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15章 风气不好(上)

“病假也好,你们日子过得好就行,”孟区长的丈母娘,真的是个很宽宏大量的人。

“啥,你被病假了?”孟志新的儿子抱着干吃面就冲进了厨房,他指着自家的老爹,痛心疾首地发话,“副区长没了?我咋就有了你这么个没本事的爹呢。”

“老子踹你,”孟区长瞪儿子一眼,话却是说得有气无力,一个是今天的事情,他确实理亏,二来就是,有丈母娘在,他不敢动儿子。

“你做了坏事还踹我,就是这么当老子的?”做儿子的怒视着老爹。

“我出去吃,”孟志新一抬手,关掉了液化气灶,陈区长脸上的那一万头草泥马,目前正在他的心里呼啸着、践踏着。

今天上午,市局来人了,一老两少仨警察,老警察也没他岁数大,逮着他足足问了俩小时,问的真的一点都不客气,他感受到了深深的耻辱。

要说耻辱,孟志新近些年真的没少遇到过,他自己觉得,心态也算很平和了,但是有些很打脸的问题,真的很容易让他生出暴走的冲动。

这不是他最近升官之后脾气大了,真的是很耻辱——你说你取证就行了,为啥一定要我把跟何霏做那个的经过,也细细地说出来?而且还要抓住个别细节猛扣。

孟区长知道,有些警察就有这个恶趣味,比如说对上强奸犯,也要对方细说怎么脱的衣服,又有什么姿势之类的,相关口供记录,绝对可以当作“刘备”来看。

可是他真没想到,自己这个堂堂的副区长,也会有一天,遇到如此的对待,真真是欺人太甚。

外面不顺,回到家里之后,家里又是这么个气氛,他觉得很无奈,很无助,但是……这终归是他咎由自取的,背叛的老公,必须面对妻子和儿子的怒火。

“咦,孟区长,”对面有人招呼他,却是同在区政府大院的廖大宝,大院里一共八栋楼,孟区长住的是局长楼,廖主任住的是普通职工楼。

孟志新才升了副区长,还住不到区领导的别墅小院……以后估计也难住到了,而廖大宝现在住普通职工楼,也有点委屈了,一个是垂垂老矣,一个是徐徐上升。

“回来了啊,”孟志新冲对方点点头,并不想多说什么。

“你也没吃吧?一起出去吃点好了,”廖主任笑容满面地邀请,然后身子一转,就是要跟着他出去的架势。

“你还是回家吧,新婚燕尔的,”孟区长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落魄样,事实上他出来之后,打算喝点酒一醉方休……至于下午脱岗神马的,还跟我有关系吗?

我肯定不能把你领到我家里去吃,廖大宝很清楚这一点,他首先是陈区长的通讯员,其次才是办公室的副主任,他倒是很想把孟主任领到家里去,但是这会传递出错误信息。

“无所谓,老夫老妻了,爱情长跑了很多年,”他笑着回答,“我还不知道她在不在家……不过今天是不能喝酒,最近打算怀孩子。”

“不喝酒哪儿行呢?必须喝,”孟志新的心情,是极端糟糕,原本他还想着提防对方,听到这话也懒得琢磨了,“反正我遇了事儿,你不想陪我喝就算了。”

“那少喝点,喝酒对精、子不好,我家云娟很注意这个,”廖主任笑着回答,他也是胸中有丘壑的,猜到领导比较关心孟志新接下来的动向,就想多了解一些。

“马飞鸣现在来你面前,你喝两斤都没问题,”孟志新抱怨一句,其实他也是心里做文章的主儿,只不过现在极端的失落之下,心情难以自己,就顾不得考虑年轻人的小心思了。

廖大宝笑一笑,也不做计较,发生在孟区长身上的事情,在一上午就传遍了整个北崇,没办法,这事儿实在太香艳、离奇加惊悚了,只要听说的人,就管不住自己的嘴巴。

廖主任知道的并不比别人多,但是同时他是得了区长授意,要他多注意一下孟志新的言论和动向——有些人自己做错事却不思己过,反倒是抱怨别人。

所以他跟孟区长喝酒,也不怕别人在领导面前歪嘴,倒是孟区长有郁结在胸,不多时就喝得有七分醉了,“这官场还真的是雷场,不能行差踏错半步,小廖啊,你还年轻,前程远大着呢,要时刻记着以我为鉴,认真做事踏实做人,别辜负了区长对你的栽培。”

“孟区长你只是运气不好,谁身上还没点小瑕疵?”廖大宝笑着回答,“要我说啊,找个灵验的点儿的庙拜一拜,没准能转一转运气。”

“你这个话在理,”孟区长重重地点点头,想来他的智商和见识也是出类拔萃的,可遭遇了如此古怪的天降横祸,他实在不能解释到底是什么原因所致——短短的时间里,他就经历了春风得意和马失前蹄,不得不考虑这鬼神之说。

甚至他跃跃欲试地想尝试一下,浑然不管自己是共产党员无神论者,这真是被逼的,可见官场中的种种荒唐,自有其原因,“小廖你这么说,是不是有比较灵验的庙?”

“这个倒没有,”廖大宝摇摇头,他闲扯这么多,无非是想试探孟区长对老板的态度,“反正我妈说,去年国庆她请了尊关公回来,现在是关公保佑我呢。”

廖主任的机缘,就是在去年十二月,不过他不好说得太细,以免被当作卖弄。

“我也去请一尊,”孟志新摩拳擦掌地表示,可是想到现在家里的情况,一时又有点烦躁,说不得叹口气,“不管怎么说,紧跟领导才有出路。”

孟区长这里愁云惨淡,陈区长却是忙得滴溜溜地乱转,昨天的新闻一播出,各乡镇的一把手纷纷地涌到了区里,有人是想问移动大棚的政策,更多的是奔着份额来的,那可是一千亩的大棚,手快和手慢,没准就要差上二三十亩,回去怎么跟乡亲们交待?

大家都知道,这个事情是归计委管的,于是一来就先找孟志新,不成想孟区长不在,所以关于某件丑闻,传播的速度是意想不到的快。

不能找孟区长,徐区长又明确表示不是自己分管,诸多乡镇领导只能来找陈区长。

陈太忠也很无奈,原本他是想甩包袱的,不成想他寄予厚望的某人掉链子了,说不得只能把这个工作重新抓起来——何霏之死的破坏力,越发地超出了他的想像。

对于找到办公室来的干部,陈区长就是一个态度,别问区里打算给你多少,你们乡镇先自我统计一下,有意向、有能力租用大棚的户数,到底有多少,又打算搞一些什么样的项目——摸排清楚之后造表,区里再根据情况,调整每个乡镇的大棚数量和面积。

到后来,他一遍一遍地解说得太累了,说不得又把王媛媛叫过来,要她出一个公告,贴到公告栏上——给乡镇十天时间做统计。

这一下,就看出个人的行动力了,有的乡镇干部见状转身就走,回去统计了,还有人却是跟陈区长打听——搞很偏门的项目也行吗?

偏门不偏门的,言之有物就行,陈太忠很明确地表示,这个移动大棚肯定是供不应求的,我们根据比例发放到各乡镇,除了个别重点扶持,乡镇里组织抽签,来决定大棚的租赁权。

反正这个基层工作,各种古怪真的层出不穷,一一核实的话,区政府真的什么也不用做了,所以区里把大部分自主权下放到乡镇,充分利用好基层的党政干部。

第二天,北崇区的劳务市场奠基仪式启动,劳务市场选址在新的候车大厅旁不远处,原本是要孟志新来主持的,陈区长又不得不出面。

不过北崇的这个临时变更,导致敬德也出现了变化,敬德县长连晓来了。

这个劳务市场,陈太忠原本是打算明年才搞的,不过北崇人都说了,咱区里很快就会缺乏一些拥有一技之长的人才了,比如说泥瓦匠、电工、木匠、司机、厨师等等。

没错,北崇就是这么落后,这种普通的一技之长的人才都缺,更严格地来讲,这是封闭造成的,市场就是这么大,就算有人才,区里也承载不了。

事实上,本不必搞得这么早,但是偏远地方的人都这样,口袋里有点钱了,就忍不住要向邻居卖弄一下——阳州人就怎么样,还不是得来北崇打工?

所以这个开工,就定在下半年了,不过前一阵跟敬德谈了合作,这个市场的建设就又要提前了,虽然活儿不大,但是敬德这边也由建委派出一个施工队协助。

要是北崇是孟志新出面的话,敬德这边也是个对等的副区长,但陈大区长亲自出面,敬德的大县长就得跟着来了——至于说奚玉,他在跟隋彪谈代培敬德大学生的事情,这种小事,政府一把手出面就行了。

陈太忠是第一次见连晓,连县长和奚书记号称“珠联璧合,怜香惜玉”——这是敬德官场的黑话,而且特别贴切,连县长怜香,奚书记惜玉。

不过珠联璧合这四个字,那也说得没错,两个人配合得确实不错,奚书记在敬德势大,就是一言堂,连县长喜欢裤裆下这一口儿,也不惦记撼动奚书记。

反正就是廖大宝那句话,哪个干部身上,还能没有点瑕疵?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