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687章 刚愎(上)

对李老汉来说,半年拘役换两万块的彩礼,真的划得来,儿子的阴婚也有了着落,否则不但鸡飞蛋打,他自己还是难免要身陷囹圄。

可看在林桓眼里则不一样,陈区长的做法很值得学习,花点钱就把李老汉送进了监狱,对方还要谢谢他,名声也落下了,事儿也办了,最关键的是,区长成功地给大家灌输了一个思想:偷挖坟墓结阴婚,是盗窃尸体罪。

阳州这个陋习,时日真的不短了,尤其是火葬并未在北崇普遍推广,挖人坟墓之事,每年都要有十来八起,搞得区里也是乌烟瘴气的,生出了太多的事端。

像姜家这种能找到尸体的,还算运气不错的,有那些人家找不到线索,查来查去也只能放弃了,虽然是人死万事皆空,但终归是个闹心事。

而且,就算找到尸体,接下来的处理还是麻烦,能做出这种事儿的,家里都不富裕,而北崇的宗族势力还挺强,抢回尸体不易,要钱又要不了多少……

陈区长此举,可谓是正本清源,卖人情的同时,就顺便强调了偷挖尸体是犯罪,比单纯地判罚要好得多,久而久之也能引导社会风气,让大家意识到其坏处,而做到这些,他不过只是花了区区的两万块。

当然,林桓也必须承认,这样的手笔,是他玩不起的,哪怕他知道能达到这样的效果。

在众人的感谢声中,陈区长驱车扬长而去,开了一阵之后,他找个没人的地方停下车,收起车之后,直接就是一个万里闲庭——性福,我来了!

林莹和董飞燕已经到了,饭菜也都摆上了,三个女人正在边吃边聊,陈区长推门而入,笑着发话,“不好意思啊,处理了点事情,回来晚了。”

“光嘴上说不好意思,”董飞燕笑着回答,“太没诚意了,拿点实际行动出来嘛。”

“今儿晚上我鞠躬尽瘁了,成不?保证让你明天走路岔着腿,”陈区长哈地笑一声,也浑然不管身边还有个黄花大姑娘——这点场面都适应不了的话,还说什么成长?

果然,王媛媛的脸微微地红了一下,却是没有说什么,倒是董飞燕不愧是走南闯北多年,一张嘴真是不饶人,她咯咯一笑,“小心你明天走路都得扶墙吧。”

人要是一旦放浪形骸了,就很难收得住,你一言我一语说了几句,气氛越来越暧昧,陈区长吃喝一阵之后,有点憋不住了,一把抱起董飞燕就向楼上走去,“倒是不信治不了你。”

林莹见状,也放下筷子走了上去,只剩下王媛媛呆呆地坐在那里,好半天之后,她才红着脸站起身收拾碗筷,就在这时,楼上传来领导的声音,“小王,要是有人问起来,就说她俩也是你朋友,晚上是跟你在楼下睡的。”

“真是的……”未来的计委副主任轻声嘟囔一句,重重地把一把筷子丢进盆子里。

收拾好了碗筷,王媛媛看一看时间,还不到九点,她索性是关了客厅大灯,就要回房休息,可不知道为什么,脑子里却总想着:一个男人和两个女人,也能快乐吗?

神使鬼差一般,她就蹑手蹑脚地上楼,竖起耳朵来细听,只听得有娇喘声、撞击声和低低的呻吟,偶尔还有两句低微的交谈,却是两女不知道在说着什么。

听了一阵之后,王媛媛只觉得全身燥热,又悄悄地走下来,回到房间之后,她软绵绵地倒在床上,低声嘀咕一句,“真不公平……”

楼上的异声大约在两个小时之后中止,三人都是大大咧咧的主儿,就那么赤条条地躺在大床上,林莹更是过分,她的双腿居然还大张着,她斜靠在床头,摸出一根女士烟来点上,抽一口之后,又惬意地叹口气,“事儿后一根烟,赛过活神仙啊~”

“我也来一根,”陈太忠从她的胸前探手过去,顺便捏她一把,“这次能呆几天?”

“三天吧,”林莹慢悠悠地吸着烟,她此次来可不仅仅是寂寞难耐,而是有业务,把煤炭卖到北崇,北崇的工业全面起步,用煤的地方不少。

当然,对整个海潮集团来说,这是一个很小的买卖,但架不住是她的自留地,那顺便跑一趟也正常了,“飞燕还想开个宾馆。”

“我就是那么一说,”董飞燕起身下床,走到门口的冰箱处,柜门一开,她雪白的身子纤毫毕现,“这鬼天气热得……咦,还有绿茶,林莹你喝什么?”

“有矿泉水最好,不行就绿茶吧,”小林总懒洋洋地回答,“我觉得不算热。”

“北崇搞宾馆,意思不大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对自己的辖区有着清醒的认知,“起码得两年以后,北崇的人流量和繁荣程度,才能支撑起一个阳光大酒店。”

“我的阳光大酒店也盖了一年半,那岂不是说,现在动手正好?”林莹家学渊源,深明提前量的重要性。

“要是我离开北崇呢?”陈区长笑着反问一句,搞宾馆需要很强的交际能力,除了工商、税务、卫生、消防、治安,还要考虑对付社会上的闲杂人等,一般都是本地人来干,外地人真不好玩得转,他在的话好说,他不在就真难讲了,“而且我们接待宾馆也要扩建。”

“那你走之前卖掉嘛,”董飞燕关上冰箱门走了回来,隔着陈太忠递给林莹一瓶矿泉水,“总不可能卖亏了。”

“这个事儿再说吧,”陈太忠见她兴致很高,也不想扫她的兴,“林莹,今年的煤炭行情,一直在涨啊,赚了那么多,不考虑在北崇投资点?”

“有钱也是要继续搞煤炭,”林莹笑着回答,“现在大家抢矿都抢疯了,李静川巴结上臧华都没用,新开的精营煤田,让陆海人三个亿拿走了……范晓军拍的板。”

“这陆海人还真疯狂,”陈太忠闻言哼一声,听她嘴里一个个熟悉的人名,想到自己现在窝在一个鸟不拉屎的偏僻地区,心里总觉得怪怪的,“那凤凰出口的焦炭也涨价了吧?”

“他们倒是想不涨呢,不涨就亏死了,”林莹轻笑一声,“对了……那个小王怎么不上来?”

“我这人眼光高,非人间绝色不采,”陈区长一侧身,拧熄手上的烟头,正色回答,“她虽然长得也算将就,但是跟你俩是没法比的。”

“你就会胡说,我俩都老太婆了,呵呵……你怎么这样?我还没喝水呢,”林莹怒斥他一句,紧接着长长地呻吟一声,“哦,坏蛋,这么厉害……以后没你的日子怎么过啊……”

第二天一大早,又是阴天,陈太忠吃过早饭之后,又去看杨紫萱,她最近恢复得很不错,如果刻意维持的话,走起路来基本上看不出什么异常,就算放松了走,也只有一点微瘸。

陈区长建议,她每天做两个小时的适应性锻炼,不要给刚好的腿太大的压力。

不成想今天一进门,杨伯明就迎了上来——他恢复得也差不多了,杨老大苦笑着发话,“区长,大妮儿的腿……又有点反复。”

“是吗?”陈太忠皱着眉头看一眼旁边的大妮儿,见她不住地点头,说不得上前抓住她的腿,上下捋动几次,“这个……感觉没什么问题啊。”

“最近是严重了一点,走路都不好把握平衡了,”杨伯明一边回答,一边狠狠地挤左眼——这个角度大妮儿看不到,“您以后能多来几次吗?”

“嗯嗯,没问题,”陈区长点点头,又看一眼大妮儿,“不过陈叔叔很忙,有很多小朋友,连洋娃娃都买不起,叔叔还要帮他们啊。”

“让我爷爷给他们买,”大妮儿很坚决地表示,“陈叔叔你就有时间来看我了。”

那你爷爷起码得是省长才行,光卖豆腐可不够,陈区长笑眯眯地点点头,伸出个大拇指来,“大妮儿有同情心,不错。”

由于杨紫萱伤情“反复”了,他又帮她按摩半个小时,然后才站起身,“得上班去了,杨伯明你送送我。”

两人走出来之后,杨老大苦笑一声解释,“她是装的,孩子嘛……我估计是前一阵市里审判人贩子的事情,让她心里慌了。”

前一阵,市中法开庭审理这个特大拐卖儿童案,阳州电视台和日报都报道了,目前还没有宣判,但是省里一些领导已经做出了指示:性质极其恶劣,不严惩不足以平民愤。

“她也去作证了?”陈太忠听得很愕然,“不应该吧?”

“他们是要受保护的,但是我肯定得去,”杨伯明苦笑着回答,他不但是证人,也涉嫌防卫过当,怎么可能不去?“回来之后,她缠着要我讲经过……听说没杀了那些人,当天晚上她就想去找你,幸亏雨大。”

“唉,”陈太忠听得很无语,他摇摇头转身离开,“这些人,杀一遍都不解气……过两天再把廖征红的女儿抓过来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