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14章 万马奔腾(下)

隋彪其实不是个脾气好的,他听完事情经过,登时抬手重重一拍桌子,“孟志新,我早就说过,你小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你说说你做的事情,对得起区里的信任吗?对得起市里的信任吗?他么的一个个都不是让人省心的!”

我只是运气不好罢了,孟志新低着头一言不发,心里却是有点微微的不服气,陈区长女人那么多,也没受到什么牵连,计委新上的副主任,也是他的铺盖,我就这么一个情人,她也没得到我什么照顾,就稀里糊涂死了。

“都像你们这样搞,要累死人的!”隋书记想起杨孟春是这样,孟志新也是这样,真是气儿不打一处来,他看一眼陈太忠,发现对方没什么反应,禁不住就哼一声,“这个何霏私生活这么糜烂,还有什么干部跟她有不正当关系吗?”

果然,这姜还是老的辣,陈区长一听这个问题,心里也有点佩服,隋书记能想到这个,首先还是提防着有人使坏,这个操心可能有些多余,但是这个警惕性,还是值得人称赞。

“据我所知是没有了,她跟我说过,”孟区长低声地回答一句。

“有你俩也够了,北崇的发展,很可能就毁在你俩手上,”隋书记没好气地哼一声,“太忠,你的意思是说……让市局的人过来?”

“照老孟的说法,他也就是不够检点,这个是有党纪和政纪处理的,但是没有处理之前,没有确定他就是杀害何霏的凶手之前……他还是北崇的副区长,还是要干政府工作的,”陈太忠沉着脸回答,“他现在只是一个目击证人,警察上门取证,这不是应该的吗?”

“去市里,有去市里的不好,但是来北崇……也有来北崇的不好啊,”隋彪轻喟一声,又看一眼孟志新,声音又变得严厉了起来,“你还有什么隐瞒的没有?这是最后的机会。”

“没有了,”孟区长低着头回答。

“那你还呆着干什么,等我请你吃早饭?”隋书记的火气,真不是一般的大,“该去哪儿去哪儿,手机开着……记得把你家里那口子管好,听见没有!”

“听见了,”孟区长点点头,又转身向陈区长鞠个躬,扭头就快步而去。

看着他离开,隋彪长叹一声,摸起一根烟来点上,默默地吸了两口之后,才艰涩地发话,“太忠……这次麻烦大了。”

“如果他不是凶手,只是偷情的话,那也很简单吧?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,他今天真的是恼怒异常,但是究其原因,主要是被人打脸了,打他的还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。

陈某人视面子如生命,这让他分外地受不了,但是要说此事有多严重,他也不这么认为——起码他不认为,这能对北崇的发展造成多大的影响。

而且,他已经放弃了死保孟志新的打算,“对能挽救的干部,咱争取挽救,人非圣贤孰能无过?影响实在太恶劣的话,那就是……该怎么处理,就怎么处理。”

“你说得没错,但现在的北崇,是特殊时期,”隋彪苦笑着摇摇头,“咱北崇现在有多少项目,价值又是多少,你比我清楚……你觉得别人会放弃这么好的一个借口吗?”

没有人的成功是幸致的,隋彪这个区党委书记不是白当的!陈太忠承认老隋说得有道理,但是他还真不信这个邪,“莫非他们还能扳倒咱俩?”

“我没啥根基的,说走就走了,”这是头一次,隋书记在搭档面前表示,自己不值得一提,哪怕今天陈区长一大早赶到书记办公室,是前所未有的现象,“你有根基,但是……你招惹的人太多了,猛虎架不住群狼。”

“咱俩一旦离开……北崇还是原来那个北崇,”隋彪似笑非笑地看一眼年轻的搭档,“你要是走了,会甘心让拉来的项目继续投资吗?”

陈太忠嘿然不语,他还没有把问题上升到这个层面来考虑,但是现在隋书记告诉他——这一起意外,要高度重视,你中组部组织交流来的干部又怎么样?在滔天的利益面前,这不算多大的障碍。

而且再想一想,这话着实有理,虽然杨孟春和孟志新大概都跟这一起案子无关,但一个是区财政局局长,一个是副区长,一个是区党委书记的人,一个是区长的人。

这样的身份,一旦被人做文章,北崇的官场……真的有可能引发地震。

“可孟志新没办法辞职啊,”他苦恼地咂巴一下嘴巴,陈某人真的没打算保老孟,但是现在只靠一点猜测,就让孟区长辞职,他也有点不甘心。

说句实话,撇开个人面子的因素,他对孟志新此人的办事能力,还是相当欣赏的。

“是啊,不好辞职,才提起来的副区长,组织的威信肯定要考虑,”隋彪点点头,他也认可陈区长的说法,“不过,病假总是可以的……生病这个东西,谁能控制?”

你怎么就这么想把孟志新弄下去呢?陈太忠看着自家的班长,脑子里生出些许狐疑来,这八字没见一撇,你这么危言耸听,是不是别有目的?

“孟志新还算好的,只是没管住裤裆,杨孟春那套房子,值十几万,”隋书记哪里会猜不到搭档的想法?他淡淡地解释,“这个房子来历,还得查一查呢。”

“真是多事之秋,”陈区长轻喟一声,杨孟春是铁铁的隋系人马,都要被调查了,自己再妄自揣测,那也有点小肚鸡肠。

“是多事啊,”隋彪也轻叹一声,陈太忠觉得把孟志新弄下去很痛,隋书记决定放弃杨孟春,那真的有更多说不出的痛。

财政局长并不比一般的副区长差,而且杨孟春跟他多年,知道很多他的隐私,尤其要命的是,昨天小李已经答应他了,只要我家老杨没事,那什么事情都好商量。

隋书记对杨局长的爱人,一直都很有好感,不过他也是一个懂得克制的,又自矜身份,杨局长还是他手下的大将——关键这北崇的民风确实很彪悍,所以平常对小李,最多吃个豆腐啥的,从没有很直接的要求。

正是因为如此,他今天一听孟志新的事儿,登时就大发雷霆,好嘛,除了财政局长,又多了个副区长出来,这一下别说占小李便宜了,我自身都难保了。

自打王宁沪走后,隋彪在北崇,活得真的很谨慎,他不但要对年轻的区长忍让,还要防着别人的觊觎——北崇一旦腾飞,这是一份重重的业绩,再有人帮着说说话,就算没有什么得力的靠山,这辈子正厅退休,那也不是梦想。

陈太忠或许不在意北崇稍微乱一点,但是他真的在意。

“那我就给市局打电话了?”隋彪收拾心情,伸手去抓桌上的电话。

“嗯,我就在区政府,上午是不出去了,”陈区长站起身,笑着点点头,“咱北崇的发展,就指望班长的掌舵了。”

话是这么说的,但是他怀疑隋彪别有用心,走出党委之后,他就直接拨个电话给田立平,想问一问老田,你遇到这种事儿,会怎么处理?

谁知道田立平很忙,嗯啊两句之后,就说我还有会,“……太忠,最近甜儿可能有空轮休,她跟我说了,打算去北崇玩一玩。”

这个时候来北崇啊,陈区长的心情越发地乱了,我们这里才死了个女主播,各种关系乱到一塌糊涂,可正是因为如此,他就更想知道,这件事情自己该怎么处理,才是上佳手段,于是琢磨一下,又给吴言打个电话。

吴市长倒是比较清闲,拿着电话跟他说了好一阵,还问了许多细节,足足聊了半个小时,最后才提出建议,“我觉得隋彪说得有道理,还是让孟志新退了吧。”

“我觉得隋彪可能有点别的想法,”陈区长心里是真的有点不甘心。

“他有什么想法,这个无所谓的,你在北崇做出这么大的业绩,目前最先考虑的,是保住你自己,”白市长这个人,平时做事有点感性化,但是说起官场这一套,她是非常理性的,“这个时候你要心软,很可能导致万劫不复……”

孟志新中午回到家里,真的是身心疲惫,看到儿子抱着一杯热水在吃干吃面,他去厨房看一眼,发现锅灶冰冷,只得叹口气,烧上一锅水。

他拎出两包方便面,又从冰箱里拿出两个鸡蛋,看着铁锅的底部慢慢地冒出了气泡,脑子里却乱得像一团糨糊,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想点什么,总之……一切都结束了,都过去了。

“志新啊,你这个事情,做得很伤人的,你知道吗?”丈母娘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,伴随着这个声音的,还有低声的啜泣。

“妈,我知道错了,”孟志新叹口气,自打他结婚以来,丈母娘对他特别地关心,这件事情被吵吵出来之后,他认为自己伤害最深的就是三个人:妻子、儿子和丈母娘。

“以后我就老老实实地做居家男人……我已经被病假了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