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08章 大棚的用法(下)

好像哪里有什么不对的……陈太忠沉吟一下,终于是反应过来了,“他们搞的这个移动大棚,都是有专利授权的吗?”

“专利?哈,”卢天祥听到这话,登时就笑了起来,笑了好一阵,才上气不接下气地回答,“您认识高强……陆海人什么样子,您还不清楚?他们有专利意识吗?”

这个倒是,陈太忠反应过来哪里不对了,要说陆海人聪明,那是绝对聪明,抱团,也足够抱团,陆海的资金声名远扬,以这个条件,搞一点专利出来,是绝对有能力的,但是同时……他们是最不注重专利的一群人,彻彻底底的商人。

山寨精神,最早就起源于陆海,别人还讲个什么逆推……嗯,这个简称错了,是逆向思维推理,导出正确的发展过程,但是陆海人直接拿来就用,彻头彻尾的实用主义者。

所以陆海人炒煤,所以陆海人炒煤,所以陆海有假冒伪劣的疾风电动车,但是脚踏实地琢磨技术的陆海人,不多。

“那这个侵权很严重,移动大棚可是阳州的技术,”陈太忠也知道,这个话说得有点蛋疼,说不说没什么区别——他不可能因为敬德的专利,再去陆海抓侵权,但是他还得说。

“阳州的技术……这您从哪儿听说的?”卢天祥哭笑不得地反问一句,“实用新型的移动大棚专利,现在起码有四个,这就是个创意,专利……太好绕了,别的专利您打官司可能赢,但是这个官司,打到哪儿都不好赢。”

果然啊,天底下到处都是聪明人,陈太忠暗暗叹口气,他还真没想到,琢磨这个移动大棚的人有这么多,连专利都有四家,尼玛……这一刀被敬德宰得不轻。

不过,敬德人连自家的专利都不重视,他们下刀也不是有意的,陈区长明白这个理儿,所以他马上就将这份悻悻丢到了一边,他更在意的是,“不管怎么说,这个大棚你能不能搞?我是想优先照顾你。”

“搞这个大棚,模具都是现成的,花不了几个钱,”卢天祥傲然回答,很不客气的样子,但他也是个很实在的人,又婉转地说一句,“不过陈区长,咱北崇的地不少,移动大棚,我认为没有多少市场,我是不怕赚钱,可是您……再考虑再一下吧?”

“我不考虑了,你马上回来给我建这个不锈钢加工厂,”陈区长听他说得真切,登时就拍板了,“你不回来,这个单子我就给别人了。”

四个专利又怎么样?你们是费心设计了,但是数遍全中国,知道这个专利该怎么用,能用好这个专利的,只有我陈某人一个人——独一无二!

殊不知,这也是他高看自己了,后来他见到了王笑,王笑说了,他当时设计的时候,就想到通过政府推广这一招了——毕竟他也是政府里出来的,知道这个威力。

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这个投资很大,又是来自民间的技术,不是官方推广的,没有哪个政府会闲得蛋疼,买来这个东西租给农民。

有些政府愿意尝试一下,却是希望王笑垫资,以减少投资风险,可王笑又怎么可能答应?要知道,最难要的欠款,就是政府欠款。

“我马上就回去,这个单子,一定是我的,”卢天祥立刻就表态了,但是同时,他也有一些草莽气息,于是真心建议,“不过陈区长……这个单子北崇真的不好搞,风险很大。”

“这是区里普及大棚种植和养殖的工具,能有什么风险?”陈区长冷冷地问一句。

“我……勒个操的,”卢天祥听到这话,登时就震惊了,连脏话都说出来了,他也是北崇人,非常熟悉本地环境,而且又是成功商人,脑瓜绝对够用,一听普及俩字,就明白区里的意思了,当即就长叹一声,“区长,能这么用移动大棚的,全中国你是第一号。”

“第一号啥的,也没必要说了,没意思……我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,”陈区长心里这个受用,那是不消说的,但是他一定要假巴意思地矫情,“这个机会我给你了,尽快回来,回来晚的话,那我只好给别人了。”

“明天晚上,我一定到北崇,”话都说到这里了,卢天祥哪里肯含糊?“不过区长……这个单子,怎么也得有四五百万吧?”

第二天晚上,卢总是真的到了,不过他的头上缠了一圈纱布……因为抢时间,高速路上追尾了,追得不是很厉害。

眼下正是梅雨时节,小雨不断,卢天祥虽然是北崇首富,但是他的基业在外地,省内没有什么合用的车子,在朝田借了一辆帕萨特往回赶,路遇险情急刹,前面一辆奥迪也急刹,很显然,帕萨特的制动不如奥迪车,那这便是结果了。

所幸的是卢天祥伤势不重,还能去陈区长的小院,陈太忠见到他这副模样,也是吓了一跳,过问了一下情况之后,才抬手拍一下他的肩膀,“就冲你这个态度,这个单子给你了。”

“我先看一下图纸吧,”卢天祥笑眯眯地回答,区里在搞招标,他是早知道了的,区长愿意指定单子给自己,这是人情,他得把态度端正了。

当然,如果条件许可的话,他更愿意凭借实力拿下单子。

拿过来区长的材料,他自己又掏出一沓纸来,合着他在仓促之间,也是弄了点资料,两者一对比,又商量着把一些地方变动一下。

王笑设计的大棚,考虑的因素太多,还是有点繁琐了,而卢天祥拿来的大棚资料,又有一点过于简单,但也不无可以借鉴的地方——陆海人的聪明,那真不是白给的,在应用中有很多小巧的设计。

大致商量一遍,卢天祥就估出了价格,一个两米高一亩地的大棚,造价应该在一万五左右,这是使用好一点的钢材,保养得好的话,拆建三次没有任何问题,按三年一拆建来估算,这个大棚可以用十二年。

不过成本也不是这么简单算的,一些套扣以及塑料布,都存在损耗问题,事实上,就算过了十二年,有些钢件还能用,损毁厉害的,还可以卖废铁。

“那折算下来,一亩地的大棚,可以是一千块的年租金,”陈区长琢磨出这个数字,禁不住点点头,成本能大致核算出来就行了,至于说赚了赔了并不重要,他看重的是,用这样少的租金来普及大棚技术,对农民来说是非常划算的——再低也没办法低了。

“如果再增加成本的话,年限还可以再长一点,”卢天祥是在商言商,他愿意为区里做点好事,但是有钱赚的话,他也不会错过。

“没必要再增加成本了,”陈太忠摇摇头,要是十二年还不能将北崇的大棚普及开,再多几年也无益,正经是他想节省点单位成本,好造更多的移动大棚,不过想一想,有些东西真的不好投机取巧,万一出事的话,区里承担得起,但是农户承担不起。

“那你就做预算吧,农业扶持项目,区里可以给你免税,你也少赚一点,”陈区长冷冷地指示,“我这是信任你,报价不要弄出笑话。”

“没问题,两天之内我把报价算出来,区里赔钱搞的事情,我总不能让乡亲们骂娘,通过这个项目,我能培养点熟练技术工人出来,”卢天祥点点头,他胸中也有丘壑,这个东西只要量上去了,辛苦钱也够赚,“区里大致打算搞多少平米?”

“先搞一千亩吧……不行,得一千一百亩,敬德这次占大便宜了,”陈区长哭笑不得地摇摇头,然后又叮嘱他一句,“这是区里定制的,涉及专利问题,你不要接外面的单子。”

这跟我有什么相干?卢天祥点点头离开,他觉得区长有点刻板了,不像陆海人知道变通,不过这东西除了北崇会大规模地买,想卖出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第二天一大早,陈太忠在区政府里锻炼的时候,碰到了徐瑞麟,他笑着打趣对方,“怎么不在家看孩子?”

“那俩一晚上没折腾,有点不习惯,”徐区长笑着回答,“这就出来走一走。”

“卢天祥大致估算了一下,一亩地的大棚得一万五左右,”陈区长说不了两句,就不由自主地谈起了工作,“我觉得有一千亩差不多了,你觉得呢?”

“再多区里也负担不起了,”徐瑞麟摇摇头,“不过我也估了一下,差不多一万二能下来。”

“哦,”陈太忠点点头,不再说话。

“招标就行了,”谭胜利在远处听到他俩说话,就走了过来,“强调质优价廉。”

“我见过高速路招标,最低价中标,你觉得这么招标合适吗?”陈太忠淡淡地看他一眼,又长叹一声,“唉,有些钱是不能省的。”

“工程上的事情,招标要考虑的因素确实不少,”徐瑞麟深有同感地点点头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