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10章 突发大案(下)

“说完了?”陈太忠等了一等,又哼一声,“别跟我说广告,我了解得不比你少,我就问一句,他抢了咱北崇的政绩……这个值多少钱?”

谭胜利登时语塞,这个问题他没办法回答,他也清楚穆厅长的想法,这个项目能出彩,而北崇也准备好了资金,科技厅就来摘个帽子戴一下,真的是算政绩的……如若不然,那多出的五十万,哪是一个电话就能决定的?别说他是厅长老婆的老师,他是厅长的老婆也扯淡。

但是这政绩,其实也是花花轿子人抬人,科技厅只想搭趟车,这有一个敢于尝试和方向正确的评价,可实打实的业绩,还是要落到北崇——一家出了七十万,一家出了小两千万,孰重孰轻……这用得着说吗?

七十万买个冠名权,真的不亏了,穆厅长大约是这么认为的,谭胜利也是这么想的,但是听了陈太忠的反应,谭区长才反应过来:独出心裁和上级指导,这是不一样的。

“那您的意思是?”他谨慎地发问。

“算了,由他吧,不过是七十万,”陈区长忍了又忍,终于还是把这话说了出来,“挂个名儿可以,别说他主导的,要不然咱不认,你觉得呢?”

“这样……也挺好,”谭胜利的目的也是挂名,而且有七十万在自己手上挥霍,也是挺滋润的事情,于是他又问一件事,“区长,这马上六一了……这个希望小学?”

“六一是不行了,争取六月上旬吧,”陈太忠摇摇头,荆紫菱已经答应了,花五十万,在阳州建三座希望小学,并且在北崇一中建一个阅览室,这三座希望小学,有两座就是北崇的,还有一座是阳州市区的,待定。

不过千百度做为国内首屈一指的搜索引擎,公益活动太多了,今年六一,小荆总是要在西北某省会城市捐赠二十所希望小学,届时会有分管副省长参加,北崇这里就不得不往后推。

又过两天,移动大棚的成本算出来了,基本上就是一亩一万三左右,这个事情,卢天祥闹了一个很大的乌龙,他核算成本的时候,很多东西是按批发价走的,但是这个批发价之下,还有个成本价。

这成本价,不是真正的成本价,反正就是经销商不赚钱,也要这个价格卖你,图的就是走量,量上去了,经销商赚的是厂家的返点——当然,这个价钱只能对信誉比较好的买主。

要不说专业的就是专业的,卢天祥的摊子不算小了,也是见多识广,硬是在此事上栽了一个跟头,他非常愧疚,“我这个报价,给陈区长你丢人了,愿赌服输,这一单我不要了。”

“就算你不要,现在也不能说,”陈区长老大不耐烦地指示,“只要你参与,他们就不敢瞎报价……你是不是觉得我利用你了?”

“别人想被您利用,他们得有这份荣幸呢,”卢天祥的立场很坚决,表忠心的言语,真的不怕肉麻,“其实徐瑞麟搞的那个方案我看了,有些接口非常地不方便。”

“他也意识到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徐区长那个一万二,把成本压得太低了,不是不说不能那么搞,但是那么搞下来,移动大棚就变成半移动的了,“今天这个招标信息做了公告,晚上北崇台还会播放,让大家都知道。”

其实北崇台的新闻,主要面对的不是投标商,而是要让北崇人都知道,区里目前在搞这么一个活动——有意大棚种植和养殖的群众,都可以去乡里报名。

最近乡镇里关于移动大棚的宣传,也非常积极,你有意养殖,报上来咱就可以跟区里争取——数量就是那么多,报得早了有,报得晚就没了。

关键是这一亩地的大棚,一年才一千块钱租金,这便宜不占白不占,有些人考虑着,我虽然会一点,但是交了租金还得买苗种,这就没钱了,该怎么办呢?

这时候,就有外人找过来——我知道你有这个技术,这个钱我借你了,一年二分的利,便宜,不过你得帮我把我家的大棚也看起来。

似此种种,不一而足,但是乡镇里的宣传未必能到位,而很多人也希望能通过区里的电视台来确认一下,这个消息是否真实。

陈区长要区里播报一下这个新闻,如此一来,申请的户数可能会很多,要择优录取,但这个公平是要讲的,他表示说,今天晚上我也去电视台,跟大家说一说这个事。

没错,咱北崇区政府就是这么负责任,你看到的一点都不假,一亩地的大棚,一千块抱回家——只要你敢租,我们就敢租给你!

陈太忠要廖主任帮忙写了点稿子,把要点列出来,煽情的话就没必要写了,哥们儿临场发挥,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眼瞅着五点半了,窗外哗哗地下着雨,陈区长手里拿着稿子,就琢磨着,这天气也不好,我去电视台转一转吧,顺便再审一审电视台的稿子——区党委的支持,还是要强调一下的,大家现在张嘴闭嘴区政府的,这个不太利于团结。

来到电视台,他扫视一眼,有点奇怪,“那个……主播都不在?”

北崇台两个女主播,一个姓王,一个姓何,还有个男主播,一年在电视上露面不会超过二十次,“这不是说了,不能无故脱岗吗?”

“小王请假,带孩子去朝田参加钢琴比赛了,”电视台长讪笑着回答,“小何昨天是夜班,她家在市里,一般这会儿就到了,大概是下雨的原因,估计晚来一会儿。”

话音未落,两人的手机同时响了起来,陈太忠一看是五个九,接起电话来,“什么事?”

“咱电视台的主播何霏,死了,被人奸杀的,”廖大宝沉重地回答,“警方初步判断,是入户抢劫加奸杀,死亡时间,应该在三点左右。”

这都是什么事儿嘛,陈太忠听得脑袋嗡地一声就大了,“这个……凶手抓住没有?”

“没有,是邻居听见了呼声,报的警,”廖主任支支吾吾地回答,“警察赶过来之后,敲门没人开,撬开门以后,才发现人已经死了。”

“嗯,”陈区长觉得廖大宝说话的语气有点奇怪,不过他以为小廖初听有人如此惨死,心情受到点影响,“这个,让咱分局去个人了解情况,他们要是不行,咱分局接手,总要查出来凶手……对了,你跟王媛媛说一声,让她穿套稳重的衣服,来一趟电视台。”

“这种大案,市里不会让给咱分局的,”廖大宝长叹一声,也不挂电话,却也不再说话。

“你赶紧去通知王媛媛,这边等着播节目呢,”陈太忠没好气地说一句,然后他沉吟一下,才又问一句,“你这是还想说什么?”

“这个……据说,”廖主任艰涩地咽一口唾沫,“据说何霏住的那套房子,户主是杨孟春。”

“我操,”陈太忠等了半天,居然听到这么个消息,一时间禁不住脏话出口,然后他觉得口腔里有点干燥,“这个等一等再讲,你先去通知小王。”

他叹口气压了电话,看一眼刚挂了电话的台长,“小何出意外了,有合适的女主播吗?”

“小何死了,”台长魂不守舍地回答,却是引起周边一片低声的惊呼。

“我不会放过凶手的,这个请你们相信我,我一定查他到天涯海角,”陈太忠沉声回答,“但是现在问题的关键是……要找个女主播来,晚上区里有重要新闻播报。”

对北崇人来说,陈区长上台之后,这个北崇新闻从可有可无,变得是必须要关注了,尤其是有些重要新闻,白天都有飘字提示的——今天白天也飘字了,晚上有重大新闻。

他在发火,电视台的人心里也不舒服,终究是有同事死了——这消息还不能播,真是他妈的闹心,兔死狐悲的,谁还能把心放在工作上?

“计委的王主任……她的发音很标准,形象也非常好,”台长怯生生地表示,“区长,我们是否能请她来?”

“那就是她吧,”陈区长点点头,群众的眼睛还是雪亮的。

不多时,王媛媛过来了,她穿着一件绣花的白色短袖衬衣,手里却是拎着一件藏青色的女式西服,看起来是做了两手准备。

然后她就拿着稿子,试着念一念,电视台几个人一听,都纷纷点头,说王主任的声音和发音,都非常地标准,不过因为何霏惨死的消息,现场气氛还是比较压抑。

陈太忠却是在这段时间里,落实了何霏和杨孟春的关系。

何霏的父亲是搞工程的,想办法给她在电视台找了一个工作,现在已经去朝田发展了,何霏的爱人是跑运输的,不小心出了事故,赔得倾家荡产,现在两口子关系不好,她就一直住在市里——她家在北崇有老宅,但一家人基本上都住在市里。

至于说她跟杨局长的关系,以前大致有人嚼谷过,何父在北崇的几个工程结款,得了杨局长一定的帮助,不过后来也就没人再说了。

倒是何霏的丈夫喝多酒之后,时不时说她是狐狸精,勾引野男人啥的,这个话大家也就随便听一听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