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34章 聪慧总编(上)

陈太忠和白凤鸣说了没几句,饭菜就上来了,两人边吃边聊,聊的却都是些工作。

白区长不想再谈幕后黑手的事,劝是没用的,他也不可能劝得动,而相关的细节,他不知道比知道要好,还是说点别的吧。

他是这个态度,陈区长也不会闲得无聊,进一步暴露自己的想法,事实上他只有这么个打算,具体细节还没计划——能先分析出可能的幕后黑手是最好的。

总之,熟悉陈区长的人都知道,他从来不习惯打落牙齿和血吞:陈正奎你做了初一,就别怪哥们儿做十五。

大约七点半的时候,两人吃喝得就差不多了,正谈到这几天电力又开始短缺的事情,门铃响起,廖大宝接了之后,走过来过来汇报,“头儿,外面有个女人,说她是《恒北经济导报》的总编。”

“她来做什么?”陈太忠先是微微一愣,然后一扬下巴,“让她进来吧。”

下一刻,牛晓睿就跟着廖主任走了进来,白区长一见,来的又是一个漂亮女人,少不得看陈区长一眼,“头儿,还有什么指示?”

陈太忠却是顾不得回答他,而是冲着牛总编微微一皱眉,“怎么是你一个人来的?”

“我的助手正在跟阳春吃饭,”牛晓睿一边淡淡地回答,一边走上前,“我总不好带着阳春来陈区长你这里蹭饭。”

“蹭饭?”陈太忠看她一眼,沉吟一下就扭头看廖大宝,“大宝,让宾馆再送两个菜来,牛总编是耶鲁大学的高材生,不能吃咱们剩下的。”

“那谢谢了,”牛晓睿矜持地笑一笑,在桌边找个四六不靠的位置坐下,又抬手掠一下额前的头发,白生生的小臂在灯光的照射下,分外地耀眼,“北崇还真有点落后啊,就几万块钱,还得去阳州取。”

“落后只是暂时的,会越来越好的,”陈区长随口答她一句,然后又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,于是不再理她,而是喊住了即将离开的廖主任,“大宝,你让她也点个菜。”

好像是……有情况啊,白凤鸣越看越迷糊,《恒北经济导报》他听说过,更知道这家报纸有个记者诋毁北崇,被陈区长派人抓来了。

对这一行动,他是双手赞成的——导报比较混乱,他有所耳闻,而且没有任何一个干部,会喜欢斜着眼睛监督的媒体,以他所知道的,林桓是欢迎媒体监督的,今天也大骂导报。

可现在的情况,饶是白区长花花肠子再多,也看不懂了——记者被抓,然后,导报的总编半夜登陈区长的门,而陈区长热情地招待吃饭。

尤其是,这女总编挺美貌,却是抛了同伴前来,总感觉区长有什么企图……

“我现在就去出文件,”白区长发现事态扑朔迷离,果断地站起身来,“还有卷烟厂的试车,也要好好策划一下了。”

“你学会用电脑了?”陈区长侧头看一眼,不过他心里有想法,这个挽留就不是很坚决。

“儿子答应教我了,目前正在熟悉,”白凤鸣笑着点点头,向门外走去,嘴里兀自说着,“不会用电脑的人,是信息时代的文盲,时不我待啊。”

“这家伙,”陈太忠轻声嘟囔一句,无奈地摇摇头,他知道自己又被误会了,不过他真的是有企图,小小的误会不足为奇,反正老白又不会乱说。

这时候,桌边就只剩下了他俩,陈区长一抬手,饮尽了面前的白酒,“这会儿来找我,有什么事你直说。”

“来蹭饭的,你还以为我会找你干什么?”牛晓睿淡淡地看他一眼,目光中隐隐有点警惕。

“那你好好吃,”陈区长点点头,又将声音提高,“小廖,拿啤酒。”

“我只喝木桐,”牛晓睿嘴角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,那是隐藏得极深的傲气——你知道我说的木桐,是什么酒吗?

但就算有这样的傲气,她的目光依旧警惕。

“我是叫给自己喝的,饭后啤酒,”陈太忠哭笑不得地看着她,“你……要什么饮料?”

听到这话,牛总编真是又羞又恼,不过她掩饰得极好,愣了差不多有两秒钟,她樱唇轻启,“我已经说了,木桐。”

“我楼上有两瓶玛歌,还有拉图,”陈区长看她一眼,“不过这大半夜的,咱俩又不熟,喝酒就免了……给你来瓶健力宝吧?”

“不愧是在巴黎呆过,”牛晓睿微微一笑,伸出一个大拇指来,“看来不是混日子的,这五万块钱,看来我是找不回来了,非常佩服你。”

这尼玛……还真是善变啊,陈太忠明知道她是避实就虚免去尴尬,心里也不得不叹服,女人果然是天生的演员。

“你不是佩服我,”他微微一笑,才待说你明明就是暗恋我,才私下将我的事情调查得这么细,可是转念一想,哥们儿堂堂的一个区长,虽然只是开个玩笑,但这么说话,也有点轻浮下流的嫌疑。

于是他轻咳一声,面皮一绷,“你是对国家干部有偏见,搞媒体,这种偏见实在要不得,我在巴黎……为什么一定就得是混日子,才符合你的认知?”

“其实我真的很高兴,你不是在混日子,”牛晓睿微笑着回答,避实就虚的手段,玩得炉火纯青。

你果然是在暗恋我!陈区长淡淡地看她一眼,伸手去拿啤酒来灌,心里的各种优越感……不解释!然后,他就是微微一愣——小廖你怎么没开瓶盖,就把酒端上来了?

不动声色地,他咬开瓶盖,镇定自若地发话,“目前的北崇还很穷,你看……我连开瓶器都没有,身为领导干部,要带头节约。”

廖主任手执开瓶器,一时就定格在了区长身边,此刻他真正地无语凝噎……头儿,您晚伸手一秒钟,我就帮您把瓶盖打开了,真的……

“哈哈,”牛晓睿看着这一对活宝,实在忍受不住了,登时就笑出了声,总算还好,她来的时候有算计,控制情绪是没有问题的,下一刻她就收起了笑容,“其实我说的是真的……我更希望陈区长你是个做实事的。”

而此刻,年轻的区长用眼角的余光,已经看到了廖主任手上的开瓶器,他不动声色地拿起啤酒来痛饮,这份尴尬却是萦绕在心头,久久不肯散去……尼玛,你不能早一秒钟吗?

没过多久,北崇宾馆将新炒的两个菜送了过来,牛总编吃得很文雅,但是速度并不慢,而她的胃口也并不算大,大约十分钟,她就放下了筷子,从手包里摸出一张湿巾纸来,擦拭一下嘴唇后发话,“陈区长你说得没错,我来找您……是有事协商。”

“你说,”陈太忠已经喝了两瓶啤酒,顺手又拿过来一瓶,不用牙咬也不用开瓶器,就直接用手掰开,省得大家尴尬,“我一直在等着。”

“据我的分析和了解,北崇的腾飞指日可待,尤其是有您这样一位肯做实事的区长,”牛总编不愧是耶鲁大学毕业的,手段果真不一样,擦完嘴后,她将湿巾纸放在一边,微笑着回答,“所以最迟后天,导报会登出道歉的文章。”

不但交罚款,还要登报道歉,这个态度真的没话说了,但是陈太忠并不为所动,“不需要道歉,真的没必要,我们只追究造谣和诽谤的责任,至于说贵报的影响力,请恕我直言……美国人都是很直言的,你应该习惯了,贵报的影响力我并不放在心上。”

这真是赤裸裸的当面打脸了,牛晓睿听得脸上一阵燥热,真恨不得站起身就走,身揣美国绿卡的她,何曾遇到过这样傲慢的对待?

但是,正如陈太忠所言,这样的沟通方式,在美国是很常见的,喜欢不喜欢,当面就说了,牛总编的不适,也只是因为受到过中国文化传统的熏陶,或者还有就是……她在恒北,做人上人太久了。

而且她本身是聪慧之人,终于按捺住心头的怒火,微微一笑,“陈区长,我在你眼里,并非一无是处,否则你不会答应我蹭饭的,是吧?”

这个女人的脑瓜,堪比蒋君蓉了,陈区长做出了判断,于是他笑着点头,“我就是有点好奇,你找我想说什么事。”

“事实上……你对我也有所需求,”牛总编哪里是肯吃亏的人?她也有自己的判断,不过下一刻,她就发现自己的措辞有点问题,于是看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廖大宝,“大宝……能让我跟你们头儿说两句知心话吗?”

“这位女士,你应该称呼我为廖主任,或者叫全名,我跟您没那么熟悉,”廖大宝一边说,一边小心地看区长一眼,发现领导没什么表示,于是转身就先走,“头儿,我去趟卫生间。”

牛晓睿看着他消失在拐角,禁不住摇摇头笑一笑,“中国的人精……果然都在官场。”

你也是人精,但并不在官场,陈太忠心里嘀咕一句,却是懒得叫真,“说吧,没外人了,你找我什么事?”

“北崇的腾飞,需要一个宣传窗口,你需要导报的支持,”牛晓睿直勾勾地看着他。

“当然,我会给你一个优惠价,非常非常优惠的价格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