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697章 亏大了(上)

区政府招标的时候,陈太忠正陪着康晓安在清阳河边转悠。

康总是昨天晚上到的,由于一些耽搁,到了阳州就十点半了,所以索性在阳州住下,今天一大早就来北崇,拉着陈区长前来视察水电站的筹备工作。

陈太忠绝对不会相信他的动机这么单纯,而且清阳河现在要啥没啥,连工棚都没有,只是在平整土地,而且跟海角的协议已经签了,就算郑文彬过不久拔脚走人,这个项目也已经展开,想停也不可能了——大不了恒北自己干。

不过老康不说是为什么来的,他自然不会去主动提起,两人视察了一个小时左右,康总这才发话,“回区里吃饭吧,我正好见一见乌风山的人。”

“来的这个王副总,也不是个老实人,”陈区长早就猜到了,康晓安是害怕一个电话不靠谱,特地赶到现场来呐喊助威,也算是对自己这个区长的尊重。

事实上,他也真的有点好奇,“这么小个单子,你至于这样吗?”

“三千万的单子还算小?也就你敢这么说,”康晓安不满意地白他一眼,别看康总能折腾,大于三千万的单子,他能做主的也不多,就像范如霜的临铝,动不动就是几十上百亿的项目,范董又能做几分主?

当然,他真正的目的在于,“得让乌风山的人看到,对他们的事情,我很重视……太忠,处理完他们的存货,没有问题吧?”

“价钱肯定得合理,”陈太忠看他一眼,“我愿意当雷锋,别人也得信。”

“嘿嘿,”康晓安讪讪地笑一笑,他何尝不知道,自己有点着急了?但是他有充分的理由,“下一步大批电厂上马,保障煤炭供应,是未来的工作重点啊,咱恒北没有煤炭。”

“乌风山领情不领情不好说,海潮肯定对你不满意,”陈太忠淡淡地答他一句。

“这不是乌风山离海洲近吗?”康晓安干笑一声,心里却悻悻地嘀咕一句,有没有搞错,就算从天南进煤,我走莒山煤矿也近很多,何至于需要张州的煤了?

“海潮能给你的帮助,其实远大于乌风山,”陈太忠想来想去,终于还是点他一句,乌风山不算小煤矿,现在开工量不足,年产煤炭也有三百万吨,但是就算他们产能扩大到五百万吨,依旧赶不上海潮。

虽说海潮自产煤炭的能力,不过才两百万来吨——有些还只是挂名,但是海潮的渠道太强大了,口碑、资金、运输和流通领域,在天南都是独一份儿,他们能盘活的煤炭资源,每年不会少于一千万吨,这还仅仅是煤炭不包括焦炭。

而与之对应的是,乌风山虽然产出不少,但他们是国企,有接近半数的煤炭,走了计划内的指标,下家不管付款多少、及时与否,他们得往外拨煤。

也就是现在市场经济的味道越来越浓,煤炭越来越紧俏,针对那些拖欠大户,煤矿这边也使出各种手段来拖延出货,所以才能存下点家底,而这样抠出来的货,他们自然舍不得卖得便宜了。

对普通老百姓来说,想打听到这些并不是很容易,但是以陈太忠和康晓安的身份,随便了解一下就知道了。

“海潮是有点远,只说运费就要多出不少,”康晓安微微一笑,本质上,他还是更愿意相信乌风山,国企和国企终究是要好沟通一些,尤其是现在的私企,简直就是利欲熏心的代名词,海潮跟他非亲非故的,凭什么牺牲利益照顾他?

而他是国企领导,虽然花钱可以大手大脚,但是买原材料的时候,还真的不敢跟那些私企老板比阔绰——经不起审计啊,所以他只能笑一笑,“反正需要帮忙了,太忠你不能不管。”

这话说得很不见外,但是康总真的没想到,四年之后,他每每想到今天的话,都恨不得拿头撞墙……尼玛,当初我怎么就话那么多呢?

两人说着话就上了车,陈区长没开自己的车来,有奔驰五百可坐,又有司机,他何必那么辛苦?

车行一段时间,康晓安又丢出一个话题来,“博睿有意向给海洲电厂注资,太忠你觉得这个事情,可以操作吗?”

“哦……嗯?”陈太忠现实无所谓地哼一声,然后登时就觉得头皮一麻,难道这才是老康今天来北崇的真正目的?

沉吟片刻,他才沉声发问,“他们用的……不是要给北崇的钱吧?”

“那倒不是,我从来不短兄弟的路,”康晓安笑着摇摇头,“博睿的人说了,他们手里别的没有,就是有钱,只要项目够好,他们可以考虑投资。”

也是,陈太忠听得暗暗点头,博睿是口碑和实力都不差的投资公司,不但管理着他的钱,也管理着别人的钱,人家来恒北是为他陈某人工作,但是觉得电厂能投资,那也可以顺便做两单,他看好自己的钱不被乱花就行了,还管得了别人的投资决策?

“那你们谈好了,跟我不相干的,”他笑着表示。

“但是他们想获得股份,而不是收回本息之后走人,这个让人有点挠头,”康晓安轻喟一声,“太忠,你也说过,电厂涉及国家安全问题……都入世了啊。”

2002年的招商引资不比前两年了,外资依旧是很受欢迎的,优惠程度也不差,但是纯真的国人也渐渐地聪慧了起来,外商投资可以,但是咱也要讲保护自主品牌、要讲保护环境,也要讲……国家能源安全啥啥的。

尤其是入了世贸之后,外资纷纷涌入,大家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,就愿意多争取一点,康总这个观点,就是不愿意国家安全系于他人之手,充分地体现了一个国家干部的责任心。

“你这也太扯淡了一点吧?”陈太忠不屑地冷哼一声,“他不控股就行了,你担心什么的国家安全?咱国家……合资电厂还少吗?”

九十年代的时候,国家还真的建了不少合资电厂,那时候是真的穷,而且也没技术,更是因为一些事情,受到了一些制裁,于是国家有针对性地反制……如果有人去系统地琢磨一下,那个时期国内招商引资的成果,大约就能判断出各个阶段的倾向,是很有意思的。

简而言之一句话,九十年代的时候,合资电厂在国内并不少见,就算现在少了点,也没有少很多,所以陈太忠觉得,康晓安的话有点奇怪。

“省里只需要它的资金,其实……”康晓安沉吟一下,方始苦笑一声,“博睿不可以提股份,他只能作为融资或者借贷对象出现,参股电厂的可以是任何一个奇怪的公司,或者可能是你没听说过的银行,但不能是博睿。”

“虽然不明白,但是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,”陈太忠感觉到这货说话吞吞吐吐的,但是他不想去打听,“那你们去谈吧,我大致分析了一下,这跟北崇没什么关系。”

“博睿还是很看重你的意见和建议的,”康晓安这个提示,有点没头没脑。

“但我需要看重他们吗?”陈太忠笑着反问一句,“那只是一个投资公司,钱又不是他的,他不借钱给我,我照样借得到……他怎么看我,我有必要在意?”

“咳咳,”康总猛猛地咳嗽两声,不再说话了,人家连博睿都不放在眼里,他还能说什么?反正他可以确定一点,陈区长绝对不是在吹牛——要知道,博睿就是丫引进恒北的。

想到博睿雄厚的资金和背景,康晓安越来越觉得看不透眼前这个年轻的区长了……

车到了区政府的时候,就是中午十二点了,针对诸多投标厂商,北崇宾馆把小餐厅开放了,能放四桌人,是接待正厅领导的标准。

康总和陈区长坐在最靠里的一桌,隋彪今天也来了——最近隋书记越来越主动接近区政府了,不管是政府宾馆,还是陈区长家。

跟他一起的,是一个胡姓中年人,大约就是王宁沪招呼的那位了,不过陈太忠对此人是一扫而过,连简单的客套都没有,他只是冲小林总微微点了点头。

但是就这个点头,林莹就挨着他坐下了,隋书记和胡总在桌子对面坐下,康总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上首,今天的这个架势,真的不同寻常,大家连座次都不说了。

到最后,一个黑胖的中年人坐到了康晓安旁边,大家这才知道,此人便是乌风山煤矿的王总,他虎视眈眈地看着林莹,似笑非笑地发话,“林总看起来气色不错。”

“哪儿啊,买卖不好做,这两天急得头发都白了,”林莹不动声色地还击,“倒是王总神通广大,看来会有不小的收获。”

“买卖做得要吐血,”王总斜睥她一眼,阴阳怪气地发话,“低价冲击市场,这可不是值得鼓励的事,林总你说呢?”

“难道你知道,我开价多少?”林莹抬起头,似笑非笑地看着他,“你说个准数,说得对了,在再给你介绍一块市场,敢不敢赌一下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