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43章 变生肘腋(上)

王媛媛的这番暴走,让她在北崇彻彻底底地树立起了新的形象,后来一说王主任,有人会搞不清楚是哪个,但一说胭脂虎,大家就都知道是谁了。

一直以来,区里人对王媛媛的印象都是漂亮,再加上一点的话,那就是不苟言笑,虽然偶尔也能把村干部训得不作声了,但多半还是以理服人,最多不过有点借来的官威,在大多人心里,这个纤细的女娃儿,还是脱不了弱女子的形象。

直到这一声厉喝出现,才让大家看到,她还有如此刚烈火爆的一面,从此之后,再没有人会认为,她仅仅是个纤弱的女性干部了。

而李竞抹去脸上的茶水之后,愣了差不多有五秒钟,才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,他伸手一指陈太忠,不可置信地怒吼了起来,“你……你敢殴打省委干部?”

“打你算轻的,”陈太忠也不跟他计较,泼茶算不算打人,因为这很没有必要,“等着,让你疼的还在后面。”

这次他是抓住了对方的大漏洞,所以才会在诸多区领导面前出手,若没有那个漏洞,他也不便如此张扬地行事,他不怕省委组织部,并不意味着别人不怕。

政府抓钱袋子,党委管官帽子,而这组织部正是管官帽子的部门,某种意义上讲,比纪检委还不好招惹。

纪检委是收拾人的地方,可一般的纪检干部,未得领导授意的话,是不敢随便查人的,有点私仇也不便公然报复,但是组织部的就不一样了,人家要是记恨上你,偶尔歪个小嘴说句小话,很可能在某个关键时刻……就耽误了。

手机翻到岳黄河的名字上,他犹豫一小下,还是站起身,决定出去打这个电话,公然扯省委组织部长的大旗出来,可能会让初来乍到的老岳被动,当然,他还有别的一些顾虑……

不管怎么说,哥们儿这是占了天大的理,陈区长才一迈步,只觉得眼前一花,多了一个人,正是省委组织部干部一处的方姓调研员。

方调笑眯眯地一伸手,拦住了他的去路,“陈区长,有话慢慢说,说清楚了不就没事了?”

你一个小小的调研员,也跟我张牙舞爪?陈区长嘴巴一撇,才待狠狠地刺对方两句,猛地发现这厮微微地挤一挤眼睛,幅度之小,不留心的人还真看不到。

想到此人刚才始终一言不发,陈太忠心里一动,可是再细细看一眼,发现这货还是一副迷迷糊糊没睡醒的样子,一时就有点不明白,于是他冷哼一声,“不知道方调打算跟我说什么,我怎么才能说清楚?”

“李处这个话呢……说得有点不太合适,但我相信他是无心的,”方调研员微笑着回答,又侧头看一眼李竞,“李处,跟陈区长和小王道个歉,咱们继续调查。”

“什么?”李处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被人骂被人泼水,同为省委组织部的干部,你居然要我道歉?

尼玛,就算你是干部一处的,不过是个调研员,我干部监督处虽然比不上三大处,但我是堂堂的正职,此行也是以我为主。

同为省委组织部的干部,他对小方很清楚,这人的存在感一直很差,也没听说过有什么能力,其大伯是前经贸委副主任,小方原本是朝田驻京办副主任,听说业务能力奇差,后来调到省委组织部干部一处,成为了调研员,所以打心眼里,李处长是看不起他的。

但是小方这时候说出了这样的话,李竞愤懑之余,心里也生出了一丝警兆,李某人见过的鬼蜮伎俩实在太多了——莫非此事,另有蹊跷?

然而,无论有怎样的蹊跷,也无论李处长的第六感有多么敏锐,他终究还是年轻,终究有自己的脾气,堂堂的组织部处长,此刻实实在在地是羞刀难入鞘——要是只有个别人也算,尼玛,现场的人实在是太多了。

事实上他很清楚,就算自己此刻退缩,在场的人中,事后依旧会有人歪嘴——李竞一点风骨都没有,这样的人也能在组织部?

其实说来说去,现场人多也是李处长的错,像这样的调查,在讲究权威的同时,也要讲个私密,这是对被调查干部的一种保护,万一查错了呢?

所以李处长真的属于咎由自取,他只想着自己这堂堂的干部监督处处长,下到偏远县区调查,肯定要讲个犁庭扫穴雷厉风行,旁听的人多,权威性强,被调查者压力也大,就能更快地得出结果——查出问题来不算本事,尽快查出来才见水平。

至于说查不出来,就有被打脸的可能,说实话……他真没想过有这种可能性。

男男女女这点事儿,你就算再撇清,能撇清到哪里去?就算抓不住你的证据,对年轻干部强调一下,敲敲警钟,也是组织对你的关怀。

尤其让李竞愤懑的是,同为省委组织部的人,姓方的居然转身狠狠地给他一刀,哪怕你让我别说话也算,我原谅你的冒失,但是你居然……让我道歉?这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。

组织部的权威,就要断送在你这种人手里,李处长淡淡地看他一眼,将头扭转到一边,深吸一口气缓缓地发话,“如果你觉得组织部错了,那么你代我道歉吧。”

见情况诡异地发展到了如此地步,旁听的同志们真的是连说都不会话了,大家或耷拉着眼皮静坐,或相互交换着眼神,或惊讶或疑惑——这是组织部的干部当着大家……内讧了?

“李处长你要是坚持这样刚愎自用的态度,一定要简单粗暴地调查,丝毫不考虑下面同志们的情绪,那我就要向有关领导反应了,”方调研员眼中精芒一闪,大家再细细看的时候,发现这货依旧是一副睡不醒的样子,刚才的那一瞬,似乎只是错觉。

“嘿,我倒是很想知道,你想要向哪位相关领导汇报?”李竞冷笑着发问,他是实实在在地羞刀难入鞘了,不过既然发现事情蹊跷,口风已经软了下来。

方调却是当没听见一般,对方才一开口,他已经转身向外走去,一边走一边掏摸手机。

嘿,有点意思啊,陈太忠猛地从当事人变成了旁观者,这心里总是有点怪怪的感觉,不过不管怎么说,他有很清醒的认识——这个姓方的调研员,绝对不是个善碴。

他能想到,别人自然也能想到,于是小会议室里是死一般的寂静,只有纪检书记陈铁人,看看李竞又看看陈太忠,眼珠也在不停地转着。

方调研员出去了不到半分钟就回来了,手机也已经收了起来,人依旧还是那个人,但是身上慵懒的气息不见了踪迹。

“我已经向领导汇报了,”方调不找别人,直接找上了陈太忠,他微笑着解释,“做公务员,体检是应该的,有先天性的疾病,会影响工作,还有传染性疾病,诸如乙肝、性病,还有家族精神病史,这些都有理由检查,但是没有理由检查那个……那啥。”

“没错,”陈太忠重重地点点头,心说我怎么听着,你是像在点拨我呢?

陈区长抓的天大的漏洞,就是这里,干部任用,你可以检查他是否有性病,甚至可以检查他是否有皮肤传染病,这关系到其他同事的身体健康,但是凭什么检查人家是否是处男还是处女呢?

说句题外话,其实真的有关系,这些检查也就是个过场。

而李竞居然要检查王媛媛是否黄花闺女,这个检查,陈太忠是不怕的,他没做过那个孽,但是尼玛……实在太欺负人了,我看谁敢检查?

你要你真敢这么检查,我捅烂你们整个省委组织部!天底下没这个道理。

而方调的话,似乎也是这个意思,他好像唯恐陈区长不能领会,暗示的味道很浓。陈太忠却是心里暗笑:我早打算好偷换这个概念了,你用不着刻意提醒我。

“姓方的,我没有说过这个话,”李竞听到这里,登时一拍桌子,他身为组工干部,也非常明白这里面的差别,他恶狠狠地表示,“同为组工干部,你知道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,我也知道。”

“哦咯,”旁边猛地传来一声大响,大家闻声看去,却是隋书记猛地咳嗽了一下,他掏出一张湿巾擦擦嘴,看到大家都看向自己,他淡淡地表示,“嗯,有口痰……你们继续。”

很多的人的支持,就是这么懦弱而隐晦,陈太忠见状心里暗叹,隋彪此举,大约是提醒李竞,这里坐了很多人吧?

不过,对隋彪的真实用意,他无意去多想,只是针锋相对地哼一声,“那刚才威胁要带小王去检查的,又是谁呢?”

“我何时说过,要带她去检查?”李竞听得是又惊又气,也顾不得陈太忠泼自己一脸水的恩怨,直接出声反驳,“我只是问她……嘿,原来你们是这么断章取义的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