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01章 邻居上门(上)

煤炭招标一事结束,北崇就再掀建设潮,煤场建设迫在眉睫,而通向煤场的公路也要建设,由于北崇计划内的建设和额外的建设已经相当地多,眼下施工队都有点不敷使用。

就连谭胜利介绍的施工队,都揽到了一些活儿,不过谭区长倒还算识趣,他逢人便说,这是教委的三产,现在接点活练练手,将来修缮校舍的时候,就不缺人手了。

事实上,他是惦记着陈区长早就说过的翻建学校,眼下是必须要锻炼队伍了,要不然将来活儿全被别人拿走,也挺没意思的。

所以眼下的北崇,简直可以说是一个巨大的工地,像葛宝玲分管的物流中心,也是在加班加点地建设——目前先别说上路拦车,先把煤炭的堆场搞起来吧。

招标之后,煤炭马上就会源源不断地拉过来,煤场那里是不赶趟儿了,物流中心的堆场就显出重要性了,葛区长不得不下大力气抓这个建设。

大部分人跟陈太忠一起工作,或多或少都会有被事情推着走的感觉,葛区长对此也有了深刻的体会,物流中心的规划还在纸上,她就必须要在一周内建好一个堆场了。

时间紧任务重,不过这个堆场的要求也不高,在路边平整出一块儿地就行了,连围墙都可以缓建,再划分上几个区域,各家就可以看管自己的煤炭了,至于值守的小屋、隔断之类的,都可以慢慢来,眼下是夏天,一个月之内能修好就行。

倒是厕所什么的地方,那是要尽快建好。

陈区长对这个堆场也很重视,而且他有农村工作经验,听说临时抽调了三台推机,工程进度依旧不乐观,他就建议了,机器干机器的活儿,边边角角的小活儿,就用人力来干。

三轮镇的镇党委书记林继龙也很看重这个项目,他打算动员乡镇的党员干部来赶进度——这个物流中心扎根三轮镇,能直接带动整个镇子的腾飞。

而陈太忠直接建议了,小贾村闲人那么多,给他们个挣钱机会。

小贾村半数的田地被冲毁了,除了一些人在种地和清理地里的零散石块,一多半人基本上就无所事事,村里的灾后重建工作也展开了,区里和乡里一致决定,在旧址上重建小贾。

不过这次的重建,就是彻底地统一规划,宅基地什么的,早就被冲得认不出哪里是哪里了,区里直接决定,小贾村全部上四层小楼,一户算八十平米,然后再加人头,一个人头补三十平——没办法许再多了,地不值钱,但是盖楼得花钱。

谁如果不接受,那就按以前的户口结构发放宅基地,一户是四分多的宅基地,合着不到三百平米,不过乡里区里不管帮你盖房子,你得自己盖,而且地方是统一规划过的,也不许起二层以上的小楼——要不然会影响到他人。

要是搁在城市里,大家会如何选择,那真是不消说的,但是偏远农村和城市,那是截然不同的,住楼房那可是农村人一辈子的梦想——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。

而且住了楼房,上下水啥的都方便了,至于说没院子里的一方田土,不能种点啥了,这想法就有点太文青了——村里人谁家没地,一定要种到院子里?

事实上城里的土地观,一点都不适用于小贾村,这地方别的没有,就是地多,基础设施跟不上去才是最要命的。

至于说宅基地,哪怕是错过这个时机,回头想办法打点一下村领导和乡领导,只要不占用农田,也不愁再批下一块来——就算不批,你自己选块荒地盖房子,别人也不能拦着。

所以小贾村绝大多数的农户,是选择了住楼房,只有四五户人家,要了四分的宅基地,这几户都是相对有钱的,宁可自己盖房子,也要求个名正言顺的宅基地。

反正一种米养百样人,农户都有各自的选择,这个东西强求不得,能引导大部分人即可,小贾村被如此全盘规划一下,迟早要面目一新。

这些就都扯得远了,眼下有施工队在小贾,一边清除泥土,一边挖掘以前可能遗留下的财物,顺便就开始开挖道路、打地基之类的施工了,而小贾村村民必须在一边协作。

只说清除的淤泥和清点可能存在的财物,这个进度就快不了,所以无所事事的人很多,把他们召集起来建设堆场,其实也算盘活了生产力——无非是平整土地,都是土里刨食儿的,谁不会啊?

正经是陈区长不会,小贾村村民来建设的那一天,他也来了,讲了一段话之后,身先士卒地拿一把铁锹干了起来,他有仙力傍身,一锹一锹地舞动着,并不觉得有多累。

不过,哥们儿不能表现得太扎眼,年轻的区长暗暗地提醒自己,干了半个小时之后,他觉得自己应该比较疲乏了,于是放下铁锹,坐到一边的石头上,“气喘吁吁”地抽烟。

“陈区长这就是劲儿大,身体忒棒!”一个老农民笑眯眯地冲他伸个大拇指,捡起他的铁锹才待接着干,然后就是一愣,“这锹头咋变成这样啦?”

好好的一把圆头铁锹,陈区长干了半个小时,硬生生地把铁锹搞成月牙铲了,前面的铁皮被磨平不少,更多的……还是变得卷曲了。

“干你的活儿,”林继龙见区长休息了,他也放下铁锹休息,不过他手里的铁锹依旧是圆头的,他一边喘气,一边摸出一根烟来,哆哆嗦嗦地点上,终究是奔四十的人了,跟着区长的节奏干活,他真是累得不轻,“领导就是有劲儿……老汉你咋话那么多呢?”

“那叫蛮劲儿,”老汉也点起一支烟,一边慢悠悠地铲土扬锹,一边说话,“力气活儿不是你那么干的,像这个铁锹,要讲个巧劲儿,多抖一抖,稍微用上点儿腰劲儿,再控制一下节奏,其实一点都不累人的。”

陈太忠看着老汉慢悠悠地铲土,每一铁锹也就是多半锹,心里就有点不服气,虽然他承认,老汉干活看起来确实有点节奏,“你这个效率,有点太低了吧?”

“我这效率一点不比你低,”老汉看他一眼,居然还有心情吸一口烟,“你干半个小时,起码要歇二十分钟,下一次连半个小时也干不到,我干半个小时只歇十分钟,而且干这么一天,我明天还能干……明天你两个膀子肯定肿了,你攥锹不紧,明天手上铁定起泡。”

“嘿,”陈太忠听得笑了,他还真没想到,自己会被人笑话不会干活——这点儿活儿,哥们儿倒不信明天膀子能肿,不过凭良心说,老汉说得确实有点章法。

尤其老汉是看起来干得慢,但面前那一堆土石,却是一点点地在稳定地消失着,不用心的人,未必注意得到它的减少,真用心观察,才会发现那是真正的大巧不工,润物细无声。

劳动人民终究是伟大的,此刻,做为曾经的仙人,陈区长也不得不暗暗感慨,这专业的就是专业的,哪怕是玩铁锹,“老汉……你教一教我吧?”

“你都是领导了,学这粗活儿干啥呢?”老汉憨憨地一笑,他并不因自己铁锹玩得好而得意,他一边慢悠悠地扬锹,一边慢条斯理地回答,“一点庄稼把式,手熟而已,干上两年,不用人教你也会了。”

“我还是真想学,”陈区长说着就站起身来,他是要强之辈,不愿意被人笑话连铁锹也玩不好,那也太不接地气了,可是要让他自己锻炼两年……哥们儿哪儿有那美国时间?

老汉瞥一眼陈区长手里过滤嘴很长的香烟,心说区长这烟,听说一百多块钱一根,还是有钱都买不到,我是不是该借此机会弄两根来抽呢?

不不,两根都抽了,那就太糟蹋了,我只抽半根,剩下一根半,要向亲友们炫耀,大兄哥照顾我多年,得让他抽两口,老李去年提醒我,没让我买假化肥,这必须让他抽一口,老张这多年的好友,居然帮着儿媳妇骂我,最多只让他抽一口……

老汉心里正盘算呢,不成想陈区长的手机响了,然后区长接起来说两句,转身就走了,他一时间就有点着急了,“陈区长,能给根烟吗?”

“这半包都给你了,”陈区长想也不想,笑着丢给他半包烟,“你说我干得不好,批评得有道理,我接受……别嫌是半包,这个烟有钱买不到。”

“我知道,”老汉将铁锹一丢,抢上前一步,双手一合就接住了半包烟,他攥一攥,居然是大半包,禁不住感叹一声,“陈区长真的实在,我笑话他,他还给我烟,太难得了……我说,你们这是要干啥?”

一眨眼的功夫,他的周围就围满了乡亲,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闷声闷气地发话了,“六哥,你那用铁锹,也敢叫会用?欺骗陈区长……给我两根烟,我啥都不说了。”

“滚蛋,你和二愣,两个人分一根,”老汉很干脆地把烟往裤裆里一塞,麻利地一紧腰带,“乡亲们都有份,但是烟真的不多,咱们回了小贾村再说,别让外人看见……”

他们这里的折腾暂且不表,陈太忠却是心思重重,打电话来的是敬德县党委书记奚玉,奚书记前一段时间就通过李强表示过,想来北崇学习先进经验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