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24章 良心(下)

可是康晓安的反应,出乎陈区长的意料,他很坚决地表示,“你说的话我都懂,但这只是个触媒,经过这件事,我发现陈正奎是个小人,你要防他拿这个做文章,他真想利用这个舆论,那就无所谓可信度了……他只是需要一个工具,而新华北报提供给他了。”

“这个也是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不跟他做无谓的争辩。

康晓安也听出了他的不以为然,长叹一声挂了电话,不再多说什么。

第二天上午,区委召开了书记办公会,对北崇最近发生的事情统一思想认识,其中杨孟春的位子该由谁来上,引发了一定的议论,大家都知道,杨局长是隋书记的人,但是隋书记并没有提出候选人,陈区长也没有提出候选人。

旁人心里倒是有合适人选,但是区委和区政府老大都不说话,大家谁也不敢乱提,最后在隋书记建议下,大家一致同意,财政局的日常事务,由常务副区长葛宝玲先抓起来。

会议要讨论的问题很多,包括跟敬德的合作之类的,但出人意料的是,这些议题在很短时间内就通过了,整个会议在十点半就结束了。

陈区长紧跟着隋书记,第二个走出了会议室,他对区党委没有任何的归属感,总是觉得区政府才是他该在的地方。

也许,再过一段时间会好一点……他今天不是不想提名财政局局长的候选人,压根儿是口袋里就没人,与其仓促提个名,倒还不如先搁置,等以后再说。

不得不说,孟志新意外地马失前蹄,对他造成了不小的心理影响。

然而,就在他往外走的时候,听到有人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发话了,这个声音他并不陌生,是纪检委书记陈铁人,“今天的新华北报到了吗?”

这货可以说是整个北崇官场,除了前常务副赵海峰之外,对他敌意最深的,陈铁人原本是惦记着北崇区长一职的,被外来的和尚抢了,心里的不甘可想而知,但是陈太忠心里禁不住暗叹——都是姓陈,你何苦为难本家?

所幸的是,陈区长在常委会里还有个本家——宣教部长陈文选,陈部长发话了,“现在才十点半,新华北报都未必到了阳州……陈书记你怎么这么性急呢?”

这话里也有话,暗指陈书记惦记某些不该惦记的东西,有点性急了,陈部长的命运,已经跟陈区长绑在了一起,自然是见不得陈书记如此张扬。

陈太忠上车之前,扭头淡淡地扫一眼——我记住你了。

事实上,今天关心《新华北报》的人绝对不少,陈区长才回到区政府,廖大宝就将一份传真件递了过来,“头儿,这是地电康总发过来的传真,他要我尽快转给您看。”

就是今天的《新华北报》,这时候没什么电子版,新华北报业在海角绕云有印刷点,当天的报纸,七点钟就能出现在朝田,不过阳州是归恒北发行部的,总要到了下午才能看上报纸——若是归到海角或者地北的话,上午也就能看到报纸了。

陈太忠没把新华北报放在眼里,但是也没有轻视对方的念头,于是结果传真来,细细地一看,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,“我说……不用这么狠吧?”

报纸上报道了发生在北崇的强奸杀人案,并且刻意地指出,死者为“某电视台著名主播,面容姣好”——这是新闻的卖点,大家最喜欢关心的,就是女主播了,哥们儿能理解。

女主播是死在床上,全身赤裸——这个也能理解。

女主播横死的房间,是某官员的私产,她跟该官员的关系,似乎有些暧昧——能理解,大家都喜欢这一口,别写得太刘备就行。

据知情人透露,女主播体内,有不止一个人的精液,死状甚惨——这个……是玄幻小说,还是少儿不宜的SM故事?

然而,其中的一份体液,大致是出于另一个官员——有点煽情了哦。

然后,新华北报人做为中国的良心,不禁要问:这个可怜的女人身上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这桩惨案的背后,又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?

至于说案件的元凶,那暂且不说,大家求的是真相,而不是表象。

一篇文章看下来,就是一个意思,这个案子很蹊跷啊,这个女人,是死于意外的入室盗窃、强奸和杀人,还是另有说法,真的很难断定——她跟两个政府官员关系密切。

对于这些话,陈太忠表示淡定,新华北报一向就是这个调调,至于接下来新华北对北崇管理层的置疑,那更是再正常不过了——北崇是正在打算处理两个犯事的官员,但是,这仅仅是两个官员犯事那么简单吗?

说来说去,新华北报是想把他这个区长,或者是隋彪这个区委书记拉下马,甚至还有可能涉及到阳州市委书记李强,这并不奇怪,新华北的胃口,一向是很大的,他们希望自己的报导过处,市委书记、县委书记躺倒一片——不如此,也就不能显示出新华北报的威力。

依旧能理解!陈区长看着这篇有意删减、刻意突出、恶意引导的报道,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什么愤怒,看来哥们儿可以改名叫陈理解啦。

然而,有些事情,终归是不能理解的。

陈区长一篇文章都要看完了,这才发现记者提到了犯罪嫌疑人,“据知情人士透露,犯罪嫌疑人表示并没有杀人,他离开的时候,昏迷的女主播呼吸正常。”

总有一种创造力令人无语凝噎,果然不愧是《新华北报》!

陈太忠很无奈地放下了报纸,皱着眉头发呆。

就在这时,他的手机响了,来电话的是孟志新,他声音低沉,“区长,冒昧打扰您一下,为了不给大家带来麻烦,我想离开北崇一段时间,您看是否可行?”

这也是看了报纸了吧?陈区长也不答话,抽出一根烟来点上,新华北报的用心,真是无比的恶毒,他们要试图引导读者,认为这个女主播还可能是某个干部所杀,这个干部可能是某副区长,也可能是某局长——那可怜的嫌疑人,不过是政府推出来的替罪羊。

当然,两者相较,孟志新的嫌疑,要远大于杨孟春,何霏身体里有他的体液,至于杨局长,人家有不在场的证据——只是存在买凶报复杀人的嫌疑,考虑到案发现场是杨局长名下的房产,这个嫌疑几近于无。

但是对熟知案情的人来说,孟志新的嫌疑也是几近于无,别的不说,只凭他对面邻居的证词,就知道案发之后,直到警察来,没有人再进那个房间。

如果说孟区长是跟小偷一样,是从窗户里跳进来的,好吧,这个可能是客观存在的,但是……他为什么不走正门呢?

若是当时何霏苏醒了,从案发到警察来,这段时间她为什么不整理衣服,不打电话求助?若是她没醒,孟区长又有什么动机,从窗户上跳进来掐死她?

所以,从逻辑上讲,孟志新没有作案嫌疑,遗憾的是逻辑不能拿来当证据,他并不能彻底洗刷自己的嫌疑,不过市局也好,北崇区也罢,都是有头脑的人,没人认为孟区长可能做这事。

可《新华北报》这么一报道,情况就急转直下,中国的良心抛出的阴谋论,真的是太刺激人的想象力了,权色交易、香艳、谋杀、替罪、诡异……这些元素糅合在一起,都够写一本流行小说了。

别的不说,只说阳州市局的警察们看了这报道,都得考虑隔三差五地叫孟志新去报到——孟区长的嫌疑并未因报道而加重,但人言可畏吖。

正是因为如此,孟志新想避一避风头,还要跟陈区长打个招呼,这个时候,他必须要有非常端正的态度。

陈太忠沉吟好一阵,才淡淡地发话,“你去吧,我知道了,每天用固定电话向朱奋起报个平安……我这也是在保护你。”

“明白,我真的明白,谢谢您,”孟区长的声音,变得有些哽咽了,这一刻,不尽的酸楚滚滚而来,家人反目、职务丢失、路人的嘲讽,现在还要向警察局按时报到……

我不过就是偷了点腥,至于这样吗?就算一个普通人遇到这种事,也不会有我这么惨!

想是这么想,他也知道陈区长的吩咐是对自己的保护,这时候区长能答应他离开,就已经担了舆论上的风险,他深吸一口气,“辜负了您的厚爱,还给您带去这么大的麻烦,我真的太不是东西,太对不起您了。”

“现在说这个有意思吗?先出去避一避风头吧,”陈太忠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,“嗯……要是担心孩子受委屈,可以临时先转个学校季度,孩子是无辜的。”

我也是无辜的!孟志新的眼泪登时就滚滚而下了,“我会征求他的意见的。”

其实孩子的意见根本无须征求,儿子已经说了,不怕别人笑话,就当没这个爹了,他收拾心情,戴上一副墨镜,背起一个电脑包,径直走出了家门。

才出宿舍门,就看到一个男人咬牙切齿地向大门走来,不是别人,正是何霏的爱人。

他一低头,加快脚步离开了,心里却是在哀叹:事情越来越大了,做男人,尤其是官场男人,还真得管得住裤裆啊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