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05章 鸡肋专利(上)

不出意料地,陈太忠跟林桓和孟志新谈话之后,不到半天消息就传了出去。

这个决策在群众里引起了小小的骚动,陈区长上任以来,一直是非常维护本地人利益的,而眼下大家好日子没过几天,居然放敬德人进来……这怎么能行呢?

于是一帮人占在区政府门口的公告亭边,嚷嚷着要去找区长,还有人说这种事怎么能不公告呢?北崇是北崇人的北崇,区里得听取大家的意见。

自打公告亭设置起来之后,这个地方就成为了北崇各种消息的集散地,有公告大家就聊公告,没公告就打屁聊天说八卦,这帮人初步培养出了一点参政议政的意识。

其实北崇虽然穷,关心国家大事的人还真的不少,不过大多数人还是道听途说,正经是常来公告亭转悠的几十号人里,不少人对政府事务有独到的见解——这倒算不上大才在民间,多半还是嘴上的功夫,但比较讲究证据和逻辑,这就很难得了。

当“北崇是北崇人的北崇”的口号响起时,有人附和,也有人破口大骂,说陈区长不是北崇人,把他挤兑走了,还你个半年前的北崇——尼玛,就算你答应,我们也不答应。

结果倒好,大家还没讨论清楚该不该找陈区长,两拨意见相左的人就对掐了起来,吵得脸红脖子粗的,总算是大家都念着是乡亲,又仅仅是“政见不合”,倒也没有谁大打出手,了不得就是相互推搡几下,却也没人敢说,陈区长不该留在北崇。

正喧闹着,王媛媛从外面走进来,她已经是计委副主任了,正经办公就是在区政府,耳听得有人煽动群众,说不得停下来,扫一眼在场的群众,冷冷地发话了,“北崇不仅仅是北崇人的北崇,也是阳州的北崇,更是中国的北崇!”

说完这话,她头也不回地走进去了,只留下一堆人站在那里目瞪口呆,好半天才有人轻声嘀咕一句,“这美囡儿是谁?看着恁眼熟。”

“是王媛媛,”旁边有人挤眉弄眼地回答,“她可是陈区长的铺盖哦。”

铺盖在阳州话里,是指不正当的男女关系,但也没太大贬义,就像港人说马子,武、汉人说表妹一样,强过小三、二奶或者姘头之类的,大多用于双方都独身的时候。

“你不早说,早说我就问问她,陈区长到底啥意思,”有人低声抱怨。

“好像你比陈区长还能,”这位眼睛一瞪,“先去县医院献八百西西血再说话。”

“当区长就一定要献血吗?”那位不服气。

“血都舍不得献,你也好意思批评陈区长……”

民间有不同的声音,中层干部里同样有,当天晚上七点半,临云乡的原党委副书记王鸿特意打来了电话,落实了情况之后,他语重心长地发话,“陈区长,敬德是穷,但是咱北崇穷地方也不少啊,比如说我们临云……上次您去过石门了吧?”

“我心里有数,”陈区长有点不耐烦,今天他接到不少类似的电话了,心里真的是恼火,“区里也想多照顾乡亲,你把临云人招呼下来打工,可以吧?”

“这临云地广人稀的,召集不方便啊,”王鸿听得苦笑一声,临云是北崇最大的乡,两百多平方公里,总人口不到一万,路又不好走,组织起来太费劲儿。

而且临云乡不是没有人出去打工,去外地打工的人少,但是在区里找活儿干的人不少,农闲时候带上点米面,吃住在亲戚家,有活儿干就干,没活儿就歇着——跟呆在家里相比,无非是睡觉的地方不一样。

可既然有那么一大帮子人在区里,那乡里再组织人出去,难度就更高了。

“这就是了,你组织不出来人,不能怪区里,临云的问题早晚要解决,我怎么说也是北崇区区长,不是敬德县县长,”陈太忠很恼火地挂了电话。

第二天陈区长去杨伯明家,还被杨豆腐问起,区里是不是要放敬德人进来,倒是杨伯明懂事,说老爸你问这个干啥——陈区长做的决定,错的了吗?

八点十分,碰头会在小会议室召开,陈太忠为了防止传话走样,将昨天的事情又复述一遍,当然,过于诛心的话他也没有说,“……大家讨论一下,对这个兄弟单位的要求怎么回答?”

“敬德的想法可以理解,咱北崇有了组织上正确的领导,未来的大发展是可期的,”首先发话的是谭胜利,这个民主党派的异端说话的口气,比其他人更像执政党,“我的意见是可以合作,但是也要有必须的限制。”

这话跟没说差不多,既拍了陈区长马屁,又没拿出实质性的建议,中正平和,真正是进可攻退可守。

不过他对北崇前景的评价,获得了大家一致的认可,白凤鸣也点点头,他的马屁功夫更要高一点,很自信地发话,“奚书记能抢在别人前面跟咱们谈合作,有眼光和魄力。”

“方方面面的人员,确实是有点吃紧了,”葛宝玲见有两人说话,她这个常务副紧夹着的尾巴,也就可以松一松了,但是她说话真的不够圆滑,“可咱们承受了多少压力?想得到就得先付出,敬德人不能只占便宜。”

北崇经受的压力,那是个人就知道,且不说省里市里的种种伸手,只说一个大学生返乡创业的活动,整个北崇的区委区政府,齐齐地站到了陈正奎的对立面。

当然,区委区政府也是有种种小派系的,但是区政府里区长委实强势,而隋彪经营区党委也有年头了,处理一些异声不成问题,那这就是整个北崇扛上了陈市长。

葛区长不会考虑,敬德此刻跟北崇合作的风险——觉得有风险,你可以不合作,她只强调一点,如果出现情况了,敬德人你得先顶上去,这就是合作的代价。

“跟敬德的合作,其实是咱们产业升级的一个机会,陈区长的一句话说得非常好,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,”孟区长见大家都发言了,也就有胆子说两句了,事实上,他在没搞清楚情况之前,就已经预设了立场——他必须支持陈区长,也只能支持陈区长。

孟志新不愧是计委出身,看问题还是有他的角度的——其实立场有了,角度就是枝节末梢了,他扶一扶鼻梁上的眼镜,“咱一直在为北崇的老百姓着想,但是必须指出的是……不经历风雨,怎么见彩虹?我认为咱们不但不能拒绝敬德的合作,还要大张旗鼓地欢迎他们来。”

“小孟的意见我支持,”林桓也发话了,他虽然是前党委副书记,现政协副主席,但是最近他跟区政府走得实在太近了,碰头会也有他,“低端市场允许敬德人竞争,中高端的市场,咱们倾斜性地培养人才……人才都是逼出来的,真的拒绝学习的,那活该被淘汰。”

“瑞麟区长说两句?”陈太忠发现徐瑞麟还没有表态。

“大棚技术,不能说转让就转让,”徐瑞麟慢悠悠地回答一句,“咱们并没有限制他们学习,生产力从实验室到产业化,摸索的过程很宝贵,不是钱能衡量的。”

总算听到个明确反对的声音了,陈太忠并不着恼,事实上他认为,大家应该对这个合作有点抵触,这才符合北崇的利益观——一言堂固然爽,但应该争议的时候万马齐喑,总是给人一种奸尸的感觉,收获的不是快感而是罪恶感。

“这个我当时也表示了异议,”陈区长点点头,表示自己跟徐区长感觉相同,“老徐你坚持的话,咱就对他技术封锁。”

“我只是觉得他们的要求有点过分,”徐瑞麟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不过合作嘛……细节还是可以磋商的。”

碰头会只有二十分钟,大家充分地尊重了区政府老大的意愿,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抵触心理,不过常务副葛宝玲也说出了大家的心声——敬德你想合作可以,但是……顶到前面去吧。

这是一个简单的碰头会,不过既然是会议,李红星还是做了一份会议记录,并且请各领导签字,他尤其针对徐瑞麟,“徐区长,你不同意大棚技术转让,这个地方你还要签个字。”

你这不是闲得蛋疼吗?搞顺昌逆亡的那一套?徐瑞麟没好气地多签一个字,他并未因此生气,只是觉得此人可笑复可怜,陈太忠想让我干常务副,我都推了,你紧抓这么一个小小的反对意见……想得到什么呢?

事实上,徐区长还是有自己的想法,只是不合适会上说,走出会议室,他就紧追几步,“太忠区长,我还有些想法,要向你汇报一下……”

“唔,”陈区长点点头,沉吟一下他又说,“不过要是大棚的事情,我理解。”

“我说的还真是大棚的事儿,不过有说法,”徐区长笑着回答,“进您办公室再说吧……”

徐瑞麟对农业这一行,还真不是一般的精通,一进入区长办公室,他就明确地指出,“敬德在大棚方面,其实是有优势的,很大的优势。”

“这个我头一次听说,”陈区长点点头,他并不掩饰自己的无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