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74章 大力支持(下)

不可多得吗?我看很扯淡,陈太忠听得心里冷笑,跟林桓不同的是,他见多识广,知道金融精英的可贵之处在哪里。

不过他也不想太过刺激老林,于是问一句,“那他回来上班就行了,何必顶党委办卢华强的缺?真以为区政府想进就进想出就出?”

“党委就没他的发挥空间,只能来政府,”林桓笑着回答,“而且北崇现在的发展苗头不错,他觉得更有用武之地……卢华强也想来呢,不知道怎么被他说服了,哈哈。”

能怎么说服?肯定是拿人民币说服,陈太忠听得很明白,心里不禁暗叹,哥们儿搞个小小的借调,也是幺蛾子百出,有人打死都不想来,有人却是花钱也要来,真的是百种米养百样人,“他觉得来了政府,我就一定会重用他吗?”

“你为什么不重用他呢?”林桓很愕然地看着他,“他可以帮咱北崇的发展提速,可以完善你的计划,这样的人才真的很难得。”

“他打算完善我的计划?”陈太忠微微一笑。

“没错,”林桓点点头,其实黄秀榕的口气,比他说的还要大,黄秀榕在了解了北崇的近期发展之后,当即就表示出了些许的不屑——我要是有陈太忠这样的家底儿,这半年最少赚五个亿回来,搞政府工作的,真的没几个人懂金融!

不过这个话,林主席自己知道就可以了,他很清楚,陈区长也是非常刚愎的年轻人,绝对听不进去如此刺耳的说法,那他就不如不说了——林桓真的是想让北崇变得更好。

“看把他能的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哼一声,老林虽然没说什么,但是他也想像得到,黄秀榕必定吹嘘了什么,北崇实在是太落后了,以那货的见识和经历,蒙哄老少边穷地区的人,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。

但是对陈太忠来说,搞金融的人……他还真的是看不起,说来说去都是在考虑怎么骗钱而已,虚拟经济什么的,终究是要以实体经济为基础的。

你说你在上海和深圳发展过,你知道哥们儿在狙击沃达丰对曼内斯曼的收购上,赚了多少吗?别卖弄你那点可笑的经验了。

总之,黄秀榕身上是套着一圈光环的,而陈太忠真的不会被这点光环忽悠——你能回体制就不错了,还想完善我区政府的计划,你当自己是谁?

陈区长强调做事,最恨的就是这种嘴炮,于是他冷笑一声,“既然他觉得虚拟经济比实体经济强,又何必回来委屈自己?”

“他这不是没钱了吗?”林桓这人啥都好,就是神经粗大了一点,他不以为意地回答。

“老林呐,他有钱的时候,也要搞铁矿啊!”陈区长无奈地拍一拍桌子,“为什么他不把虚拟经济搞下去呢?因为他心里很清楚,虚拟的都是靠不住的,只是赌博,真金白银地抓在手里,才是最踏实的……好了,菜来了,咱们先吃饭。”

廖大宝把饭菜整理上桌,林桓愣了好一阵,才拿起筷子来,“太忠你说得有道理,但是除了你之外,黄秀榕是北崇难得的经济学家。”

就他……还经济学家?哥们儿自己都不敢这么说呢,陈太忠心里真的很悲哀,还是太落后了,遇到这么个半瓶子醋都当个宝,把那货搁到凤凰去,绝对没人搭理——不过,也保不准那不接地气的殷放会当个宝。

反正这种妖言惑众的主儿,他是不允许混进区政府的,因为信息的不对等,某些煽动的话语,对北崇来说,真的是灾难。

北崇现在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发展,是脚踏实地的发展,而不是搞什么狗屁的虚拟经济——这个东西也不是说完全不可取,但总是要等实体经济搞上来,再考虑这一方面。

林桓却没想到,大家公认的人才,在区长这里,居然是这样的评论,他就觉得扫了自己的面子,但是喝了两杯之后,他就将那份芥蒂丢到了一边,“现在都在搞资本运作,怎么你是很不以为然的样子?”

“在凤凰的话,可能可以考虑一下,但是北崇的底子太薄,”陈区长吱儿地干掉一杯酒,漫不经心地回答,“实体才是发展的根基,资金全跑到金融市场的话,这本身就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,搞政府工作,要的还是脚踏实地的发展,而不是投机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,”林桓略带点茫然地点头,一直以来,他都是以为能搞来大笔资金,才能更快地发展,而且电视剧里演的那些商战、金融风云,才是一个大城市该有的底蕴,并且他非常羡慕这个,这大约也是距离产生美。

而今天陈区长的话,却是另一种视角,勘破了繁华背后的真相,视野和视线都远比旁人高明,扭转了林主席一贯的认知,他眼下不能透彻地理解,但是经验告诉他——小陈说的,很可能是真知灼见。

“那现在看重资本运作,算是经济畸形发展?”他尽量用比较时髦的词来发问。

“对北崇来说是这样的,”陈太忠点点头,就在这个时候,王媛媛挎着一个小包走了进来,这个话题就此打住,他端起酒杯,“没吃饭吧?先吃点……”

第二天上午八点五十,陈区长就来到了小会议室,那十三个人已经全到了,有人看起来面无表情,有人看起来精神头不是很好,但更多人脸上,是跃跃欲试的表情。

“大家好,”陈区长面无表情地点点头,走到会议桌边径自坐下来,“我先简单说两句,这次区政府把你们借调过来,对党务工作者来说是个挑战,但是同时,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,证实你们自己能力的机会。”

堂堂的大区长,自是有自己的气场的,说完之后他就不再解释,而是淡淡地扫视着在场众人,从个别人眼中,他看到了不以为然的神情。

不过这些干部虽然被奇怪地借调了过来,但终究是在体制内混的,心里有这样那样的疑惑,却不会随便开口发问,有人可能想说话,可扫视一眼周围,发现别人都闭嘴不言,那也只能坐在那里一言不发。

陈区长坐在那里等了半分钟,待王主任把茶冲好端过来,他才又说一句,“现在,你们有问题可以提问,要先举手。”

一个三十多岁的黑瘦中年人举手,获得许可之后,他略带一点谄笑地发问,“听王主任说,我们借调来是到计委工作的,以后是否一直要在计委工作下去?”

“没有一直这么一说,只是借调,”陈区长摇摇头,“等时机成熟了,你们可以回去,也可以去其他部门,只是计委目前比较缺人。”

“那就是说,我们有可能把工作关系转过来?”黑瘦中年人继续笑着发问。

“如果表现好的话,那没有问题,事实上你们都知道,现在区政府的待遇,比党委要强一些,”陈区长微笑着回答,“这不是吹牛,就算隋书记在,我也敢这么说,而且现在政府里,机会非常地多。”

“这个大家都看到了,政府的工作,成绩斐然,”黑瘦中年人灿烂地笑一笑,很开心的样子,“我的问题完了。”

尼玛,你咋能这样呢?其他人心里暗恨,说你不会问吧,你把问题全问到了点儿上,可是偏偏地到了最关键的问题上,你小子……问完了?

事实上大家心里都很清楚,此人做事有点取巧,前两个问题不但是大家想知道的,也可以借此讨好陈区长,但是接下来的问题,就有点功利了,不便问出口。

果然是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啊,讨好的事儿你做了,得罪人的事儿就得其他人做了。

一片寂静之后,一个三十七、八岁的中年人举手,他已经是主任科员,这个问题对他来说至关重要,“陈区长,工作关系也能转到计委之外的其他政府部门吗?”

“这是当然,前提是你得证明自己的能力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你们里面,主任科员、副主任科员很多,不可能一直接受小王主任的领导……估计很多人现在心里就不服气。”

“哈,”大家轻笑了起来,区长说的是事实,一帮三四十岁的老爷们儿,听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指挥,心里有点不平衡,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。

“不服气……也得保留意见,积极配合王主任的工作,只有在计委干得好了,才可能到其他部门任实职,”陈区长明确表示支持王媛媛,同时也不忘记抛出“实职”这个诱饵。

一边说,他一边摸出烟来点上,又将烟递给王媛媛,示意她散一圈,然后又补充一点,“当然,这个实职未必是政府部门的,也可能是企业的……政府部门的位子就是那么多,谁都看得很紧,我想把他们撵下去,让你们上,这个不容易,你们也会有压力。”

“哈,”众人再次笑了起来,不过这次的笑声就很轻松了,陈区长说的是大实话,也不见外,是有一些人格魅力的。

就在这其乐融融的时候,廖大宝拎着手机走了进来,“区长,临云乡发生一起抢劫小孩的案子,朱局长请您及时指示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