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674章 独断和图章(下)

接下来的一周里,北崇好迅频传,杀虫剂厂的资金到位了,选址什么的,也都是隋彪一手包办的,没用到政府的什么人——总算是他重视陈太忠的告诫,将地址选在了西王庄乡。

然后,隋书记找到了区政府,要政府的公示栏里,把征地的标准公示一下,这个项目他要揽到自己的业绩里,但是为了求建设效率,委托区政府公示一下,还是很有必要的——毕竟这个环节是相当地敏感,而北崇的老百姓又是出了名的悍勇。

隋彪这么搞,其实有点过分,合着功劳全是他的,一旦出了事情,区政府却要承担部分责任,不过陈太忠并不在意这个,他在意的是,区政府搞的这个公示栏,居然得到了党委的认可,这证明他采取的新举措是对的,是符合发展规律的。

当然,与此同时陈区长也没忘了强调一点,这个公示不但贴在了区政府,也贴到了西王庄乡政府的大门口——这里才是最要紧的地方。

征地标准贴出来之后,还是有人表示不满,不过这也是正常的,正经是乡里把标准贴出来,又欢迎大家举报虚假信息,征地这一环节进展很快,隋彪甚至表示,下周就能奠基了。

关于奠基仪式,隋书记也没邀请陈区长——好吧,王不见王是应该的,但是连分管工业的白区长都没接到通知,不得不说,隋书记有点小家子气了。

可隋彪也有自己的苦衷,党委被政府压得太狠了,好不容易有个像样的项目,他自然不希望政府再抢了风头去。

陈太忠也没兴趣抢他的风头,近期他忙的是在朝田的农产品批发市场搞北崇专卖——北崇的大棚产品已经快到收获期了,他要未雨绸缪。

按说这种事,由北崇人来出面更好一点,不过北崇实在是太偏僻了,很多人对朝田也很陌生,并不比陈太忠这个天南人强多少。

朝田的大型农产品批发市场只有两个,挤满了外地的货物,一个小小的县区,在这里玩品牌经营真的是有点可笑,然而陈区长自有算计,高屋建瓴是必须的。

他先联系了批发市场的管理办公室,花点小钱弄了一块相对固定的营业区域,又在四周联系相对稳定的住宿场所,不过折腾来折腾去,他猛地发现,不会吧,怎么有点搞北崇办事处的感觉?一个办事处建在农贸市场附近,真的是比较影响形象的。

算了,影响就影响吧,陈太忠也不在乎这个,县区在省城设办事处的,本来就极为罕见,而北崇这个要啥没啥的地方,能在农产品扎堆的地方刷一下存在感,也不是什么坏事。

事实证明也确实如此,北崇人在市场里拿绳子圈起块地,才把“北崇专卖”的牌子竖起来,就有人过来问了,“兄弟,我卖的山核桃,就是你们北崇的,能借你们这地儿卖吗?”

阳州出产山核桃,又尤其以敬德和云中的出名,北崇的种植范围极小,名气也不大,陈太忠闻言断然拒绝,“只说圈这块地,我就花了五万,只是给北崇人用的……你这连北崇口音都没有,就别指望了。”

摊子拾掇好之后,陈区长将管理权交给了三个在朝田经营菜摊的北崇人——这种事情公家没办法派人来管理,成本真的太高,只能强调一下北崇人之间的互助。

甚至他跟这三个人都没打过交道,花了不少钱的摊子就直接交出去了,这种事听起来真的是太不可信了,甚至他都没提什么要求,就是告诉他们不许跟老乡收钱。

但是这三个北崇人没觉得奇怪,陈区长从来都是为北崇百姓着想的,眼下这行为看似孟浪,实则符合大家对区长的认知——区里出钱,给北崇人做了点实事,但是又管不过来,所以就托老乡代管,这不是很正常吗?

他们甚至向区长保证,我们也就是帮区里招呼一下,绝对不会跟老乡乱伸手,您信得过我们,我们自然就要对得起老乡。

宗族观念强的地区,出来的人都这样,在外面占点小便宜不打紧,但是面对乡亲就不能乱来——要不然回去之后怎么做人?

忙完了这一摊,陈太忠还有别的事,周四省地电和海角地电要签约,组建清阳河水电开发公司,北崇区做为第三大股东,自然也要列席。

这个项目的预算,高达八个亿,又是两省合作,恒北和海角都异常重视,海角省来的是分管工业的副省长,而恒北这边的主力,则是省政府秘书长周养志。

周四上午九点,签约仪式在花海宾馆的多功能会议室举行,出场的重量级人物真的很多,以阳州市为例,不但陈区长来了,阳州市长陈正奎也来了。

陈市长此来,多少是有点无奈,这是陈太忠张罗起来的,他一点都不想掺乎,可必须指出的是——省地电跟下面合作,不可能直接面对县区。

换一句话说就是,若是陈正奎不来,那就是李强来,李书记倒是不介意来一趟,但是很显然,周养志不会欢迎他来,那陈市长也只能捏着鼻子来一趟了——这终归属于政府事务不是?

陈正奎还真的来对了,就在会议即将开始的时候,一堆人簇拥着一个人走了进来,不是别人,正是省政府老大魏天魏省长。

魏省长是拨冗前来,他先即兴说了几句,强调了发展电力工业的重要性,然后又坐下旁听了一阵,把恒北的面子绷得足又足,康晓安显然也因领导的到来而深受感染,发言的时候,语气中洋溢着喷薄欲出的自信。

尼玛,这官小了就是受气啊,陈区长身为第三大股东的代表,坐在观众席上自怨自艾,这时候,他就觉得自己在北崇的独断,真的没啥可骄傲的——凭什么连陈正奎这鸟人都能坐上去,我却只能当路人乙?

不过看着看着,他就发现一个有趣的玩意儿,魏天、周养志、康晓安和陈正奎按说都是一伙的,但是这四个人对他的态度,还真是大相径庭。

魏省长那太高高在上了,姑且不说,陈正奎是恨不得一脚把他踹出阳州,而康晓安的发展,又严重地依赖他,所以周养志没有别的办法,只能选择打太平拳。

哈,有意思,真的有意思,陈太忠禁不住就想到,有朝一日哥们儿要是当了省长,下面的人是否也会因为利益不同,而产生尖锐的对立?

各种程序走完,就到了签约的时候,此时魏省长已经走了,恒北的副省长和周养志分别坐在自家地电老总的身后,看着他们签字,并且欣慰地含笑鼓掌——这个姿态,表示出了他们对自家的支持。

陈太忠被人临时招呼上来,也硬着头皮签字,这一刻,他是要多不自在有多不自在了——因为他身后坐的是陈正奎!

陈市长微笑着鼓掌,陈区长神色凝重地签字,无数镁光灯此起彼伏地闪着,忠实地记录下这宝贵的瞬间——这一刻,全省最年轻的市长和最年轻的区长在一起,同心协力合作无间,为北崇的发展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!

还能再扯淡一点吗?走下台来之后,年轻的区长心里生出了浓浓的不甘,明明是我活动下来的项目,资金我也出了不少,不成想签约的时候,我仅仅是一个看客,虽然最后也上去了,但其实只是起个图章的角色。

最恶心的是——居然让陈正奎坐在我身后,尼玛,不带这么恶心人的……

省和省之间,八个亿的合作金额不算多,但也真的不算太少,该讲的仪式那一点都少不了,接下来就是中午会餐了,省领导所在的那一桌,陈太忠自然是没资格上去的。

他没资格上去,省领导却是能下来敬大家,席开不久,领导们就来敬酒了,这是必须的,因为这个水电站的建设,需要很多方面的配合,有地方上的因素,也需要供应商的合理建议,媒体的宣传也是必要的,最后,还要有电力部门的支持和配合。

必须指出的是,不管恒北地电也好,海角地电也罢,都还是刚成立不久的企业,想做一点事情,方方面面的招呼都必须打到,他们真的没有什么根基。

下面吃饭的人里,少了一个人,不止一个人发现了这一点,不过没人敢说,最后还是恒北地电的老总权为民发话了,他皱着眉头四下看一看,“小陈呢?太忠跑哪儿去了?”

“嘿,这家伙怎么不见?”康晓安也反应过来了,事实上,他已经知道陈太忠走了,但是他身上背着的干系太多,就算知道,也只能假作不知道了。

“陈区长他刚才接了一个电话,就没进来吃饭,说有要紧事,”一个低哑的声音回答,这是个高个子女人,正是花海宾馆的大堂,她见过陈太忠不止一次了。

“什么事情能比现在更要紧?”康晓安很不满地皱一皱眉头。

“据说是有香港客人来了,”女人低声回答,然后又补充一句,“不是博睿的人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