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11章 匪夷所思(上)

现在,何霏死在杨孟春名下的房子里,那是怎么回事就不用说了,陈太忠对她的印象不深,只觉得是中人之姿,想必老杨现在……应该很头疼吧?

事实上,杨孟春虽然是财政局长,却一直都算隋彪的人,陈区长本有心看这个热闹,可是如此的丑闻一旦传出去,他这个区长脸上也无光。

总算是没有证据表明,杨局长跟何霏的死有直接关联,那么这件事情,是必须要捂盖子了,不管陈区长愿意不愿意,他都得考虑一下隋彪的感受,考虑一下区政府的影响。

当然,若是杨孟春蠢到连招呼都不打的话,那么他只当不知道就好了。

录制完节目,回到区政府就是六点半了,陈区长在宾馆里随便吃点,走回小院的时候,没有看到杨孟春,反倒是朱奋起的警车停在那里。

他走到门口,朱局长也就下车了,陈区长淡淡地问一句,“派人去市里了吗?”

“去了,”朱奋起一边回答,一边就跟着他走进了小院。

陈太忠领着朱局长走上二楼,坐下之后又递给对方一瓶啤酒,喝了两口之后,他才发问,“问题很严重?”

“市局已经把杨孟春叫过去了,”朱奋起叹口气,苦笑着摇头,不严重的话,我至于守在这里吗?“这次咱北崇的脸,是丢得大了。”

“这个凶杀案,跟杨孟春有关?”陈太忠听得登时愕然,心里却明白了:怪不得我等不到杨孟春上门,原来这货已经被市局的叫走了。

“目前倒不能确定,是否跟他有关,”朱奋起摇摇头……

这起入室抢劫、强奸杀人案发生时,外面正下着大雨,何霏住在一楼,她的邻居听到隔壁有响动,耳朵贴到墙上听一听,听到有人喊救命,立刻拨打110报警。

这个邻居有点八卦心,又知道对门住着的是一个漂亮女人,所以就从猫眼里瞄人,瞄了好一阵也不见人出来,再听已经没声音了。

由于雨势较急,警察们来得不算太快,现场一敲门没人开,又问一下邻居,确实是有人喊救命来着,警察们绕到楼背后一看——坏了,阳台窗户大开,这是出大事了。

大家破门而入,就发现何霏穿着睡衣死在床上,是被人掐死的,屋子里也一片狼藉,通过一些证件,他们知道了死者的身份。

这些都正常,不正常的是,没人看见嫌犯,警察们无可奈何之下,只能顺藤摸瓜,从屋主查起,然后这才发现,业主居然是北崇的财政局长。

要是小案子的话,警察们不介意卖杨局长个人情,但这是杀人案,谁也卖不起这种人情,而且这看似入室抢劫强奸,谁能保证没有别的内幕?于是直接打电话给杨孟春。

杨局长表示说,我今天就一直在区里,根本没出去,有太多人能给我作证了,至于说那个房子,是我朋友的……好吧,就是我的,是我租给小何的,不行吗?

租房子没问题,但是警察们看的不是这个,他们也没必要考虑,财政局长买房子的钱是从哪儿来的,他们最在意的是——你俩究竟是不是简单的房东和租户的关系?

若还有其他关系和恩怨,这个嫌疑,那一时半会儿就洗脱不掉了——你人在北崇,就不能买凶杀人吗?

所以警察们要杨孟春马上去阳州接受调查,到后来更是通知了北崇分局的人,要他们监控好杨孟春——杨局长潜逃的概率极低,但真有个万一,谁负得起这个责?

无须陈区长安排,分局就派出了干警,在干警的眼皮子之下,杨局长去了一趟区党委,他在隋书记的办公室里呆了差不多十分钟,出来的时候,两只眼睛有些发红。

人到市局之后,杨局长就咬定说,他跟何霏的关系很单纯,不过意外再次发生,小区那些他素不相识的主儿纷纷表示——这个男人常去被害的女人家,有时候晚上就住在那里。

卧槽泥马,你们这是闲到多么的蛋疼了?杨局长听到,有人甚至举出了大前天晚上他曾经在那里过夜,就知道撇清没有用了,于是他表示,不管别人怎么说,我跟何霏的死,一点关系都没有,我个人愿意出五万块钱,悬赏捉拿凶手——这是发生在我的房子里的事。

按照这个表象分析,杨孟春应该是冤枉的——他有没有买凶杀人的动机,这个谁也不知道,但是按照逻辑来分析,他总不该在自己的房子里杀人,然后又跳窗逃跑。

好歹是一科级干部,就算算计人,也不该如此智商低下纰漏百出。

然后市局就发话了,这是重大嫌疑人,原则上不能放人离开,除非北崇区政府或者区党委来领人,我们才会放你走。

市局这个要求并不过分,就算你是实职正科,还是财政局长这种顶尖的实职,但这是杀人案,人是死在你的屋子里了,你又跟受害者关系暧昧,怎么可能平白放你走?

杨局长表示说我还有工作,能否通融一下?市局的警察告诉他,我们这已经算通融了,这是杀人案,是杀人案啊,知道不?

于是杨孟春给隋彪打电话,隋书记说了,可以让组织部长霍兴旺去领你,但是这个事情,光是党委的人去不好,最好是政府的人也去一个。

隋书记心里有数,杨孟春没那么大的胆子,更没有那么愚蠢,但是这个……万一呢?不管怎么说,政府这边要出个人,如果出事,大家一起扛着。

杨局长还想给陈区长打电话,警察不干了,你的电话已经打过了,等着别人来领人吧,案子没破呢,还能让你一直打电话?

还是跟去的分局的警察,打电话回来汇报情况,朱局长才知道了情况,说到这里他禁不住长叹一声,“堂堂的财政局长,说话比我朱某人还管用,居然让市局扣住了不让走,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。”

“他说话比你管用?”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,财政局不好惹,警察局就好惹了?然后他脸一沉,“这个事情没人跟我说,既然他找了隋书记,那我等班长的电话好了。”

既然求人,还不得有个正确的态度?陈区长最恼火的就是这一点,杨孟春去市里之前就找了隋彪,可到现在也没给自己来个电话——你眼里没领导,还指望领导帮你撑腰?

“您说得没错,”朱奋起点点头,然后又长叹一声,端起啤酒咕咚咕咚猛灌,“可隋彪肯定不会给您打这个电话的。”

“那是,他脑子又没进水,”陈太忠点点头,出于工作需要,隋彪可以接杨孟春回来,但是老隋不可能给区政府做工作——这等于是他为杨局长的行为背书,太冒险了。

“但是杨孟春不回来,也很影响区里的形象,”朱奋起又灌两口啤酒,长长地打个酒嗝,“陈区长,你这个区长,比我这个局长难干多了……以前总以为警察最苦了呢。”

“能叫出来的苦,也算苦?”陈太忠白他一眼,拿起遥控打开了电视,心里却是乱糟糟的,这个破事儿,哥们儿该不该坐视呢?“看一看,今天小王播新闻。”

眼下七点一刻,等了一阵之后,北崇新闻才开始,王媛媛身着藏青色西服,神情肃穆地报道着,朱局长听了两句之后,点一点头,“小王这发音,比阳州台的都强,不过……是不是穿得有点多啊?”

陈太忠淡淡地扫他一眼,端起啤酒来喝,也不说话。

“我是说……现在是夏天,”朱奋起哭笑不得地解释一句,他还待多说,却想到这东西越解释越乱,倒不如不说了。

就在此刻,有人按门铃,陈太忠走到楼梯口接一下,然后揿动开关,“上来吧。”

下一刻,葛宝玲就走了上来,她身后还跟着一个女人,三十三、四的模样,双眼红肿,不过模样倒是不算难看,差不多能达到傻大姐李云彤的那个水准。

“区长,这是杨孟春的妻子小李,她找您有事汇报,”葛区长介绍一下。

“说,”陈太忠端起啤酒来喝,心说这杨孟春也真是的,家里的红旗也是水准之上,不知道为什么就一定在外面玩彩旗。

“陈区长,老杨他是冤枉的,”女人站在那里,微微地欠一欠身子,哽咽着发话了,“他没有杀人的胆子,我真的知道他……还请您救一救他。”

她语气悲怆,但举止还算得体,不像一般的北崇人,遇到大事求县太爷,膝盖都要软半截,陈区长淡淡地看她一眼,微微一撇嘴,“真是贤内助啊。”

“他生活不检点,这是他的错,但是我相信,他不会杀人,”女人垂着眼皮,轻声地回答,“这个事情对北崇的影响也不好,我想请区政府先把老杨保出来,隋书记愿意保他……政府这边配合一下就行,您的大恩大德,我会记得的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