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12章 匪夷所思(下)

这女人的谈吐,很不俗啊,陈太忠心里暗暗感慨一声,他见惯了北崇人的作风,又没听说过关于杨局长爱人的传言,真想不到,此女相貌言谈,都这么拿得出手。

不够感慨归感慨,陈区长又哪里是那么好说话的?他心恨杨孟春不拿自己当回事,于是就微微一笑,“你对杨局长倒是信心十足……我要是你,就任由政府处罚他,你不觉得,他应该受到点教训吗?”

人之常情,老婆听到老公不忠,首先想到的,多半是要惩罚这种不忠的行为,就像前天南省文明办主任马勉的老婆张璘,发现老公不忠,直接服毒自杀,至于说老公前途什么的,根本就顾不得考虑了——老公都快不是自己的了,他的前途跟我有什么关系?

“公事和私事,总是不一样的,”女人淡淡地回答,“我来求您,是我相信他没有杀人,至于他犯的错误,我不会轻易原谅他,但那是我们两口子的事。”

“杨孟春这是有个好老婆,”陈太忠冲着葛宝玲微微一笑,他并不掩饰自己对这女人的赞赏——没必要掩饰,“家有贤妻,不遭横祸,宝玲区长也是为他说情来的吧?”

“我跟小李不是很熟,但是跟孟春配合好几年了,”葛区长正色回答,“不管事情是不是他做的,没有弄清楚之前,把他扣在市里不放,咱北崇面子上下不来。”

要不说这葛宝玲敢打敢冲,说话做事真的非常一根筋,豪迈之处,简直令无数男性干部羞愧不已。

事实上葛区长有苦自知,她分管的交通口,跟财政局的关系太大了,以前她就跟杨孟春的关系不错,遇到这种事情,也只能硬着头皮顶着上了。

“那你就去办吧,”陈太忠摆一摆手,他本来就要捂盖子的,只是觉得杨孟春没求到自己头上,这态度不端正,但是现在杨孟春的老婆求过来,这也差不多了。

尤其是,人是葛宝玲带过来的,这里面的味道也很有意思,很有可能葛区长自己就想插手,换给前任张区长的时候,没准她还就真的这么做了。

说白了,这件事情听起来严重,但是只要杨孟春没有杀人,还真的是可大可小,无非就是租了一套房子出去——房租可能没交所得税,这算多大点事?

“我去办好说,但是我得代表区长你的意思,”葛区长笑着回答。

果真是如此,陈太忠听明白了,于是抄起面前的酒瓶,“我的意思是,北崇每天都要花钱,少不了财政局长,但是这个事儿是不是杨孟春干的,我不做任何的评价……老朱,你送一下葛区长,我就不下楼了。”

朱奋起将常务副区长送走,回到楼上坐了没有两分钟,又有人按门铃,这次朱局长也不等陈区长接听了,自己就走过去拿起听筒,然后愕然地回望,“是陈文选。”

“让他上来吧,”陈太忠点点头,陈文选是宣教部长,也是党委口上的,现在过来,恐怕目的也不是那么单纯,不过大学生返乡创业的事情上,陈部长冲在最前面,得罪陈正奎也最狠,多少有点投靠陈区长的意思。

眨眼间,陈文选就上来了,他抹一下额头上的雨珠,笑嘻嘻地发话,“今天晚上这个新闻,小王播得不错啊,咱北崇还真是卧虎藏龙的地方,陈区长真是慧眼识英才。”

“朱局长觉得,她穿得有点多了,”陈区长看一眼朱局长。

你至于这么小心眼吗?朱奋起还真没想到,陈区长对于某些话会如此地耿耿于怀,说不得干笑一声,“目前北崇的发展日新月异,我认为形象新潮一点的好。”

陈文选没理会这话,而是看一眼陈太忠,“陈区长,何霏遭遇了不幸,另一个播音员还得过两天才能回来,这几天就得麻烦王主任了。”

“想说什么你直接说,”陈太忠懒得打这个马虎眼,“何霏这个案子,目前什么都说不准……反正是不能阻挡北崇前进的脚步。”

“台里……需要加个主播,”陈文选犹豫一下,还是实话实说。

“那你看着加嘛,宣教部的事情,你自己做主就行了,编制找隋老板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“这个东西,你实在没必要请示我。”

何霏下午才死,晚上就有人琢磨顶她的位子,这个真是……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吖。

陈文选此来,真就是为了打这个招呼,他坐了大约五分钟就走了,害得朱奋起又下去送一趟他,走上楼来,朱局长劝一句,“区长,王媛媛走了……你身边没人招呼,太不方便啊。”

“我打算从老家雇俩人来,”陈太忠也觉得不方便,但是本地招人他还抵触,“前两天奚玉还说呢,送两个女娃娃过来……切,好像他敬德的女娃儿有多好看。”

“我从市里给你搞俩素质高的学生囡儿,”朱局长笑着发话,“绝对干净,能见红的……交给我了。”

哥们儿真的不是处女之友,陈太忠无奈地摇摇头,“老朱,你有这个心思,放到别的地方,我跟你这没文化的就没话……知道什么是名器吗?好了,我从凤凰招人,就这么说了。”

“名器,你跟我说这个?”朱奋起喝了点酒,也有点亢奋了,他笑眯眯地点点头,“我真的懂。不就是……”

话音未落,他的手机响了,接起电话之后,他哼哼两声,紧接着就是脸色一沉,“是轮奸……确定吗?”

阳州警察局传来了最新的消息,在死者的身体里和床单上,发现了两个人的精液,至于DNA的提取,要等省厅的专家来。

可以肯定的是,死者是被轮奸的,关于女性生殖器被异常侵犯,有太多的敏感词,这里不一一赘述,放下电话之后,朱局长轻声嘀咕一句,“看来真的是突发事件。”

现在大家都知道了,杨孟春跟何霏有不正当关系,虽然没有人认为,杨局长有杀何主播的动机,但是此事里还有什么纠……谁说得清楚呢?

正是因为如此,没人积极地站出来,为杨局长翻案。

可眼下能断定是轮奸,从逻辑上讲,杨局长的嫌疑就又轻了一点,雇凶杀人可以想像,但是雇了很多人,后来还轮奸,这个就不太符合大家的认知了——雇凶,总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

“看来跟杨局长关系不大,这是好事,”陈区长闻言,笑着点点头,这一下,北崇的压力都减轻了不少,“我看老杨,也不是有胆子干出这种事儿的人。”

“但这是……轮奸啊,”朱奋起轻声嘀咕一句,轮奸是强奸的加重情节,这个倒还在其次,关键是强奸是个人行为,轮奸就是团伙作案了,在社会上的影响力,也是截然不同。

要说这个案子,是发生在阳州的,但若是强奸,北崇可以等阳州的调查结果,但是轮奸的话,北崇就必须高度关注,好给大家一个交待。

所以对北崇区政府来说,这是一个好消息,杨孟春的嫌疑被排除了个差不多,但是对北崇分局来说,这是一个坏消息,案子变得大了!

朱局长接这个电话的时候,大约是在八点出头,等到十点左右,省厅传来了最新消息,由于天气炎热,最近入室盗窃、抢劫和强奸的案子极多,省厅正要严打一批。

而北崇这个案子非常恶劣,不光是入室盗窃,还杀人了,不止杀人了,杀的还是名人,是北崇电视台著名女主播。

所以省厅指示,这个案子我们要督办,你们有信心就办,没信心就交给省厅来办,反正抢案子这种事,警察系统是常见的。

事实上,下面已经采集到两个强奸犯的精液了,这个案子真的不难办,就算抓不到人,也能把DNA的信息提取出来,然后通缉就可以了。

陈太忠没关注这些,当他知道杨孟春的嫌疑基本可以排除的时候,就不考虑这个事儿了,至于说这案子是由阳州市局办,还是省厅接管——跟哥们儿有一毛钱的关系吗?

只要能切实抓到人,能慰藉何霏的在天之灵,就是他这个父母官无愧于民众了。

他将此事抛开了,第二天一大早,去一趟杨伯明家,然后来到区政府的花园里跑圈,跑着跑着,旁边有人追了上来,“区长,何霏的案子,有眉目了吗?”

陈太忠不须回头,就知道发问的是孟志新,心说你这个新扎的副区长,琢磨这些干什么,莫不成你还想管警察局?于是他淡淡地回答,“这个我也不清楚,省厅来人了,要通过DNA等高科技手段,查找轮奸犯。”

“区长,我有个事儿,想向您汇报一下,”孟志新的声音很低。

“嗯,有话你说,你是我的助手,不存在汇报与否,是协商和建议,”陈区长的措辞,把握得还是很准的。

“其实这个……这个,”孟志新支支吾吾地发话,“昨天中午,我跟何霏在一起的。”

“嗯……神马?”陈太忠先是微微点头,紧接着脚下一拌蒜,好悬没摔倒在地,“我操,你确定不是在跟我开玩笑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