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42章 荒唐话(下)

陈太忠这问话确实在点子上,所谓体制森严,那不是白说的,一个干部的任免,只要是通过正常的渠道和程序,上级也很难置喙——这是下级党组织的一致决定,你要是否认,就是置疑整个下级的组织,这个责任真的不小。

“程序正确,并不代表结果正确,”李竞也火了,他来查此事,本来就是因为新华北报的报道,导致了上层的重视。

同为官场圈子里的人,新华北报的消息质量,大家心里都清楚得很,但也总有人借此做文章,尤其是这起奸杀案很刺激人的眼球,上面就说调查一下吧,算是应付舆论——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。

而且王媛媛的这个升职,真的很奇葩,高中生一跃成为计委副主任了,多少大学生还在家里待业呢,于是李竞就来调查。

真要说的话,王媛媛升职的组织程序,没什么问题,脉络相当清晰,小赵乡的临时工转正了,转正才一个来月,提为计委副主任了——但是她在小赵乡打临时工打了三年,这个经历要是算进去,那就只差学历了。

要说学历也很扯淡,高中生陈某某已经是一区之长了,而耶鲁大学的MPPM牛某某现在还打零工,那又怎么讲?

但是这个常委会的记录也很明确,孟志新建议,陈太忠提名,十票支持一票弃权——谁敢说王媛媛得位不正?

所以李处长不能拿这个说事,“常委会是常委会,据媒体反映,这里面可能存在不为人知的交易……我们干部监督处,要重视媒体的反应,接受媒体的监督,彻查此事是必须的。”

你其实就是个小丑,陈太忠微微一笑,听到这话,他连叫真的兴趣都没有了。

但是他不说话,看在别人眼里,那味道就又不一样,这就是心虚的表现嘛,于是陈铁人干笑一声,“我们欢迎彻查,有则改之无则加勉……这是好事儿。”

“那你要查什么呢?”陈太忠眉头轻蹙,他不能容忍陈铁人这个仆街货在自己面前得瑟,于是看着李处长发问,“会议记录你都不信了,那什么是能信的?”

“传言最多的,是王媛媛和陈区长的关系,首先我们要落实这个,”李竞冷冷地发话。

这个要求比较离谱,但他想不虚此行的话,也别无选择,会议记录都摆在那里了,无可挑剔,他要查证的,只能是那些传言。

还是那句话,这样的话,他在朝田不敢说,那里的神仙鬼怪实在太多了,一句不慎就惹人了,但是在阳州,他还真的不怕说——我就说了,你能怎么样?

既然有“首先”,那就是还有其次了?陈区长的嘴角微微一撇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原来会议记录不可信,传言才可信,真是长见识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李竞白皙的脸上,有一道青气闪过,你个小屁区长,敢跟我这么说话?

“陈区长,”市党委组织部副部长张浩见不是回事,赶忙开口和稀泥,“李处是代表省委组织部来调查的,不管是否传言,都是代表了组织意图。”

就他这话,也能代表组织意图?陈太忠斜睥那厮一眼,目光中有一股淡淡的不屑。

“对组织的调查,你就是这样的态度?”李处长本来就恼火到不得了,又吃这么一眼,说不得冷冷一笑,“我是代表省委来调查你的,有些人关起门来称霸王太久了吧?”

“调查就调查,你别带主观情绪,”陈太忠以牙还牙地回答,拿省党委来吓唬人,好像我吃你那一套似的,“你要是不能保证自己的客观性和公正性,我会向上级组织反应……”

看到陈区长针锋相对的回答,区党委一干领导惊得齐齐噤声,你想清楚了吗?对面坐的那位,是省委组织部的处长,是省委组织部哎。

连出名桀骜的陈铁人,都看傻眼了,倒是隋彪最近跟陈太忠走动得多一点,心理承受能力多少要强一点,眼看要坏事,赶紧出声,“太忠区长,李处,人都已经齐了,该怎么问就怎么问好了,只是一个没有文件的调查。”

李竞闻言,冷冷地扫他一眼,心中的怒火是越发大了,这北崇人真是不知道死活,我来调查,你管我有没有文件,堂堂干部监督处处长的身份不顶用?

他心里越怒,脸上却越平静,于是轻哼一声,沉声发问,“陈太忠同志,我现在代表组织提问,王媛媛同志是否曾经服务过你的起居生活?”

“是,”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点点头,这个问题他不怕,服务领导之后青云直上的主儿,真的不要太多,全国官场秘书党随处可见。

“你对她的服务很满意,所以你将其提拔为计委副主任,是否如此?”李竞又问。

你小子这嘴巴真的缺德,陈太忠哪里会听不出这服务二字的暧昧,不过这个场合没必要计较这个,只是待理不待理地回答,“是分管副区长孟志新认为她能力强,计委的办公力量也亟需充实,他向我做的推荐。”

“孟志新,”李竞嘴角泛起一个浅浅的微笑,“这个名字最近很响亮啊……王媛媛既然是为你服务的,孟区长怎么会推荐她呢?”

“有能力的人,在哪儿都会显现出来,”陈太忠又是淡淡地回答,孟志新的名声是真的不好,所以他不能让人认为,小王跟老孟有多么近。

“那么你把她从小赵乡供销社调到身边的时候,是看中了她的什么能力?”李竞的声音变得有些冷了。

“我要学北崇话,需要找个人教,”陈太忠很随意地回答,又摸出一盒烟来,慢条斯理地点上一根,然后又用北崇话嘀咕一句,“以你的智商,理解不了我的初衷。”

这话一出口,几个区里干部脸上的表情,都是怪怪的,李竞听不懂,但是眼光微微一扫,就猜到不是什么好话,于是强压心头的怒火,“陈太忠,要用普通话回答,以你的意思,王媛媛和孟志新之间,可能存在一些你不了解的关系?”

陈区长深吸一口烟,嘴唇一撮,冲着李竞就吹了过去,直看到对方的头发被烟雾吹得乱颤,才冷冷地哼一声,“这是你的意思,不是我的意思。”

“你这是要干什么?”李处长厉喝一声,啪地一拍桌子就站起来。

“我还想问,你他妈的是想干什么呢!”陈区长稳稳地坐在那里,笑嘻嘻地看着对方,“怎么感觉你像个拉皮条的,一定要撮合了别人,心里才舒坦?可是我不得不说一句,你想拉皮条,去找小姐嘛……小王是国家干部。”

“告诉你,陈太忠!有人实名举报你了!”李处长重重地一拍桌子,“你和王媛媛存在不正当的男女关系,她的提拔,存在明显的权色交易嫌疑。”

“哈,”陈太忠气得笑了,他饶有兴致地看着对方,“有实名举报,那拉出来对质嘛,李处你不会以为,嗓门大就占理吧?”

“你先猖狂着,总有党纪国法的,”李竞气得浑身都哆嗦了,他扭头看一眼王媛媛,“王媛媛,你的提拔存在着明显的不合理,希望你及时反省,不要自误,听见没有?”

“合理不合理,那是领导考虑的事,我只知道做好工作,”王主任面无表情地回答。

“你还年轻,不要一条路走到黑,”李处长的嘴角抽动一下,陈太忠坐得稳稳的也就算了,这年轻女娃娃都这么沉得住气,他愈发恼了,“我是代表组织在调查你,陈太忠是否强行跟你发生过关系……你别怕说出来,如果是被迫的,有组织为你做主。”

“没有,”王媛媛淡淡地摇摇头。

“我会向上级组织反应,你涉嫌恶意假设和心理诱导调查对象,”陈区长笑嘻嘻地发话,这么难听的话说出来,他反倒不着急了,“这件事不会就这么算了。”

不会算了,那又怎么样?李竞心理冷哼一声,他也是情绪一时有点失控,才问出这样的问题,不过问了就问了,没什么大不了的,怕得罪人还搞什么调查?

他看一眼其他人,发现几双不以为然的目光,索性是心一横,“看来你是打算顽抗到底了……劝你一句,不要太相信攻守同盟。”

“啪”地一声脆响,王媛媛终于拍案而起,她柳眉倒竖怒目圆睁,清脆而尖厉怒吼,“混蛋,老娘还是黄花闺女!”

这话一出,满室的寂静,紧接着,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响起,却是党群书记赵根正正在喝茶,一下就呛住了。

李竞也被这一嗓子震惊了,他真没想到,居然还有这样的变数,他愣了好一阵,才半信半疑地问一句,“你确定……不担心检查?”

“去尼玛的,”陈太忠端起手边的茶杯,一杯茶水就泼到了对方的脸上,旁边的隋彪都被波及了,隋书记苦笑着从身上拈下两片茶叶。

“我的干部任命,还要检查是不是黄花闺女,你有种,”他冷笑着摸出手机,“这个官司,我跟你打到省委组织部了!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