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09章 突发大案(上)

早锻炼的这番话,严重地影响了陈太忠的心情,上班后不久,他就将白凤鸣叫到办公室,拿出了移动大棚的资料,要他去核实一下造价。

白区长挺奇怪的,纳闷这个事儿怎么能轮到自己头上,听区长解释了一番之后,他才微微一笑,“你想的没错,工程上讲的就是一分价钱一分货,卢天祥的报价,很可能有他的道理……关键是咱做甲方的,要把数据敲定了。”

他分管建委多年,最是知道这个标准的重要性,两家的价格能差到这么多,材料上肯定区别就不小,“这个大棚其实就是个简单的钢结构,我安排建委出个标准。”

“这个标准就不好搞,”陈太忠苦恼地摇摇头,“要是真的按建安工程那一套搞,那费用可是大了……我有时候真的有点后悔,不该强调事事都招标的。”

他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陈,首先他是有点怀疑,卢天祥是否辜负了自己的信任,其次,徐瑞麟说的那个价格,让他面子上有点挂不住。

再次就是……区里搞的这个,真的是赔本赚吆喝,这就决定了,承接这个活儿的人,不能指望有合理的利润,有微薄的利润就行了。

可与此同时,区里对质量还有严格的要求,这给人的感觉,难免就怪异了一点——你把质量的要求微微降低一点,就节省老鼻子钱了,何至于为这点钱唧唧歪歪?

移动大棚原本就是个新鲜事物,确实有摸着石头过河的必要,而且这个质量稍微降低一点,未必一定会出事,而高一点的话,也不能确保出不了事——一旦来了泥石流,砖砌的房子都保不住。

反正陈太忠现在的心情,真的不是很好,他没有怪徐瑞麟的意思,说出来总比被蒙在鼓里强,但是他确确实实地认为,有些事情,未必合适招标,适当的一言堂还是有必要的。

“不招也正常,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嘛,”白凤鸣理所当然地回答,“招标的目的,是规范采购物品的程序,总不能让招标左右了决策层面的事情。”

反正是有嘴皮子官司打了,陈太忠点点头轻哼一声,他依旧提不起来兴趣——我也是为了大家好,想让北崇发展得快一点,怎么就发展成这个样子了?

白凤鸣见他情绪不高,眼珠一转又是一计,“要不这样,材料咱们招标,代工公司,由区里来指定,这应该就没问题了。”

这建议可取,陈太忠才待点头,猛地就又想起点事来,“咱自己招标的话,这个购买和保管的成本,一定比别人低吗?”

这个问题问得很无奈,但却是实情,在相同的规模下,公家控制成本的能力远远低于私人,政府采购通常以量大来打压价格,但是私企也有这种量的话,悲剧的人依旧是公家。

至于说保管也存在成本,那就更不用说了,公家的仓库……可不就跟自家的一样吗?

“只要你重视的话,应该没问题,”白凤鸣却是很有信心地回答,这倒也是公家的特色,遇上勇于任事的领导,一旦重视,下面人真的不敢胡来——偶有遗失,自己掏钱补回来的可能都是存在的。

“那你去做吧,”陈太忠笑着一抬手,这牢骚发出来,心里就舒服了不少。

“这个钱打算走哪个口子呢?”白凤鸣却是不着急走,他要落实一点事情,“刚才我听谭胜利和徐瑞麟说,移动大棚可以走星火计划。”

“嘿,我说这小子今天这么积极,”陈太忠气得哼一声,合着那个异端也看上了这个单子,想帮着科委争夺话语权,“这个不归他考虑,就是特色种植养殖办公室,还有计委……统一规划。”

“计委管理是不错,”白区长笑着点点头,心里却生出一点点的失落,这个项目让计委拿去事小,但是眼瞅着计委越来越回归自己的位置,他感到了不安。

计委这个口儿,说小就是个务虚的部门,说大可是啥都能管,照这么发展下去,将来的城区改造,计委都可以取代建委,成为说话声音最大的那个——这也是计委可以伸手的领域。

真没想到,孟志新上升的势头这么厉害,白区长想到自己为此甚至牺牲了常务副的位子,却换来这种不确定的前景,他真的有点不能淡然处之,“我尽快把这个预算估出来。”

“真需要招标的话,建委也得出人做评判,”陈区长见他神情有点木讷,说不得安慰他一句,然后叹口气随手一拍桌子,“想做点事,怎么就这么难呢?”

倒是忘了,陈区长比我还郁闷呢,白凤鸣念及此处,心中块垒消去不少,以区长的强势,都不得不顾全大局,我还计较个什么?

他才一离开,谭胜利就推门进来了,陈区长见到他,真的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,冷着脸就发问了,“有事儿?”

“我这个……给区里活动回来点钱,”谭区长被他这模样吓了一跳,嗫嚅着回答,“区长,您有空听一听吗?”

“坐,”陈太忠马上一伸手,脸上也浮起个笑容来,“有多少钱啊?”

他做这个动作,自己都想到那个“坐请坐请上座,茶敬茶敬香茶”的典故了,但是没办法,谁让北崇缺钱呢?谁能搞来钱,那他就要笑脸相迎——尤其是拨款,越多越好。

当然,他对谭区长的活动能力深表怀疑,但是就是那句话,千金买马骨,咱要表现出重视的态度——但是你也别活动得太少哦。

“七十万,省科技厅的拨款,”谭胜利小心翼翼地回答,但是脸上还是禁不住露出了一丝得意。

尼玛……陈太忠顺手抽出一根烟来,好占住自己的嘴巴,然后他深吸一口,憋了好一阵,才缓缓地吐出那口烟,“这个钱,要得不容易吧?”

“是不太容易,本来他们只想拨二十万的星火计划,就是这个移动大棚的试点,二十万起码也够搞十几个样板了,”谭区长笑着回答,“今天我打电话向穆厅长汇报了,听说咱北崇要上一千亩,他说会考虑多拨五十万。”

穆桦是科技厅的大厅长,陈太忠去地电开会的时候,见过此人一面,不过那货当时基本上不说话,他对此人也没啥印象,“这个人我见过。”

“这个七十万呢,是少了一点,”谭胜利苦笑着发话,他当然也知道,陈区长都打算投资小两千万搞这个大棚了,这七十万算个毛线,“但这是拨款啊……区长,咱区里科委近两年,省里市里的加起来,也就拨了三十万。”

“你一个电话,他就加五十万,还算有魄力,”陈区长点点头,这话也不知道是夸奖还是什么,总是怪腔怪调的。

“他爱人是我的学生,我们平常也有接触,您也知道,我干过两年民办教师,”谭区长老老实实地交待自己的关系,“往常有些事情不好求他,但他还是很信任我。”

“他跟你的学生……是二婚吧?”陈区长禁不住要瞬移一下,“我感觉他五十多了。”

“是二婚,”谭区长觉得,陈区长今天的表现有点奇怪,但还是不能不回答。

“那这拨的七十万,回头让科委购置移动大棚吧,”陈区长不想再为这点小事操心了,“你要来的钱,你做主,大棚想怎么租,你自己斟酌,收入走自收自支,不用上交。”

他觉得自己这个态度也算不错了,你用北崇的名义要了七十万下来,但这是你的本事,我让你花,一分都不占你的,哥们儿是被别人摘桃子摘苦了,己所不欲勿施于人。

而且这个自收自支,也是很体贴人的,少了一道财政上的盘剥,也不用等上面返还,其实都有点违反政策了——星火计划是国家农业扶持项目,谁听说过收钱的?

“可是穆厅长……他有个想法,”谭胜利支支吾吾地发话,“临时决定拨五十万,他肯定也有自己的诉求。”

总共也就是七十万,你还想啥呢?陈太忠真的是有点无语了,惹得火了,哥们儿还就不稀罕了,他真的有这个底气,不过考虑到这是拨款不是投资,他决定忍一忍。

区里能活动到拨款的,必须要鼓励——就是千金买马骨了,这真是北崇的一大短板。

“什么诉求呢?”陈区长又吸一口烟,沉声发问。

“嗯,就是……这个移动大棚的发展,他们早期也很看好的,建议咱们搞的,”谭胜利笑一笑,“这个,他们想挂个名。”

“挂名?”陈区长眉头一皱,然后冷冷一哼。

“其实跟电视上的冠名权一样,”谭胜利笑着解释,他还真的不愧是分管广电的,这理由张嘴就来,“无非就是加个在科技厅的指导下,花钱买个赞助,五十万不少了……”

他还待再解释两句,看到陈区长冷冷的目光,终于是闭嘴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