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693章 被算计了(上)

到了下午的时候,区政府里就传出了消息,说是修建煤场的地点,选在了西王庄和小岭乡,两家各是一个二十万吨的煤场,剩下的十万吨,就直接囤到在建的自备电厂里了。

这个选址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,知道煤场的投资不会很大之后,大部分人就收了心,还不如琢磨一下,大家能接到一些什么活儿。

像三轮镇的林继龙,就想着把镇上的砖卖给煤场,当然,这样的事就不用找陈区长了,找白区长即可。

事实上,大家都忽视了一个人,或者说一个信号,那就是煤场的建设,不仅仅是白凤鸣负责,新上任的副区长孟志新,也可以在此事上说话——煤炭储备绝对是跟计委有关的,而孟区长此刻还兼着计委主任。

不过陈太忠无意强调这一点,因为北崇采购煤炭,打的幌子是工业发展的需要,而不是说北崇就要搞储备,这个时候少一点人关注总是好的,没必要太强调计委的作用。

白凤鸣在跟孟志新商量招标事宜的时候,都接到几个了解情况的电话,他也不会把事情推给孟区长,于是就淡淡地表示,“招标书正在制作中,一两天就出来了。”

“能简单地介绍一下情况吗?”电话那边想多了解一点。

“后天你们来拿标书吧,”对这种隔着电话了解情况的主儿,白凤鸣没有兴趣说太多。

“钱!”孟志新轻声地对他做个口型。

“对了,这个标书是要花钱的,”白区长无奈地看他一眼,心说我怎么就没发现,这姓孟的就是个财迷呢?“一份招标书五千块。”

“标书还要五千块?”电话那边登时就震惊了,“没有中标的话……退不退?”

“买了标书,才有投标资格,免费提供两天两人份的食宿,”白凤鸣回答完之后,就压了电话,五千块就是个门票钱,还想着退款?亏你好意思说自己是做煤炭的。

看着他左一个电话右一个电话,孟志新要说一点不羡慕,那真是假的,不过他是才上来的副区长,再吃味儿也得忍着,“还有这个运输问题……”

“关于这个运输,我有话说,”这时候,门被推开了,葛宝玲走进了白凤鸣的办公室,她笑容满面地打招呼,“白区长,来的冒昧,打扰你了。”

“无所谓打扰不打扰,你是领导嘛,”白凤鸣皮笑肉不笑地回答,人就是这么奇怪,当初是他不要常务副的,眼下葛宝玲上去了,他又有点不平衡,“领导有什么指示?”

可是他越不平衡,葛区长就越开心,多年的对手,她好不容易占一点上风,真是难得,于是她微微一笑,也不强调自己不是领导,“我想了解一下,铁路运输和公路运输,各占多少?”

“这个我们没怎么考虑,铁路便宜一点,但是车皮只能让乙方来协调,所以由他们选择了,”白凤鸣不动声色地回答,“车皮用得多了,也占用北崇的指标。”

“咱北崇能有几个指标?”葛宝玲哈地一声笑了,自打北崇撤县改区,停靠的货车和客车数量都少了,而且北崇也没多少东西,是需要铁路运输的。

“总会挤占阳州的指标,”白凤鸣并不觉得可笑,铁路依旧是那个铁路,以前北崇没需求,现在需求猛增,自然要挤占别家的份额,这是毫无疑问的。

“那么这个标怎么招,分开招?”葛宝玲又问一句,铁路运输和公路运输的成本,差得太多了,难不成铁路和公路运输分开来说?

这个问题真的很尖锐,不过白凤鸣一直觉得,这个标肯定要落到海潮手里的,所以没太在意,林莹说了,她要投标就打算走铁路运输——林家在铁路上的人面,真的不可小看。

但是对这个问题,白区长多少也是琢磨过的,于是他回答,“运输方式我们不考虑,招标招的就是进场价,送到煤场的价格……就算全部是铁路运输,只要它运得过来,咱就收。”

“我要说的就是这个事儿,铁路运输……货到站台的话,区内的运输,应该咱们组织车队拉,向供货方收取运费,”葛宝玲不愧是做惯垄断买卖的主儿,一出口就是垄断的点子。

“区里不能让外地的大车随便乱跑,一个是不安全,第二是拉煤的大车是有污染的,第三就是那些超载的大车容易压坏路。”

“葛区长的指示很有建设性,孟区长你怎么看?”白凤鸣笑眯眯地点点头,侧头去看孟志新,这个问题没安好心——孟区长顶的就是葛区长的缺,交通口现在姓孟了,不姓葛。

“挺好的,”孟志新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不上白区长的套儿,他新官上任,不想多说。

“这个还是次要的,”葛宝玲见孟志新不附和白凤鸣,心里也有点微微的得意,“我今天来,主要是说公路运输……希望那些卡车不要进区,统一到物流中心卸货。”

这才是葛区长的真正目的,这个物流中心的建设才开始,陈区长也说了,要由她从头到尾负责到底,那么,她就要考虑,怎么样才能尽快地把这个物流中心做大做强。

上路查扣过往车辆,这是她当初想的一招,但是这路数比较容易引发争议,同时也有强迫的性质,推广不难,但是想获得认可就难了。

最近区里要收购五十万吨煤炭,还是分三个点甚至更多,葛宝玲猛地发现,这岂不是自己给物流中心打广告最好的机会?

所以她就琢磨着,汽运过来的煤炭,一律要到物流中心卸货,然后中心收取短途运费之后,统一配送。

拉货过来的大车,不可能全是供货商的自备车,其他大车车主知道了这个中心,这口碑就算一点一点地打出去了——五十万吨,就算汽运只占五分之一,那也是十万吨的物流。

这个广告效益不容低估,并且具有深远的意义,她一定争取到手里。

“规范大车的通行范围,这个我愿意支持,”白凤鸣先是点点头,然后就丢出一个问题来,“但是这样……是否增加了中间环节?陈区长一向强调的是精简环节。”

“物流中心发展壮大的结果,是减少了中间环节,”葛区长不认可他的说辞,她振振有词地回答,“现在你看到的是增加了中间环节,但是随着物资越来越丰富,分拣、筛选和配送都专业化、渠道化,这会减少冗员配置,节省大量的人力物力。”

你还真摆出来常务副的嘴脸了?白凤鸣听得有点不高兴,他知道她说的也有道理,但是他心里就是不服气,于是直接发问,“那这个账,谁跟货主结,物流中心吗?”

“中心只管物流,不管结账,”葛区长沉着脸回答,她也知道自己有点操之过急,物流中心的地刚确定下来,路都还没修。

但是她真的不可能放弃这么个机会,这无关利益,只关乎政绩,所以她就事论事,“这样的大宗商品,货主应该派人来看着货场的……他们可以跟着配送车,去煤场核实数量。”

她这个说法听起来有点欺人,区里增加了中间环节,反倒要货主自行派人看护核实,事实上并不是这么回事,人力资源本来就是货运成本中重要的一环。

尤其在时下的国内,能让你派人监督,已经是很开明的行为了,有些单位根本都不让你监督,上车的是李逵,下车的是李鬼这种事也不少见,货主都没地方说理。

“你这个事儿,做得有点勉强了,”白凤鸣直觉地认为,这个环节增加得很没必要,“而且不出意外的话,铁路运输的煤炭会更多一些。”

这次投标的大头是海潮集团,海潮真是通过汽运把煤运过来……这得增加多少成本?

“这我也没办法,物流中心的牌子,必须尽快打响,”葛宝玲苦笑一声,“陈老板下了死命令了,要不咱俩找他去评个理?”

说来也奇怪,她是普通副区长的时候,嘴上还不愿意承认陈太忠的权威,但现在成了常务副,她居然称呼他为“陈老板”了。

“宝玲区长说得不错,”就在此时,门口又有人发话,却是陈区长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,他笑眯眯地表态,“大车不能随意地在咱区里通行,是时候考虑北崇外环公路的建设了。”

“老大,你不是这样吧?”白凤鸣听得居然笑了起来,当然,他是苦笑,也有意向新扎常务副卖弄一下自己跟区长的交情,“阳州都还没搞外环呢,咱北崇现在就开始惦记?”

“所以我说你有点小富即安,”陈太忠伸出手指点一点他,“要胸怀大志……阳州不搞,咱北崇就不能搞了?真是的,阳州有电厂吗?咱早晚要把北崇建设得比阳州还好。”

“北崇的建设,那我肯定要添砖加瓦的,”白凤鸣听得就笑,他这是暗示,外环不全是交通局的事儿,建委也能管啊。

“少不了你操心的,”陈区长当然听明白了,然后又看一眼葛区长,微微颔首,“你能知道抓住这个机会,并且充分利用,很不错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