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678章 别太能干(上)

下午四点半,北崇城关派出所抽检良足洗脚屋,当场查获两起聚众赌博案,还有涉嫌性交易的两对男女。

这良足洗脚屋是年后才开业的,规模不算小,两层楼,营业面积有两百余平米,洗脚屋足疗城这些东西在大城市已经到处都是了,但在北崇这是第一家,平时买卖也不错。

良足的老板是区里的一个小混混,名叫张彪,不过他的叔叔是交通局副局长张跃进,所以在白道上也算有人。

城关派出所只针对良足做了抽查,张彪闻言拍马赶到,找到办案的警察,哀求他们放一马,只是洗脚,你们又没有捉奸在床,至于这个打牌——咱北崇棋牌馆那么多,也算赌博?

恒北这里跟别处不一样,小赌基本上没人管,棋牌馆也很多,在这里玩钱,警察来查也是查老板,基本很少查客人的——除非他们是有针对性地对付该棋牌馆。

你这个主营是足疗,不该搞棋牌的,警察们很明白地告诉对方,起码你的经营项目里,没有明确棋牌等娱乐活动,所以这就算赌博。

那我回头补上不就行了?张彪也有点无奈,他搞这个洗脚屋的时候,觉得这个时髦东西会流行,不成想这北崇实在落后,有洗脚意识的人不多,所以他又改建了棋牌室,手续却是没着急补——无非就是北崇的几个人,谁还不认识谁?

规矩就是规矩,警察们不管这一套,又推开一间棋牌室,然后大家就愣了,里面坐着交通局副局长张跃进,还有一个是计委副主任宋鸿伟,其余两人倒不是干部。

“这怎么回事啊?”张局长见状,不动声色地站起身,正常情况下,他眼里没这几个小警察,但是今天的情况,显然不是很正常。

然后他又在警察里发现了熟人,于是勉力笑一下,“小曲?”

“就是个临检,”那唤作小曲的警察也不敢多说,“有人向分局举报了,这里聚众赌博。”

“我和宋主任陪俩朋友,就是过来随便怡情一下,应该不算聚赌吧?”张跃进笑着发问,他也不着急走,就是想弄明白今天这到底是个什么味道。

“算不算聚赌,我们这些小人物说了不算,”另一个警察不动声色地发话,随即又冷哼一声,“眼镜……把你的手从抽屉里拿出来。”

戴眼镜的正是区计委副主任宋鸿伟,他正将手伸进自动麻将桌的抽屉,那里一般是放钱的,很显然,他是打算把赌资拿走。

宋主任听到这话,也不搭理他,自顾自地拿出钱来,装进了旁边的手包,然后才抬头看一眼,似笑非笑地问一句,“怎么,你还打算没收赌资?”

有底气和没底气的差别,就在这里了,警察抓赌,通常都是要没收赌资的,然后再罚款,但是参赌的是领导干部的话,那便又有不同,尤其北崇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县城,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堂堂计委副主任的赌资,哪里是那么好没收的?

其实,宋主任固然清贫,一点赌资也不怎么看在眼里,不过一来他丢不起这个人,二来他们虽然只是小赌怡情,可抽屉里也有几千块,跟社会上的小麻将比起来,真算得上是聚众赌博了。

他这么说,警察也不跟他争辩,只是冷冷地说一句,“几位,还请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宋鸿伟脸一沉,冷冷地发问,对上一个小警察,他一个冷门的副主任,还真不怕摆一摆官架子,再差也差不到哪里了。

“我们抓聚赌,抓的是事实,不问你是谁,”小警察冷冷地回答,“现在我就问你一句,跟不跟我们走?”

“我要是不走呢?”宋主任火了,尼玛,还真没见过这么狂妄的小警察——难道你没听出来,爷来头很大吗?

“你不走,那就铐你走,”小警察眼睛都不带眨一下,有恃无恐地回答,不管怎么说,他也是抓了对方的现行,更别说他知道,这是分局朱局长的意思。

但饶是如此,他也是嘴上说一说,没敢真动手——表示出一个姿态就是了。

“这个同志……你是姓周吧?”张跃进这个交通局副职,比计委副职的眼皮子杂,他走上前不动声色地发话,“这是计委宋主任,你怎么能这样说话?”

张局长的实权,比宋主任大得多,今天两人玩钱,也是宋主任有求于张局长——他有朋友被交通局欠了钱,现在琢磨着用新候车楼的门面房顶账。

被欠钱的这位,跟交通局的关系本来就不是很铁,拖欠了好长时间,半年前陈区长一句话,更是把这些欠款卡在那儿了。

这位被拖得实在受不了啦,听说交通局要盖新候车大厅,马上就琢磨出了这变通之道,候车大厅的门面房,那做啥都赚钱的。

可张局长不想这么痛快答应,盯着这门面房的人也多了,还涉及到运管办的营收,所以最近,大家只是在保持接触,不成想被人抓赌了。

正是因为手里有点实权,张跃进的警惕心比旁人高得多,感觉今天的事情有点不对,就故意捧一下计委副主任,也算是拉个同盟。

“计委宋主任吗?这可是上班期间,”周警官呲牙一笑,“区政府三令五申,上班期间不得无故脱岗……嗯,其实这不关我的事儿,我再问你一句,你走不走?”

我操尼玛!宋主任登时就听出不对劲儿了,他这个副主任当得太没意思了,但是有这么个位子,总比没位子强,于是他的气焰登时下去不少,当然,他也没被小警察的一句话吓住,只是很平静地表示,“我先打个电话。”

他这里打电话,陈区长却是已经收到了消息,朱奋起指使城关派出所去抓赌,虽然他自己不露面,但对此事也异常上心,等听说里面有交通局张跃进,计委宋鸿伟,心里登时就是一沉——我说嘛,这件事情不可能那么简单。

不过这种级别的干部,还在朱局长忍受范围内,一下对上两个他也没太大压力,当然,他必然要及时向陈区长汇报。

计委副主任宋鸿伟?陈太忠听到这个名字,隐隐就猜到,孟志新想做什么了,但这个剧情脱离了他设计的大纲,同时他对孟主任贸然给朱局长打电话,心里是有芥蒂的。

“人不能马上放,写了说明材料以后才能走,”他沉吟一阵发话,罚款之类的手段,不适用于官场中人,有那一身皮护着,他也不能说就要把那俩关起来,但是写材料很有必要,“如果有人说情打招呼,让他们来找我……你跟孟志新说一声,我需要一个解释。”

“我会把您的指示转达到的,”朱奋起笑着回答,最后一句话让他听得十分舒服——区长一开始不计较,但事情过去之后,孟志新你必须给领导一个解释。

尼玛,让你再跟我装逼!朱局长开始心情愉悦地翻看号码本……

陈太忠授意朱局长这么说,自然是要不轻不重地敲打孟主任一下,同时又表明老朱你是我罩着的,听我的话就行——以后有类似情况,你也不要理会他们。

他接这个电话的时候,人还在浊水乡,又了解了一阵情况之后,他和荀德健等人回转,今天晚上他就不陪对方了,安排了李红星去接待——那货巴结人是把好手。

将车停在区政府,他施施然向自家的小院走去,又抬头看一眼阴霾的天空,估计一会儿又要下雨了。

走到自家门口,他猛地看到一人在那里站着,细细一看正是孟志新,于是不动声色地点点头,“来了?”

“来了一会儿,”孟主任笑着点点头,“知道您在陪客人,不便随便打电话汇报。”

其实他是五点四十就过来了,一直等到现在六点二十,不过他不会说自己来了多久,那样就太做作了,态度不够端正。

“进来吧,”陈区长心里有点恼火这货的自作主张,但是他才决定提名此人,名字也报到李强那儿了,而此事明显又有一些说法,他决定沉住气,听一听对方是怎么说的。

两人走进门,王媛媛从楼内迎出来,眼下已经是初夏,她身穿一袭白色暗花的连衣裙,齐肩的短袖处,是个紧扎的灯笼口,越发显得她双臂纤细,裙摆刚刚及膝,白生生的小腿耀得人眼花,浅棕色的旅游鞋里,是短短的白色棉袜,青春气息十足。

她笑吟吟递过一张纸来,“这是我定的菜,您看要改动吗?”

“挺好,”陈区长大致看一眼,就很随意地点点头,“要他们送吧。”

若要俏,一身孝啊,孟志新看着这年轻的女娃娃,也禁不住暗暗感慨,英雄难过美人关,果然就是这样了。

陈区长坐在屋檐下的桌旁,随手抽出一根烟来,等对方帮自己点上之后,又将烟推过去,“你也来一根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