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72章 忙里偷闲(下)

“你就别第三了,”陈太忠打断了施淑华的话,生产和经营必须分开的道理,他非常清楚,不分开的话,可能的问题真的太多了。

不过他依旧是很高兴,北崇出产的物资,又多了一个出口,这是天大的喜事,说句实话,以前他还真没重视过斯嘉丽超市的销售能力。

于是他想敲定一下,“现在是蚊帐销售旺季,你帮北崇卖蚊帐的话,一年能卖多少?”

“这个我真没了解过,”施淑华苦笑着摇摇头,“只要性价比好,不会比土产日杂批发市场差多少,那里走的量大,但是利润更低,而且……你们进入我们斯嘉丽的采购名单,那就进了别的商家眼里,甚至可能被邻省的超市关注到,想跑其他卖场也方便了很多。”

“听起来也卖不了太多?”陈太忠试探着问一句。

“他们能做的多了,不锈钢制品,勺子铲子什么的不说,档次高一点,就是鸣笛茶壶,电热壶都能做,”施淑华没好气地回答,“只要把口碑打出去了,还担心销量?”

“这个……”陈区长犹豫半天,终于很没出息地问一句,“北崇的大棚蔬菜,能不能在斯嘉丽卖啊?”

“蔬菜……北崇没优势,你倒不如卖到绕云或者通达,只说运费就差多了,反季节蔬菜好一点,但是也要考虑运费,”施淑华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我说太忠,斯嘉丽进场真的很严的,我这是帮你忙,你也不能把什么东西都塞过来。”

“惹得我火了,回头就在北崇开个白瑞德超市,”陈区长很不高兴地看她一眼。

“你要开的话,也得是艾希礼超市,”荆紫菱听到这话,登时就无法忍受了,虽然他可能是无心的,“我不喜欢白瑞德,但是你不能是别人的白瑞德……我宁愿让你多给我买几条纱巾,宁愿听你说我脖子长!”

“我就觉得艾希礼挺好,”施淑华笑眯眯地看一眼荆紫菱,“其实我不太爱看《飘》。”

“咱们的谈话,似乎太文青了,要不,说一说罗伯特?金凯吧?”陈区长干笑一声,“或者……段正淳啥的?”

“妹夫是个流氓,”施淑华侧头看一眼荆紫菱,“师妹你的眼光……很独特。”

“习惯就好了,”荆紫菱站起身来,转身向外走去,“起码这个流氓能惦记他辖区里农民的大棚蔬菜,我说了……结婚以前随他折腾,男人其实都是孩子。”

看着两人离开,陈太忠无奈地撇一撇嘴,“这个……博览群书也是错误?”

不管怎么说,因为他的博览群书,导致小紫菱北崇之行的第二天晚上,也没在小院里待多久,次日,天上又开始下雨。

陈区长带着荆紫菱一行人,来武水边的清阳河钓了半上午的鱼,不过钓起来四五条鱼,都是十三、四厘米长的小鱼,还不够熬一锅鱼汤的,大家不得不从渔夫那里买了几条半斤左右的鱼,才做了一顿可口的饭菜。

施淑华倒是对这里的景色赞扬了一番,看得出来,她是真的喜欢这里。

小荆总的午觉,那是雷打不动的,直到快到区政府了,她才打着哈欠醒来,陈区长想着,北崇也没啥可看的,于是就问她一句,“要不,咱们去看一看泥石流遗迹?哎呀,我当时组织大家逃生……那叫个辛苦。”

“你好像跟泥石流有缘,”荆紫菱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柳青云拍的那个短片,都不知道骗了我多少眼泪了,行,那就去看看吧……等等,我先准备点慰问品。”

易网公司老大去灾区视察,肯定不能空手去,这都是惯例了——要不然太跌份儿,所以大家在下午三点半,才来到了受灾的小贾村。

小贾村的面貌,已经焕然一新,路已经完全垫上了渣石,被泥石流冲过的土地,不少地方也已长起了农作物,而冲刷过的山坡上,更是建起了不少大棚。

但饶是如此,那惊人天灾的遗迹也随处可见,荆紫菱和施淑华下车之后,目睹着大自然惊人的毁灭力,久久地说不出话来。

好半天之后,小荆总才侧头看一眼陈太忠,“你在烟云山遇到的泥石流,有没有这么大?”

“要是有这么大,那我还真是抢救不回来了,”陈区长苦笑着回答,两个泥石流的规模差得太多,一个只堵了一截路,一个从远处奔涌而来,整整吞下了一个村子。

我可绝对不相信你回不来,荆紫菱悻悻地白他一眼,这个不怎么见面的男友身上,有太多她所不了解的东西——早晚会一点一点摸出他的底牌。

施淑华回过神来,眼珠一转,“我说陈区长,这里其实视觉效果不错,可以建个泥石流主题公园,也能算北崇一景。”

“伤口就没必要露给别人看了吧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从来不习惯装可怜,听到这个建议就下意识地反对,“全国的泥石流灾害多了,也没听说谁家就建了主题公园。”

“这你就说得不对了,泥石流灾害是要死人的,面临那种惨事,谁还有心思搞公园?”施淑华摇摇头,“倒是小贾村这么大的灾害,只死了两个人,完全有资格搞这个公园,将来的武水风景区能发展起来的话,这是一个不错的补充。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陈太忠听得有点意动,施总对他的夸奖倒还在其次,关键是他以前没想过,别人为什么不搞泥石流公园,现在总算是想通了这一点,不过他还是有点犹豫,“可是……谁吃撑着了会来看这个?”

“火山公园、冰川公园都有人在搞,泥石流为什么不行?”施淑华很不屑地表示,“随便哪里有个溶洞,都能成风景区,也不比泥石流强多少吧?”

陈太忠想一想,抬手一指前方不远的一抹绿色,苦笑着发话,“看到没有,已经有小草长起来了,就怕这公园还没建成,就又恢复成了荒山。”

荆紫菱见到那几棵看起来柔弱纤细的小草,心里莫名其妙地生出了一丝感慨,“这样的石头缝里都能长出来,生命力真顽强,我要拍张照片。”

“那倒不如跟我们北崇人合影了,”陈区长微微一笑,“北崇人也有同样坚忍不拔、顽强不屈的精神,你总不该只欣赏得了草的好,看不到人的可贵。”

“陈区长这话说得好,”话音刚落,身后传来一声娇滴滴的喝彩,大家扭头一看,却是一个美艳的女子站在那里,笑吟吟地看着他们,她的身边还有一位男士,不过是路人甲而已,光芒全集中在她一人身上。

“这就是荆总了吧,”女人主动走上前,伸出了白皙的小手,“早听说陈区长的女朋友漂亮了,见到真人才知道,倾国倾城这个成语,真的可以用来形容美女。”

“你好,”荆紫菱淡淡地一笑,对这种赞美,她早就习惯了,伸出手同对方轻轻握一下,又看一眼身边的陈太忠,“太忠哥,这位是?”

“恒北经济导报的牛总编,”陈区长随意地介绍一下,然后眉头微微一皱,“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”

“采访啊,灾后重建的小贾村嘛,有很多内容可以写,”牛晓睿淡淡地一笑,“导报可比不了朝田晚报的,人家能报道堆场的事,我们只能报道这个。”

“我可没说不让你曝光,适度的曝光还是可以的,”陈区长白她一眼,“我让你写的关于移动大棚的稿子,你写了吗?”

“昨天就登了,”牛晓睿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我们夸你的时候,你就看不到,稍微说两句你的不好,直接就派警察抓人。”

“只要你写出来,按字数拿钱就行了,”陈区长说完,又侧头跟小紫菱解释一句,“她给我们区里写软文,宣传北崇的建设成果。”

“嗯,那辛苦了,”荆紫菱冲牛晓睿微笑着点点头,她还真没觉得,对方有做自己对手的资格,所以谈吐举止表现得很大气。

可她越是平淡,牛总编心里就越发地不服气,心说你除了相貌好一点,其他的也不见得比我强,怎么就这么居高临下地说话呢?

于是她问一声,“陈区长,关于大学生返乡创业的稿子,我还有几个要点把握不住,你什么时候有空?我去找你。”

“你跟宣教部陈部长商量吧,本来就是党委牵头的事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一摆手,带着荆紫菱和施淑华转身离开。

这次来小贾村,陈太忠并没有带着金龙大巴,而是蹭着施总的加长林肯来的,才一上车,施淑华就冷哼一声,“紫菱,那个牛总编……不是个善碴,你要提醒你的流氓老公,小心了。”

“是这样吗?”荆紫菱扭头看着陈太忠笑。

“哪里的事儿,”陈太忠不耐烦地哼一声,“我每天多少事情,哪儿有心思搞这些名堂,也就是你来了,我才抽空陪陪你,就闲这么两天,又攒下不少活儿了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