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45章 没完(上)

方文早就想好了,这个人名他要主动点出来,以显示自己的诚意。

只不过,他跟陈区长斗智斗得太辛苦,一时没想到,总算还好,现在抛出似乎也不迟,“光是新华北报,李竞不会这么想,确实是宋鸿伟写了举报信,写得很不堪。”

说到这里,他刻意地压低声音,“我都带了复印件来的。”

“宋鸿伟这个同志,唉,”陈区长摇摇头,无可奈何地轻叹一声。

他一直在琢磨,谁敢实名举报,但入耳这个名字,那倒是真的不奇怪了,宋鸿伟原为计委副主任,因为上班时间打麻将被撸了。

此事是孟志新挑头做的,而受益者是王媛媛,宋鸿伟此刻冒头,实在是有充足的理由,不过陈太忠目前不打算多考虑此事,等腾出手来再说吧。

两人在角落谈了差不多五分钟,相偕走进了会议室,方调又恢复了他那副迷迷糊糊的状态,含糊不清地说一句,“我觉得陈区长的工作……他是用心了,起码我个人很佩服,这次这个调查,也证明了陈区长一心为公,毫无私心杂念,调查已经没有必要进行下去了。”

“哼,”李竞冷冷地一哼,却是无法多说什么,他已经是失败者了,争执这一城一池毫无意义,关键还是看部里的中枢斗争,能否挽回什么。

其他干部自然是没意见了,就连陈铁人也不敢随便开口,这样的斗争,可不仅仅是限于县区,敢胡乱说话的,都是不知道轻重的,于是各个领导站起身渐次散去。

“千回百转慷慨激昂啊,”陈文选是最后起身的,抓起一颗瓜子丢进嘴里,待其他人都走出房间,他才轻叹一声,“真的堪比美国大片。”

韩世华在他旁边,他四下看一看,于是笑着摇摇头,低声嘀咕一句,“陈部长你说得不确切,其实……比电影精彩多了。”

陈太忠走出来之后,王媛媛就大明大方地跟着他,话都挑明了,她也不用再介意别人的风言风语。

上车之后,陈区长没兴趣说话,王主任却是心惊胆战地不敢说话,眼瞅着车都要进区政府了,她才轻声嘀咕一句,“对不起头儿,他说得实在是太恶心了,我还是没忍住。”

“这有什么可对不起的?”陈太忠奇怪地看她一眼,然后才反应过来,于是灿烂地一笑,“既然认我是头儿,被人欺负了,当然就要狠狠抽回去,咱不随便欺负人,但也不是别人能随便欺负的。”

“我还以为您有别的安排呢,”王媛媛吞吞吐吐地解释一句,不过这个话就没办法说得太明白了,她本来不是性情暴烈的人,但是今天当着这么多区领导,李竞张口“男女关系”,闭口“他逼迫你”,她实在也是忍无可忍了——老娘以后还要做人。

若是真担了这个干系,她就算被羞辱也认了,但是这不是没有吗?想到自己终究是“枉担了虚名”,一种说不清的情绪涌上心头,她终于暴走。

“我还能有什么别的安排?”陈太忠苦笑着摇摇头,“只是没办法自证就是了,你不会以为,我就愿意顶着这个色鬼的帽子吧?”

“其实……”王媛媛轻声吐出两个字,接着脸微微一红,不再继续说。

陈区长正在停车,脑子里还在琢磨别的事儿,他呆了一阵,才意识到自己没等到下文,于是很随意地问一句,“其实什么?”

“其实……那个实名举报的家伙最可恨,”王媛媛先是一愣,然后胡乱地回答,“咱们有必要重视一下,搞得区里人心惶惶,就会影响发展。”

“你说宋鸿伟啊,我马上就收拾他,”陈区长随口回答一句,王媛媛升职之后,他高了高手,也没再继续找宋鸿伟的麻烦,粗略地查了查,就将其送进了党史办,“看他是不想吃这口财政饭了,我最喜欢成人之美。”

说完之后他转身上楼,王媛媛愣了一愣之后,也摇摇头,转身缓缓离开。

陈区长并没有看到那封举报信,当时那个场景,他拉不下脸来跟方文要,姓方的那货也阴损,故意装疯卖傻,不肯主动给他——无非是等着我张嘴,哥们儿偏不张嘴。

但是同时,他相信方文不可能骗他,聪明人不会做这种傻事,方调都说了,那信上的内容,非常不堪,而且必须指出的是,举报者有足够的理由和动机这么做,逻辑合理。

造谣中伤干部,这是必须要抓的,此事原本该纪检委来处理,但是陈区长跟纪检书记陈铁人的关系,那也无须再说了,所以他索性给白凤鸣打个电话,“找几个保安,把宋鸿伟给我带过来。”

“宋鸿伟?”白区长听到这个名字,登时就是一愣,然后才压低声音问一句,“区长,你怀疑他就是那个实名举报的?”

“这会议结束才几分钟啊?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叹口气,满打满算都不到十分钟,消息都传到白凤鸣耳朵里了,“就是他干的,你随便找俩保安,把宋鸿伟弄过来,我是不想跟陈铁人打交道。”

纪检委不能用,警察局没法用,陈区长又严格地控制混混对官场的渗透,那狄健也不能用了,就让白区长找几个保安,临时用一下。

“这种事儿,您该找林主席啊,”白凤鸣哭笑不得地叹口气,“林书记出马,那是专治各种不服,在民间威信上,我差他老鼻子了,我搞宋鸿伟没问题,就怕这坏怂还有别的准备。”

这倒也是,陈区长挂了电话,他之所以找白区长,无非是因为很多工地都有保安或者棒小伙,随便就能招呼一批人,把宋鸿伟带过来。

林桓接了电话,直接表示这没问题,小事一桩而已,不过眼瞅着要到晚饭了,他又打过来电话,宋鸿伟不在家,他老婆说他前天就去地北了,手机联系不上。

张跃进和宋鸿伟这对麻将搭子都进了党史办,两人一去就先请了一个月病假,不过这也是常见现象,去了党史办的,都是怨气冲天的主儿,对一些小事,大家都会习惯性地视而不见,养老的地方,只要不出大事就行。

所以宋鸿伟就能跑出去散心,糟糕的是,没人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。

林主席也有点恼火,他提出一个建议,“小宋的弟弟在西王庄搞采石场,要不咱们先卡住他,让他帮着联系宋鸿伟?”

林桓这个人,真的很有意思,他注重名誉声望极高,做事也懂变通,而且做为标准的老派人,他支持民主,支持人民参政议政对政府监督——虽然他对媒体的监督不感兴趣。

但是同时,他身上有着浓浓的家长作风,像宋鸿伟有了事他联系不上,就毫不犹豫地考虑,要停了其弟弟的生意,逼着对方联系上其兄,搞株连他也理直气壮。

至于说这个消息一旦被报道出去——实名举报的宋主任为了逃避报复,被迫亡命天涯,其弟的产业受到株连,会引起天下人的口诛笔伐,他是完全不在意。

你这是没想到呢,还是自己认为心安理得就行了?陈太忠听得只能苦笑,“你给他家留下话就够了,告诉他们恶毒攻击领导,这个事情很严重。”

事实上,对陈区长来说,今天的事情做为何霏被杀一案的尾声,已经结束了,接下来北崇就要沉下心来,好好地发展一番。

又处理完一些事情,就六点出头了,陈太忠收拾一下,向自己的小院走去,不成想走到门口,看到一袭白衣白裙,却是王媛媛站在那里。

“有事?”趁着廖大宝开门之际,陈太忠侧头看她一眼。

“想跟您汇报一下工作,”王主任的脸微微一红——其实工作是可以在单位汇报的。

你也跟别人学,来这一套,陈太忠没好气地哼一声,不过想到这终究是自己的嫡系,为了培养她起来,今天还跟省委组织部的人干了一场,他也懒得说那些见外的话,“这儿是你娘家,想来直接来就行了,没必要等在门口……晚上一起吃饭吧。”

廖大宝听到这话,已经生不出什么波澜了,下午的会议他也听说,得知小王还是大闺女,他心里有些欢喜,但是她注定是跟他无缘了,所以他也只能默默地祝福:希望你能幸福。

王主任进门之后,还想操持一下家务,廖主任按着她坐到了一边,笑着发话,“我来,小王你已经是计委副主任了,要培养领导意识了。”

“我在领导和你面前,永远都是学生,”王主任笑着回答。

屋里本来就没什么可收拾的,眨眼之间就收拾好了,廖大宝拿起菜单来点菜——对北崇宾馆来说,给区长送饭是个简单事,完全可以在事先就敲定,但是糟糕的是,区长那里吃饭的人数从来不固定。

“听说宾馆也要扩建了?”王媛媛随口问一句题外话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