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04章 迫不得已(下)

没错,这就是奚玉的理解,陈太忠说什么成建制,又说什么乡镇领导牵头,说来说去是要卖他一个面子,而一旦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,人家能放手处理不说,说不定还要找到他奚某人的头上。

不过这个条件,奚书记并不以为然,事实上他很清楚,北崇的腾飞已经是必然的了。

就像一笔投资落地之后,周边会产生连带效应一般,一个富庶的北崇,必然会对旁边的县区产生辐射影响,他要做的就是,趁北崇尚未发力,尽量早地融入到这个圈子里,投资越早效益越大,投资越晚成本越高。

身为堂堂的县委书记,做出这种甘心成为北崇附属的决定,真的非常不容易,奚玉是个心高气傲的主儿,他对敬德的控制也非常强,毕竟是三年多的县长,然后升为党委书记,有这样的基础,他也很想为辖区的干部和群众做点实事。

但是陈正奎的那一番话,让他真的心灰意冷,市里对敬德撒手了,王书记也走了,以后县里想再跟市里多要点钱,也不容易了。

前文说过,敬德不是一般的穷,比北崇还穷,在阳州都是垫底儿的,城区里很多人家都是一天两顿饭,条件好才能吃三顿,尤其是去年发生一件事,一个媳妇因为做饭时多放了一把米,被婆婆骂得喝农药自杀了,奚书记当时听说这个消息,心里真的不是滋味儿。

同时,奚玉对陈市长的倾斜政策也很不满意,北崇、敬德和云中都有油页岩,凭啥你要把这个加工厂放到花城?你给北崇,我没话说,但是给花城就过分了,这么大一个厂子,要是能放到敬德,那能起到的拉动效果不容低估。

市里没指望了,引资又引不来,听说北崇在搞清阳河水电站的时候,他终于坐不住了,找了几个自己人商量——咱们是否能换一种思路,不要再坚持以我为主,专心为北崇做配套,可以吗?照北崇这发展速度,用不了两年,超越阳州市区没有问题。

您决定了,那就干吧,众人都没有二话,事实上这是一帮穷怕了的人,要是大家始终都这么穷,那也无所谓,咱就是这么个条件,可是眼瞅着曾经的难兄难弟北崇区刷地一飞冲天,谁的心里也不能平衡。

可是不平衡又能怎么样?陈太忠的本事是学不来的,要说制造点摩擦,弄点好处啥的……省省吧,人家连市领导都得罪了一大片,陈正奎都被他打了,到现在也没啥事。

所以到后来,大家更多琢磨的是,咱该怎么样搭好这一趟车,在不激怒北崇的情况下,让利益最大化——要知道,陈太忠那货不是个好说话的。

经过一番绞尽脑汁的协商,奚玉才搞出了这么一套针对性极强的方案——没办法,市里指望不上,只能指望邻居了。

首先说这个大学生返乡创业,这就是敬德把人才借给北崇了,这人才能在北崇落地,就能慢慢地积攒起一点影响力,能扎根固然好,扎根不了,也能把一些信息传回敬德。

所幸的是,敬德今年起码有十几个中层干部的子女毕业,这也是很罕见的,那些创业的资金——你们当爹妈的多想办法吧,能把你们活动到北崇,就是不错的结果了。

至于说敬德到北崇的路,那是砸锅卖铁都要修,哪怕北崇不配合,敬德人也要修,这是通向富裕之路,是拉近距离之路,是希望之路。

奚玉来之前,已经做好艰难谈判的准备了,不过还好,虽然陈太忠真的很不好说话,也是像传说中的那么护短,但却不是不讲道理的。

能把敬德的劳动力释放到北崇,奚书记今天就不算白来了,当然,他肯定希望得到更多,“陈区长,还有个不情之请……”

你的不情之请有点多了吧?陈太忠真的是有点纠结,不过人情就是这么奇妙,他已经撒出不少人情去了,再多一点也就无所谓了,这个东西存在惯性,“嗯,你说。”

他已经做出决定了,奚玉要是一旦越线,他会毫不犹豫地反击,有个盟友固然不错,但是你要明白,北崇的便宜不是那么好沾的。

“北崇的大棚搞得不错,能否支援我们一些技术人员?”奚书记讪讪地发问。

“你们好像有人来听过教学吧?”陈区长的声音里,带了点淡淡的冷意。

“听是听过,但是好像态度不够认真,收获不大,”奚玉艰涩地回答,县里派了四个人听课,有一个纯粹是借机出去玩了,还有一个觉得学回来也没多大作用——敬德搞不起这种东西,当时是学了,一转眼就忘了,笔记本也丢了。

剩下那俩是有心的,一个在自家搞起大棚了,坚决不肯传授人,另一个则说了,我可以教大家,区里你先给我投资点钱,让我搞个大棚,我才肯教人。

这是贫困县区常见的现象,奚书记对这四个人的情况也不甚了解,他知道的是,学习回来的人里,给县里拿不出硬货来,这种情况他也见得多了,都懒得跟那几个人计较,不过,他也不好意思跟陈太忠解释太多。

“那我就爱莫能助了,试点刚刚铺开,下一步要广泛推广,技术人员自己还不够用呢,”陈区长冷冷地回答,开什么玩笑,这个要求你也好意思跟我提,接下来是不是要跟北崇学习养殖娃娃鱼的技术了?真是做梦。

“那可以缓一缓,”奚玉对这个答案也没觉得意外,他微笑着回答,“北崇先搞,有能力了再支援我们,等我们的大棚出成果了,可以放在三轮的物流中心交易。”

“嗯?”陈太忠一听,这话可是有意思了,说不得侧头看他一眼,你的大棚产品不走自己的渠道,有计划放在三轮镇的物流中心?

外人能知道三轮镇打算建物流中心的,真的不多,敬德这个邻居能知道,倒不算意外,不过也可以肯定,对方是用了心的。

奚书记这个话,味道不止这么一点点,大棚真的建好了,技术掌握了,那还不是想怎么卖就怎么卖?所以这话真的有点虚,陈区长微微一笑,“这个没必要,市里就有蔬菜批发市场,敬德也可以搞个配送中心,这并不难。”

“配送中心也要有大中小之分,”奚玉笑着回答,“就像朝田的蔬菜批发市场很多,最大的也就两个,却是辐射了整个朝田市区。”

陈太忠听到这里,是真的楞了一下,要说一开始大家谈的还是结盟的话,听奚书记现在的意思,简直是要输诚了,陈区长纵然是自信心很高,也禁不住要暗暗嘀咕一句:不会吧?

县的自主权,本来就比区大,一个素未谋面的县党委书记,巴巴地跑过来跟自己这个区长说配合,还要甘居小弟的位置,这真是……不够科学。

狐疑归狐疑,他的反应不算慢,笑眯眯地一摆手,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这个事情回头再说,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说清的。”

“呵呵,也是,”奚玉点头笑一笑,心说这个陈太忠不算真正的愣头青,自己点得都这么明确了,对方居然还能沉得住气,“日久见人心。”

“嗯,”陈区长心不在焉地哼一声,又拿眼去看他,心说我不能让你再“不情之请”下去了,还是尽早结束吧,“今天咱们谈的这几件事,只算意向,我要跟其他同志沟通一下,要尊重大家的意见和建议。”

你够狠!奚书记心里暗叹,脸上却没什么表情,“这个是应该的,涉及我们两个县区的全面合作,必须要形成共识。”

佩服啊,陈太忠见他回答得爽快,也是暗暗地赞赏,老奚你果然拿得起放得下。

他最后那句话确实够狠,听起来是征求其他人的意见,却是将两个县区的合作,提前暴露出来了,这些合作都不算太大,完全可以先私下应承,可他一旦公然征求别人的意见,敬德就要面临陈市长的怒火了。

陈太忠就是要逼着奚书记表态,说得再好听……没用,你能顶得上去,我才会考虑照顾你,这也是你最好的表达诚意的方式,北崇的便宜不是那么好占的。

奚玉要是真的推三阻四,那陈区长就当这些合作白谈了。

不过奚书记硬是要得,居然就表示你去商量吧,我扛得住。

送走奚玉之后,陈区长要廖大宝通知副区长们,说明天上班,咱们简单地开个碰头会,有点事情想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。

五分钟之后,孟志新和林桓就相伴着来到区长办公室,林主席笑着发问了,“领导,是些什么事儿,能提前给吹个风吗?”

陈区长本来不喜欢一件事情说好几次,不过他有点疑惑敬德的态度,而且奚玉也答应了,并不怕人知道,那他就要简单地把合作的几个意向讲一遍。

听完之后,孟志新闭嘴不言,他这个计委主任才升为副区长,眼界和积淀终究是有限,虽然立场有了,但是说话前总是要多想一想。

倒是林桓没什么可忌惮的,闻言就是一笑,“敬德这是穷怕了啊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