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681章 地企关系(下)

“但是……您的起居怎么办?”王媛媛旧话重提,事实上她更想知道,会不会有别的女孩儿见缝插针——我不擅长诱惑人,可别人就难说了,“要不我每天晚上过去睡觉,白天在这里?”

“没必要,”陈太忠缓缓地摇头,其实他已经有点不耐烦了,但是想到要把她培养成吴言第二,他还是耐着性子解释,“我只是你生命里的一个环节,不是你的全部,你越往前走,就会发现风景越多。”

“你是我生命中,唯一令我刻骨铭心的风景,”王媛媛盯着他,缓缓地发话,等了半晌,发现领导没反应,她才轻喟一声,端起啤酒慢慢地喝了起来。

哥们儿是很多人刻骨铭心的风景,这不用你说的,陈区长心里其实挺得意,但是他不惯她的毛病,“明白了,就准备搬家吧。”

“我想保留自己的房间,两边都是我的家,”王媛媛不会这么轻易地搬出去,那个小小的房间,是她屹立在北崇的全部倚仗,“老板,这是我唯一的要求。”

“你老板看起来有那么不通人情吗?”陈太忠笑着反问一句,小王还稚嫩得很,他当然要扶上马再送一程,这个要求不算过分。

“近不近人情,您永远都是我的老板,”王媛媛的话说得有点不够恭敬,但是下一刻,她抬起手来,咕咚咕咚地猛猛地灌了几口啤酒——对她来说,这就是罕见的豪情了。

放下酒瓶之后,她哆嗦一下,微微地打个嗝,“头儿,您有什么要叮嘱我的吗?”

“这个,”陈太忠还真有要说的,但是这话真的不好说出口,他犹豫一下,还是直接说了,“以后你耍朋友的时候……要注意洁身自好。”

“明白了,”王媛媛点点头,又抬手去灌啤酒。

她来小院的时候,陈区长就问过,她是否耍过朋友,那时她以为他有处女情结,但是后来,她主动送上门,他也不肯越雷池一步,而他……显然又不是有男性性功能障碍的那种。

再听到眼下的要求,王媛媛就再明白不过了,你只是想标榜自己作风正派,对于我的那一层膜,你比我还要重视!

想到这里,她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,咕咚咕咚地灌了几口啤酒之后,她重重地一顿酒瓶,也顾不得冒犯领导了,“区长,能让我未婚先做那种事儿的……也就只有您了。”

“但是我没做,”陈区长嘴角扯动一下。

“那我当然要洁身自好的,”王媛媛叹口气站起身来,“老板,我以往对您的感激,并不是说我很随便,我非常非常地自重,只不过,您是我这一生注定的刻骨铭心。”

说完之后,文学女青年转身走了,陈区长看着那一袭白裙消失在屋角,心里久久不能平静——当年的吴言,是否也跟章尧东如此表示过?

屋檐外的雨,越来越大了,沙沙的声音,也越来越响了……

第二天依旧是连阴雨,虽然是周六,陈太忠还是来到了办公室,他手握一个便携CD,带着耳机走进了办公室,迎面正好遇到谭胜利。

“区长,一中的那个移动基站,昨天晚上又漏电了,”谭区长笑着打个招呼。

“你总是心太软,心太软,”陈区长荒腔走板地哼哼着,他是想把王媛媛放出去,培养成吴言第二,但是昨天晚上的沟通,让他心里也很不舒服,他不承认自己是舍不得王媛媛,但是他很想琢磨一下,吴言是怎么样捍卫自己的贞洁的?

我那么粗暴地摘取了她的红丸,又给她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呢?

很多事情,自己不亲历便不能知情,当时他认为自己为了自保,强奸了她是应该的,但是搁到自己身上——其实只是搁到一个跟自己有关的女性身上,他都觉得自己的行为是不可原谅的。

所以他的心情很复杂,一路哼着歌解闷,眼下听到谭胜利如此说,登时就恼了,“电死几个人?”

“是发射功率大了,有几个学生说头疼,”谭区长一见区长气儿不顺,马上就低声解释,“一中的教职工反应,还是搬了吧。”

“一天不找点事儿,会死吗?”陈太忠真的火了,下一刻,他又哼哼着走向自己的办公室,“离开真的残酷吗,或者温柔才是可耻的……”

对于一中和移动的这个官司,陈区长其实是很清楚的,在北崇一中的教学楼上,矗立着一座移动的发射塔,就是俗话说的移动基站,覆盖着周围两平方公里多的范围。

这个基站,自然是越高越好,北崇一中的教学楼有三层,在周边也算得上高建筑了,于是移动选址在这里,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有人说这个移动基站——它有辐射。

无线基站肯定有辐射,这是不消说的,但是这个辐射是否能影响到日常生活,就很难讲了,总之这个基站在架设了三年之后,从去年六月份开始,县一中——现在叫北崇区一中了,认为这个辐射污染很严重。

不少学生在上课的时候,就经常地头疼,又有学生不自主地走神,记忆力衰退、脱发,这个现象不正常,想必跟这个发射塔的辐射有点关系——必须指出的是,这时候电信和移动已经分家了。

区一中为此向移动公司提出抗议,说你们这个基站必须搬。

移动公司很不满,你这不是扯淡吗?我们多少基站都是建设在生活区,要是真的辐射超标的话,国家肯答应吗?光索赔也赔死我们了。

你说的这个我们不管,必须搬,学校表示说,学生们正处在身心发育的关键时期,是祖国的未来,你们不搬我们就一路官司打上去。

而陈太忠知道的是,移动公司是交了租金的,一中似乎有涨租金的想法,不过往日此事并没有折腾到他这儿,他懒得计较,不成想一中现在还真的找过来了。

真当我这区长不接地气?他有点恼火,进了办公室之后,他摘下一个耳机来,“说!”

能有什么可说的?无非就是一晚上的连阴雨,基站有点漏电,学校就借机要求搬迁,他听完谭区长的话之后,淡淡地问一句,“说基站辐射超标,有数据吗?”

“数据没有,就是有些学生有不适反应,”谭胜利也不敢胡乱蒙蔽领导。

看看这些破事,陈太忠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,“你把一中的校长叫过来。”

事情不是什么大事,可偏偏地连谭胜利都压不下去,这是地方和央企的矛盾,尤其是又涉及到了学生,陈区长心里这个腻歪,真没办法说。

不多时,一中的高校长来了,他进来之后,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办公室里的某人,于是沉着脸打个招呼,“墨经理也来了?”

这墨经理便是移动公司北崇分公司的经理,他微笑着点点头,却没有回话。

“事情我大致了解了,”陈区长坐在办公桌后面,居高临下地发话了,“既然你们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,那安排移动公司做检测……有问题吗?”

“还是得陈区长出面,才能做检测,”高校长微微一笑,看一眼旁边那位,“墨经理不是说不用测的吗?”

“测试仪器很贵,只有市公司才有,用一次不是那么方便的,”墨经理待理不待理地回答,“而且我们已经测过了,基站没什么辐射。”

“你们测试的时候,我们校方没有人在场,”高校长冷着脸回答,“其实你们只是嘴上说一说,到底测过没有,谁知道?”

只从交谈中就听得出来,双方的矛盾还真的激烈,墨经理也是冷冷一哼,“好像测试的时候把你的人叫过去,你们就看得懂?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们不懂呢?”高校长沉着脸反问一句,他扭头看一眼陈太忠,“我们有物理老师,也可以找修理无线电的人,陈区长你看,这就是他们的态度。”

“你们的态度,是加了租金就没有辐射了,”墨经理冷冷地顶他一句,“说句实话,要不是看陈区长的面子,我来都不来。”

“以小人之心,置君子之腹!”高校长怒斥对方,“我们是为学生的身心健康着想。”

“要不你俩先打一架?”陈区长似笑非笑地发话了,“我当裁判,谁赢了,就听谁的。”

两人登时噤若寒蝉,高校长自是知道,自家校长的帽子,不过是在区长一念间,墨经理也知道,陈区长在移动内部是如何地呼风唤雨——别的不说,能从市移动化来两百万的缘,那就是他不能招惹的。

“吵架能解决问题吗?”陈太忠见他俩不说话了,才又没好气地哼一声,“明明是屁大的一点事,非要吵吵到我跟前来,真是一个比一个出息!”

“既然你们都各自有道理,那咱们就定个制度吧……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