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695章 招标(上)

“你怎么知道?”陈太忠才问出这句话来,就觉得自己有点弱智。

“我也是招标组成员啊,”林桓笑眯眯地回答,“五十万吨的煤,你还以为是五吨?”

“煤炭现在不是不愁卖吗?”陈区长皱着眉头发问,“现在应该是卖方市场吧?”

“买方市场和卖方市场是相对的,大宗客户永远声音大,而且咱北崇又不缺钱,”林主席笑着解释,“不但我被人找过了,相信其他招标组成员也被人找过了,只不过大家不敢跟你说就是了……难得啊,咱北崇还有这么抢手的一天。”

“真还有人想通过关系做这单子?”陈太忠确实挺意外,这个招标他倒不是一定要让林莹独吞,但是这个东西公平竞争就行了,没必要一定找关系吧?

“这个钱最好挣了,就是倒空卖空,谁不会?”林桓很不耻地哼一声。

这倒也是,陈太忠听到这话猛然间就反应了过来,一旦下家确定了,倒卖原材料是最简单的买卖,尤其是公子哥儿们的最爱,左手进右手出就把钱赚了,一点都不用操心。

前文就说过,京城里有办法的衙内往下伸手,最常见的就是卖设备,施工什么的太劳神,还要跟当地人打交道,也容易出意外,还是倒卖东西来钱痛快。

“都有谁找过你?”陈区长想到这里,淡淡地看一眼林桓。

“一个老大姐打过个电话,”林桓含糊其辞地回答,有些话是他也不便说的。

“这还真闹心,”陈太忠听得叹口气,原本他认为,恒北总共就几个小煤矿,这番采购应该惊动不了多少省内的人,不成想连康晓安都打电话过来打招呼。

按说康总有自己的企业,又倚仗北崇良多,不该在陈太忠的地盘上随便打招呼乱伸手,但是……他有他自己的苦衷。

地电在海洲市新建一个电厂,装机容量是一百八十万千瓦,不过恒北的煤矿太少了,尤其是高热量的煤,就更少了。

可电厂发电,还就是要这种煤,地电最近就在联系各种动力煤,确定未来的一些供货渠道,虽然项目才刚刚启动,但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。

然而悲催也就在这里了,地电去联系煤矿,煤矿对他们也很热情,事实上现在煤炭的市场,远远没有到了绝对卖方市场的程度。

从战略层面上说,双方大致还算是相持阶段——卖方可以要求买方现款现货,但是买方也可以要求卖方降价,说你们最近涨得太厉害,每吨降五块我就考虑包圆。

也就是说,只要矿上产得出煤来,卖高价未必马上能销掉,但是略略降一点,转眼就能卖掉,还是现款现货。

但是这个动力煤,是相对比较悲催的,煤炭是分品质的,燃烧值高的煤价格就贵,当然这不是唯一的指标,同等燃烧值含硫量低的煤价格也贵。

可是对很多煤倒来说,燃烧值多少并不是很关键,差不多就行了,这不是煤倒们不知情,而是他们销售的对象不管这些——别人一吨卖一百六,你卖我一百八,凭啥呢?

说白了,还是动力煤该卖到对口的地方——有单位烧锅炉,采购买回去动力煤了,烧锅炉的工人说了,这煤的火力确实旺,烧着痛快,但是烧了两天,领导提意见了,尼玛,这烟也太大了,还买得这么贵……采购上吃了多少回扣?

对于这样的单位,含硫量大的动力煤,倒是不如含硫量低燃烧值小一些的普通煤,至于说锅炉工的工作量会大增,谁会在乎?

前文说了,刘望男承包的那俩煤矿,就是典型的含硫量、燃烧值双高的动力煤煤矿。

对这样的煤矿来说,目前的这个市场也挺让人挠头的,压价卖吧,真的不甘心,高价卖吧,又卖不了多少,要说囤起来等涨价——这煤炭在哪儿都存在自燃的问题,北崇还算气候湿润、雨水较多的地方。

那么,他们卖给电厂不是挺好吗?是挺好,但是几年前全国的火电项目被砍了个七零八落,要不然也不会存在现在的电荒了,卖给谁去?

现在全国各地是疯狂地上电厂,连煤炭资源紧张的恒北,都上了一百八十万千瓦的电厂,这也是不想让电力受制于人,限制了本省的经济发展。

然而电厂从动工到竣工,是要一个时期的,不能一蹴而就。

所以对动力煤的煤矿来说,眼下就是黎明前的黑暗,再走不远就有光明的前景了,但是目前还是要咬一咬牙——有人说停了煤矿不挖,等着行情来了再下手,这建议就太扯淡了。

正是因为如此,他们对恒北地电这未来的客户,是非常地客气,谁也想不到将来的动力煤会紧张成什么样子——事实上,仅仅过了三年,全国的动力煤就严重告急,第四年的时候,某些省运煤的卡车只要在车头打上“电煤运输”,过路费全免,还有绿色通道走。

然而,客气归客气了,对于地电希望签订的长久供销合同,他们一点都不感兴趣,尼玛,过两年要买我们煤的地方多了,我们愁的是现在卖不出去!

谈判不顺啊,康晓安挺苦恼的,不过他没辙,现在的地电说是不缺钱,其实比任何地方都缺钱,他不可能把煤买回来自己囤上——钱不是这么浪费的。

那么,就只能指望领导帮着协调了,康总仅仅是代省里管理地电而已,地电又不是他的。

就在今天,有煤矿主动打电话给他,说这个长久供销合同,我们在积极考虑,但是现在手里压了十来万吨煤走不掉,你们地电也投资了北崇的电厂,能不能帮着说一说?

直到这个时候,康晓安才知道,合着北崇最近有个五十万吨煤的招标,他原本是不会操这些心的,但是既然涉及到了海洲电厂未来的生产,他就不得不出面,跟陈太忠打个招呼。

陈区长这个无奈啊,那也是没办法说了,对于动力煤说,他兴趣真的不大,北崇的火电厂跟别的电厂不一样,是烧油页岩的,煤的燃烧值大小,区别只在于多掺一点少掺一点。

当然,燃烧值高的煤,那确实能少掺一点,这也是实情,但是能稳定使用海潮的煤炭的话,就不用考虑变换这个比例了,省多少事儿呢。

不过康晓安既然打这么个电话过来,他不闻不问的话,似乎也不是朋友之道,想一想之后,他叹口气摇摇头,“这个招标要快一点搞了,夜长梦多啊。”

事实上,这可不是夜长了梦才多,林桓九点钟才离开,隋彪的电话后脚就到了,“太忠,这大晚上的也睡不着,去你那儿喝点酒?”

“那你来吧,”陈太忠看一看时间,心说你不怕丢人,那我还担心什么?反正王媛媛走了,小廖也有家室了,我就是一光杆司令。

隋书记这大晚上来,肯定也有目的,他坐下喝了一阵酒之后开口说话,“太忠,这次煤炭招标,是否确定就是海潮了?”

海潮集团原本就名声赫赫,就算天南省外的人略略一打听,也能知道这是天南首富的产业,更别说海潮集团美艳的小公主,跟陈区长的关系也不简单,隋彪不可能不知道这些。

“这个……怎么说呢?呵呵,”陈太忠轻笑一声,他不会承认定下来了,也不会说没定——那样就给对方机会了,“关键是我不怕他们毁约,敢胡来的话,我有的是办法收拾他们。”

这话不算很委婉,事实上是相当的霸气:我是打算照顾乡亲了,但是我保证合同的执行,你想关说也可以,但是万一有什么不妥,小心我反脸无情。

“宁沪书记给我打了个电话,”隋彪发现对方的防备很重,索性就开门见山,“他有个朋友,也想参与一下投标。”

“那就交钱买标书呗,”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回答一句,隔了几秒钟,又嘿地一声叹口气,“是想让咱们直接放人过关吗?”

“他也挺难做的,”既然话说开了,隋彪也不怕直说,“他都离开的人了,打这个电话给我……说实话,我没想到,但是老书记的面子,能照顾我还是想照顾一下。”

这是实情,隋彪很清楚,若是王宁沪还在阳州,根本不可能客客气气地打一个电话过来,两者之间的级别差距太大了,也就是到了外地,王书记才会如此客气。

但是他不能不闻不问,这就是阳州的干部,官场习气也重得很,但是还算念旧,也能理直气壮地说出来,我就是欠这个情分。

“王宁沪啊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其实他跟王书记没什么交情,当然,也没有什么交恶的地方,“他得去公平竞争,同等条件下优先照顾。”

“能不能稍微优惠一点?可能是梁千帆的关系,”隋彪苦笑一声,这笔钱虽然不小,但是利润真的不高,现在的煤炭市场,价格很透明的,大宗原材料,哪里有那么多利润可言?

了不得也就是七八个点的毛利,就算一千万的买卖,毛利也才仅仅是七、八十万,不过这钱赚得非常轻松就是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