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63章 你敢加塞?(上)

“做饭?”施淑华还真没想到,自己竟然得到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回答。

不过下一刻她就明白了,北崇人打开行李箱,干脆利索地将灶台、餐桌等物件搭建了起来,又拿出肉蛋、时令菜蔬、作料以及调味品等,开始动手做饭。

这个餐车在改造时,尽量考虑了领导出行时的方便,有很多精妙的设计,她看得是大开眼界,虽然她一直不太看得起这个年轻的区长,更看不起北崇人,但是此刻她也不得不承认,这个移动食堂的设计,真的是太棒了。

相较而言,她的加长林肯就显得有点不够大气了,上面虽然也有冰箱、微波炉和热水器,但是液化气灶之类的,那是没有的。

不过,施淑华和陈太忠已经相看两厌了,所以在惊讶过后,她冷哼一声,也没说什么好话,“你们这些干部的派头,比五年前又大得多了,随便出行一下,还要带上锅灶和厨师,好随时随地野炊?”

“这话怎么说的,你以为这车随便能用?”陈区长听得不满意了,“我下乡镇视察多了去啦,从来没有用过这车,紫菱是北崇的贵客,才能享受这种待遇……关键是高速服务区的饭菜既贵又不好吃,我当然不能让自己的女朋友吃这个苦,这一顿不比在上面吃贵。”

“施姐,最近生意怎么样?”荆紫菱见他俩争的厉害,说不得走上前,笑着打岔,“太忠也是为我好。”

“就那样吧,半死不活的,赚不到什么钱,”施淑华对上她,还算比较热情,但是她对陈太忠是真的不客气,“但是那也没必要跑到下面来做饭吧?服务区不能做?”

“服务区的人会答应你在那里做饭吗?”陈太忠听得翻个白眼,反问一声转身走了,下面的种种不方便,跟这种高高在上的主儿就说不清楚。

正经是他不太清楚,这女人为什么对自己的敌意这么强,说不得找到谭胜利,“这个施淑华的来路……你好像知道?”

“她爷爷施东晖,曾任恒北和地北省的副省长,”谭区长低声回答,“在任的时候,基本上是个老好人,直到施金鹏出事……”

施省长不是恒北人,但是五十年代初就来到了恒北,八十年代中期,在地北省离休,然后多居住在乌法省的老家。

施金鹏是施东晖的小儿子,是在恒北长大的,九零年的时候,三十六岁的他,已经官至恒北省政府政研室第一副主任。

九二年时,政研室主任走了,施金鹏是候选人里呼声最高的,但是好死不死的是,此刻办公室里发生了一起莫名其妙的火灾,烧掉了很多资料。

这就是很严重的失职了,板子肯定要打到施主任屁股上,可这个失误,并不足以让施金鹏彻底失去竞争资格,于是省纪检委又有人拿了举报信,来查施主任的其他问题。

这就有点欺负人了,不管怎么说,施东晖曾经是副省长,虽然施省长几年前就调走了,现在也退了,但是这么收拾一个副省长的儿子,实在过了。

事实上,以大多数人的分析,纪检委是雷声大雨点小,只是要在这段时间内牵制住施金鹏,不让他参与这一次竞争。

等施老前来说情,时间也就拖得差不多了,然后大家就此放手,一场误会嘛——施主任还年轻,以后发展的机会有的是嘛。

这样的发展是大家猜测的,但是这年头从来不缺少意外,施金鹏实在气不过,找到嫌疑最重的那厮,指着对方鼻子大骂一通,说你别得瑟,老子手里有你的罪证,你就等着好看吧——他是施家的幺儿,平时真的少受这样的气。

你这是误会啦,那位笑眯眯地解释,不成想第二天,省纪检委直接宣布,对施主任采取双规措施——让你老爹出来领人吧,不过这次他得多卖点面子了。

这个行为,终于彻底激怒了施东晖,恒北省没有人知道,他曾经给某个老首长干过两年秘书,后来地方上实在缺人,他才被放出去。

于是破天荒地,他找到了自己的老首长——这位的面子是黄老都要买的,他说老首长,这么多年来,我连您的旗号都没打过,实在是小儿子这件事,我气得慌。

老首长也觉得施东晖这孩子挺规矩,而且此事也真的有点打脸,他就让人了解一下,发现事情还真是这样,大手一挥——恒北这个官场,风气有点不正啊。

他一句话,好悬没把恒北的领导吓出尿来,然后一查,发现施金鹏确实有点委屈,就说这个节骨眼上,肯定是有人故意坏事——施老的孩子,不可能是这样,政研室主任,就是施金鹏了。

老子不干了!结果施金鹏也挺有个性,区区的政研室主任,一个副厅而已,这个主任不要了,我下海去了——那时也流行这个,但是你们得给我个交待,是谁在害我。

老首长一听,说这孩子确实不错,你要是真的图了这个政研室主任,我都觉得有点跌份儿,正经是你敢下商海闯荡,是符合国家大政策的——恒北你们把调查结果给我报上来。

长话短说,因为这件事情,恒北总共掉下来一个副省长,一个副秘书长,纪检委书记也提前去政协了。

这就是当年很有名的副厅下海,报纸上是这么登的,施金鹏扔掉铁饭碗,响应国家号召下海了,但恒北官场消息灵通的人都知道,施主任下海,起码拉了三个厅级以上的干部下马。

所以这个名字,在恒北官场,也是一个禁忌,就像刚才在车上,谭胜利不能问施金鹏,只能问施主任的老爸施东晖。

“怪不得这施淑华敢开着加长林肯乱跑,”陈太忠点点头,人家官场里有人,又是大明大方地下海了,有什么不敢露富的?

其实她的生意,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好,谭胜利很想说这么一句,但是再想一想,自己还是不要多这个嘴了。

倒是荆紫菱不知道跟施淑华说了点什么,接下来,施总对陈区长也没了那么大的敌意,二十分钟后,饭菜准备就绪,十几个人分了两桌,大口地吃了起来。

便饭总是很快的,陈区长等人吃完的时候,几个厨师才刚刚开吃,他也懒得进车里等着,向外走两步,面对空旷的荒地,感受着雨丝打在身上的清凉,他吸一口湿润而清新的空气,双眼微眯,陶醉地轻叹一口气。

“偶尔放松一下的感觉,很好吧?”一个声音从他身后传来,是小紫菱。

“偶尔放松算什么呢?呵呵,”陈区长轻笑一声,头也不回地回答,“我最想做的,就是能搂着你,闲看细雨轻品香茗,什么都不去想……直到天荒地老。”

“是啊,远离那些喧嚣,我喜欢听雨落在梧桐叶上的声音,”荆紫菱幽幽地叹口气,“喜欢那种空灵的感觉和意境……也不能一点声音都没有,那样就太死寂了。”

“呵呵,我住的院子里就有棵梧桐树……法国梧桐也是梧桐,对吧?”陈区长笑一声,低声发出了邀请,“这样,晚上来我的院子里听下雨吧?我陪你。”

“可能晚上雨就停了,”一个声音懒洋洋地响起,却是施淑华在说话。

“我说……”陈太忠慢慢地扭转头来,沉着脸看着她,“你这人怎么这么扫兴呢?我俩情侣间说点悄悄话,你听什么墙根儿?”

“你说话连头都不回,这算尊重女孩子吗?”施淑华冷冷地看着他,“紫菱是我的师妹,我当然要多陪着她。”

“我和她说话,就没人敢凑过来听,”陈太忠听得翻一翻眼皮子,两人都是本方阵营的老大,又是情侣,他俩说话,谁敢凑过来听?

也就是只有你这个灯泡了,他无奈地摇摇头,看到厨师在收拾碗筷,心里暗叹一声,你们能给我留一点点属于自己的空间吗?我要的不多,只要一点点,“好了,上车吧。”

有意思的是,这次施淑华也跟着上了大巴,陈区长本想说两句风凉话,你不是不习惯人多吗?坐你的林肯好了,不过想到荆紫菱的感受,他终于是硬生生地忍住了。

上车之后,施总也当仁不让地坐到了第三排,陈区长和荆总在走道左边,她就在走道右边——这里一直就是空着的,谁敢跟这两位并排?

车行不多久,荆紫菱就打起了哈欠,她的午觉是雷打不动的,陈区长把座椅斜斜地放倒,又拿出一张毯子,打算跟她一起小憩片刻……嗯,怎么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?

“陈区长,我也瞌睡了,你坐我这儿吧,”施淑华终于按捺不住了,光天化日之下,你俩当着这么多人,躺在一起睡觉,这算怎么回事啊?

“加长林肯车里睡觉,其实挺舒服的,”陈区长白她一眼,他也意识到问题了,但是……我想抱着自己的女朋友睡觉,就是那么不能容忍的吗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