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66章 混战(下)

卡车一停下,上面就跳下来三四十号小伙子来,少数人穿着统一的蓝色工装。

紧接着,一辆丰田巡洋舰开了进来,车上跳下几个年轻人,其中就有那奔驰车主,他冷笑着一指大金龙,“就是这辆车,不要放跑一个。”

“小家伙,你上杆子找揍的精神,真是值得我敬佩,”陈太忠嘴角微微抽动一下。

他本来就有点气儿不顺,眼见这货居然从高速路追到了市医院,心里一时大怒,登时就哈哈大笑了起来,“我就是要跑,看你们谁比我跑得快。”

一边说,他就一边向巡洋舰走去,那几十个小伙子见状,登时就簇拥了过来,一个年纪大一点的人咳嗽一声,出声劝告,“我说小伙子,我们就是过来帮忙挡一挡……你别火气那么大,自找没趣。”

“嘿,我这人还就喜欢没趣,但是世界都找不到卖的,”陈太忠甩着膀子打着横走了过去,笑眯眯地发问,“听你这意思,你批发没趣?”

这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,旁边几个小伙子闻言,立刻就扑了上来,但是几声闷响过后,五六个人就被踢得倒飞了出去。

其他人见状,登时就变得老实了许多,事实上一个团体里,敢冲敢打的永远就是那么几个,尤其是敢面对凶残迎难而上的,现在真的少见——信仰没了,打架都没动力了。

陈太忠走上前,手一伸就卡住了那人的脖子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我根本不认识你,你居然找上我来,看来我的相貌,长得实在太善良了……有种的,你再说一遍?”

一边问着话,他一边向后抬腿,踢飞一个试图偷袭的家伙。

“我们这个……真的只是过来帮忙,”这位吓得连话都说不囫囵了。

就在此时,警笛声大作,一辆警车打头,后面跟着两辆军绿色的卡车,噼里啪啦下饺子一样,跳下来四十多号人,一色的迷彩服短寸头,一看就是当兵的。

警车上也下来两个人,走向奔驰车主,其中一个笑着发问,“二哥,谁找你麻烦?”

“就是这帮小逼,你们上,”奔驰车主的下巴微微一扬,傲然地回答,“弄到咱武警营房,慢慢地调教。”

“谁敢动手,我把你们统统弄到军分区,”陈太忠冷哼一声,他一听说来的是武警,就知道这个事情必须控制一下了,他摸出手机,“别怪我没警告,打了白打,死了白死……”

“那你打啊,”奔驰车主哈地笑一声,在他看来,这个年轻人再能打,你能打得过几十号武警?

“这里是医院,”一个声音冷冷地响起,大家扭头一看,却是一个中年妇女站在那里,她冷冷地发话,“惹事的都出去。”

“你谁啊?”奔驰男眉头一皱,老大不满意地发问了。

“我就是个普通群众,”女人的眉头微微一皱,“我家里人要做手术了,谁要再吵吵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“原来是你!”奔驰男不认识这女人,却是一眼认出了女人身边的男人,这不就是那个出了车祸,一直在拦车的主儿吗?

他在现场看得分明,后来车祸的几个主儿,都是被大金龙拉走了,也正是因为如此,他才能找到章城市医院来,堵住这一干人。

于是他冷冷一笑,“跟你们无关,我们找金龙车的人,章城市警察局谢局长发话了……肇事逃逸不说,还当场动手打人,这个性质很恶劣的。”

这女人正是彭市长的夫人,她来了医院,肯定是先去看女儿的伤势,然后安排手术事宜,不过就在这期间,她将事情的前后经过也了解到了。

陈太忠打出军分区的旗号,却是没想要联系赵光达——堂堂的恒北军区司令,用在这种小事上太浪费了,而且他跟赵司令也不能直接沟通。

他只是想着你们真要不识趣,那就别怪我动手了,你打出武警的旗号,哥们儿是部队的关系,等事情真的搞大,再联系军区也不迟。

不成想彭秋实的老婆还有点胆子,居然能当下站出来,他也就按下性子,饶有兴致地看她如何说话。

“你们的恩怨,不要在这里解决,”张女士的态度也很坚决,她淡淡地发话,“这位先生,你试图攻击的,是一些国家干部……希望你认真考虑一下。”

“不就是个小区长吗?”奔驰男冷笑一声,看到那年轻人站在那里不作声,心里越发地得意,他通过查车牌号,已经知晓了金龙车乘客的身份,“告诉你,这儿是章城,不是阳州……弟兄们,给我上。”

“我看谁敢?”张女士真的恼火了,她就算不在意陈太忠,自己女儿的手术总是要在意的,“我爱人是利阳市常务副市长彭秋实,我女儿要做手术……是他救了我女儿,你们敢在这里动手,别怪我没有提前警告你们。”

“彭秋实……”奔驰男沉吟一下,说实话,他还真不把一个外地的常务副市长放在眼里,不过他已经打算对陈太忠下手了,再得罪这么一个主儿,也是有点不合适。

“行,那给你这个面子,”他点点头,又冲陈区长指一指,“有本事你就永远躲在医院里,不要出来。”

年轻的区长白他一眼,连话都懒得多说,又扭头看一眼周志勇,“你这头上脸上,也该缝合包扎一下,别在外面淋雨了。”

“陈区长你等一下,”周志勇晃一晃手里的手机,“我找几个人来说和一下,护送你们出去。”

就凭这帮土鸡瓦狗?陈区长不屑地笑一笑,倒是那奔驰男闻言冷笑一声,“随便你找人说合,我倒要看一看,在章城谁敢管我段二少的事。”

“章城段老二?”周志勇的眉头微微一皱,利阳紧邻着章城,他自然听说过此人的恶名,段老二从小在姑姑家长大,他的姑父曾任恒北政法委书记,是恒北地方势力的代表人物之一,后因身体原因提前病退。

段老二仗着姑姑的宠爱,在恒北也是没人敢惹,不过他终究不是嫡亲子女,后来他的姑父又退了,于是他就收了心做起买卖来,为了便利还搞了一个永久性的香港身份证,他的主要经营基地是在老家章城,在朝田也有相当的势力。

要说段二少是今不如昔了,但在章城恰恰相反,他以前过于在意朝田的事情,目前在老家经营一番,号称是黑白两道通杀。

他的能力大部分是体现在白道上,像市警察局谢局长,就是他姑父一手提拔起来的,其他关联的人也不少,就连市委书记舒兴华,见了他也挺客气。

至于说黑道,倒是意外所致,段二少跟田强有点类似,不愿意同混混们走得太近,可是回了老家发展,很多混混上杆子找他做保护伞——乡里乡亲的,他不好推脱。

周志勇正皱着眉思索,段二少看他一眼,转身向外走去,“我段某人说了,不接受任何说合,不服气你可以试一试。”

他走了,陈太忠看一眼周围的北崇人,撇一下嘴巴,微微一扬下巴,“走了,这莫名其妙的……耽误这么多工夫。”

北崇诸人都知道陈区长的厉害,就鱼贯而入走上大巴,陈区长是最后一个上的,就在这时,他身后传来一声长叹,“如果我是你,就先等一等……在医院里呆着,他们起码要考虑我在这里。”

说话的不是别人,正是彭秋实的夫人,许是因为女儿的缘故,她说话时显得有点心不在焉,周志勇闻言也点头,“你稍等一下,我答应过,帮你搞定这个家伙。”

“你缝你的针去吧,”陈区长头也不回地上车了。

金龙大巴才出了医院大门,周围呼啦啦围上了足有百十号人,有第一拨的蓝衣人,也有迷彩服,还有二三十号流里流气的主儿,有人性急,已经围着金龙大巴开始嗵嗵地砸车,还有人号召掀翻大轿子车。

车里的人倒都没有太惊慌,却也有不少人面色微微发白,纷纷看向陈区长。

陈太忠笑眯眯地打开车门,两个人正待往车上冲,他出脚如电,飞出两脚直奔那俩人的面门而去,直接将两人脸上踢开了花。然后他的腿又一横扫,将围着车门的四五个人扫开。

“章城的混蛋们听着,”他走下车,堵着车门大声发话,“这是阳州市政府公务用车,谁敢妨碍公务,老子拉你们去阳州吃棒子面儿窝头!”

“去你妈的,”有人不信邪,奋勇冲上来,陈太忠一拳一个,打昏了就直接丢上车,眨眼间,七八个人就被他丢进了车里,场面为止一滞。

“他只有一个人,大家先把车推翻!”有人大声叫着,陈区长听得一时间大怒,连车门也不守了,三拳两脚就打开一条血路,直冲着那段老二而去。

“我操,这货也太猛了一点吧?”段二少看得目瞪口呆,那么多人,没人吃得住此人一拳一脚,眼见此人直冲着自己而来,他扭身才待逃跑,只觉得身子一震,却是一个穿着迷彩服的小伙被踹得飞起来,重重地砸上他的脊背。

下一刻,他摔倒在地,连打好几个滚。

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有人大喝一声,“都给我住手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