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37章 主动上门(下)

这是不正常的!陈太忠太清楚新华北报的做法了,一桩可能大热的新闻,还很有挖掘潜力,新华北报绝对不可能置之不理的,就算一时半会儿没有新的突破,八卦花絮之类的东西,也能扯不少。

挂了朱局长的电话之后,凤凰驻京办的张主任也打来了电话,他表示说新华北报今天没啥内容——其实有啥内容,咱需要介意吗?张主任在京城不是一天两天了,知道这种报纸的性质,不少老百姓挺爱看,但是在官场中人眼里,那屁都不是。

我真不需要你提示,陈区长有点无语,哥们儿在京城的朋友海了去来,之所以选择你,只不过是因为他们起得都比较晚,你起得早而已。

但是张主任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,他顺口就抱怨说,殷市长打算翻建凤凰驻京办了,新买了一块地皮,离这里倒是不远,但是十二亩地换十四亩,凤凰要多花三千万。

这个价钱在十年后是低得令人咋舌,但是在时下,真的是很高了,合着一亩地一千五百万了,尤其令张主任愤怒的是,新驻京办的筹建,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,“陈主任,你虽然不在凤凰了,但永远是咱凤凰的干部,你得反应啊。”

这你叫我怎么反应?陈太忠苦笑一声,无可奈何地挂了电话,殷放从来就是只会唯上的主儿,重建驻京办,真的是再正常不过了,而且,哥们儿真的不是天南的干部了。

但是接下来的事情,就有点不妙了,八点半的时候,齐晋生居然打过来了电话,他嘎嘎地笑着,“太忠,又扇了新华北一记耳光?你厉害啊。”

“我啥都没做,真的,”陈太忠跟他白活两句,挂了电话,脑子里真的是一塌糊涂,新华北报……就这么萎了?哥们儿还真的想等你报道到过激的时候,去收拾你呢。

当然,他更希望的是,新华北报能强硬下去,那马飞宇的事情,真的是想捂都捂不住,只要能把马飞宇拉下马,北崇这俩小干部,真的不算什么——最难看的还是陈正奎。

在他印象中,新华北这个报纸虽然很操蛋,但是大多时候,他们针对的还是政府官员,中国的良心嘛,怎么能不把此事报道下去?

莫非,此事真的是陈正奎一手包办的,说开始就开始,说中止就中止,不受其他外力的影响?这一刻,年轻的区长真是想不通了,那么……真的没有所谓的幕后黑手?

不过不管怎么说,事态发展到这一步了,陈太忠也不可能就此收手,尤其是对方的压力,都施加到经济导报了——无非就是个鱼死网破了。

于是他打个电话给朱奋起,“孟志新再给你打电话,让他打电话给我,给零零零幺这个号码打,告诉他,我等着呢。”

陈区长在北崇有两个手机,一个是零零零幺,一个是五个九,五个九的号码知道的人很多,是廖大宝拿着的,零零零幺就是他的私人电话了,知道的人不算少,但是没有重要事情,没人敢随便给这个号码打电话。

话说完不到十分钟,孟志新的电话就打了过来,还是海角的固定电话号码,“头儿,我刚才给朱局长打电话,听说您找我?”

“这个……那啥,你马上回来,”陈太忠也不跟他多解释,“去市纪检委主动说明问题,长痛不如短痛。”

“去市纪检委说明问题?”孟志新讶异地重复一遍,“可是我除了何霏,再没有别的问题了。”

“你要是不想回来,那由你了,”陈区长轻描淡写地发话。

“我这……好不容易把老婆哄来,要陪她爬山,”孟志新吞吞吐吐地解释,“那我马上回去……杨孟春也去吗?”

“他算什么玩意儿,值得我替他操心?”陈区长啪地就压了电话。

陈太忠下一步的目标,就是逼宫陈市长,北崇俩干部出了问题,杨孟春跟他无关,剩下的是孟志新,他就让孟区长今天去市纪检委说明问题。

这么一来的话,孟志新的前途就越发地暗淡了,不过陈太忠对此有安排,老孟若是肯跟着他的步子走,结局不会差了。

孟志新在这边挂了电话之后,也是有点犹豫,这两天他跟妻子的关系才刚刚缓和了一点,两人正计划着趁这段时间好好地玩一玩,找回当年谈恋爱的感觉,用妻子的话来说就是——你再重新追求我一次,那这件事我就原谅你。

可是这时候区长来了电话,要他回去,一时间他就有点挠头了,他的妻子对此极其不满意,“这个破官儿,你当不当吧。”

“那咱们以后吃啥喝啥?”孟区长又是哄又是骗,好半天才哄得妻子开心,“要不这样,我先打个电话问问王媛媛,看到底出什么事了。”

“王媛媛~”做妻子的听得撇一撇嘴,她本来就有点看不起王媛媛,丈夫出了这样的事儿之后,她越发地看不起她了,不过说来说去,此事里她最恨的是丈夫的背叛,其次是自己在别人面前丢脸了,再次才是对何霏的愤怒,可那女人已经死了,再大的怨气也该消了。

耳听到丈夫提起这个名字,她鄙夷之际,也禁不住轻叹一声,都是管不住裤裆,怎么陈太忠就没事,我的丈夫就要出这么大的丑闻?

孟志新打完电话之后,脸上也是有点哭笑不得,经妻子的追问,他才一脸怪异地回答,“王媛媛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……唉,她受到的骚扰也不少。”

“唉,也是啊……大姑娘家的,就让报纸点名了,”做妻子的一听,就同情起王媛媛了,她又狠狠地瞪一眼老公,“你说你们这些党员干部,做的都是些什么缺德事?”

王媛媛最近的压力还真不小,虽然区里官场对她的存在已经逐渐接受,但是报纸这么一报道,走到大街上都有人指指点点的。

尤其是这两天,敬德的干部来得比较多,又有市里来取经的,最可恨的是,《中原时报》的记者索性找上门,想要采访她。

如此一来,搞得她连工作都干不到心上,要知道,计委就这么几个人,虽然平常没事,但最近要干的事情还不少,小贾村的重建、烟草和苎麻的种植规划、买的煤炭马上要进场等还是在其次,最要命的是,目前正在搞移动大棚的申请汇总。

而这个时候,计委主任孟志新病假了,王主任又不在状态,整个计委差不多瘫了一半,陈区长连催几道,看到交上来的报告错漏百出,气得他直拍桌子,“我说你们计委这统计,比计生委还不靠谱。”

王媛媛垂泪欲滴,才要张嘴解释,眼泪却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。

“听到拉拉蛄叫,还不种地了?”陈太忠没好气地一摆手,“这点小挫折都不能面对,那你就太让我失望了……好了,孟志新已经回来了,去市纪检委了,你专心工作就行。”

孟志新不是开车出去的,回来就有点晚了,已经是下午四点半,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化,虽然还可以跟白凤鸣或朱奋起打听,但他很清楚,事情不该这么办——那两位未必知道详情,就算知道,也未必会告诉他。

到了阳州他才又打个电话给区长,请示自己该检讨些什么,陈区长明确地告诉他,要检讨不正当的男女关系,并向纪检委自请处分。

这个消息不是最坏的,孟区长这时才敢问一下领导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,陈太忠淡淡地告诉他,没必要问那么多,照做就是了。

孟志新上任才几天,经济方面清白得很,无非就是个男女关系。

但是他一进纪检委,古伯凯受不了啦,尼玛,我昨天都从北崇走了,你今天送上门来——这是陈太忠要对陈正奎下手了啊。

事情的发展,已经超过了古书记的控制范围,他根本见都不见孟志新,就要负责接待的纪检工作人员汇报市委和市政府主要领导。

李强听了先是一笑,然后就是无奈地摇头:陈太忠你还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,孟志新和马飞宇,那是一个级别的吗?

从本意上讲,李书记非常乐意见到陈正奎吃瘪,但是由于新华北报的介入,现在这个事情已经闹得很大了,再发展下去,容易导致局面不可控。

不过他也不着急,陈正奎若是一定要选择跟陈太忠对掐,那他正乐得坐山观虎斗——反正陈正奎想过这一关,李书记也要顺便揩点油水下来。

“真是知错就改的好干部!”陈市长听到这个消息,气得冷笑一声,握着文件的手都有点发抖了,“我这个本家,不愧是姓陈啊。”

说句实话,知道马飞宇家也被人偷了,而且还涉及珠宝首饰以及上百万的存折,陈正奎就知道,事情要大条了,于是果断地中止调查。

他也想到有人可能会借此兴风作浪,却是没想到,陈太忠的反击,来得是如此迅捷和凶猛,念及此处,他长叹一声,“这个保密原则,做起来很难啊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