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35章 聪慧总编(下)

佩服啊,陈太忠听到这话心里暗叹,他其实已经有猜测了,经济导报才在北崇折戟,总编夜里就找上门了,又说知道北崇腾飞在即,后来更是说希望他是个做事的。

说来说去,可不就是想结个长期的对子吗?

但是他依旧很佩服,对方化干戈为玉帛的勇气,尤其这还是个女人,其胸襟真的高过大多数男人,更是一般女人不能比肩的。

他有意无意地扫视一眼对方的胸襟……好吧,我错了,你跟别的女人也差不多,并没有大出多少,“这个……就要好好商量了,你知道,在我的眼里,你们导报确实小了点。”

正是因为他早就猜到这个可能了,所以刚才他毫不留情地贬低导报,现在,他刚才的话,就可以拿出来做为证据。

“请你不要侮辱彼此的智商,好吗?”牛晓睿微微一笑,“如果你对我没有需求,就不会答应我蹭饭的要求,说句痛快话……其实我今天做好了吃闭门羹的准备。”

“我可能是爱上你了,而且,我知道对我有一点点好感,”陈区长正色回答,同时神识四下一扫——廖大宝果然不在卫生间,不过还好,丫离这里很远,应该是听不到。

“呵呵,”牛晓睿捂着嘴就笑了起来,直笑得娇躯乱颤,好半天,她双肩才停止了抖动,“很令人开心的笑话,我对你也很有好感……但是我有爱人了。”

“可以离婚嘛,”陈区长手一伸,抽出一根烟来点上,含情脉脉地看着对方。

“但是,我比荆紫菱差很多,还是二婚,你舍得她吗?”牛总编轻笑一声,伸出一根玉葱般的食指勾一勾,“给我也来一根。”

“自己拿,”陈太忠将烟盒丢过去,借此掩饰心中的不安,尼玛,连荆紫菱的长相都知道……你到底调查了我多少?

“好了,不开玩笑了,”他终于意识到,跟这个女人斗嘴很没有必要,就算胜也是惨胜——似乎还赢不到什么,“我确实有事情需要媒体……但未必是经济导报。”

“所以我来的时机不错,”牛晓睿笑着点点头,“我的运气一向不错。”

陈区长本来都打算说正经事了,听到这话,气儿又不打一处来,“运气是不错,也不知道下午谁被罚了五万。”

“得失得失,没有失,怎么能有得呢?”牛晓睿轻笑一声,抽出一根烟来点上,然后身子一挺,直着嗓子喊一声,“廖主任,给我来瓶啤酒。”

这个女人身上的元素,还真的丰富,陈太忠听得不住苦笑,眼见廖大宝又拿来一提啤酒,然后转身离去,他才轻哼一声,“我的要求不高,导报继续曝光北崇。”

“什么?”牛总编正拎着酒瓶往小杯子里倒酒,听到这话手一抖,啤酒登时就漫到了桌面上,“你要我继续曝光?”

她想到陈太忠有所求了,或者是对她,或者是对报纸,而且她也打算做出一定的牺牲——只要不是太过分就行。

但是耳听得对方是要求继续曝光,她心里的这份惊讶,真的是无以言表。

“没错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要将此事推动下去,必然不能坐视万马齐喑,原本,他是没有想到经济导报的——这报纸确实是太小了,但是既然牛总编找上门来了,似乎还有所求,那么这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导报小归小,但是跟北崇的矛盾,目前是众所周知的,也正是因为矛盾太大,导报接下来的曝光才会显得正常。这本身是一种始发优势。

若不是因为有这个设想,他哪里会对这女人如此客气?进门都不要指望。

牛晓睿也沉默了,她不太清楚对方这个要求的缘故——没错,牛总编的智商和情商都要高于常人,但是对于官场这一套,她的认识终究是浅薄了一点。

好一阵,她才微微地一笑,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你希望长期给北崇写软文,”陈区长淡淡地回答。

软文一词,是媒体内部术语,看起来是新闻稿,但其实不是,你说它是广告,却又确实是以新闻形式出现的,软广告、议价新闻之类的,统统可以算作软文,严格来说,只要出车马费、餐补费的都算软文——真正的好新闻,记者宁可自掏腰包的。

牛晓睿沉吟好一阵,才一扬下巴冷冷发问,“这个曝光,怎么曝?”

“规规矩矩地曝,”陈太忠心说,这女人还真是一会儿一个样,他又解释一下何为规矩,“我是不会限制你们的,不过相信经过今天的事情,你们应该知道分寸了。”

“只曝光这次的事情,还是其他事情也曝光?”牛晓睿眉头微皱,提出一个比较古怪的问题。

“什么都曝光,那你靠什么赚钱呢?”陈区长听得笑了,“你总不能指望你曝光的时候,我们也给钱吧?”

“那就只是深度报道这次事件?”牛总编眨巴一下眼睛,对自己的任务做出确定,不知道为什么,她的目光看起来有点怪怪的。

“嗯,”陈太忠点点头,见她神情古怪,他就想起了那缺德的新华北报,居然点出了王媛媛的,于是又补充一句,“捕风捉影的事情不要写。”

“哈,”牛晓睿听得笑一声,不知道是不是也想到了此处,然后拿起啤酒,轻啜一口,停了好半天,才抬眼看向年轻的区长,“我可以拒绝吗?”

嗯?陈太忠听得眨巴一下眼睛,沉吟一下缓缓点头,“可以,好走不送。”

牛晓睿不无自嘲地笑一笑,拿起身边的手包整理一番,站起身子向外走去,浑圆挺翘的臀部被浅灰色一步裙紧紧包裹,以一种奇异的规律扭动着远离。

大约走了五、六步,牛总编扭头看一眼,发现他正怔怔地盯着自己身体的中部,于是微微一笑,“你不想知道为什么吗?”

“我已经知道了,胆小,”陈区长轻描淡写地回答,拿起手边的酒瓶,咕咚咕咚灌了起来。

“是的,胆小,”牛总编笑着点点头,她原本就是聪慧之辈,经过旁敲侧击的几个问题,她已经猜到了,这个简单的要求背后,会伴随着血淋淋的官场斗争。

她手握美国绿卡,并不怕麻烦,但是能让陈太忠郑重应对的事情,绝对不会是小事情。全国最年轻的处级干部,最年轻的区长,身后还有传统势力支持……他都头疼的事情,会是小事吗?“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……我不想参与官场的事情。”

“你也很聪明,”陈太忠放下酒瓶,长长地打个酒嗝,牛晓睿的来访,他猜对了开头,却猜错了结果,这年头没有谁是脑瓜不够用的,不过他还是小看了这女人。

反正这种事,他无意强迫人去做,只是随意地一摆手,“去吧,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的。”

牛晓睿微微怔一下,转身离开,却是没有再说什么。

过了十来分钟,廖大宝收拾好了碗筷,一开门,却见门外站着一人,禁不住眉头微微一皱,“崔局长……您怎么不敲门啊?”

来人是区财政局的副局长崔重山,名义上是常务副,但是杨孟春太过强势,他这个常务副甚至还不如其他副局长,他讪笑着发话,“我这正要敲门呢。”

他一早就来了,只不过看到一个女人走进小院,真不敢上前敲门,等了好一阵,才发现那女人出来,这他就犹豫了——区长的屋里,还有没有别的女人呢?

所以他就犹豫到了现在,正琢磨着再不进去,时间就有点晚了,不成想正好撞上廖大宝出门,“廖主任,区长有空吗?”

“倒是没人,”廖大宝点点头,返身往回走,“我去问一声,对了,崔局长什么事?”

“有点工作上的事情,想跟区长汇报一下,”崔重山笑着回答,“麻烦廖主任了。”

陈区长一听崔重山三个字,就知道这货是干啥来的,本来想说有什么事,明天去单位说,可是转念一想,常务副扶正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儿,既然人家态度还算端正,自己又何妨见他一见,观察一下?

这便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了,陈某人哪怕是打定主意只做事,不问人事,但是有人来投靠,他也不好拒绝,否则那就是自废武功了。

他跟崔重山聊一阵,觉得这个人思路还算清晰,关键是对方的忠心表得很明确——财政局长其实不需要有多大本事,太聪明了反而不好。

不过陈区长也没敲定此事,只是含糊地告诉对方,一时半会儿这个正职难以产生,你既然是常务副,就先把工作抓起来。

第二天一大早,天上又下起了小雨,陈太忠来到办公室,给凤凰驻京办的张主任打个电话,要他帮忙买一份新华北报,他要了解一下那边又继续报道了些什么。

张主任还没消息传来,倒是朱奋起打了电话过来,“区长……这个经济导报,记吃不记打啊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