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71章 忙里偷闲(上)

“怎么是你?”施淑华见到李世路,就是微微的一皱眉。

“我现在是朝田晚报的记者,采访来了,”李记者淡淡地点一点头,“施姐,好久不见了,最近还好吗?”

“还算好吧,”施淑华跟对方也就是点头的交情,她扭头看向陈太忠,眼中的狐疑一掠而过,“朝田晚报也能登北崇的消息?”

“有些趣味消息,还是可以登的,”陈区长觉得这女人真的很多事,说不得淡淡地问一句,“施总想好了投资什么没有?”

“我说过我要投资吗?”施淑华怪怪地看他一眼,“我是觉得小紫菱来了恒北,就陪她四处走一走。”

“原来没打算投资,”陈区长恍然大悟地点点头,“我还以为你要在北崇投资,所以才会了解这么多事。”

“不投资就不能了解吗?”施淑华听出来了,这家伙是嫌自己话多,她哪里肯受这种闲气?说不得冷笑一声,“你别说,我还真有可以投资的项目。”

“太忠哥,我先走了,”李世路站起了身子,他跟施淑华没什么共同语言,而眼下人家说起投资了,他也不便听了,“我还要整理一下稿子,看能不能赶上明天的版面……”

他走了之后,施淑华才又问一句,“你怎么会认识这家伙?他老爹可是笑面虎。”

“我只认识他,不认识他老爹,”陈太忠无奈地翻一翻眼皮,“他东西丢了,我帮着找到了,就是这样……你想投资点什么?”

“可以投资的多了,我投资什么不行?”施淑华傲然地回答,然后眼珠一转,“但是你刚才很小看我的样子,我觉得很受伤……”

“哪里的话?根本没有!”陈区长果断地摇摇头,一本正经地回答,“我刚才就猜到你要投资了,表示出了很强烈的期待,难道你没有听到吗?”

“你是在说反话,”施淑华看都不看他,只是笑着推一把小紫菱,“师妹,你这男朋友,可是个口不对心的主儿,你这么老实,以后要多防着他点儿。”

“优秀的男人,就没几个老实的,”荆紫菱听得笑了起来,又情意绵绵地看一眼自己的男人,“结婚前先让他疯玩一阵,结婚以后嘛……就轮到我疯玩了。”

“你敢!”陈太忠先是眼睛一瞪,然后就哈地笑出了声。

一番玩笑话过后,施淑华表示,北崇眼下的商机还真的不少——以前这里穷,并没有什么可做文章的地方,但是现在的北崇在跑步前进,快速而蓬勃的发展,会自然而然地催生各种商机,是的,发展才是硬道理。

“投资个百十来万,搞个施工队,不愁一年赚不了三四十万,”施总感慨颇深地叹口气,“真是遍地是钱随便捡。”

“对施姐来说,这买卖是不是小了点?”荆紫菱笑吟吟地反问。

“小买卖也是钱嘛,勿以钱少而不挣,勿以恶小而为之,”施淑华先是摇摇头,掉了两句书袋,然后才苦笑一声,“我这小门小户的,哪里比得上师妹你的大公司?”

“施姐你这就太谦虚了,”荆紫菱笑着回答,她是赤子心性,虽然脑瓜够用,但对自己人是从不设防的,“你家资产最少也有四五个亿,我的公司是玩概念的,虚的,不上市的话,什么都不是。”

“你想的是美国上市,我家惦记的是国内上市,等级就差着呢,”施淑华看她一眼,“就算不说你的易网,说一说你哥在凤凰的碧涛,股份也值四五个亿吧,就知道拿你施姐开心。”

“他的股份不值那么多,”荆紫菱老老实实地摇头,“原本只投资了六千万,现在他的股份,也就卖两个亿左右。”

“北崇的大买卖也有,我觉得有太忠照应,武水这个风景区,就很值得搞一下,”施淑华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,“就是施姐手里没那么多钱。”

“还差多少?我帮你想办法,借钱合资都好说,”荆紫菱做事很痛快。

“开玩笑呢,”施淑华笑一笑,小紫菱的这番豪气,还真是令她钦佩,虽说她也知道,有陈太忠的支持,小荆不怕在北崇投资,可在这个信用缺失、道德崩溃的年代,要说什么事是最难的,那不好说,但是借钱绝对是其中之一。

“我家做生意,从来都不依靠地方政府,那是老爸划出的红线,”施姐的笑容微微一整,又轻叹一声,“他不想跟政府的人多打交道,但是,北崇确实有些商机,比如移动大棚。”

今天的临云乡之行,路途中经过了移动大棚,两个在建的,还有一个建好的,听说北崇居然有这种玩意儿,来自朝田和京城的客人们,少不得要下去看一看。

移动大棚虽说只是一个创意,但是在运用过程中,也不乏一些精妙的设计,陈区长甚至为此强调了一下——这些设计都是有专利的,我们付出了昂贵的专利使用费。

所以他现在很奇怪,对方所谓的商机,利润点会体现在哪里,“这个大棚的施工,北崇这边你插不上手了,也不太好往外卖,除非你在其他县区有关系,能统一采购一批,但是……你不是不跟政府打交道的吗?”

“这个……我们可以挣中介费,”施淑华笑着回答。

“那不可能,这个消息马上要见报的,”陈太忠摇摇头,这大棚是北崇的政绩,必须要宣传的,“一见报,都来北崇打听消息了,你赚什么的中介费?”

“其实我是说,你们搞得了移动大棚,就能搞得了便携式帐篷,还有蚊帐什么的,”施淑华笑了起来,又冲廖大宝招一招手,“给我冲杯茶。”

廖主任也知道,这女人是他惹不起的,于是转身冲茶去了,陈太忠听到这个回答,却是有点哭笑不得,“大棚和蚊帐……这中间差得不是一点半点。”

“其实真的差得不多,”施淑华摇摇头,“无非一个大一点,一个小一点,搞大棚的那个公司……不是要搞不锈钢加工的吗?”

这个倒是!陈太忠非常清楚,卢天祥最初看好的,就是不锈钢制品的加工,然后延展到其他金属制品,不过区政府一下抛出一个一千多万的订单,直接把卢总砸晕了。

所以卢天祥才放下板材厂,优先搞这个大棚,这一个单子卢总并没有打算挣多少钱,只是想通过这个,把队伍带起来——北崇可不比朝田,初级人才都很缺乏,而有了熟练的技术工人,下一步才好发展。

那么,这个蚊帐也好帐篷也罢,都是能搞一搞的,但是这里面有个最重要的问题,陈区长叹一口气,“这东西搞出来容易,想卖掉就难了,既不是大宗用品,而且北崇也缺乏专门的……这个缺乏……咳咳。”

“缺乏专门的销售人才,是吧?”施淑华笑眯眯地看着他,直盯得他浑身不自在,才傲然回答,“货放在我斯嘉丽里面……还怕卖不出去?”

陈太忠现在已经知道,斯嘉丽仓储式超市,在朝田做得极大,虽然只有一个总店两个分店,每天也不愁走上百万的流水,而且这个超市,是出了名的难进场,各种签约费、上架费、活动赞助和店庆费之类的,层出不穷。

可是不管怎么说,超市终究是超市,不是土产日杂批发市场,走量的话,没准有点难度,他沉吟着发问,“你们那里……蚊帐卖得好吗?”

“卖得好不好,关键看宣传,”施淑华很随意地回答,“我免去你各种费用,每次打折的彩页上,都把你挂上去,利润可能没有多少,但是走量是没问题的……妹夫,姐也就只能帮你这么多了。”

“利润也不会少很多吧,毕竟是厂家直接对卖场,”陈太忠听着“妹夫”这俩字儿,有点不舒服,但也没觉得有多难受,“其实这个事情,你可以直接跟卢天祥谈,那是你俩的买卖,我北崇能挣几个钱?”

“不是看你面子,我稀罕跟他谈?”施淑华不屑地哼一声,她这个傲慢是很有底气的,“多少人上杆子给斯嘉丽送货,我照顾的是你……不是他!”

“施姐,你可以跟这个人谈谈合作,”荆紫菱看他俩说了半天,禁不住插句嘴,“你可以在他公司投点股份嘛,那你卖场也赚钱,工厂也赚钱。”

“紫菱你这就不懂了,没有人能既当球员又当裁判,”施淑华直截了当地回答。

“这里面可能存在的问题太大了,首先,下家有反制我的手段了,因为厂方有我的利益,他的服务不及时,我不好及时作出惩处,但是搞超市,最重要的就是形象……该退不退,该换不换,该安装了没时间,超市允许有漏洞,但是不允许不公平。”

“其次,我纵容了他,别的厂家就会有样学样,我也不能一概拒绝,这涉及到不同的采购渠道和人员,或者还有什么领导的招呼,可能导致人心不稳。”

“第三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