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673章 独断和图章(上)

博睿公司周六在北崇搞了签约仪式之后,并没有任何的迟疑,直接奔着阳州市区去了,他们在那里还要谈个一亿多的单子。

李强很想让陈太忠也跟着去,但是陈区长根本不带理会的:按说好的条件谈就行了,没有成不了的道理——你让我这个做老板的,兜着屁股向打工仔解释,砢碜不?

在做沟通的同时,他就顺便请示了,我选好的常务副是葛宝玲,这个没问题吧?

李强是让他自己选常务副和副区长了,但是面子是别人给的,却是自己丢的,陈区长并不介意自己在选定人之后,假巴意思地请示一下领导。

北崇的交通系统,还有一些积欠,这个你要重视,李强也不说合适不合适,就点了这么一点出来——事实上,他都跟陈太忠要清阳河水库的工程了,很多事也就没必要遮着掩着,交情都是处出来的,而交情到了一定程度,也就没啥不能说的了。

积欠,那就是以后的事儿了,陈太忠现在不可能考虑这种事,知道李强不反对就行了,然后他就要考虑下一个问题了:谁来顶替葛宝玲空出的位子?

这也是个难题,陈区长来北崇没有多久,对于下面干部的认识,非常浅薄——其实这个提名,他没必要一定争取的,但是这个话题,实在没办法说,说起来真的是眼泪汪汪。

他原本想是把白凤鸣提到常务副,等老白走了以后,尼玛……那么关键的一个位子,他能放心交给别人吗?那么这个提名权自然是要争的。

这满腹的心酸,真是无处话凄凉了,不过现在想一想,葛宝玲分管的口儿其实也很重要,交通就是一大块,搁给不放心的人也不行。

但是糟糕的是,葛宝玲的提拔,是非常隐秘的事情,到现在也没什么人知道,那么,也就没什么人盯着葛区长空出的位子。

对于积年的区长来说,这是好事,但是对于新区长来说,真算不上什么好事——他夹袋里没什么合适人选,又没有什么人自告奋勇来谋空缺,这就不好筛选!

就算你捧别人上去,别人也未必领情,不是竞争而来的位子,很多人未必知道珍惜。

不过陈区长做事,一直是比较一根筋的,心说那我就按当初的设想,只当是白凤鸣成了常务副,剩下的就依照原定计划执行了。

以陈太忠计划,白凤鸣要上的话,他会把工业口子留在自己手里,其他的交给计委主任孟志新,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观察,他发现孟主任绝对是被别人低估了的一个人。

孟志新对北崇的了解,真的够透彻,接地气是没问题的,而他常年务虚,虽然是接了地气,却是没有自己的势力——这一点很重要,没有势力就没有相关利益。

于此同时,孟主任的笔杆子相当过硬,理论知识也很扎实,这一点,在近几次会议上看得出来,这是也是很难得的,虽然说官场里不缺人才只缺少发现,但是偏远县区级的官场,真的也缺少人才。

陈太忠尤其重视的,是孟志新在北崇甚至阳州,一点势力都没有,丫的势力已经过去式了,这是最难得的——这个人很干净。

而且此人已经位居计委主任,再提的话,副区长真的顺理成章。

于是周日晚上,陈区长给孟主任打个电话,要他来自己的小院报到,不过不幸的是,林桓和谭胜利也来蹭饭,谭区长甚至带来了一只帝王蟹——他似乎认为陈主任是个吃货。

这个帝王蟹该怎么做,陈区长不会,北崇的厨师们也不会,他们打了电话去朝田,才了解到了真正的做法,但是已经不赶趟了——由此可见,谭区长真的有点脱离群众。

当天大家没有吃到帝王蟹,但是在这一天,谭区长和林主席也发现,孟志新可能要脱离背字了——小小的计委主任,也来陈区长家吃饭。

尤其是,在大家酒足饭饱之后,孟主任被留下了。

陈区长当然是有意留客了,待大家走了之后,他很随意地发话了,“志新啊,这个小王在我这里学习的时间不短了,该充实一下工作经验了。”

“这个确实是应该的,”孟志新点点头,他都仆街多少年了,现在陈区长给他一个招标办的副主任,总也有点实权了——虽然还是要看诸位区长的脸色,但是招标办的副主任,除了财政局长杨孟春,也就只有他了。

于是,孟主任笑着表示,“我们计委就缺像小王这么一个人,连法语都会啊,这真的不简单……我总觉得,办公室的小齐用得不太顺手。”

计委办公室的主任齐莹,跟前任的张区长有点关系,但是关系似乎也不是很深,区计委上上下下总共也才六个正式编制,很小的一个摊子。

“齐莹也才是个办公室主任嘛,”陈区长很不满意地看对方一眼,“她跟小王……不能比吧?”

是不能比,王媛媛在床上伺候着你呢,齐莹又没伺候你,孟志新心里清楚得很,他犹豫一下发话,“其实我觉得,随着北崇的发展,计委的作用越来越关键……领导层也该增加了。”

“啧,”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,“其实我都用惯小王了,身边没这么一个人……还真的不方便,计委真的缺人吗?我看未必。”

“我们求贤若渴……真的,”孟志新很坚定地点点头,“北崇的发展,亟需人才。”

“那你写个报告吧,”陈太忠叹口气,又无奈地摇摇头,“身边没人,真的不方便啊。”

“但是王媛媛直接到计委副主任的话,程序上是不是不太合适?”孟志新觉得自己领会了领导的意思,就小心地问一句。

“你这个计委主任直接到副区长,我觉得程序上也不太合适,”陈区长冷冷地回答。

这我也比她合适得多……神马?是副区长?孟志新登时就愣了,好半天他才问一句,“您是说……副区长?”

“就当我不打算给你这个副区长了,”陈区长一拍桌子,哥们儿扶持个人,真的就这么难吗?“我只需要你告诉我,计委缺不缺副主任?”

“缺,不但缺,缺的还是王副主任,”孟志新笑着点头。

“把你提拔上来,纯粹是我的意思,你要给我丢人,后果自负,”陈区长缓缓地发话。

“我本来以为,要干一辈子计委主任了,”孟志新见领导掏心窝子了,他就苦笑着回答,“区长您这么看重我,我只能肝脑涂地地报答您了。”

正科到副处这道坎,也卡了百分之九十的人下去,孟主任仆街这么久,分外知道轻重。

“我是看重你的能力了,”陈区长轻描淡写地说一句,“你给我送了一分钱的礼吗?”

过年的时候,我给您包了五百的红包啊,老婆检点过,那不可能有遗漏的,孟主任笑着点点头,“我真没给您送过,您这确实出于公心,我个人是非常感激。”

“你要对得起我的信任,”陈太忠大喇喇地点点头,他确实不记得孟志新给自己送过红包了——他只记得谁没送过,所以这话,他说得非常自然,“嗯,就这样吧。”

孟主任离开之后好久,还觉得脑袋瓜是晕晕的,他做梦也没想到,事先半点消息也没有得到,他居然……就要当副区长了?

真的假的啊?他狠狠地捏一把鼻头,眼泪登时奔涌而出,他这才反应过来:我真的不是在做梦。

既然不是在做梦,剩下的就好判断了,区里还少个常务副,肯定是有副区长要上了,然后空出的这个位子,陈区长有心给我加一加担子。

那么,陈区长为什么选中了我呢?孟志新想来想去,只得出了一个结论——大约是我最近的表现不错,区长比较满意。

这个理由听起来非常主旋律,但却是最罕见的情况,不过孟主任认为自己猜的没什么大错,所幸的是区长来得时间不长,如若再过个一年半载的,鹿死谁手就又未可知了。

总之,孟主任在这转瞬即逝的机会里,很碰巧地撞了上来,这运气不是一般地好,当然,他也承认,陈区长提拔干部是非常公正公平的。

君以国士待我,我必国士报之,孟志新暗暗地下定了决心,他也不去考虑,到底是哪个副区长要上了,有些事情知道得太多,并不是好事——反正不会是谭胜利。

接下来他要考虑的,按陈区长的意思,就是自己似乎该打个报告,增添一个副主任了,但是这个……要过编办的,还可能被隋彪歪嘴,合适吗?

不太合适!下一刻,孟主任就反应过来了,区长如此地相信我,我不能掉链子,这个事情,一定得办得漂亮了,那么……就只有搞掉一个副主任了!

孟志新心里暗暗地下定了决心,计委虽然只有六个人,可是那俩副主任,一向皮实的得很,也是到了给他们点颜色看看的时候了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