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665章 总有苍蝇(上)

当天下午,葛宝玲去市里拿钱,陈太忠则是带了白凤鸣,来到北崇的高速路出口,迎接香港博睿投资公司的客人。

旁人不知道这钱就是陈区长的,眼见他上次迎普林斯公司的人,是去了朝田机场,这次面对更大的投资商,反倒只是派了计委主任孟志新和招商办主任郭勇前往朝田,心里多少有点疑惑:区长这么搞,是不是有点怠慢贵客?

下午五点的时候,金龙大巴车出现在了引道上,前面不但有警车开道,还有一辆奔驰五百,却是省地电公司的那辆。

因为周养志的原因,博睿要向北崇投资的消息已经传遍了省里,不少人盯上了这笔钱,陈太忠甚至知道,省招商局的局长易客目前也在金龙大巴上——这是孟主任汇报的。

康晓安知道北崇又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,就很果断地派出了公司的奔驰车,并且放出风声,说这个钱有一部分关系到我地电的发展,谁要敢乱伸手,别怪我不给面子。

康总本人就是官二代,他的地电公司也是省里大力支持的,尤其需要指出的是,真正消息灵通的主儿都知道,地电确实是缺钱。

所以康晓安虽然没有亲自来,但地电把装门面的奔驰车派了过来,也是对陈区长的大力支持,不得不说,康总做事还是比较直爽的。

车队在路口相会,陈太忠也没耽误时间去握手介绍什么的,钻进车里就带路,直接将一行人引到了北崇宾馆——这个时候,宾馆已经将欢迎的条幅挂了起来。

这次来的人还真的不少,博睿公司来了六个人,跟随他们来的,还有两个香港媒体记者,省里也来了不少人,官最大的应该招商局易局长,还有《恒北日报》的记者等。

来的人很多,各有各的重要性,陈区长索性将人全安排在了宾馆内,那个小独院都不让人住了,安置下之后,也就到了饭点儿。

今天宾馆里搞的是自助餐,陈区长对博睿的人,还真没什么顾忌的,凯瑟琳来了,他会尽心尽力的招待,但是你们来了,吃自助餐就不错,也省得浪费了。

只说吃自助餐也无所谓,问题的关键是,这菜式也过于少了一点,七八个荤菜,七八个素菜,加上主食和汤,总共也就二十道出头,谁想喝酒还得自己出钱。

陈太忠并不觉得这么做就不好,事实上,他在欧洲参加酒宴的时候也不少,自助餐嘛,能吃饱就好了,正经是吃完之后大家端一杯酒四下乱窜,那才是结识朋友或者说事的时候。

就连他本人也是如此,领了一套餐具之后,舀了不少饭菜,找个地方就坐着吃了起来,吃了没两口,白凤鸣端着饭菜走了过来,“头儿,咱们这么招待,是不是简陋了点儿?”

“博睿就是一帮打工的,跟普林斯公司有本质的不同,”陈太忠待理不待理地回答一句,要说起来,博睿利用他的资金赚取佣金,凭什么对他这个做老板的指手画脚?

话刚说完,旁边有人大声说话,侧头一看,却是易客等人跟服务员要酒,“飞天茅台,先来三瓶,没有那就是五粮液,要五十二度的……酒水费用自理,这个我们知道。”

省招商局易局长来北崇实在太过突然,连个招呼都没有打,陈区长自然也就以平常心应对,事实上,大家用屁股想都能想到,招商局来不是沾光就是摘桃子,那么也没必要太客气。

有意思的是,这易局长也沉得住气,感受到北崇的排斥心理,他也不计较饭菜,只是自己出钱,要几瓶酒来喝。

不过酒才上来,陈太忠就端着餐盘走过来,笑眯眯地点点头打个招呼,“易局长您慢用,我这还有点事儿,先走一步了。”

“喝两盅再走嘛,”易局长笑着挽留,又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一句,“这可是我们自己买单,没沾你的便宜哦。”

只冲这一局,就知道招商局长终究还是有怨念的,你北崇的接待工作,搞得真的不好。

“真有事,改天再喝吧,”陈太忠就只当听不懂了,他笑着一拱手,“梅雨季节到了,防汛的工作很重要,尤其是区里刚遭遇了一次大的泥石流,损失惨重。”

他走了,其他人面面相觑看一看,有人不满意地低声嘀咕一句,“这北崇人还真是牛,眼睛都长到天上去了。”

这抱怨里,既指名了对方接待博睿公司有所轻慢,也捎带表示出对接待工作的不满,一旁听的人也深有同感,说不得附和两句,声音却是越来越大。

就在此时,大家只听得重重的一声咳嗽,扭头望去,却是一个面色阴沉的男子,正在慢吞吞地吃饭,众人登时就放低了声音——这可是在北崇的接待宾馆里,有些话不宜大声说。

咳嗽的人正是白凤鸣,这种场合,陈区长可以走人,但是他不能离开,听到隔壁越说越肆无忌惮,他忍不住提示一下对方,这里是北崇。

至于对方表示出的种种不满,他真的觉得太荒唐了——尼玛,我们请你们来了吗?

一顿饭吃完,他跟大家寒暄两句,就走到博睿的一行人面前聊天,至于其他人,自有狗腿李红星招呼,倒也不用他多费心思。

陈太忠走出北崇宾馆,一时也懒得回去,就在路边随意地走一走,那个独居的小院看似僻静,其实也是一个约束人的牢笼,是另一个工作场所,他有太多的工作,是回去以后处理的,而此刻,他只想一个人静一静。

不过非常遗憾的是,天越来越长了,眼下都没有大黑,他走了没几分钟,一个女孩子拦住了他,“陈区长你好。”

这是谁呢?年轻的区长上下打量对方两眼,女孩儿相貌平平,最多也只能算长得端正,可偏偏地,他觉得似曾相识,于是犹豫一下发问,“你谁呀?”

“我是纪守穷的女儿,”女孩儿冲他微微一笑,“现在已经调进城关一小了,我爸爸说了,一定要牢记您的恩情。”

“纪守穷啊,”陈太忠缓缓地点头,他想起来了,就是那个屋外下雨屋里也下雨的老教师,这种能安于贫困无怨无悔的人,真的不多了,于是他微微一笑,“这算什么恩情?就是正常的工作,你父亲也不会认为,他去农村支教,就是对孩子们的施舍。”

“但是我家没关系,谭区长说了,要不是您亲自打招呼,他也不好安排我,”年轻真的好,有什么说什么,不过女孩儿也有点不好意思,“我师专毕业的,硬件差了点。”

还有不如你的,照样也是人民教师了,陈太忠心里冷哼一声,不过这话是说不出口的,于是他和蔼可亲地指示,“希望你能向你的父亲看齐,他是一个非常值得人敬佩的老师。”

“嗯,我会的,”小纪同学郑重地点点头,她其实很想说一句,我父亲正直了一生,被人敬佩了一生,但是老来光景真的可悲,而且我一点光都没沾上,不过想到自己能进了城关一小,还是托了父亲的口碑,这话她真说不出来。

“好了,时间不早,早点回去吧,”陈区长笑着点点头,“以后工作中有什么问题,尽管向谭区长反应,他要管不了,你来找我。”

“好嘞,”女孩儿笑着点点头,婷婷袅袅地走了,陈区长看着她脚步轻松的背影,心情也变得好了不少:这就是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吧?

下一刻,他接到了巨中华的电话,“陈区长,领导想了解一下,北崇跟博睿的签约是定在什么时候,具体金额是多少?”

“金额是十个亿,一年内资金全部到位,”陈太忠也知道,巨大秘是代李强发问,所以给出了明确的答案,“签约暂定在周六上午,李书记要是不方便,也可以换个时间。”

“金额十个亿?”巨中华讶然地低呼一声,然后又轻声问一句,“不是说要给市里一个亿的吗……难道是通过北崇转账?”

不怪他有此一问,陈太忠早就跟李强表示了,北崇的就是北崇的,市里想跟博睿签的话,那就直接跟香港人谈,不要指望北崇当二传手——我们绝对不答应!

而李强对这一笔融资,认识也非常地深刻,十个亿就是全部的金额,陈太忠的面子也就是这么大,至于说阳州的发展潜力,可能吸引来这么大的资金——尼玛,不带开这种低级玩笑的,只有省党报才会这么写,扫一眼全国,比阳州发展潜力强的地市,比比皆是。

所以李书记认为,若是阳州能借到一个亿,北崇就只能借九个亿了,这才是巨中华打这个电话的真实用意。

“那得李书记来谈,”陈太忠干笑一声,事实上,李强猜得一点都没错,十个亿之内,陈某人想怎么安排都行,那是他的钱,但是超过十个亿——尼玛,阳州凭自身条件真的能借来钱?这实在令人怀疑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