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64章 你敢加塞?(下)

金龙大巴开得很平稳,车上的人也吃饱喝足了,到了两点钟的时候,大部分人都已经进入了梦乡——这种寂静和微微的震荡,带给人一种胎儿身在母体中的感觉,催眠效果很不错。

陈区长也睡着了,因为小紫菱睡了,他闲得无聊,想享受一点温存,可座位被抢了。

就在这满车昏昏欲睡的气氛里,金龙大巴突然来了一个长长的刹车,全车的人身子登时往前一栽,陈区长原本是半躺着休息,整个身子登时就被扯了起来。

“怎么回事,”一时间大家不太搞得清楚。

陈太忠的反应很迅速,身子一起他就醒了,然后侧头一望,发现前面的车排成了长龙,车辆都挤上了快行线,行车道和慢车道都是空荡荡的——前方似乎出了车祸。

三个车道的车,都挤到了一条线上,快得起来才怪,金龙大巴就排在一溜儿车后面,慢慢悠悠地往前走,不过也有那不规矩的车,从行车道上驶过去,然后在缺口再抢道——这使得车辆的速度越发地慢了。

事故点越来越近,大家已经隐约地看到,是一辆轿车侧翻了,正正地横拦在行车道和慢车道之间,还就只有快车道能走了。

轿车旁边有人满脸是血地拦车,但是……这是高速啊,谁会停下来救人?

那货很着急地站在快车道旁边,结果一辆大车去路被堵,副驾驶下来一人,二话不说抬腿就是狠狠的两脚,直踹得他坐倒在地,然后才骂骂咧咧地上车,大车扬长而去。

“这该给高速交警打电话的嘛,”金龙车司机老李嘀咕一句,“高速路上你拦车,真是活得不耐烦了,欺负只有一条通道吗?”

别说,欺负只有一条通道的,还不仅仅是这位,就在金龙车等待通过的时候,行车道上噌噌地开来不少车,跟排在快行线上的车抢道。

老司机就是老司机,别看只呆在北崇,老李的车技很不错,这么大的,也能抓住机会往前一蹿一蹿的,尽量防止别的车加塞到车前。

这个时候,就是狭路相逢勇者胜,谁敢冒着被撞的风险往前蹿,谁就赢了,金龙大巴是公家的车,老李也不心疼,使劲儿往前蹿。

但是真要遇上不要命的主儿,他也会考虑的,一辆挂着军牌的三菱车,就硬生生地插到了金龙大巴的前面——这个时候,老李不敢硬顶了。

陈太忠看得就火了,尼玛,军车就可以不排队了?你该抢的嘛,说不得他一抬手,把老李拽出来,“一边去,你这车开得才叫丢人。”

陈区长上手,那就不一样了,谁敢试图加塞,他就敢直接往上撞,事实上那些司机的水平也不差,发现这辆金龙车气场强大,只能硬生生地踩刹车和打方向盘。

就在堪堪要过了这个通道的时候,一辆奔驰车从后面挤了过来,仗着自己起步和制动过硬,就要抢在大巴前面过,都已经过了半个轮子了,陈太忠想都不想,开着大巴就撞了上去。

“嗵”地一声大响,奔驰车登时就被大巴挤到了一边,左前侧也被撞瘪了。

奔驰车司机真的没想到,有人看到奔驰都敢撞——驾驶室就在左边,真有这种可能的话,他怎么有胆子去抢这个道?

他只觉得全身一震,头也一晕,下意识地打一把方向踩一脚刹车,然后才晃一晃脑袋,大叫一声,“我操……”

“你操?我操你大爷,”陈区长已经停下车,跳下车走了过来,不待对方反应过来,伸手就去拽奔驰车的车门,“抢我的道,赶着送死吗?”

奔驰车的车门已经被撞得变形,他拽了两下没拽开,索性手上一用劲儿,直接将车门拽了下来,接着一把就把司机拽了出来,微笑着发话,“你撞坏我的车了,知道吗?”

“我前轮先压线的,”司机总算反应过来了,他摇摇头,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下,“你该让我,睁开眼睛看一看,我这是什么车……赔得起吗你?”

“赔你娘的大头鬼,”陈太忠手一抬,连着就是七八个耳光,直打得对方口鼻出血,然后冲着对方腹部又是狠狠地一拳,直接将司机打得捂着肚子躺在了地上。

紧接着,大巴里又下来了七八个人,奔驰车上也走下两男一女三个人,一个男人晃一晃撞懵的脑袋,嚣张地冲陈太忠一指,“小子你太猖狂了,知道撞的是谁的车吗?”

“我就猖狂了,你咬我?”陈太忠走上前,抬腿一脚就将人踹倒在地,“我管你谁的车……加塞儿有道理了?奔驰就牛逼?”

这位一脸不含糊的样子,却也没想到,对方是抬手就打的狠角儿,他被踹倒在地,才反应过来,自己这边才几个人,对方整整一大轿子车的人。

“行,你等着,”他也不多说,站起身去副驾驶找手机去了。

“你怎么能随便打人?”女人冲着他厉喝,这女人二十三四岁,长发披肩相貌尚可。

“试图从侧道强行插队,还有理了?”陈区长待理不待理地看她一眼,又抬脚狠踹地上的司机两脚,用实际行动回答对方的质问,“还骂人……真是欠揍。”

“这个兄弟,你慢着,”另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发话了,他衣冠楚楚仪表堂堂,慢条斯理地说,“我的奔驰是黑牌车,你应该看到了。”

“黑牌车就不可以讲道德了?”陈太忠微微一笑,他搞过招商引资,当然知道黑牌车都是有外资背景的,不过他还真不怕这个。

“但是我黑牌车,就稳压你蓝牌,”男人傲然回答,“你还是考虑一下怎么赔偿,然后带我的司机去看伤……有些人是你惹不起的。”

“我惹不起谁,是你吗?”陈太忠一笑,抬脚就冲对方走去。

“别……我没说是我,”男子见状,微微后退两步,他不想吃着眼前亏,不过就在后退之际,他的口气依旧傲慢,“我只是告诉你,是你的车撞了我的车,事实不容更改,你还拽坏了车门。”

“其实我是想拿驾驶证和行车证,”陈太忠看这货这点胆子,觉得揍他也没啥意义,抬手一翻驾驶座的遮阳板——果不其然,大多数时候,行车证还真就放在这里。

他拿起行车证,转身就待离开,那男人不干了,“我说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想要行车证,到北崇交警队去取,准备好给我修车的钱,”陈区长将行车证丢给司机老李,“你去开车,先过了这一段。”

这一起车祸,导致金龙大巴阻住了唯一的通道,相当于把高速路全部封死了,后面的车不得不停下来,了解前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看到一辆奔驰车被人撞毁,就有人起哄,也有人吹口哨,但也有人生出了同仇敌忾之心,一辆丰田巡洋舰里就跳下四五个年轻人,打听发生了什么事儿——在他们看来,奔驰和巡洋舰都是豪车系列。

陈太忠就这么淡淡地看着他们,等金龙大巴开过去之后,才转身走掉,走得也是不紧不慢,不过这番做作意思不大,那些人终究是没敢追上来动手。

就在他走过那位浑身是血的伤者时,那位沉声发话了,“那辆黑牌奔驰,我帮你搞定,敢打人……有没有胆子救人?”

嗯?陈太忠侧头看他一眼,才发现这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,他身后,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儿斜靠在护栏上,腿明显地断了,还有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孩儿,浑身是血躺在那里,气息微弱。

“我还有事……”陈区长下意识地说出了这句话,他确实还有事,车上拉着北崇区政府不少人,还有荆紫菱一行投资商,对北崇来说,这是非常重大的事情,他根本就没考虑过,要救这出了车祸的人。

男人的嘴角抽动一下,心里暗叹一声,那辆金龙大巴就停在前方不远处,但是见到这年轻人连奔驰车的人都敢打,他相信自己若是硬要上那辆大巴的话,后果也不会很好。

什么忙不忙的……还有比人命更重要的事吗?他正想着怎么再求个情,只听得那年轻人叹口气,“唉,算了,碰上了……老李,你喊谭区长他们下来,搭把手。”

有了区长的指示,车上的人很快将两人抬上车,中年男人连车都不要了,拎着个小包跟着上了金龙大巴,“前方出口是章城市……这位领导,麻烦你了。”

他听年轻人居然能命令一个区长——或者说副区长去抬人,而上车来一看,也能看到车上有些人气度不凡,就猜测这打人的年轻人,没准是个干部。

“嗯,”年轻人点点头,也没兴趣搭理他,而是冲一个极为美貌的女孩儿解释,“真不好意思,咱们得耽误一阵了。”

美貌女孩儿点点头,将头扭向了窗外,“你愿意救人,我支持你……不过,我看不了这个场面。”

“呵呵,你总是那么心软,”年轻人微微一笑,看着那灿烂而又阳光的笑容,谁又想得到此人刚才不但动手打人,更是狂暴得连车门都拽下来了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