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07章 大棚的用法(上)

对奚玉来说,把专利授权出去没有任何的问题,跟县政府招呼一声就行了,不过北崇若是打算搞生产企业,以此盈利的话,那这个事情就要合计一下了。

专利能卖钱,这年头是个人就知道,奚书记倒是没有考虑要向北崇收钱,但既然没收钱,这个人情也能换回点东西吧?

“我们没打算搞生产企业,就是自己用,”陈区长笑着回答。

什么?奚玉听得就是一愣,关于这个大棚的使用,县里也琢磨了不止一两次,自己用肯定是不合适的,搞生产卖到朝田倒是个路子,但是生产得需要投资不是?

更别说,这销售也是个大问题,这东西技术含量不高容易被模仿,专利也容易绕过去,应用面又窄——只看下海的王主任就知道了,几个省折腾了两年,也没赚了多少钱。

王笑是私人企业,钱都赚得如此辛苦,敬德县搞这个没准会赔得当掉裤子,也只有像北崇这种财大气粗的主儿,才敢惦记这种事。

所以奚书记很奇怪这个答案,这个时候,不管对方是否想到了专利在应用上的短处,他是必须指出来,要不然有坑人之嫌,“陈区长,这个东西在北崇推广不易,难道是……你们找到了新的使用方法?”

“倒也不是什么新的使用方法,就是区里打算定制一批,租给农户们使用,”陈区长笑着回答,“扶持性质的,不图盈利。”

徐瑞麟的反问,让陈区长终于反应过来了移动大棚的好处——用两年之后,这个大棚拆了,还可以在别处再搭。

以前北崇的大棚搞得不好,原因很多,但有两个原因跟大棚建设有关,一个是农户不会种,投资搞大棚就很犹豫——万一搞不起来,这钱可不白瞎了?

另一个原因就是,大棚的投资真的不小,尤其是那种搞成半永产的建筑,一般的农户出不起这个钱,他们借贷不易,而养殖还存在风险,销售也有风险。

移动大棚的出现,就比较彻底地解决了这俩问题,首先,农户不会种植和养殖不要紧,你可以先租区里的大棚用,费用很低廉的——农业扶持口上,不以盈利为目的的现象很常见,直接发钱会养出懒汉,提供扶持和帮助,政府责无旁贷。

其次就是,如果农户学会了种植,觉得还算划得来,那用上两三年大棚,赚的钱基本上自己也能建大棚了,这个时候区里就可以把大棚拆走,租给别的想租的人。

所以对北崇来说,这个移动大棚的意义,在于普及大棚种植技术,同时帮助农民们积攒第一桶金,是相当关键的一个中间环节,而且还可以重复使用。

这个使用方式,跟王笑设计的初衷,差了相当远,但是不管怎么说,这么用才最合适北崇的现状,也符合对农业口的扶持思路——尽量授人以渔,不要授人以鱼。

徐瑞麟轻飘飘的一句话,就点醒了陈太忠,但陈区长硬是多说两句,才让奚玉弄明白了意思,弄明白之后,他就是重重地一叹,“唉,人和人还真不能比。”

敬德和北崇处境相差仿佛,奚书记在基层干了时间也不短,一听这解释,就明白北崇政府的用心了,一时间真的是各种羡慕嫉妒恨——北崇的钱也太多了吧?

事实上,奚玉非常清楚,如此使用移动大棚,才是阳州范围内最正确的使用方式,北崇可以用,敬德同样可以用,但是人家能想到,自己县里却想不到,这不是人和人的智商差了多少,说穿了还是一个字,钱!北崇有钱,就不怕这么想,敬德没钱,根本不敢往这边想。

“哪有什么能比不能比的?我们搞这个,没准还要贴钱呢,”陈区长干笑一声,“奚书记……咱们是合作伙伴,这个专利费,就免了吧?”

“我压根儿就没想过跟北崇要钱,”奚书记轻描淡写地一笑,“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,那我们敬德生产,卖给你北崇,钱什么时候结都无所谓……你看怎么样?”

这个主意可不怎么好,陈区长对敬德的成本控制能力不太有信心,而且那里工业加工的水平也差,于是他婉拒,“要不这样吧,我们每生产一万平米的移动大棚,就赠送敬德一千平米,奚书记你看是否可行?”

“这很好……你白给我,我一定要说谢谢,”奚玉爽朗地笑着,细微处见真功夫,跟北崇合作还就是好,让别人使用一下专利,免费大棚就哗啦哗啦送过来了。

这玩意儿别说在北崇,在敬德也算好东西,就算不能折合钱,让谁用不让谁用,总是领导说了算——尤其这还算扶持农业的政绩。

不过想一想,这个专利让人无偿使用,只得了几个大棚,他又有点不甘心,“陈区长,我派两个人过去,协助你们搞移动大棚的生产吧……也算上一上手,你看如何?”

“上手?”陈太忠听得微微一笑,合着敬德听了北崇的使用方式,还是忍不住要借鉴,想自己搞这个移动大棚了,“这个东西……外销是不太容易,还是立足于本地消化的好。”

“目前搞不起,但敬德总得储备几个人才,”奚玉暗暗地下了决心,这次一定要派几个不掉链子的,想到北崇防范得这么紧,他又有点怨气,“陈区长,你想要我县里什么东西都好商量,北崇的市场,能多开放一点吗?”

“刚开了会,大家也很期待跟敬德的合作,但是你也知道,很多同志乡土情结还是很浓的,”陈区长干笑一声,哥们儿这可不是捏造,葛宝玲就明确表态了的,“这个情绪,要一点一点地慢慢调整。”

其实你才是最大的障碍,奚玉挂了电话之后,嘴角抽动一下,事实上,北崇刚才碰头会的经过,已经传到了他耳朵里,这倒不是开会的几个领导告诉他的,实在是对北崇人而言,这个会很重要——刚说美美地吃一阵独食,现在就要开放市场了?

所以会议一结束,就有人纷纷打问,那么,奚玉知道也是很正常的了。

奚书记也觉得葛宝玲有点可恨,但是他更知道,以陈太忠在北崇的强势,想不让人发出异声,根本就是一句话的事。

“根子还是在主席台啊,”他轻声嘀咕一句,随手抓起电话拨个号码,“让科委李健带上移动大棚的资料过来……还有县里近几年申报的专利。”

陈太忠挂了电话之后,笑着摇摇头,这个老徐也真是的,有啥话直接说就行了,不就是希望区里出点钱采购大棚,这是正当的费用,有必要这么遮遮掩掩的吗?

反正你家又没有搞这一行的,也不知道避个什么嫌,这么想着,他抬手给卢天祥打个电话,“老卢,在哪儿呢?”

“在陆海呢,”陆总笑着回答,北崇首富目前的根基还是在陆海,回北崇的时候不多,总算是板材厂已经开始修建了,他也时不时地回来,“昨天还见高强了,高总知道我是北崇的,还要我转告您,如果差钱,只管开口,三五吨不成问题。”

“我稀罕他那点儿钱?”陈区长不屑地哼一声,高强现在的发展不错,但也就是三五个亿身家的小老板,敢投到北崇来的怕是过不了五千万,而且他手边也没合适的项目给对方,“老卢你要搞的那个金属加工厂……还打算不打算搞了?”

“肯定要搞啊,”卢天祥原本打算搞的就是不锈钢加工,只是在皇甫一尘的威逼之下,才不得不考虑板材厂的,不过在调研之后,他发现这个板材厂也有搞头,于是就投资了。

投资了板材厂,他就有点捉襟见肘了,想着这个不锈钢加工厂要往后放一放,今年他的买卖不错,这点小钱按说也是投得起,但是他想减少风险。

可是接了这个电话之后,风险什么的,他就要丢到一边了,起码陈区长打这个电话,不会是毫无原因的,“陈区长有什么指示?”

“你要是搞的话,尽快,区里想搞一些移动大棚,你能及时建设起来,这个单子能考虑给你,”陈太忠一向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的,区里没这个加工能力,可以找外人,但是他愿意给卢天祥一个机会。

这是单子找人,不是人找单子,遇到这种买卖的主儿,都是幸运的,也是甲方相对信任的,陈区长觉得对方应该珍惜这个机会,“移动大棚你知道吗?”

“这个我很熟悉,”卢天祥直接就表态了,“我干模具的,有些模具生产出来,就是给移动大棚做连接和套扣的,不过……搞这个大棚的不算多。”

我操……陈太忠愣了足足有半分钟,才反应过来对方在说什么,“你是说……陆海那边搞移动大棚,是常见的现象?”

“是啊,这个地方土地金贵,移动大棚是个不错的选择,”还好,卢天祥的回答,符合陈区长的认知,“不过市场也不是很大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