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669章 官帽空舞(上)

“你要真的想陪他们,那你就陪着吧,”陈太忠压了电话,事实上他心里也很矛盾,于是他对自己说:老白,哥们儿是最先给你机会的。

不成想一个半小时之后,白凤鸣出现在了他的小院,“陈区长,事儿我都交待给李红星了,再有差不多半个小时,博睿的人就该回来了。”

“他们回来,也有人处理的嘛,”陈太忠笑着回答,“该放松的时候也要放松。”

“还真的不敢放松,”白凤鸣若有所思地摇摇头,“除了易客,李强的态度也挺奇怪的,我总觉得,盯不紧博睿的话,咱们没准要吃亏。”

白区长是个阴柔的人,他能如此建议,想必是猜到了某些东西,而且他并不怕指出市委书记来,这真的很难得。

“李强跟我说了,北崇的常务副由我来提名,他会支持的,”陈太忠见老白态度端正,就直截了当地发话,“嗯,这个事情你心里清楚就行了,不要乱说。”

“北崇的常务副?”白区长听得登时倒吸一口凉气,居然就愣在了那里,他自是知道,陈区长这么跟自己说,那自是要提名自己为常务副,但是,这么做……真的不科学吖,“真的是您来提名?”

“他堂堂的市委书记,不可能说话不算数,”陈区长微笑着回答。

“……”白凤鸣登时就沉默了,好半天之后,他才笑着发问,“真的非常感谢您,我也很渴望能更好地辅助您,可现在我手里的项目,该怎么处理呢?”

对白区长来说,这真是一个令人纠结的好消息,对所有的干部而言,能够上进都是天大的喜事,值得庆贺。

但是紧接着问题就来了,上进是好事,为什么它是好事呢?仅仅是为了下一次更好进步?显然不仅仅如此,权力更大了,个人的生活品质也就更高了。

而白凤鸣的苦恼就在于此了,要说北崇现在的副区长里,数他手里握着的项目多,金额也是数他的大,其他三个副区长加起来,都赶不上他手里握着的资金多。

更别说三两年之后,陈区长还要启动一个奇大的项目,那就是北崇的城区改造,将近十个亿的投资,而这一项目,按说应该是由他分管的建委来负责的。

这些项目若是能在白区长手上全部落实的话,就算他吃相再文雅,能严格地管住自己的手,也足以让他的孙子都吃喝不愁,富贵一生。

做官是为了什么呢?这是一个问题。

事实上,白区长很早以前,就遇到过类似的选项,李强还是市长的时候,就暗示过他,我可以支持你干这个常务副,怎奈那时他手上的项目就不少了,心说我得了这个常务副,万一被陈区长发现自己跟市长勾勾搭搭——赵海峰就是前车之鉴啊。

而且那时也临近换届了,白区长并不肯定,李市长能留下来,那么他何必去枉坐小人,仅仅为那个常委会上的举手权吗?

所以当时他就当没听到了,可现在陈太忠提出来,这味道就不一样,但是也更难取舍了。

白凤鸣非常明白,陈太忠是个舍得放权的领导,但是再舍得放权,也要考虑一下几个副区长分管业务的平衡,目前他抓的项目,已经超过了其他副区长的总和。

当然,这是历史原因造成的,陈区长大力抓工业,导致白区长分管的口子腾飞,旁人也不好什么,但是他现在若要升任常务副,那绝不可能抓了钱袋子的同时,还管原来的口子。

就算陈太忠不介意,别的副区长肯定也不干——这北崇区索性姓了白就算了,而且他更要考虑一点,权高震主啊。

但若是这么直接拒绝,岂不是又辜负了领导的信任?此时此刻,白凤鸣幸福到纠结得一塌糊涂。

陈太忠听他这么说,也是微微一笑,他能体会到对方的苦恼,凭良心说,这个选项对一般干部而言,还真不是那么好选的。

不过同时,有些规则也是不能违反的,所以他很明白地回答,“常务副是区长不在的时候,全权处理区政府事宜的副区长。”

老白吖,做人不能太贪,你要是舍不得这一块,我怎么让你干常务副?

白凤鸣已经猜到是这个结果了,耳听得区长说得如此明白,也就不再犹豫,“您让我上,那我就上。”

“跟我无关,你自己掂量,”陈太忠摇摇头,他才不会替白凤鸣做主,事实上,这也是对老白心性的一种试探,“我就是告诉你,有这么个机会,要你优先选。”

“啧,”白凤鸣咂巴一下嘴巴,越发地苦恼了,正好此时北崇宾馆送来了晚饭,王媛媛张罗好了,走上二楼请两位领导去用餐。

有了小王在旁边,白区长说话就注意了一些,三个人边吃边随意地聊着,吃了差不多十分钟,他才问一句,“区长,这个事儿我能回去考虑一下吗?”

“能行就行,不行就算,哪儿有那么多值得考虑的?”陈太忠轻描淡写地回答,“咱俩配合得不错,就优先问你一句。”

“我还是帮您守好那几个口子吧,”白凤鸣心一横,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地向陈区长鞠个躬,“您对我的厚爱,我非常感激,真的对不起……让您失望了。”

王媛媛猛地看到发生了这样的变故,一双美目中满是惊讶,紧接着她就站起身,“我去洗一下手。”

“无所谓失望不失望,”陈区长有气无力地摆一下手,心中却是难掩失落,这进步的事儿,搁到你头上,就是那么恐怖吗?说到底,还是真金白银的钞票,比官位更可靠啊。

白凤鸣却是知道,自己这个表态,让区长伤心了,他拿起酒瓶,“我先自罚三杯,您再听我说,成吗?”

“呵呵,”陈太忠意兴索然地笑一笑,你说不说吧,不就是那点事儿?

白凤鸣不算能喝的,三杯酒下肚,他才坐下苦笑一声,“我是铁了心跟您干了,那这个常务副意思也不大……要是搁在天南的话,我当仁不让,在恒北嘛,还是帮您看好门吧。”

哦,还有这么个说法?陈太忠发现自己忽视了一点,白凤鸣升常务副固然是进步,但是他身上打了自己的烙印,再往上走也难了。

是的,这是恒北不是天南,陈某人折腾得再凶,也不过是个没有靠的交换干部,正是因为如此,白区长犹豫再三,终于是放弃了仕途,一门心思地搞他的小天地。

能理解,陈区长真的能理解这个选择,从副区长到区长,看起来只是去了一个字,但是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副处级干部,就倒在这个槛上了,副区长到常务副还好说,或者再到副书记也不难,但是扶正的话,太难太难了。

意识到这一点,他心里多少好受了一些,尤其是白凤鸣婉转却又明确地表示了出来,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,只是淡淡地点点头,“把好门,这是你说的。”

“其实我也愿意多做点实事,”白凤鸣心知,自己已经度过了最危险的一关,所以他有心情多解释两句,以消除区长的不快,“我也是北崇人,北崇能因为我的工作发展得更快,那我也算对得起家乡的父老乡亲了。”

“唉,”陈太忠叹口气,“其实论统筹能力和理论水平的话,徐瑞麟还要高过你。”

他能高过我吗?白区长心里还真是不服气,不过这个时候,他可不敢这么说,只是笑着点点头,“真的很愧对您的厚爱,瑞麟区长的个人素养,我一直是很钦佩的。”

不管怎么说,陈区长第一次提拔自己的常务助手,就遇到了这么离谱的反应,这让他有点哭笑不得,虽然白凤鸣再三道歉,可是在对方离开之后,他还是禁不住就要感叹一下。

也就是哥们儿把经济搞得太好了,结果老白连进步都不要了……这都是什么事儿嘛。

不过,就算白凤鸣不稀罕,总还是有人要稀罕的,陈区长想到这里,抓起手机拨个号,“瑞麟区长,吃了没有?”

“刚陪博睿的人吃完,才回家,”徐区长笑着回答,“区长有什么指示?”

“来我的小院,”陈区长发话了,“有点事情,我想跟你合计一下。”

十分钟后,徐区长出现了,走上二楼之后,看到区长怡然自得地畅饮着啤酒,他走上前坐下笑着发话,“陈区长真会忙里偷闲。”

“那你也来一瓶,”陈太忠随手递给他一瓶啤酒,随便聊了两句之后,他就引入正题,“老徐,这区里的常务副,还没定啊。”

“常务副?”徐瑞麟听得吓一跳,心说这个话题不但我没资格说,陈区长你也没资格啊,这么晚你把我叫过来,是说这种事儿?

想是这么想的,徐区长略略考虑一下,就点点头,“是啊,空缺得有点久了,也不知道市里是怎么想的。”

“如果是从咱区里选拔常务副,你觉得谁比较合适?”陈区长也学精了,刚才他以为是好事,就直接跟白凤鸣说了,不成想弄得两人都挺尴尬。

这次啊,哥们儿不说要推荐你,须得你上杆子求我才成,要不然你不知道珍惜,他这么想着,为了增强效果,又补充了一句,“我来北崇的时间终究不长,老徐你在这里这么久,你的眼力,我是比较相信的。”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