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691章 被架了(上)

“先吃饭吧,”陈太忠一听,就知道这三个人的来意了,不过政府才发布了公告,这三位当天晚上就找上门来,不管怎么说,也算得上态度端正。

要知道,临云乡离区里可是不近,党政一把手不但联袂前来,还把跟自己有点交情的王鸿也拽了来,陈区长招呼他们三位坐下,“小廖你再点两个菜。”

廖主任站起身点菜去了,那三位却是心急火燎,乡长和书记使个眼色,王鸿讪笑着发话,“吃饭倒是不急,陈区长,这次可以考虑一下我们乡吧?”

“我看够呛,”陈区长摇摇头,他心里是绝对没打算让临云上的,不过干脆地拒绝,也有点伤人,倒不如听一听对方是怎么说的,“你们觉得自己有什么优势?”

“首先吧,这个临云乡够大,可耕种的土地不多,”王鸿开始摆优势,“很多土地什么都不长,没有任何的占地成本,人工成本也低,还不用担心污染的后果。”

“其次呢,电厂的油页岩要从乡里走,到时候车队顺便就把煤拉了,一趟线儿。”

“第三呢,我听说过区里的规划,肯定不可能把煤场建在区上,那自然要往下面乡镇放,”王书记可怜巴巴地看着年轻的区长,“陈区长,临云已经穷得太久了。”

“北崇都已经穷得太久了,”陈区长不以为然地摇摇头,“要仅仅是这些优势的话,你们还是不够格,首先我承认你说得不错,这个煤场肯定不会放在区上,但是同时,也不能离区里太远,而临云的位置,实在过于偏僻……”

过于偏僻这是其一,其二便是中间经过的地方多,沿途的煤粉污染也严重,若是选在临云的话,他们想往小赵的电厂送煤,必然要经过闪金镇——闪金人何辜,要吃这个污染?

还有一点就是煤炭容易自燃,而临云乡的油页岩是含油的,这两者放在一起,怎么都给人一种不太安全的感觉。

“……你们别着急,想发展总是有机会的,”陈区长安慰道,不成想就在此时,又有人在外按门铃,接着廖大宝就来汇报,“前屯的苏书记和唐镇长来了。”

这二位来,是打着汇报结阴婚那事儿的幌子,李老汉的儿子终于结了阴婚,他也态度端正地认了自己的罪行,目前就等待法律的审判了。

汇报完情况之后,这二位顺便就请示一下,煤场是否能放在前屯?

这个是不可能的!陈太忠断然拒绝,别的不说,只说前屯镇是未来北崇的城郊,而卷烟厂又在那里,就不能把煤场放得离区里太近,而隔壁的浊水乡又在搞娃娃鱼养殖中心,更是见不得污染的,所以煤场不会考虑前屯镇。

陈区长的理由很重返,唐镇长和苏书记也没办法反驳,只得苦恼地表示,“不在我们镇,那煤场建设……我们也插不上手了?”

合着这二位除了争取煤场,还惦记着工程,不过在下面,这也是不成文的规矩了,陈太忠听得却是哭笑不得,“你俩真是……关于煤场建设,你们了解多少?”

“咱阳州就不产煤,偶尔买点煤,谁也没有大规模囤积的经验,我们不了解,您给帮着科普一下嘛,”苏卫红却是不怕他,嬉皮笑脸地发话,“我们只是觉得,五十万吨的煤场,这投资小不了吧?”

“这还真没多少钱,几百万就能搞得很不错了,”陈太忠说不得又给他俩科普一下,“没有占地费的话,不值几个钱,关键是要选好地方,要遮阳通风,还有就是夏天天太热的时候,要用水来降温,再就是得有人看管防盗窃,这个维护的费用倒值得一提。”

对于这个,其实他也不是很懂,但林莹家学渊源,就说一般几万吨的煤场,找个地方随便一堆就完了,要用煤的时候,开着挖机从煤山脚下挖就行了。

所以有的煤山堆得很高,张州还出过这样的事儿,有人开着挖机挖煤,结果煤山塌了,整个挖机都被埋进去了,刨出来的时候人已经死了。

但是临时的煤堆可以这么搞,囤煤的话这样搞就不合适了,煤炭暴露在空气中,会自然分解产生热量,煤山中心的热量不好排出去,是最容易自燃的。

那么囤煤的最好方式,就是垒一圈围墙,把煤平铺在围墙里,墙外再用煤垒个斜坡抵消压力,就算完事,这个真心花不了多少钱。

一般煤炭的比重在一点四左右,五十万吨煤听着不少,也不过就是三十五万立方米,煤层高三米五的话,这个煤场占地也就是十万平方米,基本上长宽有三百米出头就够了,垒这么一圈围墙,外面再上一道铁丝网防人偷窃,总共能花几个钱?

陈区长一开始也考虑,这煤场建设费用太高的话,囤煤的风险就要大一点,经林莹这么一解释,那是彻底没压力了。

他大致解释完,在座的诸位就都清楚了,合着这玩意儿跟粮库不一样,垒道墙就算完事,连顶棚都不需要有,那真的意思不很大。

事实上,煤炭储存也没那么太简单,林莹也说了,北崇真打算囤积两年以上,最好还是加个顶子,因为煤炭这东西终究不是真正的石头,很容易风化和分解——室外的煤炭,风吹雨淋太阳晒,基本上两年表皮就风化了。

所以真正想长期贮存煤炭,加个篷布顶子还是很有必要的,然后呢,也不能一大块地囤积,最好分成小隔断,这样不但维护和存取方便,万一有什么事儿,一个小格子也影响不到其他。

这样格局的话,成本就又要高一些,但是依旧高不到哪里去。

陈区长在给大家科普的时候,就又来人了,这次来的是小岭乡的党委书记皇甫一尘,听到区长在跟大家讲煤炭贮存,他就静静地坐下来听着,也不插嘴。

倒是廖主任不得不站起身,又给北崇宾馆打个电话——菜还是不太够,再加几个吧。

待大家听完之后,那争取的兴趣就少了很多,以前众人都想着,价值一个亿的煤炭,怎么还不得花个千把万的来维护?谁能想到不过是如此。

但是皇甫书记听得津津有味,由于是来得晚了,他又特意提了几个问题,到最后他一拍大腿,“区长您说的这地方,我们小岭乡还真的有,通风遮阳,土地也没产出。”

“说土地没产出,你小岭能跟我临云比?”临云乡的书记匡未明冷冷地看他一眼。

“咱们没必要比烂……我们离公路和车站近,”皇甫一尘也是积年的党委书记,一点都不怕他,事实上,小岭在区里的排名远高于临云,匡书记根本比不上他。

“离公路和车站近……这倒是个不小的优势,”陈区长缓缓地点头,原本这个煤场,他是打算建在小赵或者西王庄乡的——那里是工业圈嘛,但是皇甫一尘这个理由,也说得他有点心动。

“对啊,而且区长您说的这个煤炭还有五年的行情,我认为分析得太透彻了,”皇甫书记笑眯眯地发话,“那这个煤场建设,咱们就要加大投资,不囤煤则已,囤就冲着两年以上去……我也觉得,煤炭价格还会继续往高冲。”

你小子……马屁不带这么拍的啊,陈区长听得很是受用,这个项目只是出于他的灵光一闪,能被大家接受,也要归功于他的独断专行,置疑的人真的很多,当然,更多的人是建议他慎重对待——就连白凤鸣这铁杆,也希望区里能多调研一阵。

但是这种事,怎么可能调研得出来?真要只靠调研,就能得出正确结果,那全国各地现在不知道有多少地方开始囤煤了。

这种情况下,皇甫一尘的支持,就显得非常难得了,尤其是他还表示,咱要冲着两年以上囤——您的决断太正确了!

这家伙不是个人云亦云的主儿,陈区长对皇甫的手段,还是略知一二的,那货都敢打北崇首富卢天祥的算盘,他是真的觉得这个项目不错,还是说别有企图?

“嘿,”不等他发话,苏卫红冷笑一声,“囤两年以上的话,区里的支出会极大地增加……皇甫书记你说句话容易,多出的费用,小岭乡又能出多少?”

他这个镇党委书记是市里下来的,早晚还是要回去的,所以一点都不怕皇甫一尘。

“小岭虽然比不上前屯富裕,也愿意支持这个项目五六十万,”皇甫书记不动声色地回答,然后他又冲陈区长微微一笑,“区长,钱确实不多,但也是我们最大的能力了……关键是乡里非常看好这个项目。”

“唔,”陈太忠不置可否地点点头,心里却是在琢磨,这皇甫……也搞过煤炭?

见他神情淡然,皇甫书记沉吟一下,又抛出一条来,“这个煤场若是能放在小岭,我担保没有人敢偷鸡摸狗,露天的煤在那里放着,不够重视的话,很容易造成资产流失。”

尼玛……你这么说就太过了啊,旁边几个乡镇干部心里都不满意了,这种可能性是客观存在的,而且真的不是很容易杜绝,可皇甫一尘如此提出来,倒显得他们好像在这个环节有私心——或者说忽略了这个环节,这挤兑人的味道很浓。

不过陈区长听得心怀大慰:皇甫这货说话,还真能说到点子上,起码这个表态,是真心为区里着想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