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692章 被架了(下)

说话间,又有人来,是西王庄乡的乡长卢旺,也是来了解区里打算把这个煤场放在哪里,一时间小院里真的是热闹非凡。

陈区长确实是把招标的相关事宜交待给白凤鸣了,但是区里的干部心里都清楚,白区长出面,只不过是帮区长脱身,完善招标程序而已,到最后拍板的还得是陈区长。

而且那只是招标事宜,是对外的,至于煤场选址在何处,这个必须得找大区长关说,找别人是不顶用的。

陈太忠也确实没打算把这一块交给白凤鸣,这是区里的规划,跟招标无关。

在他看来,这是为政的艺术,身为一把手,勇于放权才能提高办事效率,也显得有魄力,但是放得太狠收不回来,形成主弱副强的局面,那就是本末倒置了。

所以这个选址的发言权,他是要掌握在手里的,别人可以建议,但是决定权在他。

但是看着大家跟赶集一样,下班之后纷纷涌到自己的小院,他也有点不太适应——明眼人太多了啊,于是他清一清嗓子,“关于这个选址,区里有全盘考虑,没吃饭的吃饭,想喝酒的喝酒,谁再说公事,我撵他走!”

说是这么说的,第二天一大早,陈区长就扯了白区长来自己办公室说事,“凤鸣,关于煤场的选址,你定了没有?”

“我昨天查了一些资料,也通过人了解了,”白凤鸣面无表情地发话,“晚上还跟林总又交流了一阵。”

“嗯,看来有了一些想法,”陈区长点点头,心里却禁不住暗暗嘀咕,尼玛,哥们儿晚上在应付一帮大老爷们儿,你倒是有时间跟我家小林子交流。

“我的主张,还是放在小赵和西王庄乡,小赵有电厂,西王庄有水泥厂,而那里又是咱们初步规划的工业圈,”白区长侃侃而谈,“搞工业是离不了煤炭的,下一步再有什么厂子放过去,也不用担心能源问题。”

这个建议还算靠谱,但是想到白区长居然有时间跟林莹交流,陈区长心里真有点不是味儿,“那么,到底是小赵,还是西王庄呢?”

“都可以考虑,五十万吨的煤场有点大了,可以分成几个小一点的煤场,这样就有更多的地方可以选择,”白区长很认真地回答,他是就事论事的态度,“林总也是这么认为的。”

昨天晚上我院子里十一个男人,十一个……全是男人!你不要总拿林莹刺激我行不行?陈区长知道老白说得没错,但是他心里就是不平衡,“还考虑其他地方吗?”

“其他地方……”白凤鸣这才反应过来,自己谈工作有点谈得太投入了,居然没有考虑领导在想什么,说不得微笑着摇头,“我还没顾得上考虑,有您掌舵,我也不需要想那么多……请您具体指示一下。”

“你选的这个地方,我是赞同的,工业圈的能源必须保证,”陈区长微微一笑,“但是既然考虑分开建煤场了,为什么不换个圈子?比如说离火车站和公路比较近的地方?”

他看白凤鸣过得太滋润,心里难免有点不忿,又想到昨天皇甫一尘的态度还算不错,于是就要顺口提一下,事实上,工业圈一个煤场,小岭一个煤场,这样的布局也算合理。

“这个嘛,”白凤鸣眉头深锁,他真的有点听不懂这话,好半天之后,他才试探着问一句,“您的意思是……咱们也可以经营煤炭销售?”

白区长这话,就是问陈区长你是否打算倒卖物资,这种事儿在国企很常见,但是在地方政府真的不多见,还是那句话,政府里做事有太多的不便了。

普通的囤积居奇,很可能被人曲解得一塌糊涂:政府不需要的东西,你为啥要买?若真是政府需要的,你为啥买了之后又卖了?就算你说是高价卖的——真的价钱很高吗?

正经是换成企业,不会有太多的麻烦,低买高卖,遵循市场的规矩罢了,但政府不行。

白区长是聪明人,一听“火车站”和“公路”,就知道领导打的是什么算盘,但是……他非常怀疑这个路数,这不是咱政府该操的心啊。

“咱们不搞煤炭销售,”陈区长缓缓摇头,事实上,白凤鸣的置疑,让他越发地坚定了炒一把煤炭的心思——大不了就是咱提前买了几年用的煤,还能有什么?

想到皇甫一尘对此事的热衷,他觉得在小岭乡设个煤场,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,“但是如果咱们的煤炭保有量充足,一旦市场紧俏,没准上级会考虑调拨……到时候,咱们按市场价结算就行了。”

还是要搞倒卖啊,白凤鸣听得明白,只不过是换个说法而已,但是转念一想,他觉得此事未始就不能赌一下——煤炭价钱真要能翻番,那北崇就赚大发了。

同样的,他也想到了,就算卖不出去,北崇也能自己消化了,手里有实业和单纯的买空卖空,区别就在这里,能消化得了,买再多都不怕,而且……煤炭的价钱会一直涨的,就算跑不过贷款利息,但绝对会一直涨下去,那么提前采购相当数量做积蓄,这并不是问题。

“那您属意哪里?”白区长一定要问明白这个问题,有足够的消息,才能做出明智的判断。

“昨天小岭的皇甫去找我了,当时院子里十一个人,”陈区长少说了一个“男”字,却也强调出了那时的气氛,“他认为囤煤两年以上比较合适,小岭有合适的地方,而且他愿意出资五六十万,把煤场的设备设施搞得更好一点……匡未明、苏卫红和卢旺都在场。”

“五六十万……能加什么设施?”白凤鸣不屑地哼一声,他昨天晚上跟林莹在一起,也了解了不少信息,不过转念一想,皇甫敢这么巴结领导,我更敢巴结领导。

不就是一点闲散资金的利用吗,谁怕谁啊?想到这里,白区长表示,“到今年的年底,咱们的闲置资金可能达到最高峰,大约是三点五个亿。”

“啧……”陈区长闻言咂巴一下嘴巴,“手里这么多钱,怕人惦记啊……三点五个亿,足够把一个市长拉下马了。”

“买三个亿的煤吧?”白区长果断地建议了,“如果两年能翻番,咱平白落两个多亿。”

“买这么多?”陈区长的眉头微微一皱,他可是没想到,老白这人看着稳重,一旦疯狂起来,赌性比自己还重。

“钱留在手上,不一定是咱自己的,”白凤鸣用同样的理由回答,“而且下半年换届,省里怎么回事,谁知道呢?”

“那这得准备一百五十万吨的煤场了,”陈太忠低声嘀咕一句,他可真没想到,阴差阳错间,就被皇甫一尘和白凤鸣这么一步一步地架了起来,搞煤炭储备,只是他一时心血来潮做出的决定,谁想到不小心就玩得这么大了。

仔细想一想,他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后退的必要,那就这样好了,不过有一点他还是要强调的,“煤场建设可以提前规划,但是咱第一期的招标,只是五十万吨。”

想招再多也没有了,现在煤炭的销售,基本上都是现款现货了,能赊销出来的,都是老关系户!白凤鸣非常清楚这一点,他笑着点点头,“那我去做标书了?”

“多跟孟志新协商,”陈区长淡淡地指示一句,孟志新是新上来的区长,但是丫管着计委的口儿,过问此事很正常——事实上,白凤鸣现在的权力太大了,他有必要制约一下。

才将白凤鸣送出去,陈区长就又接到了那帕里的电话,那大秘在那边笑眯眯地发问,“怎么样,联系上岳黄河没有?”

“我这……最近有点小忙,”不知道为什么,陈太忠都不好意思回答。

“啧……你让我怎么说你?”那帕里在电话那边就火了,“太忠,我提前告诉你这消息,就是要让你赶早一步,你怎么这样呢?”

“我……我马上联系,”陈区长难得地退让一步,他真是觉得有点对不起朋友的厚爱。

“晚了,”那帕里重重地叹口气,“现在你打,电话都打不通了,算了,等他到了恒北,你再拜码头吧……一步迟,步步迟啊。”

“关键是我这小破地方事儿太多了,”陈区长干笑一声,心说我这个小区长还是安生一阵吧,过一阵再去登门拜访好了,反正咱也不求他支持多少不是?

当然,那主任的人情,他还是要领的,“多谢那厅通风报信。”

“嘁,算了,先挂了,”那帕里没好气地嘟囔一句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