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69章 捐赠(上)

听到陈太忠说出这番话来,李强就知道,今天自己是不能通过“晓之以理”来达到目的了,那就只能动之以情。

所以他放下这个话题,招呼起了荆紫菱,“荆总这次来,打算呆几天?”

“计划是三天,”荆紫菱笑着回答,“除了捐赠之外,还要了解一下北崇的优势产业,看千百度是否能匹配出可以扶持的内容。”

“北崇之外,你也可以多走一走,多看一看,”李书记笑眯眯地公然挖墙角,“就算你俩感情好,也不能太偏心哦。”

“这个倒也可以考虑,”荆紫菱大大的眼睛转一转,然后笑着点头,“在商言商,我去其他的地方,可就是赚钱去了……起码也要双赢,不能像北崇这里一样,单纯地捐助。”

“你俩还真是一对儿,就知道胳膊肘往里拐,”李书记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“行,既然你要钱,那阳州给你钱。”

“阳州给易网公司钱?”陈太忠的啤酒喝到一半,闻言登时就是一愣,酒瓶还保持在半空中,他讶异地看李强一眼:老李你今天晚上喝了多少?

“不是给易网公司钱,是给荆总钱,”李书记笑着回答。

这不是一样吗?陈区长听得翻个白眼,市里的钱总不能直接打到私人账户上,不成想小紫菱闻言,登时就笑着摇头,“我可不要,还是给我公司钱吧。”

“荆总你这么做,就不像商场精英了,我还没说为啥给钱呢,”李强沉着脸摇摇头,一本正经地逗她。

“我是做企业的,只想做经营,不搞个人形象,”荆紫菱微笑着摇头,她在业务推广的过程中,遇到的类似要求实在不胜枚举,一听阳州要给她个人钱,就大致猜到是些什么事儿了,自然是要拒绝的,而且她强调,“我的肖像权只属于我。”

“唉,我还想找你做城市形象代言人呢,”李书记很夸张地叹口气。

“李书记,这你就舍近求远了,太忠哥可以帮着撮合,”荆紫菱咯咯地笑了起来,笑得异常生动和活泼,“他认识的演艺界名人不少,像瑞奇·马丁,凯特·温斯莱特,小甜甜布兰妮,理查德?克莱德曼……这些才是真正的公众人物。”

“那些都是过客,你不一样,是咱阳州的媳妇儿,”李强笑眯眯地回答。

总之,李书记不拿架子,看得出来,他非常喜欢小紫菱,就故意逗弄她,而小荆总在活泼可爱的背后,还有不乏精明和玲珑,这一晚上的聊天,真的很开心。

李强几乎是自告奋勇地表示,说你这个捐赠仪式,我是要观礼的,哪怕是在临云乡,我也要去现场——不过我要问一句,电视台转播,应该不存在肖像权问题吧。

事实上,李书记本来就有观礼的计划,虽然近期市党委书记频频光顾北崇,感觉很有点跌份儿,但是这次他还是不得不来——百十来万的捐赠倒还在其次,关键来的是易网公司,这可是国内互联网首屈一指的大腕儿。

但是见到小荆总之后,他那些微的不甘心登时就烟消云散了,九点钟的时候,荆紫菱和施淑华站起身告辞——都是大姑娘家的,这个时候也不能呆着了。

待她俩离开,李强才感触颇深地叹口气,“太忠,这么好的女孩儿,一定要抓住了,要不然,是一辈子的遗憾。”

他所说的好,不仅仅是荆紫菱的美貌、身材和智商,还有书香门第的出身,还有现在的事业……所有的这些加起来,对陈太忠这样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的干部,也是很难遇到的。

“不会有遗憾,她只能是我的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略带一点傲气地夸口,“为了她,我可没少跟人打架,还有个中将的儿子冲我开枪,结果被我打断了手脚……就在京城。”

我勒个去的,李强听到这话,直翻白眼,换个人来说这话,他绝对不会信的,中将的儿子在京城开枪,还被打断手脚——怎么听都是评书性质的。

但是陈太忠这么说,那还真是有几分可信度,首先,没听说此人吹过牛,一般都是说到做到,其次就是……细想一下,这货没准还真有这个能力。

在李强一生认识的所有人当中,大约也只有这厮做得出此事来——绝大多数人就没这个能力,个别有如此能力的主儿,也不会如此无聊。

不过这京城里的恩怨情仇、豪门八卦,听起来也挺让人热血沸腾的,李书记微微感慨一下,这货在首都都敢这么做,那么今天发生在章城的事情,也确实是小儿科了。

想到章城,他才又想起今天的来意,既然眼下没人,他就尝试着再劝说一句,“太忠,你撞的那辆车,车主人来头不小,还是和为贵。”

“来头不小啊……听起来挺吓人的,”陈区长似笑非笑地点点头,又拿起啤酒来喝。

“行了,我知道你不是怕事的人,”李书记无奈地翻一翻眼睛,又叹一口气,“不管怎么说,你是折腾过界了,人家都说,你可以把人移交当地警方……”

“今天那姓谢的敢多说一句,我连他都打,”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,“根本就是蛇鼠一窝,要我移交……这是挑战我的智商下限?”

你这么叫真下去,是对整个恒北本土派系的挑衅,李强心里明白得很,然而,就算眼下只有两个人,这话他也说不出口,“那你最终想达到什么目的?”

“最终嘛……”陈太忠沉吟一下,然后笑着摇摇头,“总是要关他一段时间,让他深刻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……永远都不敢再胡乱加塞。”

说了跟没说一样,李强不再徒劳地尝试,他只是肯定了一点,陈太忠不会轻易放过这帮人,“关一段时间”就是最明确的表态了。

至于说怎么样才算深刻地认识了自己的错误,那就见仁见智了,十有八九得狠狠地放一把血——要不然岂能说深刻?

第二天上午,陈区长来到区党委,李强这次来,还有一个重要工作,那就是听取大学生返乡创业的执行细节,并且作出重要指示。

会议开了一个半小时,李书记最后表态,说你们今年选定的大学生,要把相关资料报到市党委,市委帮你们把最后一道关。

他没有说市党委仅仅是审核一下,不会故意刁难或者塞人进来,因为这个强调很没有必要——区里招聘一些临时工,哪里需要市委去严格把关?

说白了,是市党委想把这趟顺风车搭牢了,只要北崇出了成绩,就有市委的一份,至于市里有谁想弄假成真,借机对北崇指手画脚——那得先考虑是否惹得起陈太忠。

会议开完之后,正好北崇一中那里,捐赠的图书也都摆放整齐了,谭区长主持了捐赠仪式,李书记、隋书记和陈区长及时赶来观礼。

仪式进行了半个小时,然后一干人要转战临云乡,这时候,还多了北崇电视台的摄像师,所幸的是,区里的大金龙位子多,再多一点人也无所谓。

当大金龙开到大家面前时,电视台的摄像师看到斑斑点点的车,实在按捺不住那份惊讶,“我操,咱北崇是金龙车,这啥时候变成彩龙了?”

“这么多人,就你会说话?”谭胜利一时大怒,狠狠地瞪了他一眼,尼玛,现场这么多领导,你咋就这么不长眼?

李强本来是要上他的奥迪车了,猛地见到金龙车的惨样,也禁不住驻足,然后回头看陈太忠一眼,“这就是昨天在章城弄的?”

“是的,李书记你也看到了,”陈区长淡淡地点点头,“情势曾经十分危急,所以我必须严查,不能手软。”

“唉,”李书记转身走上了奥迪车,这一声长叹,就表明他已经有了应付其他说客的理由——不是我不管,实在是你们做得太差。

车到临云乡,就是中午十二点半了,这次选的学校,正好是陈太忠来过的,几辆车驶进校园,陈区长带着小紫菱去看自己印象极深的那个教室。

看到没有屋顶,还有半堵墙坍塌的教室,荆紫菱也沉默了,好半天她才轻喟一声,“我确实没有来错。”

她建希望小学也不止三五十所了,虽然大多时候,相关领导不会让她看到这么惨的场面,但是她对这些情况也是知情的,所以也没有太多的震惊,在她淡淡的感慨中,有的只是同情和痛心。

北崇台的摄像师对着这个教室一阵猛拍,隋书记都有点看不下去了,于是走上前,“这个东西不用拍了,又不可能播出来。”

“班长你这观点我不赞成,”陈区长登时表示反对,他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穷并不可怕,努力去改变就行了,要是咱们连直面贫困的勇气都没有……那才是真的可怕。”

区里一把手和二把手掐起来了,大家禁不住看向市里一把手,李书记淡淡地点点头,“拍一拍也好,将来等发展好了,回头来看……这就是我们经济发展结出的硕果。”

市党委一把手果然不含糊,众人心里齐齐地生出了钦佩,换个角度看问题,就又是一片新天地,更有意思的是……李书记其实没有明确指示,拍下的场景到底播还是不播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