临云本分得很,就没什么仇家。

案子发生在半小时之前,临云小学的两个一年级学生路上贪玩,迟到了,两人商量一下,索性不去学校了,将书包藏好,去外面玩去了。

其中一个学生,带了一个煮鸡蛋做早餐,另一个叫刘满仓的要跟他分着吃,这位不答应,刘同学很伤心很生气,一个人走掉了——我跟你绝交!

这个学生有点不好意思,一边细细地咀嚼着鸡蛋,一边悄悄地跟着他,等我把鸡蛋吃完,再过一阵,就上前找他玩。

不成想他还没吃完鸡蛋,一辆绿色面包车驶来,车上跳下一男一女,四下看一看,发现没人,直接将刘满仓拽向面包车,小刘同学才待反抗,那男人抬手就是狠狠的两拳。

刘同学被带走了,路边的草丛里,有半个煮鸡蛋悄然地掉进了泥土中,所幸的是,两分钟之后,卫生所的王医生骑着自行车路过,这学生蹭地就蹿了出来,“王叔……刘满仓叫个小车给抓走了。”

经过一番的调查,大家得出几个关键字:绿色无牌照面包车,一男一女,被抓走的孩子叫刘满仓,七岁。

这个消息很快就被散布了出去,这一帮被借调的干部立功心切,甚至强调说,除了熟人,出北崇的车都要查。

北崇是连接三省的要冲,对外的通道实在太多了,除了高速、国道和省道外,还有无数的小路,有的村子和外面县区的村子之间,都自己建了小路。

所幸的是,人贩子是开着车,虽然这有利于他们逃跑,但也排除了很多无法行车的小路,整个北崇发动起来,堵住那些路口一一检查,并不是很难做到。

尤其有意思的是,除了那些大路,很多小的路口,让谁走不让谁走,就是当地人说了算——不服气的话,你可以走大路去,想从我们这儿走,就要守我们的规矩。

这个时候,陈区长在民众间良好的口碑就起到了作用,而且这是外人拍北崇的小孩,是个北崇人就要生气,再加上林桓推波助澜,还有其他本乡本土人的劝说,没用了半个小时,整个北崇的边界就撒下了天罗地网——这个效率真的很惊人。

尤其需要指出的是,那辆车不是往临云乡外开的,而是冲着闪金方向去的,也就是说人贩子没想着得手之后立刻逃窜,是想通过比较大的路离开北崇。

这是一个比较诡异的现象,十分钟后,陈太忠离开小会议室,来到了北崇警察分局坐镇指挥,其实这里离区政府也就是两里多地不到三里地,但是区长亲自坐镇,味道还是不一样的。

针对这个诡异的现象,朱奋起拿出了警方的猜测,“以我们的估计,人贩子没有发现藏在草丛中的小孩,就觉得走大路是比较安全的。”

“这种没牌照的车,在北崇很多吗?”陈区长想的是别的,机动车不上牌照,这隐患实在是太多了,出个车祸啥的,只要车能跑掉,再想找肇事者就难了。

廖大宝以前跑的黑车,可不也是没牌照的?朱奋起心里悻悻地嘀咕一句,嘴上却是讲述苦衷,“咱的很多车,都是大城市里报废下来的,上牌子太不划算,但是没牌子还敢上路的车,一般也都是熟人,抓住了只能教育一下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听得咂巴一下嘴巴,他确实不能就此说什么,北崇还是太穷了,他自己整天在路上跑,见的没牌子车也不少。

所以他强调一下,“这个临牌还是要严抓,没有临牌不许上路……而且从现在起,以前没有登记在案的二手车、报废车,原则上不发临牌了,车辆带病上路,不但是对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不负责任,对车主也不好,不该省的钱,就不要省。”

“陈区长指示得很及时,这个问题,我以前是疏忽了,以后要严抓,”朱奋起笑着点点头,“不过目前的各个路口,还是没有发现绿色的面包车,绿白相间的面包车都没发现一辆,看来人贩子还没出了北崇。”

报案的那孩子受了严重的惊吓,当时就尿了裤子,回忆起那辆面包车,也只能记得车上有绿色,是全车绿色,还是夹杂了别的颜色,他已经想不起来了。

不过这年头绿色的面包车,是真心不多见,大多数面包车不是白的,就是城市里淘汰下来的黄面的,红色就很少见了,更别说是绿色的。

“会不会有别的接应的车?”陈区长想一想,又出声发问,万一出现辆绿色面包车,车上有牌子,又没查到小孩的话,该不该放走呢?

“一个人贩子集团,如果能有两辆车,并且相互接应,那就相当上规模了,”一旁的高副局长插话了,“北崇近些年来,没有密集的小孩失踪事件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