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官仙》 陈风笑 著
第3659章 掺砂子(上)

“唔,土地抵押,”李强听到这里,沉吟片刻之后,微微地点一下头,“你是说……是搞房地产的那种土地抵押?”

“这个是最好的抵押方式,”陈太忠也拿起一根烟来点上,轻吸一口。

李强当然也知道,拿土地抵押是最靠谱的,不过阳州这里实在够落后的,土地也不值多少钱,虽然他也能确定,房地产市场早晚要火爆,但是能火爆到什么程度,那也真的难讲。

反正阳州啥都缺,还就是不缺盖房子的地,李书记想了一想又问,“可是港澳的房地产公司来国内拿地,操作起来比较麻烦。”

“那可以考虑找一家国内的房地产公司担保,”陈太忠说这种事真的很擅长,丁小宁的京华房地产就是这样从无到有,空手套白狼搞起来的。

关键是这个路数,确实可以借鉴,“甚至市里可以直接把地块卖出去,连贷款的利息都省了,土地经济嘛。”

“这个可操作性不强,”李强摇一摇头,阳州的地价,根本卖不上好价钱去,这个时候能出手一亿在阳州拿地的,都绝对不是一般人,别到了最后地是卖出去了,钱却收不回来——哪怕收得晚一点,中心广场的工程也会再次受到影响。

所以他宁肯贷款,也是要自力更生搞钱,陈区长讨厌各种觊觎,他同样讨厌——在某些人眼里,阳州市委书记也就是那么回事。

“那李书记你就着手划地块吧,”陈太忠也不问他为什么这么说,“地段和面积都准备得充分一点,那些人可是不好哄骗。”

“准备得充分,就肯定能贷到款吗?”李书记最后敲定一下,这才是他今天冒雨赶来的最终目的——土地抵押贷款之类的,他其实不陌生,毕竟他是干了那么些年政府工作,但是他心里很清楚,能不能拿到这个钱,还是要看陈太忠肯不肯支持。

经李强了解,陈太忠对博睿公司具有非常大的影响力,他不清楚这是什么原因导致的,可他确定一点:只有说服小陈,贷款才能有保障。

所以他前面的这些问话,不过是装傻充愣,走个形式而已,最关键的是他需要陈太忠明确表态:哪一种方式的抵押,基本上就可以敲定贷款。

“这个我也说不准,天底下没有那么保险的事儿,”可是陈太忠哪里会给人留下明确的话柄?他笑着摇摇头,“只要咱准备充分,应该是可以打动对方。”

“你能这么说,我就放心了,”李强笑着点点头,又跟他聊了两句,站起身走人。

第二天是周日,陈区长借着休息的时间,又去一趟小贾村,那里的灾民已经安置妥当,被泥石流冲毁的房屋也被挖掘出了一些,有人冒雨在废墟里翻腾着东西。

还有人的田地没有被泥石流波及,居然下地干活去了,不过大部分的人还是坐在那里打扑克下象棋,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。

见区长来慰问大家,村民们上前七嘴八舌地打着招呼,对于这个挽救了大多数乡亲的区长,大家是由衷地感到亲切。

不过寒暄过后,还是有人提出了尖锐的问题,“陈区长,村里的田被冲走一大半,这接下来的日子该咋过,区里有啥安排没有?”

“这个区里也在商量,”提起这个问题,陈太忠也有点挠头,田被冲毁,可不是一朝一夕能清理好的,事实上,由于泥石流带来了大量的泥土和石块,这田想恢复,没有三五年根本做不到,“你们觉得跟大贾村合并好不好?”

“不跟他们合并,那就是一帮球囊养的,”有人立刻就叫了起来,大多数人都有宁做鸡头不为凤尾的想法,而农村各村之间,一般多少都会有点矛盾,现在让小贾去就大贾,村民们心里排斥是很正常的。

又有人在一旁提意见,“陈村长,要不这样,这地也种不成庄稼了,咱小贾也搞退耕还林,您看成不成?”

“嗯,这个也是我们正在考虑的方案之一,”陈太忠点点头,他并不怕把区里的思路让大家知道,“不过就算搞退耕还林,今年也没你们的名额了,得从明年开始算。”

众人正聊着,三轮镇的镇党委书记林继龙出现了,他是坐着一辆三轮农用车来的,“陈区长,您过来视察,也不跟镇里说一声,搞得我们怠慢了。”

“就是要抽查你们的工作,”陈区长半开玩笑半当真地回答,“这大周末的,你不在家呆着,耳朵倒是好用。”

“我哪儿有功夫歇着?”林书记笑着回答,“我到几个养鸡场转悠去了,这不是说有禽流感吗?得检查大家的防范工作。”

三轮镇的养殖业比较发达,养鸡和养猪的不少,镇上还有饲料厂,这是早些年在赵海峰的关注下,扶持的农村副业样板,所以说赵区长在三轮镇的威望确实不低。

“镇上的饲料厂,是否可以纳入集中管理?”陈太忠以前对三轮镇的关注,还真的不够多,耳听得养殖业,就想起来这饲料厂似乎也很有做头,国内首富可就是搞饲料的呢。

“集中管理不容易,”林书记听他这么问,思索一下摇摇头,扯着陈区长到一边说话了,这些话不合适被村民们听到,“乡村的宗族势力太强,涉及到各家的利益,我认为不如搞一个大的饲料加工厂,打出品牌之后,那些小饲料厂跟着沾光就行了,或者委托加工。”

“嗯,这个我要考虑一下,”陈太忠点点头,饲料加工厂建起来,能极大拉升区里的养殖业,是个不错的选择——照这么说,乡镇中还有大量的项目可以操作吖……

中午时候,林书记邀请陈区长去镇上吃饭,陈太忠却是不听他安排,执意要在小贾村吃饭,体验一下受灾群众的伙食。

这个伙食,还真的很一般,青菜什么的没问题,但是饭菜里的油花很少,尤其令他恼怒的是——米饭里居然有不少沙子,吃着吃着,他气得一放筷子,“这饭是给人吃的吗?”

“吃点沙子有助于消化,”旁边一个老汉笑眯眯地接口,“有白米饭吃就不错了,几颗沙子算啥?搁在老年间,官府了不得放棒子面出来。”

他很容易知足,但是陈太忠不答应,他侧头看一眼林继龙,“这做饭的米哪儿来的?是镇上买的吗?”

“这怎么可能?”林书记苦笑着一摊双手,“这都是救灾物资,是上面拨下来的,很多救灾的拨款,最终都是以物资形式来体现。”

救灾首先要强调物资,这个逻辑是没有错的,因为在很多灾区,就算有钱都未必买得到东西,更会出现五块钱一瓶矿泉水,十块钱一桶方便面的情况。

但是林继龙这话,多少就有点歪嘴的意思了,在物资采购过程中,肯定会有一些回扣之类的行为,所以上级部门扣下钱不拨,代下面采购的现象很普遍——我们是担心你们买东西不方便,你们缺什么,尽管说吧。

陈太忠一听,就明白这话的所指了,一时间禁不住大怒,对他来说,银钱过手,有人想剥一层皮这很正常,这种事儿就算想杜绝也杜绝不了。

但是你拿上好处了,好歹也把事儿给办得漂亮一点啊,陈区长恼火的是这一点,说不得他冷哼一声,“老石,给我查一下,今天吃的饭,是谁提供的?”

陈区长要与群众打成一片,他目前就端个饭盆,蹲在帐篷门口吃饭,身边除了林书记就全是村民,不过小贾村石村长也是蹲在不远处端个饭盆吃。

听到区长发话,他端着饭盆站起身就走,离开之后不久返了回来,“陈区长,我问了,这一批大米,是区民政局送来的,普遍存在沙子较多的问题。”

陈太忠默默地点点头,将饭盆放到一边,摸出手机拨个号,“葛区长,我现在在小贾村,民政局近期是否向这里提供过一批大米……好的,我就在这里等你的答案。”

约莫半个小时之后,葛区长的电话打了过来,说民政局一周前确实向小贾村运去了十吨大米,“这批大米估计够小贾村人两个月食用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饭里全是沙子,”陈太忠叹口气,“每一口米饭我都能吃到沙子,这缺德的,用的还是白沙子,看也看不出来,这件事你必须处理好了,给小贾村村民一个交待。”

“米饭里有沙子?”葛宝玲下意识地重复一遍,然后马上表态,“好的,我立刻就查,一定查出问题的根源来。”

挂了电话之后,葛区长才轻声地嘟囔一句,“救灾的粮食,你能指望好到哪儿去?”

葛宝玲分管民政局不是一天两天了,真的太清楚这些因果了,就是那些老村民说的话了,救灾的东西,你就别指望有多高级,能起到起码的效果,那就足够了。

别说掺沙子的大米,连药品都可以是过期的,棉被里是破旧棉絮而不是棉花。

有时候上面领导关注、或者群众好心,弄一点相对不错的东西过来,也难逃掉包的厄运,整箱整箱的康师傅变成了康帅傅——或者是过了期的康师傅。


阅读www.yuedu.info