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62章 局面渐开(下)

“呵呵,你倒是不谦虚,”施淑华笑了起来,然后脸色一整,“你既然带了车,我拉了一吨多的书,就腾到你车上吧。”

“什么书……你在说什么?”陈太忠听得眉头微皱,他身边的北崇人早就被那辆加长林肯镇住了,谁也不敢乱插嘴。

“她不是要去北崇捐书吗?”施淑华笑着回答,“我帮她找了一吨多,大部分是新书,起码是八成新的……放到学校的图书馆没问题。”

“哈,那可太谢谢你了,”陈太忠笑着伸出双手,同对方握一握,他倒是听小紫菱说了,要捐赠一点东西,却没联想到捐书,严格来说,一吨多的书并没有多少,这么重的东西,荆紫菱从京城带来,也太重了,本地委托人去收集才是正经。

书是眼前女人张罗的,人家就算语气冲一点,终究是在帮北崇人,陈区长不能计较太多,而且这些对北崇这穷地方来说,帮助还是很大的。

“那你们准备好,就搬书吧,车停在高速路口,是辆依维柯,”施淑华淡淡地发话,“趁着天没下雨,赶紧去吧……陈太忠你留下。”

“书不在这个车里?”谭胜利讶然地看一眼林肯车。

“这个车拉人的,怎么能拉货?一吨多呢,”施淑华无可奈何地笑一声,笑声中略带一点鄙夷,“你们都走吧,接人有我俩就够了。”

“没事,下不来雨,”陈太忠这下可不干了,他大张旗鼓地来迎接荆紫菱,虽然不便联系省里和市里,也是大张旗鼓地搞来了摄像机,这个时候你一句话,就要把我的人调走?我说……哥们儿都不认识你是谁。

“天气预报有雨,”施淑华听到这话,也有点火了,“陈太忠,我这是帮小紫菱找的书,你什么态度我不管,我不想让师妹失望。”

“谢谢你的提醒,我保证淋不湿就是了,”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回答,这女人的气焰,他真有点受不了,可她既是小紫菱的师姐,又帮北崇办事了,他真不好计较什么。

“哼,”女人哼一声,也不再说话,就气鼓鼓地站在那里。

站了不到二十分钟,天上就飘起了细碎的毛毛雨,施淑华伸出手接了几点雨丝,递到了陈太忠的面前,她冷笑一声,“这就是你所说的不会下雨吗?”

她身边的男人去车里拿把了伞来,在她的头上默默地撑开。

“我只是保证不会淋湿书,”陈太忠淡淡地看她一眼,“我绝对没有说过,不会下雨。”

“你的词倒是抓得很准,”施淑华微微一笑,也不再纠缠这个话题,但是这种沉默,本身就是一种自高。

倒是北崇的一干随员见到下雨了,赶紧跑到停车场的大巴里拿雨伞,七八个人拎了十几把雨伞过来——最大的伞遮到了摄像机上。

就在这细碎的梅雨中,荆紫菱带着五个助手出现了,她是阴霾的天气里,一道抹不去的亮色,浅粉色短袖衫,浅棕色七分牛仔裤,白鞋白袜,既青春靓丽,又带了几分沉稳。

而且就是这样的夏天,她的脖子上依旧扎了一条黑白相间的纱巾,虽然有一点突兀的感觉,却是让整个人显得越发地生动了。

“施姐,你好,”在众目睽睽之下,她迈动着两条长腿走过来,笑着对施淑华点点头,“这次真的麻烦你了。”

“嗵”地一声闷响,自陈太忠身后传来,他甚至都不需要回头,就知道又有人撞车了,跟小紫菱在一起,这种事情真的常见,她面无表情的时候倒也罢了,只要微微一笑,或者眼波流转,周边出车祸的概率特别地高。

“小荆你这又是用了什么护肤品啊?姐羡慕死你了,”施淑华笑着回答,“来……上我的车吧,姐送你去北崇。”

“林肯那车……是不是有点低啊?”陈太忠轻咳一声,禁不住出言,“施姐坐进去可能还好,但是紫菱你坐进去,个头有点高了。”

“你说我的林肯车低?”施淑华的眼睛一眯,似笑非笑地发问。

“你要跟我比车高?”陈太忠哈地笑一声,“那行,咱就比一比。”

林肯的车高,肯定是比不过金龙大巴的,荆紫菱左右看一看,终于冲着施淑华歉然一笑,“施姐,你也上大巴吧,空间比较大,舒服。”

“我不习惯跟很多人在一起,”施姐笑一笑,一低头就钻进了林肯车里。

于是,小荆总就跟着陈区长上了金龙大巴,现在的大巴,经过了再次的改进,前两排是宽大的座椅,紧跟着的两排,可以直接放躺下,可以变为一张舒适的床。

荆紫菱挽着陈太忠的胳膊,两人坐到了第三排上,这个动作,给大家的刺激不小。

北崇人都知道,陈区长特别特别特别地能干,但是看到这样一个美女同其共坐在一起,心里也要禁不住生出感慨:我操……区长果然是能者无所不能。

陈太忠的运气,其实没有大家想像中的那么好,车才一启动,小紫菱就将嘴巴凑到他的耳边,“我没有给你丢脸吧?”

“嗯,”陈区长点点头,轻笑着回答,“给我争光了……你没注意到,他们都看傻了?”

“你是在哄我开心呢,我知道,”荆紫菱轻笑一声,又轻轻地磨一磨雪白的贝齿,“真想咬你一口,这么久了,不去看我,你一定会说工作忙……对吧?”

“嗯,”陈区长又点点头,依旧微笑着,“不是我说,而是真忙。”

“听说你最近挺老实的,连身边的女人都是大闺女,”荆紫菱轻声一笑,“事情闹得不小,传得也挺广,黄爷爷都说你懂事了。”

“嗯,”陈区长继续点头,“那是,我这一直就挺老实的,心里只有你,容不下别人。”

“所以你肯定觉得,我今天这个纱巾,系得太扎眼,欲盖弥彰,”荆紫菱又轻声嘀咕一句。

“嗯,”陈区长才待继续点头,猛地发现问题不对,于是猛烈地摇头,“哪儿有?我从来没说过你的脖子……咳咳,决定了,七一是党的生日,女同志们,一人一条纱巾!”

两人在小声嘀咕,可旁边基本就没人说话,前几句声音极低也就罢了,陈区长最后一句,终于被几个人听见了,大家听得心里暗暗撇嘴,区长这讨好女朋友的本事,还真是别出心裁,女朋友系丝巾,就要给大家发丝巾。

两人虽然极为亲热,但终究是两边的一号人物,也不便做什么不雅的举动,只是动作比一般人略略亲昵一点,饶是如此,这一幕看到别人眼里,也是说不出的羡慕嫉妒恨了。

车到高速路口,陈区长带头走下车,四五个人组成人龙,女同志们负责撑伞,用了十来分钟就将一吨多的书籍转到了金龙大巴上,然后直接上路。

那施淑华冷眼看着,后来也谢绝了荆紫菱的邀请,再次钻进了她的林肯车,看起来很有点傲气。

陈区长对她很是有点不服气,本来想问一问小紫菱此女,想一想眼下人多眼杂,就没再提。

倒是小荆总深知他的脾性,车行不多远,她笑着解释,“她父亲施金鹏,是我爷爷的学生,这次我想收集点学生看的书……施姐挺热心帮忙的。”

“哦,”陈区长点点头,脑子里扫一遍恒北的知名人士,死活想不起来施金鹏为何人,所以就将这个名字丢到了脑后——跟哥们儿无关的。

倒是谭胜利听到这个名字,轻声地咦了一声,他扭头看一眼荆紫菱,“那就是施东晖施老的孙女了?”

“嗯,”荆紫菱淡淡地点点头,她也不想多说此事,两人又低声嘀咕了起来,旁人见状,自是不会没眼色地再去插嘴。

车行一个来小时,金龙大巴开始减速,并且在下一个高速口下车,那加长林肯有个明显的迟疑,然后才跟上来,出了引道之后,跟着金龙车停到了一片荒地上。

天上还在下着小雨,施淑华撑着一把伞走过来,她对恒北熟得很,知道这不是去阳州的路,“你们这是要去哪儿?”

“做饭,”陈区长看她一眼,淡淡地回答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