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688章 刚愎(下)

由于额外地耽搁了半个小时,陈太忠来到单位就没时间晨练了,索性是直接来办公室,他一眼就看到了外屋的廖大宝,于是笑着发话,“嘿,你这小日子过得不错,瘦了啊……我说年轻人,要懂得节制。”

“没有啊,我胖了两斤呢,”廖主任干笑着回答,“头儿,这次这是玩好了,港澳新马泰、庐、山武、夷山……还带了不少特产回来。”

“那这时间也挺赶的,”陈区长点点头,小廖总共就半个月的婚假,加上节假日顺延,也不过二十天,“没去首都转一转?”

对于国人来说,都有浓重的首都情结,小年轻们结婚之后旅游,若是不去首都,简直是不可想象,不过廖大宝笑着回答,“云娟去过好几次了,我紧跟着您走,将来去首都的时候多了,也不着急这一次。”

“嗯,”陈区长点点头,信口吩咐一句,“你宿舍的钥匙,给了小王。”

“她在里面打扫呢,等她出来就给,”廖大宝笑着回答,心里却是暗暗叹气,刚才两人见面,她还要他跟领导说,他很多东西来不及腾,要等一等——这种事儿一拖,以后的发展就好控制了,小王也学会拖字诀了啊。

但是廖主任心里明白,这个手段不能在领导面前用,他俩都是区长的体己人儿,最忌的就是相互勾搭,事实上他心里有点微微的酸涩:你真的迷上了区长吗?

他的话音刚落,王媛媛就一盆脏水走了出来,盆子里还有块抹布,她笑着发话,“廖主任,女盥洗室两天不通了,您能帮着换一下水吗?”

区政府所在的小楼甚至是整个大院,都是老旧结构,最新的建筑也是五六十年代的,楼层里是公用的盥洗室和卫生间,有堵塞什么的,也正常。

廖大宝自然不能说你可以去一楼的盥洗室,于是端着盆子走了,王媛媛轻声嘀咕一句,“头儿,昨天我那俩朋友,睡得还好吧?”

“嗯?”陈太忠听到这话,淡淡地看她一眼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我要继续在那儿住的话,能帮您掩饰类似事情,”王媛媛坦坦荡荡地回答,“换了别的人,真的未必可靠。”

“你想得多了,也太小看自己了,”陈区长闻言微微一笑,“小王你的前途很宽广,不要把自己仅仅定义在这个角色上,咱国家还有女性副总理呢,你要看得远一点,也别让我失望。”

“那个我真不敢想……不过就算有那么一天,你依旧是我的刻骨铭心,”王媛媛低声回答,脸上飞起一抹红晕。

“真的等到那一天,你就不会那么想了,”陈太忠苦笑着摇摇头,转身向自己办公室走去,有些心态和情绪,一旦错过了,就真的再也找不回来了。

当天上午,陈区长处理了一些事务,十点钟的时候,林莹和董飞燕来到了区长办公室,然后陈区长和白区长陪着她俩去了自备电厂,中午则是在汤丽萍的水泥厂吃的饭。

这些地方都是要用煤炭的,汤总也在中午的时候及时赶到,水泥厂目前才起土建,但是老板的小灶早就搭好了,午饭倒也还算丰盛,狄健作陪。

“我建议海潮集团在这里设立一个销售点,”白凤鸣在酒桌上表示,这可不仅仅是讨好陈区长的意思,而是近期的煤炭行情实在太火爆了。

北崇也有人做煤炭生意,但是严格来说,阳州周边就没有什么像样的煤矿,所以煤炭的旺销,很可能影响供货的稳定性。

对北崇区政府来说,价格有一点微微的波动,并不是特别要命的事情——不要太离谱就行,关键是能保障供货的持续和稳定,起码对于电厂来说,为了保证不停车,再贵的煤炭也得买,如此一来,渠道的稳定性就摆到了桌面上。

而海潮集团就是个不错的选择,有实力有口碑,说得更现实一点,只要海潮在北崇设点,谁想在煤炭行业兴风作浪,都要考虑一下后果。

事实上这影响未必会局限在北崇,海潮在北崇设点,周边县区也可以来这里买煤,所以白凤鸣非常希望林莹能在这里设个办事处。

“其实你们该考虑的,是增加自己的储备,煤炭早晚还是要涨的,”林莹好歹出身于天南首富的家庭,眼力价还是有的,“你们这儿地广人稀的,又不缺地方。”

“这个建议值得考虑,”白凤鸣听得有点心动,他侧头看陈太忠一眼,“如果能涨到比较高价位的话,咱们可以存上个几十万吨。”

北崇区现在有钱,虽然说大头的普林斯公司和博睿的钱都是分期到账的,但是北崇的底子实在太薄,陈区长又有意控制外面势力插手区里的工程,目前的建设固然是红红火火,但只靠着北崇人,速度还是有点慢。

不过陈太忠不着急,慢一点不怕,控制好节奏就行,而且有些工程就不该抢进度,像电厂、修路之类的活儿,抢进度反倒是不负责任。

他想的就是,工程慢慢地从小到大搞,北崇的相关人才逐渐地就培养起来了,设备设施也一步一步地攒起来,到后来就算搞城市建设,估计也能内部消化很多。

于是,区里现在的闲钱就不少,大致算起来有一个亿左右,这些钱都拿来买煤炭,差不多能买五十万吨出头,白凤鸣的意思很明确,可以考虑把这些闲钱用起来。

“依你看,这煤炭还会涨多少?”陈区长问林莹,他对这个建议也颇为心动,钱放着也是放着,至于说涉嫌囤积之类的,他才不会考虑,只许商人们囤积,就不许我政府囤积了?

事实上,这一个亿的闲散资金若是落在商家手里,估计还会有更好的项目,不过政府布局,有很多敏感区域是不能随便涉足的——比如说高息拆借,商家可以做,但是政府来做,就有挪用公款的嫌疑。

“涨是肯定会涨的,张州甚至已经有人开始从银行贷款囤煤了,”小林总笑着回答,“风险是存在的,但是就算赔也赔不了多少,手里毕竟攥着实物。”

“这个……咱们搞了!”陈太忠当下就做出了决定,他侧头看一眼白凤鸣,“你和孟志新合计一下,最少要囤一个亿的煤。”

“您这魄力,我真的佩服!”白区长不由自主地伸出个大拇指来,那可是一个亿啊,三言两句就拍板了,姑且不说有没有充分的调研,草率不草率,只说这个胆子,真的是无人能及。

连林莹听到这话,都吃了一惊,哪怕她老爸天南首富林海潮,也不会这么轻率地下如此大的赌注,“你不再调研一下?”

“没有必要,这波行情起码要五年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真不是二愣子脾气发作,而是早在凤凰,他就对这个煤炭行情非常了解,更是做过焦炭出口。

所以他很有信心赌这个,一来是暂时给那些资金找个出路,二来就是林莹刚才说的那些话,就算升值速度跑不赢银行贷款,终究是手里捏着实物,这有什么可怕的?

“还是再考虑一下吧,”见他如此地刚愎,小林总反倒是有点迟疑。

“林总的说法,也有道理,”白区长见状,就附和一下,他真是做梦也没想到,区长这么快就拍板了,但他不敢轻易地表示置疑,只能跟在林总后面说,“既然是我提的建议,那这个调研交给我了。”

“调研不出来结果的,知道得越多,越不敢做,”陈区长摇摇头,又笑着看林莹一眼,“这好歹也是一个亿的单子,林总不想接?”

“有买卖我当然要做,”小林总听得就笑,“也真没想到,刚来就接这么个单子……不过你是凤凰的,应该知道囤煤也有成本,起码要防止煤炭自燃。”

这就是说,一旦北崇决定囤煤,真想出效果,那煤炭的升值不但要跑赢贷款利息,最好还得挣出来囤煤的成本。

“这个我当然知道了,”陈太忠点点头,事实上,他并不认为囤煤的成本是多大问题,“煤场建设是要花钱,但是这个钱花在北崇了,流通起来的钱,那才是真正的钱。”

“你要这么有信心,那咱们现在签合同?”林莹看着他就笑,该说的话她都说到了,太忠还是执意要签,那她卖煤炭就没什么压力了。

莫非说,他是有意让我挣一点?她禁不住要如此猜测——反正是公家的钱。

“这么一大笔钱,得跟区党委书记和其他区长吹吹风,还得过招标组,”陈太忠笑着摇摇头,“咱俩熟归熟,还是得按规矩来。”

说到这个地步,就不便再说下去了,倒是白凤鸣对如何囤煤有点好奇,就跟小林总略略地了解一下——煤炭自燃他是听说过的,但是该怎么防止呢?

下午一行人又在北崇走一走,回区里的时候,差不多就五点钟了,陈太忠才一下车,就接到了那帕里的电话,“太忠,龚全海这终于是走了啊。”

嗯?陈太忠听得一愣神,省党委组织部长终于换人了,“新来的是谁?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