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694章 被算计了(下)

葛宝玲吃区长这么一表扬,真是满脸的红光,“不过我也有想得不周全的,凤鸣区长说的核查数量的问题,我就有一点忽略了……还要谢谢他的提醒。”

“凤鸣考虑问题,还是比较周密的,但也不算大事,”陈区长笑着表示,“其实只要是能查清楚的问题,那就不用太过担心。”

这个话说得轻描淡写,但真的是杀气腾腾,那俩副区长禁不住看葛区长一眼,看来这个物流中心真要有什么问题,那区长肯定又是霹雳手段了。

葛宝玲倒是面色如常,看不出来有多大压力。

陈太忠也没关注大家的反应,他微微扬一下下巴,“志新你跟我来。”

孟志新站起来跟着区长走了,葛区长看着他俩离开,扭头冲白区长嘀咕一句,“孟主任这真的是鱼跃龙门了。”

你这套话的水平,也太低级了吧?白凤鸣心里冷冷一哼,“那我跟他说一下,让他稳重一点,不要让老同志心里不满。”

“我没有表示任何的不满,”葛宝玲转身向外走去,不就是个常务副吗?看你那点肚量!

陈太忠找孟志新,还是跟北崇的买煤有关,刚才皇甫一尘来了,他知道区里对煤场的选址,初步有了意向,小岭是其中之一。

所以他就拿了一份简单的策划书来,还有一份地图,上面标了几个地方是合适建煤场的,不过一比十万的地图,实在不好显示地形,而那策划书明显是赶出来的稿子,说得颇为含糊,皇甫书记不得不详细地解说一下。

皇甫一尘极力推荐的,是一个叫响水湾的地方。

此处在河沟上,山风大得很,一边又是峭壁,除了夏天最炎热的俩月,基本上太阳晒不到,用水方便,排水可以直接排到河里去,虽然也有污染,但这是浇煤不是洗煤,有个过滤池,污染就可以忽略不计——反正一年下来,总共才俩月。

有多大?陈区长琢磨的是这个,小岭要建的是个二十万吨的煤场,实则不然,他要考虑以后的建设,但是这个话没办法说清楚,白凤鸣等知情人也不会乱说——一百五十万吨的煤炭储备,说出来真会有太多麻烦,还是先说五十万吧。

当然,这一百五十万吨,只是纸面上的计划,没准有什么好的项目,就有了新的变化,不过陈太忠在选择的时候,不能不全盘考虑。

皇甫一尘对这一块也很熟悉,他琢磨了半天领导的意思,才最终表示,这是个狭长条儿,如果能再炸掉点山石,差不多能有零点五到零点七平方公里。

这就差不多了,陈区长粗粗地算一下,若是能有效地利用零点三平方公里,那么一米高的煤层,就能存四十多万吨,两米高就能存接近九十万吨,嗯,这个地方不错。

但是,其他的地方他也是要过问的,不过遗憾的是,皇甫书记似乎也是把主意打到响水湾了,对其他地方的地形,不是特别的知情,而且比这里更大的闲散地块,似乎也没有了。

那这必须要到现场看一看,陈太忠从来不嫌下基层麻烦,下面人说得再漂亮,不如他亲眼目睹——事必躬亲的领导,不是好的领导,但是他来北崇真的没有多长时间,有些事情还是亲自过目的好,深入群众总强过不接地气。

但是当他想到考察的时候,另一个问题就来了,从区里到响水湾,只是十来公里,这段路却很不好走,尤其是到煤场之前,下面有条河,但是河上还是铁索桥,过卡车得架新桥。

地方确实不错,离区里很近,也不存在占用耕地的问题,但是尼玛——这得修路啊。

所以他就要找孟志新讨论这个问题,葛宝玲已经升了,交通局就是孟区长分管了,而且皇甫列出的其他地方,他不可能一一去查看,这个甄别工作,也自然要落在老孟头上。

“这条路很不好,”孟区长听完大致情况之后,就做出点评,虽然他已经被边缘化很久了,但是北崇这么屁大一点地方,有什么事儿能是他不知道的?

“从区里到小岭,中间过东岔子那一段两公里的路,就很糟糕了,您应该走过。”

陈区长真的走过,他去卢天祥家,走的就是这条路,比从东岔子绕,起码少五六公里,但是这个路确实不成体统,颠簸不平坑坑洼洼,最窄的地方,也就一米宽的平路。

不过这也难怪了,一条借道的路,小岭人不可能去东岔子修,而对于东岔子人来说——吃撑着了,修这条路?“是不太好走。”

“从那儿到响水湾的路,也不好走,渣土路,”孟志新笑着发话,“旁边就是魏村和上于村,他们早想修这条路了。”

“那想修一条两车道过二十吨卡车的路……”陈区长沉吟一下,“估计造价多少?”

“这种路想修得好一点,一公里起码得八十万,这是咱北崇人工和土方便宜,要不然不止这一点,”孟区长不是搞交通,但是类似常识他懂,他略带一点怜悯地看着自家区长,“六七公里,加上那座桥……六百万差不多了。”

“嗯,”陈区长默默地点点头,然后嘴角抽动一下,“这皇甫一尘真不靠谱。”

“他想修路,也不能说就错了多少,”孟区长摇摇头回答,“魏村和上于村,经济发展都还算不错,但是不搭桥进响水湾,那里就是块死地……光搭桥还不行,还得修路。”

我说呢,皇甫一尘这么热心,还敢赌囤煤两年,合着原因在这里,陈太忠终于明白其中原委了,“区里多出八百万,小岭乡只肯出个五六十万,那我不如把煤场放在东岔子镇了。”

“但是这条路,您早晚得修,”孟志新淡淡地看着他。

其实我挺讨厌被人算计的,陈区长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,但是他还没办法计较,皇甫一尘选了不止一个地方,只不过主推响水湾而已,而且小岭也多少打算出点钱。

反正人家争取落户小岭,肯定是有所图的,现在看来,所图的只是一条公路,倒也不是不能接受,但是陈区长可未必一定要选择响水湾。

“走吧,跟我一起去这几个地方转一转,”他站起身来。

大致转一下,这一下午就过去了,令陈太忠哭笑不得的是:还就是响水湾的位置最好,一个是这里相对比较近,二来就是其他地方还真没有响水湾这么大的空地。

这是令陈区长感到不快的一点,不过其他的进展还算不错,接下来的两天里,交通局拿出了修缮通向响水湾公路的预算,共计五百六十万——结算时争取控制在六百万内。

这个费用,就连桥都有了,该桥的图纸是六年前就设计好的,要不葛宝玲发牢骚,说八五计划的公路,到了十五还没完成。

再有就是荀德健的投资协议终于签了下来,因为上次出了王瑞吉那么一档子事,这次搞得更为隆重,陈区长甚至请来了市委书记李强——没办法,常务副谷珍说,有事情走不开。

李书记此来,一来是代表市里,缓和北崇的怨气,二来就是不管怎么说,香港荀家也是港澳首屈一指的望族,哪怕荀德健只是私生子,也有资格被李书记关注。

至于这行为是否打了陈市长的脸,那就没人在意了,当天晚上阳州新闻还播了这一条。

“不知道陈正奎是否在摔茶杯,”林桓正在陈区长家蹭饭,看到这一条消息就笑了起来,“李强真是没他面子。”

“一百万美元的引资,市台怎么可能不播?”陈区长很随意地说一句,阳州这穷地方,又不是凤凰,“对了林主席,响水湾的路只能给你一公里,明天你去找孟志新。”

“多给点吧,保证质量,”林主席笑着发话。

“这条路是临时加的,要抵欠账,”陈区长无奈地摇摇头,这条公路是区里现修的,加上小赵那儿还有一公里多,葛宝玲就来关说,七百万的路给了以前的施工队,他们愿意抹去一百万的欠账——虽然北崇说以后可能会还,还是真金白银拿在手里实惠。

陈区长没有全答应,就答应了一半——这也是以观后效的意思,既然拨了一半出去,手上就真没多少人情可做了。

说着话,恒北新闻也开始了,今天正好有岳黄河到任的消息,陈太忠摸出一根烟点上,心说这岳黄河长得可是有点腐败,起码双下巴是有了,肚子也不算小。

林桓也静静地看新闻,看完这一条之后,他才轻喟一声,“城头变幻大王旗啊。”

“铁打的官场,流水的干部,”陈区长笑着答一句,抬手去灌啤酒,就在这时,他的手机响了,他接起电话,“康总你好,有什么指示?”

待他放下电话之后,脸色就不是很好看了,林主席笑眯眯地看他一眼,“找你卖煤的吧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