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36章 主动上门(上)

牛晓睿离开陈太忠的小院之后,斟酌再三,还是决定赌一把,因为年轻的区长说得很明白——不会有第二次机会的。

是的,这不仅仅是一次冒险,更是一次机会,如果能借此获得陈区长的友谊,下一步在北崇,经济导报会有大量的软文机会。

一个县区里,不可能有太多的软文机会,但这个县区若是北崇的话,那就另当别论了,昨天走出分局之后,她驱车去阳州取钱,来回的路上,就不停地打电话,了解这个年轻气盛的区长,到底是个什么路数——当然,那罚款能少交一点就更好了。

所幸的是,经济导报是挂在省党报名下的,而省党报和省党报之间,交流也算充分,从《天南日报》那里打听陈太忠,简直是太方便了。

所以牛总编在相对比较短的时间里,就掌握了陈区长大致的履历和业绩,甚至知道他的女朋友,就是国内首屈一指的搜索引擎的老板荆紫菱——小荆总在文明办亮过相。

那可是荆紫菱,全国资深一点的媒体人,就没有不知道她的,出身书香门第,年少、美貌、多金,更是聪慧绝伦,几乎是所有男人的梦中女神。

牛晓睿算是自视极高的女人了,跟小荆总相比,她唯一有把握胜过对方的,也不过就是智慧,至于容貌,那要看个人的喜好,见仁见智——比其他的,她真的就没什么自信了。

大名鼎鼎的荆紫菱,男朋友会是这个粗暴而傲慢的年轻人?还是窝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,牛总编真的有点怀疑这个传说——虽然她也知道,陈区长也是相当地不俗,但是……那是荆紫菱啊。

所以她才会在小院里试探陈区长,对方没有肯定答复,却也没有辟谣,那大概就是真的了。

事实上,对牛总编来说,这些收获倒还在其次,关键是她了解到,北崇在陈太忠的领导下,已经强势进入了快速上升通道,王社长的评论就很有代表性。

他真的不吝溢美之词——如果这两年谁能盯紧北崇,绝对会成为一个奇迹的见证者,这奇迹不仅仅是限于GDP的飞跃上涨,在党建和组织工作上,也会出现令人惊叹的成就。

正是因为了解了北崇即将到来的大发展,她才肯放下恩怨,主动去陈区长的小院拜访。

不过小院里的谈话,效果并不是很好,陈区长对经济导报有根深蒂固的歧视,意识到这一点,牛晓睿有点愤怒——导报确实有点不入流,但是你当着我面这么说,真的太不给面子。

陈区长最后提出的要求,她闻到了里面的血腥味,自是不肯答应,同时着实地秀了一把自己的智商,看到他平静面孔之后,刻意压制的愕然,那一刻,她心里是说不出的得意:以你的智商,还不足以把我玩得团团乱转,老娘不是花瓶!

然而,在走出院门之后,她的脑海终于被两个大字牢牢地占据了——机会!

陈区长的意思是说,我现在让掺乎,是给你一个机会,不珍惜的话就没有了,至于说风险什么的,那无须再提——有利益自然有风险,通常情况下,风险和利益是成正比的。

经这个提醒,牛晓睿反应了过来,她的拒绝看似明智,但却不无软弱之嫌——这世界终究是有付出才会有收获,而一个小小的经济导报,凭什么敢奢望不劳而获?

事实上,牛总编手持美国绿卡,并不是特别害怕官场中人,尤其她从事的是媒体行业,跟大多数官场中人并不存在利益纠纷,随便说两句什么,算不上多大错误。

时下官场就是这风气,若是没什么背景的小老百姓,在网上随便诽谤几句,没准就被跨省捉了回去,被劳教被精神病啥的,杀鸡给猴看以警示众人。

但歪嘴的若是她,领导们冲着那张绿卡,少不得要先以说服教育为目的,摆事实讲道理——就算不小心卷进什么漩涡,只要她果断抽身,应该也无大碍。

说白了,媒体不是个暴利行业,牛晓睿心里很明白,她要是想搞修桥铺路之类的活儿,这张绿卡也没啥大用,只是跑路的时候较为方便。

她之所以拒绝陈区长,还是心里那点不服气使然——你那点智商,别以为能算计了我,当然,她不喜欢麻烦,这也是真的。

可是想到以后的机会,她不得不郑重地考虑这个问题——事实上,跟地方实力派人物打好交道,收获的可并不仅仅是软文的润笔费用。

关系走得近一点的话,逢年过节啥的,能从地方上搞来点奖金福利,再近一点,没准就能介绍一点这样那样的工程——这都超出媒体的范围了。

走得更近一点,被领导赏识,直接就连编制都解决了,恒北日报旗下一个子刊的记者,编制外的,现在已经是朝田某县政府的办公室副主任,据说马上就要扶正了。

还有那更近的,直接就接了地方工程,从记者改行做企业了。

考虑到这些因素,牛晓睿觉得还是值得赌一下,然后又打听了一阵,才最终决定赌了,这时候时间有点来不及了,当然,赶一赶的话也行,她就安排导报,做深度挖掘的报道——明天先发杨孟春的个人履历,这是已有的资料。

她这么安排,自然也是有私心的,一个履历说明不了什么问题,而且杨孟春是隋彪的人,跟陈太忠关系不大——唯一有点麻烦的,仅仅是这个履历一般人搞不到,但绝对不是造假。

牛总编这是打了骑墙的主意,讨好陈太忠,也不得罪其他人,至于说明天的报纸该发什么——那就看事态发展了。

她这确实算帮了陈区长,可她也不打算马上去卖人情,心说我是把事情做了,白纸黑字都印出来了,不过那啥……为了避免别人怀疑是你主使的,近期可是要跟你保持距离的。

说白了,她对自己的智商非常自信,相信自己能找到说服陈太忠的理由,同时她也相信陈区长的智商——任何说辞都是次要的,关键是我做了,难道不是吗?

牛总编是住在阳州宾馆,早上她也收到了散发着油墨气息的《恒北经济导报》,细细看过文章之后,她点点头,“尺度把握得不错,我今天再呆一天,小刘,你配合小杨去收集资料,素材不限越多越好。”

“咱们今天不是要回吗?”高大英俊的小刘一皱眉头。

“计划赶不上变化,你想回的话,我不拦着你,”牛总编微微笑一笑,对于这个除了相貌一无所长的男人,她是发自内心的瞧不起。

“那好吧,我和小杨去收集资料,”小刘点点头,大多时候,他没有自己的主见。

然而,就在下一刻,牛晓睿接到了小姨的电话,她的小姨在电话那边大发雷霆,“晓睿你怎么搞的,都给你说了,不要招惹陈太忠,怎么今天又出来了,我求王社长一次,容易吗……挺聪明个孩子,怎么突然就这么糊涂呢?”

“我见陈太忠了,”牛总编轻笑,她跟小姨关系很好,但是此事涉及陈区长的布局,而她自己都是在打擦边球,所以有些话真不合适明说,“他说了,适度的曝光可以,不要刻意描黑政府形象就行。”

“什么叫不要刻意?王社长都给我打电话了,说你要继续这么搞,想进报社就很难了,”她的小姨很着急,“有上面领导不满意了……知道吗?是上面的!”

“我知道了,”牛晓睿悻悻地挂了电话。

她这个总编,本来就是外聘的,承包《恒北经济导报》的,是原恒北日报的副社长,在工作中犯了错误,提前被病退了,而他这个病退有点冤枉,所以能承包了这个报纸。

牛晓睿当初应聘的是总编,但经济导报只肯给她副总编,想她也是耶鲁大学的MPPM,一怒之下就要去京城发展,后来还是她的小姨找到了王社长,才帮她争取到了这个位子。

所以王社长的话,她是要听的,但是她实在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——我现在,到底该怎么办呢?

想来想去,她还是打个电话给陈太忠,听到对面熟悉的声音,她轻笑一声,“廖主任,我导报的牛晓睿,请你帮我接一下陈区长,有急事。”

“嗯嗯,知道了,这个报道,你先搜集素材,晚些时候我再联系你,”陈太忠此刻正满脑袋浆糊呢,一大早朱奋起就打来了电话,说经济导报不守规矩。

经济导报的事情好说,陈区长表示,舆论的监督还是有必要的,只要他们不生捏硬造,不触及底线,咱们欢迎监督——昨天他们已经交了五万,不差钱的话,就继续扭曲真相嘛。

但是同时,朱局长也收集了新华北报,这个报纸今天的表现,很有点奇怪——居然没有提及北崇一个字,这令朱局长异常不解,但陈区长却是异常失望:你咋就不继续报道了呢?

真是枉为中国的良心吖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