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20章 区长撑腰(下)

“话真多,”陈太忠上前一脚,直接踢晕了这厮,然后就拉裤子拉链,不过他尚未来得及拽出小太忠,张菜贩走到他身边拽一把,“陈区长,这么搞,仇就结大了。”

大了就怎么了?陈区长哈地笑一声,“结仇……凭他,也配跟我结仇?”

“来,大家撒尿了,我请客,”他笑着跟在场的众人打招呼,“掏出你们的鸡巴来……伟哥伺候的,就是咱们的鸡巴。”

“老大,您好歹是干部,”张菜贩苦苦相劝,“这大庭广众的,要注意形象啊,要是半夜没人,那随便您了。”

半夜没人的时候,还有这么解气吗?陈区长很不以为然地哼一声,不过老张的话,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,他好歹是堂堂的区长了,当众这么搞,传出去那是不合适。

他瞥对方一眼,拉起拉链,淡淡地问一句,“你这是在担心什么吧?”

“能担心什么,咱北崇人还怕他不成?”张姓菜贩笑着回答,事实上,他确实是有点担心,打架不怕,侮辱人结下大仇,那以后出入市场都要小心了。

大家大老远地从北崇来到朝田,为的不过是求财,一味地争强好胜,就失了本意,反倒划不来了,不过他心里是这么想的,却是不敢向区长承认。

“北崇人不怕任何人,”陈区长点点头,又四下看一眼,目光锁住了那个拿报纸的家伙——这厮刚才没有动手,他冷哼一声,“算你识相。”

“怎么回事?”就在此时,有人大喊一声,他扭头一看,却是四、五个警察走了过来,没错,警察总是姗姗来迟的,他们旁边还有两个管理处的人。

“王所您来得正好,”田大伟刚刚醒转,他站起身子来干笑一声,不过,他还没来得及说第二句话,只觉得背后一阵大力涌来,啪地再次摔倒在地。

陈太忠收腿回来,淡淡地说一句,“啥事儿也没有,你们现在才来,从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吧。”

“什么叫没事?我们接警来的,”一个中年警察沉着脸发话,又看一眼被打得鼻青脸肿的那些人,一指陈太忠,“是你动手打的人?”

“我是正当防卫,”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“在场的都能作证。”

“话这么多,”一个小警察上来就推他一把,“怎么跟我们领导说话……”

“啪,”陈太忠想也不想,抬手就给对方一记耳光,“你算个什么玩意儿,怎么跟我说话呢?”

“我弄死你!”小警察愣了差不多半秒钟,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人打了,他才要合身上扑,旁边一个警察死死地抱住了他,“小李你冷静一点。”

小李哪能冷静得下来?三里桥派出所就管着批发市场,这里整天打架斗殴不断,大家都烦透了,也就因此而知道,这里的菜贩们关系错综复杂,打架时有不少敢下狠手的,但是要说背景还真没有多少——有背景的人谁会来卖菜?

所以小李看到这年轻人帮菜贩出头,就没觉得是多大的人物,结果硬生生地吃了一记耳光,真的是恼羞成怒——了不得就是个混混而已,“放开我,你没看见他袭警?”

“你先安静,”中年警察眉头一皱,不耐烦地发话,然后一指陈太忠,“你承认打人就行,跟我们走吧……还有谁呢?”

“你再跟我指指点点,信不信我把你手指头掰折了?”陈区长眉头一皱,似笑非笑地问一句,然后也不理会这厮,扭头去看一个中年男子,“我的租金是交给你了,你们管理处,就是这么对待租户的?”

“这个……”男子尴尬地笑一笑,“市场越来越挤,你那点资金……有点少了。”

“那我也是交了一年的,涨租金,明年再说,”陈区长淡淡地发话,他隐约记得此人姓周,“老周你要是再玩幺蛾子,小心屁股底下的位子。”

“这从何说起?”老周听得也是一皱眉,他有点想不起来这个年轻人的来历了,就知道此人私下给自己送了一张一千块的卡,自己才同意北崇搞这个,印象里大约是个吃公家饭的。

不管吃什么饭,我只落了一千块钱,就给你办成事了,后续你还不得时不时地“交流”一下?这是他的想法,所以他对北崇跟别人的争执,基本上不闻不问。

可眼下听对方这么说,似乎还有点来头,老周在众多菜贩面前,也要维持自己的权威,不就是个北崇人?“本来你就占了便宜,我倒是挺想看一看……你怎么把我的位子弄走?”

“这话可是你说的,”陈太忠指一指对方,却也不急联系什么人,回头等农业厅拨款的时候,顺便歪句嘴就完事儿了。

老周脸一沉,才待再说什么,那中年警官发话了,“周主任,这是个什么样的能人?”

“北崇的一个干部,”周主任是真的记不起此人的身份了。

“这是我们陈区长,一把手,”旁边的北崇人接话了,“都跟你们说过多少回了,这个圈子就是区政府划的,你们非不信!”

“原来是区长,”中年警官有点头疼了,他只是个小小的派出所副所长,却分外知道官场里这点东西,他想见区里的区长,还不知道多久才能有一次机会。

北崇不是朝田的,也偏远得很,按说不用太在意,但是这么年轻的区长——年轻得令人发指,是个干部就猜得到,这位背后简单不了。

周主任的脸色也有点发白,他只是个副科级干部,不但收了这位年轻正处的好处,之后不管不顾,现在还出口挑衅,真的是老寿星上吊,活得腻歪了。

最先反应过来的,还是中年警官王所长,知道对方的身份之后,他就明白这厮为什么敢随意地打人了,不但打混混,还敢打警察,甚至威胁要掰断自己的手指。

官大一级压死人,而且体制内的干部,对警察并不怎么畏惧。

你是闲得蛋疼,才会来管这种事儿吧?他很无语地腹诽着,又看一眼坐在地上的田大伟:你也真是眼瞎,怎么招惹这种人?

田大伟是菜市场附近的混混,不过也不怎么祸害菜市场,两年前出狱之后,开了两个棋牌馆和两家洗车行,菜市场这点东西,他看不到眼里。

正经是不少菜贩巴结他巴结得紧,时不时地请他吃饭,平日里他家里需要点什么菜,来菜市场直接拿走,也就是这点便利,菜贩之间发生冲突,还经常请他做主。

对警察来说,有这么个混混在菜市场,还是比较方便的,而且田大伟还开着棋牌馆,跟警察们联系也不少,所以王副所长跟他也惯熟。

不过不管怎么说,陈区长是打人了,还打了不少人,王所长犹豫一下,终于做出决定,“那陈区长跟我们回去,做个笔录吧?”

“我要是不想去呢?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发问。

接警了不得处警啊?王所长听得非常的无奈,可是又不想再招惹对方了,他犹豫一下发话,“那你让我们领导给我来个电话,行吗?”

能不去派出所,还是尽量不要去派出所!陈太忠倒不是怕去那些地方,关键是他此来,是给北崇人撑腰的,不打则已,一打就要打出个太平来,要是就这么跟警察走了,真的显不出北崇人的强势。

但是……找谁好呢?陈区长琢磨一下,他目前在朝田倒也认识两个人,但全是那种块头特别大的领导,而且没什么有真交情的。

琢磨一下,他觉得也就是找康晓安比较合适,说不得摸出手机,在众目睽睽之下拨通,“康总,我陈太忠……这个三里桥派出所是归哪个分局的?”

“那是胜利分局管的,”康晓安在电话那边回答,“那分局我认识两个人,什么事儿?”

“批发市场有人欺负我北崇人,我打了几个人,派出所现在要我去做笔录,我觉得很没必要,”陈区长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能给说一下吗?”

“你来朝田了?那晚上一起坐一坐,”康晓安一听就笑了起来,“人打得严重不?有缺胳膊短腿的没有?”

“没有,都是些轻微伤,我控制着分寸呢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。

围观的众人听他这么说,齐齐地交换个眼光,这还叫控制分寸,那你大打出手又该是什么样子?

接着,大家就看到,年轻的区长将电话递给了王所长,王副所长听说对面是个什么老总,他就不想接,可是琢磨一下,还是硬着头皮接了过来。

“我地电康晓安,以前省政府的,”听筒里传来威严的声音,“我不知道你听说过我没有,告诉你们分局的顾华,就说人是我康晓安保了,他不服气就让他给我打电话。”

这口气大得没边儿了,顾华是胜利分局的一把手,王所长听到这里,再也不敢说什么,“我知道您,您原来是办公厅主任。”

“嗯,那就这样了,”那边果断地挂了电话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