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699章 电视剧害人(上)

王媛媛?康晓安想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对方说的是谁,一时间真是要多意外有多意外,“你怎么会认识她?”

“我这不是……找不到陈太忠吗?”王总苦笑着回答,“想着怎么也要私下挂个号,我去他家找了好几次,找不到人,最后也是不得已找上王媛媛。”

此事要说起来,也挺无奈的,乌风山托了康晓安来活动这个招标,才说要好好做一做标书,不成想接到通知说,招标提前了——这估计是出了点什么状况。

于是王总火急火燎就跑过来了,其时康晓安已经跟陈太忠通过气了,就对乌风山的人说,只要你们报价合理一点,少赚一点,这个单子我拍胸脯了,太忠那是我兄弟。

他说得不错,但是王总干销售也多少年了,深知自己不能干坐着傻等,还是要跟陈太忠多接触,这个单子才能花落自家。

但是来到北崇之后,他只在区长办公室见了陈区长一面,年轻的区长根本没管他打的是谁的旗号,就淡淡地指示一句,只要你的报价有诚意,入选不难。

诚意……我很有诚意啊,当天晚上,王总就去陈区长的住处,想要表示诚意,遗憾的是,陈区长不在,第二天晚上依旧不在。

他没得选择,于是第三天一大早去区政府,求见陈太忠,不成想廖主任打个电话之后,冷冷地表示了,“区长说已经见过你了,回去安心做标书吧……我们会一视同仁的。”

这就是第二次去办公室的时候,连面都没有见上,王总心里怎么踏实得了?尤其是他已经知道,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海潮,跟陈区长有千丝万缕的联系。

就算康晓安再打保票,他还是要私下见一见陈区长才甘心,可是他还不能让康总帮着撮合——那样有不信任人的嫌疑,连康总也得罪了。

想来想去,他决定走迂回路线,从陈太忠的身边人下手,凤凰是有点远,也不赶趟,还是从北崇挑选吧。

他这随便一划拉,就选到王媛媛了,要说目前的北崇区,投靠陈系的人不少,但是真正能跟陈区长递得上话的,屈指可数,而对于这种招标的事情,林桓都不敢乱插嘴,如果一定要找出一个人,那就非此人莫属。

王媛媛是陈区长的枕边人,这是北崇民众都知道,当然,枕边人也未必都能说上话,但是好死不死的是,就在前几天,她一跃成为计委副主任——这样的破格提拔说明,她不仅仅是枕边人,更是深得陈区长的宠爱。

更别说,计委就负责协助此次招标,只说她的位置,就轻慢不得。

江湖中还有传言,说海潮集团的小林总,可能跟陈区长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,但是王总并不认为小林总和王媛媛的关系会有多好——时下的宫廷电视剧,主旋律便是宫斗,没有宫斗的也算后宫?

所以当天中午,他就找到了王媛媛,不过王主任表示得很谨慎,只说她才上任,对业务不熟悉——你走流程就行了,我什么都不懂。

但是陈区长很信任你的!王总到现在还记得,自己当时的神情和措辞,他认为自己说话时的暗示很明显。

我现在跟领导没多少接触,王媛媛如是表示——她都搬到单身楼了,等闲也不会去区长的小院,这是大家都知道的,她也没必要隐瞒。

很浓重的怨气吖~王总认为,自己观察到了细节,那么,他还真就有文章可做——王主任不要你不要谦虚嘛,我知道陈区长一向还是很信任你的,你看,我也是康晓安康总介绍来的,很有诚意竞标,只不过海潮集团……真的很强大啊。

他拽出康总来,就是要表明自己也是有根基的——如果你在后宫里斗不过林莹,那也不要紧,她有海潮做后盾,你也可以结交外藩,以为奥援嘛。

王媛媛却是被缠得哭笑不得,她现在一门心思,就是借着区长的支持往上走,其他什么事儿都不想管,什么斗争也不想参与,至于说服气不服气林莹——她根本就不是陈区长的女人,只是为了他的名声,帮着他把自己的那层膜看好就是了,那些飞醋……从何谈起?

她不会表态,但是也不会明确解释,于是就含糊应对过去,不成想当天晚上,王总又来单身楼找她,说是你帮我摸出海潮的底线,只要我能中标,谢你千分之三到五——具体的点数,要看我是多少钱拿下的。

十五万吨煤炭,一吨两百六左右,总额接近四千万,千分之三到五,也有十几万的好处,这个诚意不可谓不足,要知道,煤炭目前还不是暴利行业,而王媛媛也不过是其中一个环节,她并不是能一锤定音的人。

但是王主任就有点恼火了,我只是枉担了一个虚名,你又何苦一而再再而三地刺激我?

而且她搬到单身楼也没几天,为了避免麻烦,她晚上很少接待人,当然,一般年轻人也不敢在她这里逗留得太晚——传到区长耳朵里,那要吃不了兜着走的。

所以她不耐烦地回答,这事儿自有陈区长操心,结果王总长叹一声离开:原来……你们都这么怕林莹啊。

这句话是彻底地把王媛媛惹毛了,待他离开之后,她就抬手给陈区长打个电话,说这个人来单身楼找我了,他又如何如何说了,最后她问一句:这人太莫名其妙了,能不能取消了他的投标资格?

王主任并不是想真的取消对方的资格,以她的身份和地位,还远不足以干涉类似的事情,她只是想借此表示——我跟那货真的没关系,是他找上来的。

陈太忠躲出去,也是因为这种人情太多,他实在防不胜防,但是听到对方居然找上了王媛媛,他这气儿也是不打一处来——合着哥们儿这“处女之友”的名声,都传得那么远了?

那你就告诉他,海潮就是低价冲击市场好了,陈区长做出了指示,想到这乌风山这匹黑马不过是仗了地电的势,而在将来,地电还未必能享受到成果,他觉得这便宜不占白不占。

于是他就顺手又捏个理由做诱饵:海潮想的是垄断以后的供货,所以第一仗,海潮必须打漂亮了,将其他人排挤出这个市场。

这里有必要强调一点:北崇此次招标,说的是要为企业解决未来的煤荒问题,但是有办法的人自然打听得到,北崇是在搞煤炭储备。

北崇不产煤,近期又在大上工业,搞储备是可以理解的,不过,五十万吨的煤炭储备,对于一个没什么工业基础的县区来说,已经是上限——那么,接下来的市场在哪里?

区里还打算再囤两个亿的煤,不过知道这个计划的人很少,除了陈区长,大约也就是白凤鸣和孟志新了,林桓都不清楚此事。

可是海潮依旧有挤占市场的可能性,因为北崇自备电厂是要消耗动力煤的,一年就超过四十万吨,而且这个电厂,目前已经在酝酿二期工程了。

王媛媛请示了领导之后,心里就有数了,而第二天,王总又来骚扰,她想着领导做了指示,就不怕表示一下,你要靠价格拼过林莹,那是不用指望了。

那林莹的报价是多少呢?王总不得不关心这个问题,事实上,都是搞煤炭的,他基本上能猜到,海潮将煤炭运到阳州的成本,当然,这运输的环节里猫腻很多,不好细细判断,但是国内的铁路都是一家,就算存在地区差异,互通信息总是无妨的。

他很快就了解到,加上私人的打点,张州的煤炭到这里的运费,大约是一百元左右,而海潮集团在天南赫赫有名,铁路上的关系也很扎实,运费总不会比别人出得更多。

那么他略略地估算一下,林莹想低价冲击的话,报价应该在二百六十元左右,这个价钱就没什么钱可赚了——海潮在货源方面有优势,但是在货运方面差一些。

然而,陈太忠再三地强调了,价格问题很重要,王总不能忽视,于是他就试探着问一句,你觉得我们报个多少就能中?

这个问题你问我?王媛媛哭笑不得地反问一句,那真是……呵呵……

可是王总已经钻进死胡同了,对方越是呵呵,他就越是想问个明白。

事实上到最后,王媛媛也没给出明确答案,什么她暗示海潮底价两百六,那纯粹是王总信口胡说——他只是不想承担相应的责任。

事实上,乌风山坑口出煤的成本八十出头九十不到,货运及其他管理成本,加起来也就六十块钱,加上税费以及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,也就是一百九十块钱。

运到北崇的结算价为两百四十五的话,利润差不多每吨有五十,加上损耗、增值税之类的,每吨二十来块的纯利,是绝对能保证的。

但是这个耻辱,也就耻辱在这里了,王总是打算报两百六的,退一步两百五十五成交,这每吨就是三十块以上的纯利了,二十万吨就是六百万。

而他为了稳稳拿下这个单子,硬是将价钱在底价上又降了十块,这就是两百万没了,更悲催的是,这个价钱,他是请示了老大之后,特批争取来的——所以在议价的过程中,他是一分钱不肯让了,我们直接一口价,这也是诚意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