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21章 一波刚平(上)

王所长讪笑着将电话交还陈太忠,要是打电话的是别人,他可能还有些别的想法,但是康晓安……他是真的知道,他有个同学就在跑地电的工程,对康总的身份太清楚了。

他甚至知道,康总是魏省长的心腹,老爹干过省委副书记。

“不用去了吧?”陈区长接过电话,却还要淡淡地问一句,既然出手一次,必然要追求效果最大化。

“您早说认识康主任,我也就不多事了,”王所长干笑着回答。

“康主任?”周主任在旁边拼命转动着脑瓜,以他可怜的见识,自是不知道康晓安是何方人物,更悲催的是,朝田市委市政府这里,也叫办公厅。

于是他悄悄走到王所长身边,低声问一句,“市委办公厅的?”

“省政府办公厅的,”王所长不敢大声说此事,以免激起领导的恼怒,但是低声说无妨,他也需要告诉别人,不是我见风使舵,实在是面前这家伙实在个头太大。

“省政府的啊,那还好!”周主任轻吁一口气,他最怕市委办公厅的,这是现管,省政府虽然级别更高,但不太够得着,而且那么大的领导,至于跟他这种小人物叫真吗?

“好个鸟毛的好,”王所长见陈区长去找田大伟的麻烦,嘴唇微动,咬牙切齿地发话,“地电的老大,魏老板的红人,你活腻歪是你的事儿,别拉上我。”

“我操,”周主任倒吸一口凉气,吓得好悬尿出来,省政府办公厅是不太够得着他,但若是这样的人物,人家都无须够得着他,轻描淡写地说句话,就有多少人扑上来收拾他了。

与此同时,陈区长笑眯眯地走到田大伟面前,“是不是觉得,我用干部的身份压你,有点欺负人?”

田大伟嘿然不语,他当然觉得不服气,不过看眼下的场面,他就算再多几个不服气,也只能忍了,然而,他终究是草莽之辈,讲个血性要个面子,不会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。

“可是我就欺负定你了,你说你有点什么?打架你也不行,要不咱们单挑?”陈区长笑吟吟地看着他,这种蹂躏对手的事儿,他最喜欢做了,“你说的刘老三刘金虎,前一阵死了……我正要调查他呢,他就畏罪自杀了,唉,还是心理太脆弱啊。”

田大伟听得汗就下来了,刘老三会自杀?这也太稀奇了,江湖上混的汉子别的没有,最不缺的就是拼命的勇气和求生的欲望,抱着炸药包跟人同归于尽的混混有,自杀的可真没有,最差的也是亡命天涯,活一天算一天,路死沟埋。

能把一个健哥都头疼的亡命逼得自杀,此人的手段,真的是想一想都令人觳觫,而且……那刘老三真的是自杀的吗?恐怕也未必。

他越想越担心,越想越害怕,身子都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,只是他自己并没有察觉。

“不过,我还是有点担心,没准我走了以后,北崇人要被你报复,啧,担心啊,”陈区长紧皱着眉头,轻叹一声,“我也没时间泡在朝田……坏了坏了,今天太冲动了。”

你能再装一些吗?一旁的人看着默默摇头,天底下还有你怕的吗?一来就先打了围观的,然后打了混混之后又打警察,这叫冲动吗?这叫目中无人。

“还是把你们抓到北崇,关一段时间吧,”陈区长摸出了手机,自顾自地说着,“这才是万全之策……没办法,谁让我冲动了呢?活该你倒霉。”

尼玛……你能讲点道理吗?田大伟心里这个恼火,也就不用再说了——咱俩到底谁是混混?然而面对对方的强势,他不得不出声发话,“我这人从不搞这一套,在无关的人身上撒气,那不是好汉,我要是做了这种事儿,随便你处罚。”

话是这么说的,其实他真没有自己标榜的那么讲究,只冲着他不愿意面对市建,却要拿北崇人出气,就可以知道,这货的底线真的不高。

“这是说我不教而诛了?”陈区长干笑一声收起手机,指一指对方,转身离开了,“小子,我知道你想的是背后阴人……尽管去做,试试我这人讲不讲证据。”

我操尼玛,你这是让我做北崇人的保姆?田大伟心里这个恨,也就不用说了,合着别人打了北崇人,也要赖到我头上?

事实上,他心里真有这么个算计,今天丢了面子,又不敢事后找北崇人的麻烦,那么也只能授意别人,有意无意地给他们添点堵,顺手了就制造点小冲突——这口气多少是要找回来点,要不然也太跌份儿了。

但是听到陈太忠这么说,他就不得不收起这份算盘,这个险他冒不起,非但不能冒险,今后还得注意保护北崇人,以免被这厮找上门来,念及此处,田大伟禁不住要暗叹一声——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呢。

陈太忠交待完这话之后,转身就向市场外走去,不成想旁边冲过来一位,一把就死死地抱住了他。

“有种啊!”陈区长腰胯猛地一甩,就待将此人甩出,不成想此人抱他抱得十分紧,一时竟没有甩脱,他禁不住大怒,抬手一肘将此人打开。

不待对方摔倒,他手一伸,就掐住了此人的脖子,冷笑着发话,“田大伟,我这还没出门呢,你就敢……嗯,是你?”

“嘿哈,”周主任被这一肘子撞得涕泪俱下,不住地咳嗽着,“咳咳……陈区长……吼,办公室冲了茶水……呕……”

我稀罕你那点茶水?陈区长的心里冷冷一哼,不过不管怎么说,他是失手了,而北崇人想在朝田发展,这个据点是不能少的,“喝水就喝水,你动手动脚的干什么?”

我这不是怕你不理我吗?周主任讪讪地笑一笑,“北崇这个地方……哦咳,往常没维护好,陈区长你见谅,以后不会这样了。”

“费用有点低吧?”陈区长若有所思地反问一句,“面积也有点大了,搞得你们难做……明年的费用打算涨到多少?”

“都好说,”周主任笑着回答,“咱们进屋慢慢说。”

管理处的办公室,就是门口的四间房,再往旁是一间警务室,基本上不起啥作用,陈区长走进周主任办公室,坐到沙发上,摸出烟来自顾自地点上,也不说话。

跟进来的张菜贩眼睛就直了,陈区长只抽大熊猫,区里人都知道,要说区长只抽中华,这消息都传不到他耳朵里,但是尼玛……这是大熊猫啊,总设计师才能抽的。

“区长,这是大熊猫吧?”他讪笑着发问。

“拿走抽去……帮北崇把这一摊看好,要不然我把你打成大熊猫,”陈区长淡淡地回答。

“那您看好了,”张菜贩也不客气,抽出一根来点上,剩下的大半包就往怀里揣去。

那就是大熊猫?周主任和王所长齐齐地瞟一眼,心里痒痒得到不得了——他们这个级别,大熊猫是听说过的,但是见则未必见过,更遑论抽了。

想到自己得罪的,是一个能随便把大熊猫送给菜贩的主儿,两人心里越发地郁愁苦了。

不过关系已经弄成眼下这个样子了,再张嘴要烟也是不可能了,于是几人坐下来,就谈论北崇这个专区,该怎么搞才合适。

周主任甚至还很热情地抱怨一句,“当初搞这个,陈区长你也不表明身份。”

我一个堂堂的区长,合适为这点事表明身份吗?一个区长没事就往菜摊上跑——还是外地的菜摊,那真不够丢人的,正经是我都跟你说了,区政府很重视,你却也不当回事。

不过他也懒得跟对方解释这些,因为没必要,眼下大家说的是面子上的那点东西,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,谁还不知道?

他埋头默默地抽了一根烟,对于周主任说的什么开设“特色专卖”,一概是不予理会——你批了我北崇专卖,又想援例批别人,以便中饱私囊?那真是妄想。

所以等一根烟抽完,他就站起了身,对方准备的茶水,他是一口都没喝,“北崇的专卖,这都已经谈好的事儿了,就不说了,别的事情你们怎么搞,跟我们也无关。”

“下一步我们打算在街边搞门面的,”周主任忍不住说一句,“里面就是市场的精品专卖了,北崇不参与?”

三里桥这个菜市场,建起差不多有十年了,但是究其源头,二十年前,这里就是城郊向市里卖菜的集散地,历史真的很久远。

后来这个集散地越来越大,胜利区才搞了这么一个菜市场,其目的也很简单——你们卖菜进市场里卖去,不要占了马路。

所以说这个菜市场的形成,跟区里的关系不大,主要还是这里已经成了气候,区里不过是诱导一下罢了——当然,胜利区诱导得比较早,周边菜贩也就更愿意来这规范化的地方。

但是同时,菜市场的发展,并不尽人意,这个发展是被市场推动的,区里只是被动的应对,远远地赶不上市场的变化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