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700章 电视剧害人(下)

似此情况,王总听说林莹的投标价是两百八十五,他不暴走是不可能的——尼玛,这我回去以后,怎么跟领导和同事们交待啊?

这年头不患寡而患不均,价格报低了问题不大,关键是对方报得挺高。

康晓安不知道里面的具体情况,但是听一听对方的抱怨,他也猜出个八九不离十,“那王总你给我打这个电话,是需要我做点什么?”

“我怎么能让您做什么呢?”王总先客套一下,然后吞吞吐吐地发话,“我就是觉得……这个价格有点低了,回去不好交待。”

这个确实不好交待,乌风山终究是国企,拿下单子来是好事,利润低一点也无所谓,但是跟别人拼利润拼到最低好解释——哪怕别人都两百四了,你两百三十五一吨成交了,那是你有本事,有魄力。

可是差价这么悬殊,那真的就说不清了,一吨整整差了四十块,四十块啊……这恐怕不仅仅是工作不细致,大约还会有别的说法。

“这点小钱,你也要跟我说,”康晓安干笑一声,他其实已经弄明白这里面的分寸了,但是……他真的没办法说什么,反正康总充大头也充习惯了,“你的意思是,多出的五万吨不想这个价钱出了,对吧?这个简单。”

“这个……我还没跟领导请示,”王总沉吟一下回答,他还真不敢这么说,两百四十五一吨,卖得是便宜了,但终究有利润,十五万吨都卖了,再卖五万吨又何妨?

正经是因为这五万吨成交不了,影响了前面的十五万吨,那罪过就大了——说来说去,这个两百四十五,真的卡到乌风山蛋疼的线儿上了,卖了不甘心,不卖的话闹心。

“那你快点儿请示吧,才几个钱?”康晓安很不负责任地挂了电话。

不多时,王总回到了招标办,他表示说,三个月内,按投标价供应十五万吨,至于说另外的五万吨,要看三个月后的行情了,“……这个煤炭行情波动得太厉害,我们不能答应得太多,希望大家理解。”

这个解释也很合乎情理,本来嘛,现在的煤炭价格,基本上三两个月就要涨一点,不过孟志新直接表示,“那乌风山就是十五万吨了,海潮加到二十万吨,以后的事情,以后再说。”

他的决定做得很痛快,海潮集团本来就损失了五万吨的订单,乌风山不要,正好拿来弥补,根本都不需要商量的,但是看在别人眼里,这话就说得太牛气了,十成十的财大气粗——你不给我面子,我何须给你里子?

事实上,这话还就合适孟区长说,白区长多少跟康晓安接触过几次,对康总的关系户,也不好做得太绝。

那你买两百八十五一吨的,还是再买五万吨五千五百大的煤?王总心里感觉怪怪的,想到三个月之后煤炭的行情还不知道怎么回事,自己这个决定未必是正确的,他就失落重重地问一句,“不考虑涨价因素?”

“我们可以提前支付预定,”孟区长淡淡地回答一句,这显然又是一个重磅炸弹——合着北崇可以将货款提前打到海潮,这对别人来说太不公平了。

“海潮感谢北崇的信任,”林莹不等别人发难,就笑着发话,“我们可能会因此承担一些风险,比如说涨价什么的,但是对海潮来说,北崇的这一份信任,比任何东西都宝贵。”

在座的诸多投资商面无表情,心内却是暗暗腹诽,这话真的很扯淡,北崇投资帮助你们发展,就算煤炭看涨,谁还能保证它一个劲儿地涨?

“再让我考虑一下,好吗?”王总生气归生气,现在却又有点不甘心丢了那五万吨,他看一眼白凤鸣,“白区长刚才说了,给我一天时间的。”

白区长并不回答这个问题,他就当没听到一样,倒是孟区长端起杯子喝口水,然后才慢条斯理地回答,“白区长的意见,就是北崇的意见,我们以为你已经决定了。”

“哪儿能呢?”王总干笑一声……

当天晚上的饭局,就是投标商请客了,小林总大气得很,表示说今天算我的,你们想请的话,回头再说,旁人也都是财大气粗之辈,又知道她的底细,就不跟她来抢。

林莹原本想请大家去阳州吃,怎奈区政府的几个人对阳州都没太好的感觉,索性就让人从阳州送来点龙虾之类比较罕见的食材,在北崇宾馆多做了几个菜。

饭桌上自然不好再说什么,七点半的时候,大家尽兴散去,康晓安却是被乌风山的人逼得没有办法,又去陈区长的小院关说。

来到小院之后,康总却意外地发现,王媛媛也在场,他奇怪地看她一眼,然后收回目光,走到陈太忠旁边坐下,“太忠,乌风山这你到底怎么想的?”

“他价钱低,北崇就多买点嘛,”陈区长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他不愿意卖,那就拉倒,只帮他们清库存。”

“你也是狠狠地算计了他一把,”康晓安笑着发话。

“那是他自找的,”陈太忠说起这个,是一点内疚都没有,“本来都答应他了,他非要自作聪明,满世界地找我……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我收了他多少好处。”

“别人是礼多人不怪,你这倒好……就事论事,”康晓安继续笑,其实对于乌风山人私下的乱闯,他确实也有点恼火,可是帮人已经帮到这个地步,他反倒是不好指责王总了,要不然的话,人情岂不是白卖了?

“天底下本来就没那么多麻烦事儿,就是自作聪明的人太多,简单事情才变得复杂化了,”陈区长无奈地回答,下一刻他微微一笑,“不过也好,给北崇省钱了。”

“小王配合得不错,”康晓安侧头看一眼王媛媛。

“是他逼我的,他屡次三番地找我,”年轻的计委副主任轻声回答。

“真是自找的,”康总听她这么说,也禁不住苦笑一声,“那这个多的五万吨?”

“让他自己决定好了,你操的什么心?”陈区长一猫腰,从茶几底下摸出两瓶啤酒,“来,再喝点啤的吧……”

第二天接近中午的时候,王总终于来通知白凤鸣,说经过煤矿党委的紧急协商,最终决定只向北崇提供十五万吨煤炭——这个,真是不好意思。

他表示说,那五万吨的份额,希望能到时再行议价,这也是党委的决议,事实上,乌风山人也知道煤炭要看涨,既然这次投的价格不好,那就只为了争口气,也不要这五万吨了——你北崇都敢囤煤,我们堂堂的煤矿还差这点胆子?

“你不要就给别人了,”白凤鸣很明确地表示,在外人面前,孟区长的意思就是他的意思,这是要维护区政府形象上的统一。

事实上,对于陈区长的态度,白区长是非常清楚的,此次投标的人虽然多,但是区长要刻意维护的,就是海潮集团这根线,原因无他,稳定而已。

而且陈太忠都指示了,海潮集团的煤款全部、足额预付,这个决定看起来有点违反政策,但实则不然,须知煤炭价格还在缓慢上涨,海潮拿到这二十万吨的订单,光是运输也要折腾好一阵,到时候谁知道煤炭涨到什么地步了?

不过海潮一口气吃下这么大的低价订单,也不是坏事,他们手上有了充足的预付款,也可以及时地多收煤炭——这才叫双赢。

这种操作模式,却是别家想学都学不来的,因为这里面存在相当大的违约风险,陈区长不怕麻烦,却也不喜欢麻烦,撇开小林总跟他的交情不谈,海潮集团的根儿就在天南,根本没胆子坑陈太忠。

“那就给了海潮吧,”王总苦涩地叹口气,既然拒绝了北崇的好意,他反倒要维系这一层关系了,否则合同执行过程中没准会出问题,他笑着发出邀请,“白区长,中午一起吃顿便饭吧。”

白凤鸣看他一眼,也知道这人在顾忌什么,他略略沉吟一下,“你先去请孟区长吧,他答应了,你给我打个电话就行了。”

昨天在给华亨五万和十万吨的问题上,他略略坚持了一下给十万吨——华亨那边肯定有心意的,那么今天这个人情,就得多照顾孟志新一点,这年头独食不肥。

北崇还真是铁板一块!王总笑着点点头,转身离开了,看着他的笑容,没人知道他的心里有多么苦恼。

矿上不要那五万吨份额的理由很充分,但是他心里很明白,矿上还有一个说不出口的理由:有人怀疑他收了好处,故意压低价钱卖,卖得上瘾又多卖五万吨,那自然不能答应。

看这事儿办得吧,真的里外不是人!走出房门之后,王总脑子里猛地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:以后家里看电视,坚决不许老婆和女儿看宫廷剧了……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