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41章 荒唐话(上)

能再恶心人一点吗?陈太忠的嘴角微微扯动一下,低声问一句,“是现在吗?”

“不是,他们已经去了区党委,”廖大宝轻声回答,“隋书记打来电话,希望您和王主任能尽快过去一趟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没再继续低声说话,而是扫视全场一眼,深情地发话。

“全区的同志们呐,大家一定要牢牢地吸取屈刀乡的教训,我们搞基层工作的,一定要时刻把群众放在心上;全区的同志们呐,基层工作最重要的基础是什么?是群众基础,有人说重视上级的命令是基础,我要告诉你,这是扯淡;全区的同志们呐……”

陈区长哇啦哇啦不停地说了五分钟,这是脱稿的即兴演讲,慷慨激昂力道十足,魏得一羞愧得差不多要把脑袋钻进裤裆了,倒是郑二勇还好一点,他清楚区长这话不是针对自己来的。

陈太忠原本就要借此机会,强调一下公告的重要性,然后就是要释放一下信息,我对魏得一非常不满意,不成想魏某人如此地有眼无珠,居然主动就撞了上来,他当然要大说特说一番——陈某人都已经打定主意了,要换掉屈刀乡的书记。

不过这个换人,他没打算亲自出手,起码目前不着急出手,陈区长终究是今非昔比了,堂堂正正的一把手,也不是务虚的职位——有比搞政府工作还务实的地方吗?

这时候他再赤膊上阵,未免有点牛刀杀鸡,徒惹人耻笑,正经是这消息传出去,估计根本不需要他出手,就有不少人要惦记着把魏得一拉下马,实在没人动手,他再出手也不迟。

不同的位置导致不同的境界,陈区长认为,自己已经具备了这个底气和实力。

然后,就进入了一系列的讨论中,不过倒还是有不怕死的,像浊水乡的乡长赵印盒就举手发问,“我们乡报的大棚数量也不少,给我们的还不到六十亩。”

他这个发言,纯粹是针对着双寨乡去的,已经核准的移动大棚申请项目,浊水乡仅次于双寨乡位居第二,双寨超过了七十亩,浊水还不到六十亩,这尼玛实在有点不公平。

一亩大棚租金才一千块,算起来十来亩也不过才一万多,但是账不是这么算的,一亩移动大棚的造价可是一万多,十来亩就是十几万——应该这么算。

总算是赵乡长没有糊涂到家,知道这时候不能点名,要不然就把人得罪死了。

“关于这一点,计委做过考虑,”王媛媛还不知道省委组织部要找她,所以她镇定地回答,“浊水乡面积不是很大,水资源较为丰富,大棚的补偿性不能很好地体现,又是娃娃鱼养殖基地,在养殖行业有得天独厚的优势,所以就要考虑向其他乡镇倾斜一些。”

事实上,这是孟志新的见解,她只是拿来用了,赵印盒一听却着恼了,“娃娃鱼这个东西太贵,问的人多,真的想养的人也不多,我们就是担了一个虚名儿。”

担了一个虚名儿……不知道为什么,听到这句话,王媛媛的心里,没由来地泛起一阵酸楚,居然有一个小小的走神。

不过她走神也无所谓,陈区长已经接过了这个问题,“印盒同志,娃娃鱼的养殖成本是很高,至于养的人少,这个你不要太过担心,目前有些论证正在做实验,很快就有结果了……浊水的养殖业,我是很看好的。”

区长都出面打包票了,赵印盒还能有什么说的?只能悻悻地坐下了,其他乡镇的反响倒不是很大,按惯例来说,这种资源调拨和划分,区里都不需要跟下面解释的。

往常就是直接分了,哪里会给你置疑的机会,拿到会上来说,真的是少见——有这功夫,还不如私下多活动活动,给自家地方多争取点。

再加上前面有魏得一和赵印盒的范例,大家想一想,自家也真的没有十足的理由,跟区里多要,于是纷纷闭嘴,省得像魏得一一般自取其辱,只是心里暗暗地感慨,陈区长上任一来,区政府的景象,确实是不同了。

见到大家没什么异议,陈区长就要计委办公室主任齐莹主持会场,站起身来冲王媛媛点点头,“小王,跟我走一趟。”

他俩这一走,会场里少不得又要乱一阵,剩下的人真的压不住这些乡镇干部,大家叽叽喳喳地吵成了一锅粥,还是齐主任机敏,要人打个电话,把林桓请来镇场子。

这些就都是题外话,陈太忠和王媛媛来到区党委,党委办主任韩世华早在门口等着了,他说大家都在小会议室。

王媛媛在来的路上,已经知道了事情原委,一张俏脸紧紧地绷着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三人来到小会议室,陈太忠推开门,屋里倒是人不少,除了隋彪和组织部长霍兴旺,还有党群书记赵根正和宣教部长陈文选,最扎眼的是——纪检书记陈铁人也在。

尼玛,这可以开书记会了嘛,陈区长心里暗暗嘀咕一句,倒是隋书记见他进来,笑着站起身,“太忠区长,这是咱组织部干部监督处的李竞李处长……这个就不用介绍了,组织部张部长。”

李竞年约三十五六,个子约莫有一米七,身材偏瘦肤色白皙,戴一副眼镜,面色阴沉,听到这个介绍,他也不起身,就是坐在那里大喇喇地点点头。

李处长旁边,是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张浩,张部长是今年才上来的,之前是市体改委主任,正处级别。

李竞旁边还有一人,也是陈太忠不认识的,三十多岁皮肤黝黑,整个人看起来有点迷迷糊糊,隋书记继续介绍,“这是省委组织部干部一处的方处长。”

陈太忠听得有点迷糊,这干部一处的处长,怎么最后介绍,那方处长已经笑着站起身,“方调,方调……我就是个调研员,隋书记你开玩笑了。”

原来不是实权啊,陈区长点点头,一指身边的王主任,沉着脸发话,“我已经把王媛媛叫来了,请问李处你想了解点什么?”

“首先我要纠正你一个说法,不是我想了解点什么,”李竞伸出右手的食指,随意地在空中摆一摆,他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我个人的想法并不重要,我是代表组织来的……王媛媛的委任,已经引起了媒体的关注,省委组织部也非常重视。”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随手拉开一个椅子,自顾自地坐下来,饶有兴致地看着对方,“那么……我们需要如何配合?”

你很牛气嘛,李竞登时就火了,别看在场的是五个正处,可他是省委组织部出来的,见官大半级,连张浩这市委组织部的正处副部长,他都不放在眼里,唯一能跟他比出身的,就是小方了,但是小方仅仅是个调研员。

你不过一个小小的区长,我让你坐了吗?李竞接了这个差事,对陈太忠并不是一无所知,但是,你背靠黄家又怎么样?被丢到恒北来,就是黄家的弃子,小伙子,看清点形势罢!

李处长很恼火,后果很严重,他哼一声,“那你就说吧,这个王媛媛,是怎么当上计委副主任的?她一个高中生,要学历没学历,要……”

“我也是高中生,后来才上的党校,”陈区长笑眯眯地打断了对方的话,“李处,中组部把我交流到北崇来……这是否意味着有人做错了什么?”

尼玛,你这大旗扯得倒狠,李处长闻听这话,心里也禁不住暗暗一惊,他不过区区一个省委组织部的处长,怎么有胆子叫板中组部?

但是不管怎么说,他是省委组织部下来的,用凤凰人的话说,就是省里下来一条狗,都比人强,就别说是组织部这种地方了。

“想必你也知道,干部监督处,就是查用人不正之风的,”李竞的嘴角,泛起一丝嘲讽的笑容,“组织部并不只有干部一处、二处和三处。”

这样的话,他也只敢在下面地市说,在朝田说的话,那就有攻击三大处的嫌疑了,以他的小身板,还真没胆子这么说——刚才的会议可为例证,赵印盒有再多的委屈,都不便公然攀咬双寨乡。

但是在下面,说也就说了,李处长看着陈区长,“既然有人反应,调查一下你们干部任免的组织程序,是应该的吧?”

“组织程序啊……”陈太忠点点头,又微微侧视一眼,“隋书记,咱们常委会的会议记录,你没有拿给李处长看吗?”

“拿了,”隋彪淡淡地吐出两个字,却是再也不肯多说,尼玛,有你这么一个搭档,真的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,听说过和没听说过的,惹得起和惹不起的,你全得罪了,也不知道我是餐具呢,还是餐具上面那个杯具。

“已经拿了啊,”陈区长笑眯眯地点点头,又侧头看一眼李竞,“李处……记录您都看了,还要调查什么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